PART 8 年少往事

上一章:PART 7 慢慢融洽 下一章:PART 9 约会准备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超市回来后,潘尔君一直黑着脸,应映儿揉揉鼻子走进厨房,讨好地凑近正在洗菜的潘尔君笑:“要不要我帮忙啊?”

潘尔君断然拒绝:“不用。”

“嘿嘿,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怎么能只吃不做事呢?”

“你想太多了。”潘尔君捞起水池里的白萝卜,转身拿起刀,将萝卜放在菜板上,熟练地耍着手上的菜刀,唰唰唰地切下去,每一块居然都一样大小,薄厚相等。

“哇,你好厉害,你学过厨艺吗?”应映儿崇拜地看着他问。

“没有。”

“噢。”应映儿望着他麻利的动作,笑眯眯地说,“既然你不需要我帮忙,那我就不在这儿碍事了,呵呵,辛苦你了。”

潘尔君手上动作没停,淡淡地说:“所以说你想太多了。”

“什么?”

“我可没说过要做给你吃。”

啊……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哼,了不起啊,不就是会炒菜吗?难道我不会吗?等他烧好了,我也露一手,让他看看什么叫厨师级水平。应映儿撇撇嘴,郁闷地走出厨房,坐回客厅里玩手机。

唉,看着手中的手机,应映儿忽然觉得有些厌烦。上班不是看手机就是看电脑,下班也手机上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是上网,一闭上眼睛就是睡觉,每天好像不看手机就没事做一样。古人低头是思故乡,现代人是对着手机屏幕发微信、刷微博、打游戏、看视频,被称为“低头族”。

作为病入膏肓的“低头族”,应映儿在微信里给好友楚寒发:貌似我得了“手机依赖症”。

没一会儿,楚寒就淡定地回:请把“貌似”去掉。

应映儿怒:我就貌似!我就貌似!

楚寒继续淡定:别叫了,去百度大娘上测试一下就知道了。

啊,好主意,应映儿打开百度,输入“手机依赖症”五个字,马上就出现几十个链接。她随便点开一个“判断手机依赖症的十条标准”开始对自己进行测试:

1.你是否总是把手机放在身上,如果没带就会感到心烦意乱,无法做其他事情?

啊,应映儿抬头想了想,貌似是的。

2.当一段时间手机铃声不响,你会不会感到不适应,并下意识地看一下手机是否有未接电话?

啊,貌似又是的。

3.你会不会总有“我的手机铃声响了”的幻觉,甚至经常把别人的手机铃声当作自己的手机铃声。

嗯,是的是的。

4.接听电话时,你是不是常觉得耳旁有手机的辐射波环绕?

嗯,好像有点儿。

5.你是否经常下意识地找手机,不时拿出手机看看?

非常符合!

6.你是否经常害怕手机自动关机?

这个嘛,是的。

7.你晚上睡觉也开着手机吗?

是的,有时候半夜醒来也会看一眼。

8.当手机经常连不上线、收不到信号时,你会不会产生焦虑和无力感,而且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

会的!

9.最近你经常有手脚发麻、心悸、头晕、冒汗、肠胃功能失调等症状出现吗?

这些症状……好像都有。

10.为了玩手机宁愿失去重要的人际交往和工作?

啊,这个不是。哦,终于有一个不是了。

总结:上述十种情况只要有超过五种,便可判断患了“手机依赖症”。有超过七种,便可判断为强烈“手机依赖症”。如果你有超过九种以上,那么,恭喜你!你无药可救了!

啊啊啊,应映儿趴在桌子上惨叫:我就是那个无药可救的!

应映儿将测试的链接发给楚寒:你测一下。

过了一会儿,楚寒淡定地回:十种全中。

哇哈哈,应映儿幸灾乐祸道:又是一个死了都要把手机带进棺材的。太好了,有人陪着我无药可救!应映儿就是那种死了都想拉一个当陪葬的人,而楚寒正好满足了她这一不健康的心态,所以她又开始开心地看手机啦。

过了一会儿,微信里秦御来打招呼。啊,秦经理,应映儿想回复,又不知道和他聊些什么,想了半天,先发了一个笑脸过去,没一会儿,又收到了一个笑脸。

应映儿没话找话地把测试题又发给了秦御:秦经理测测看。

过了一会儿,秦御回:嗯,只有第七点有一些,因为怕同事有紧急的工作联系我。

应映儿回:啊,真好,秦经理心理很健康呢。

秦御笑:映儿有几种?

应映儿惭愧地回:我……我……九种。

秦御好奇地问:哪种不是啊?

应映儿复制了第十点的内容发给秦御。

秦御笑:嗯,呵呵,还有救。

应映儿充满希望地问:真的?

秦御回:等你有男朋友了,就可以不药而愈了。

应映儿沮丧地回:唉……没人要啊。

秦御:不会,不会,映儿这么可爱,会有很多人喜欢的。

他是在夸奖我?应映儿高兴地捧着脸,止不住满脸的笑意看着手机,他说我可爱呢!他说很多人喜欢我,那么,他的潜台词是不是他也喜欢我?

