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冷面总监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PART 2 可怕变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冬日暖暖的阳光洒在飞卧影视公司的办公大楼上。

大楼第十三层创意部的茶水间里,空调开得正足,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冷意。放在空调间的绿色植物无精打采地生长着。几名员工各自捧着马克杯,有的靠着墙壁,有的坐在椅子上,神态中都带着浓浓的倦意,好像只有躲在茶水间里的这一刻才能得到一丝喘息。

“累。”不知是谁先抱怨道。可这声抱怨却准确地说出了大家此时的感受,众人疲惫地摇摇头。

设计师程姐是这里最资深的员工,她拍拍身边人的肩膀,说道:“每位总监刚上任都这样,大家坚持一下,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他都上任一个月了,还新啊?就像疯子一样,把上一任刘总监敲定的创意全部推翻重做。唉,我现在不但要做以前的案子,还得完成新接手的案子,把我劈成十个人用好了。”年轻设计师汪御叫苦不迭,因为自己简直忙得快要抓狂了。

“你还好,只要加班加点就搞得定,我才惨。”制作经理一脸愁容地说,“他老人家又要我用最好的制作,又要我把成本控制在最低,怎么可能呢?我要有这本事就自己去开公司了。”

“唉,别的就不说了,天天加班加点,也没见他给点笑容,好像我们欠他几百万似的。”

“以前远远地看他,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帅的人,现在我看见他就想躲。”一直迷恋新任总监的设计助理小六一脸痛心地说。

“唉,生活真痛苦啊!”汪御总结了一句。众人齐齐点头,确实痛苦。

“你们很痛苦吗?”一直处于梦游状态的女孩一脸阴沉地问,“谁有我痛苦?”

众人集体回头看向她握着的卡通马克杯,杯里冲了四大勺雀巢咖啡,没加一粒糖,黑乎乎的一大杯,看着就让人望而却步。

女孩满眼血丝,面容憔悴,语气中带着极大的幽怨:“他让我用一个星期去完成一个月才能搞定的文案。我七天没睡了,七天啊!我快死了,过劳死……”

女孩还没抱怨完,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应映儿,潘总找你。”

女孩停下来,一脸崩溃地望向众人:“为什么找我啊?好可怕……”

众人不无同情地望着她,愿上帝保佑你,阿门!

应映儿磨磨蹭蹭地走到办公室门口,深呼吸,再呼吸,再再呼吸,呼——

还是不敢进去!

她痛苦地皱眉,最后深呼吸一次,用所有的意志力强迫自己,像是赴刑场一样地敲门。

“潘总,您找我?”她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的紧张和害怕。

总监办公室布置得低调而奢华,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一面明亮的落地玻璃,雕刻着金色美丽图纹的办公桌,办公桌旁放着两棵生长茂盛的巴西蕉木。

冬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清冷却灿烂。被称作潘总的男人坐在黑色的办公桌后,整个人仿佛被阳光镶嵌出金边。在耀眼的光芒里,他逆光的面容竟显得如此冰冷。坐在黑色皮椅里的男人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头