就在应映儿开心地想满地打滚的时候,潘尔君端着菜出来,看着她的表情皱眉道:“你怎么回事啊?看手机也能做出这么白痴的表情?”

应映儿将一脸甜蜜的笑意硬生生地收回,不爽地望着潘尔君:“你管我?哼!”

潘尔君把炒好的菜放在餐桌上,又转身回厨房端菜。应映儿一看,是白萝卜烧牛肉,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啊!

应映儿的眼珠滴溜溜一转,抬手迅速地从盘子里拎出一块牛肉丢进嘴里。好烫!两眼发红地又把牛肉吐在手心上。这时潘尔君又端着盘子走出来,应映儿立刻把手里的牛肉又丢进嘴巴里。舌头被烫得生疼,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潘尔君疑惑地望着她,刚才还是一脸笑容的人,怎么转个身就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潘尔君放下了一盘红烧鸡翅,转身又回到厨房,应映儿伸了伸舌头,迅速将嘴巴里的牛肉嚼了几下,咽了下去。唔,味道好好吃哦,比她的手艺至少强十个段数。

应映儿偷偷地望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潘尔君,抬手又偷了一块鸡翅,使劲地吹了两下,又丢进嘴巴里。唔,好有味啊!味道够辣!

应映儿幸福地眯眯眼,应映儿的家乡菜安徽菜口味偏重,又辣又咸,她从小就喜欢吃辣。可是宁波这边的菜却偏淡,甚至还有些甜,每次在外面吃饭都吃得不爽,自己烧又烧得不够味,没想到潘尔君和她的口味一样,喜欢吃辣啊!

“扣一百块。理由:偷吃。”潘尔君端着一个汤盘上来,里面装的居然是绝顶美味的酸辣汤!

应映儿鼓着嘴,吐出嘴巴里的骨头,两眼发光地望着他手里的汤道:“扣吧,扣吧,只要你能让我吃这顿饭,我让你扣!”

潘尔君看着一脸馋相的应映儿,好笑地点头答应了:“给你吃吧。”

应映儿将手机丢在一边,如获大赦一样地跳起来:“噢耶,吃饭吃饭。”

她端着饭碗想:如果“手机依赖症”有第十一条:为了看手机可以忘记吃饭的话,这条她肯定不是。嘿嘿,伸筷子大块大块地夹着牛肉吃。唔,好好吃啊!

吃饭的她没注意,手机里又出现秦御的一条微信。

秦御在微信的另一边等了半天,也没见应映儿回答他的问题。他歪了歪头,眼神有些黯淡,又过了五分钟,他按灭手机,走到窗口点了一支烟,慢慢地吸起来。

吃完饭,应映儿主动刷锅洗碗,全部搞定后回到客厅,看见潘尔君正在削苹果。他削苹果的方法很特别,先用银色精致的水果刀将苹果从中间切开,切成两半,然后再各给两刀,五刀下去,苹果就切成了六瓣,很小、很均匀的六瓣,然后再逐一去皮,挖去中间的核仁儿,将白嫩的果肉放进精致的水晶果盘里。应映儿托着腮瞅着他,散落的发丝将他平日凌厉冰冷的眼神挡住,娇小秀气的脸上居然有一种低眉顺眼的……温柔。

潘尔君将削好的苹果摆好,然后在中间撒上一把圣女果,一个简易而色彩明亮的水果拼盘瞬间呈现出来。

应映儿嗤笑:“摆得这么漂亮干什么?害得我都舍不得吃了。”

潘尔君看她一眼,将装苹果皮的那个碟子推到她面前道:“你的。”

应映儿也不生气,捏了一片苹果皮就放进嘴巴里嚼着:“知道不?苹果的营养全在皮上,现在的人不吃苹果皮,那都是错的。”

潘尔君拿着水果叉,叉了一块苹果优雅地吃起来,完全无视应映儿的歪理邪说。苹果皮有营养是没错,但是苹果皮上的农药难道还少吗?

应映儿拿了一个没削的苹果,大口大口地吃着:“我还以为你摆来看的。你不觉得你这样吃苹果很麻烦吗?”

“不觉得。”

应映儿眨眨眼,歪头看着变成女人的潘尔君笑:“其实你这个样子也蛮好的。”

潘尔君抬眼望她。

“有一点贤妻的味道。”

潘尔君冷冷瞪她一眼,抬眉道:“想被扣钱吗?”

应映儿吐了吐舌头,一副我什么也没说的样子,拿起刚才丢在一边的手机又开始刷微博、看微信了。

微信里有一条秦御发来的尚未阅读的信息。应映儿点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映儿,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

应映儿吓一跳,怎么会?应映儿慌忙回复:没有,没有,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意见。

消息发过去后,半天没有回应,看样子他不在手机旁。

应映儿叹了一口气,苦恼,秦经理怎么会以为我对他有意见呢?抬眼望了望一边吃苹果一边看报纸的潘尔君,肯定是某人的错!应映儿生气地叫:“喂!”

某人习惯性地无视她。

“喂!坐在那头看报纸的。”

某人翻了一页,一副报纸真的好好看的样子。

应映儿向天白了一眼,起身坐到潘尓君旁边的椅子上,头凑到他面前笑得很虚伪:“潘总!潘大总监!”

某人抬眼望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应映儿讨好地笑:“嘿嘿,报纸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来聊聊天啊?”

某人一口拒绝:“不要。”

“为什么?”瞪他,使劲瞪他。

“浪费我时间。”

应映儿使劲地闭了闭眼,将差点抬起来的拳头收回去,又是虚伪地一笑,应映儿发现,她最近定力好多了,对潘尔君脱口而出的打击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

“聊一聊嘛!”应映儿抓住潘尔君的胳膊,全身都在抖动着撒娇。

潘尔君皱着眉头抽回手,威胁道:“扣钱了啊。”

应映儿一甩头:“扣吧!扣钱我也要和你聊聊!”为了能给秦经理留下好印象,被扣我也愿意!

“好吧,扣一百。”潘尔君拿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上“减去一百”,然后想想,“哦,刚才吃饭还有一百没扣。”然后“减去”的“一”字改成“二”字,理由:自愿被扣。潘尔君写完,满意地看看笔记本,合上问:“聊什么?”

应映儿一脸哀怨地看着他又扣了自己两百块,可怜兮兮地抬手偷拿了一块潘尔君盘里的苹果,小口咬着说:“嗯,我就是想请你别总是对秦经理冷着脸,别人也就算了,我也不指望我们身体换回来后我在公司还有什么人缘,可是……可是……至少秦经理……”

潘尔君看着越说声音越小的应映儿问:“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应映儿愣了一下,低头,点点。

潘尔君好奇地问:“为什么喜欢他?”

“那个……”应映儿抬头望着他,羞涩地嘿嘿一笑,对了半天手指才弱弱地说,“其实秦经理是我大学的学长。”

“你也是北京大学毕业的?”

应映儿斜着眼睛瞪他:“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潘尔君收回惊讶万分的表情。

应映儿满意地点点头,准备接着说的时候,潘尔君还是忍不住问:“难道北京大学有自费生?”

“我是考进去的!考进去的!”应映儿捶着桌子吼。为什么每次自己和别人说是北京大学毕业的,都没人相信啊!难道自己真的长了一副白痴的样子吗?人家明明很会学习的。

“哦,你继续说。”

应映儿瞪他一眼,好好的回忆气氛被他破坏殆尽,平静了好久才继续说:“秦经理高我两届,那时候他是我们学生会主席,我刚进学校的时候,他负责接新生。”

应映儿说着说着脸就红了,眼神飘远,记忆回到第一次见到秦御的时候:“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树上的知了‘呱啦呱啦’地叫,阳光‘哗啦哗啦’地往下晒。”

潘尔君打断她:“喂,说重点。”还北京大学毕业的,这都什么形容词啊!

应映儿咳嗽一声,继续道:“当时的秦经理还是个干净俊秀的少年,他的笑容特别温柔,你不觉得他笑起来特别迷人吗?”

潘尔君摇头:“不觉得。”

应映儿嘁了一声道:“你是男人,你不懂!当时秦经理用好听的声音对我说:‘到这边来签个名。’当我红着脸从他手中接过圆珠笔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指尖,一瞬间,我有一种触电的感觉!知道吗?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哧!”

“你笑什么?”

潘尔君嘲笑道:“一见钟情?言情小说看多了吧?见到帅哥就喜欢,还好意思说什么一见钟情。真正的爱怎么会这么简单?”

应映儿不服:“那你说,什么才叫真正的爱?”

潘尔君道:“反正不是你说的那种。”

应映儿又嘁了一声:“说的好像你很懂一样,你有喜欢的人吗?”

潘尔君原本有些笑意的眼睛忽然冷了下来:“没有。”

应映儿奇怪地看他,好奇地问:“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潘尔君肯定地回答:“和你相反的类型。”

应映儿拍手笑:“哟,我们达成共识了!我也是呢!”

潘尔君拨弄着桌子上的水果刀,轻声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一个女生暗恋一个男生的故事啊。哎呀,不说了!和你聊这个怪没意思的!反正我就是很喜欢他,你要对他好些,不然等我回到我身体里的时候怎么追他啊。”

潘尔君转了下手上的水果刀,一副瞧不起她的模样问:“就你?”

“我怎么了?”

“哼,有贼心没贼胆。”

应映儿瞪着他想骂,想想他说的……却又很正确啊!自己确实没这个贼胆!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PART 7 慢慢融洽 下一章:PART 9 约会准备
热门: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阴阳鬼术 神血战士 恶魔的伪装 如果声音不记得 魁拔之书·第二卷·魁拔复活 荆棘与白骨的王国:恐怖王子 嫁给恶人夫君前揣崽/替嫁前有崽了 寒门状元 天道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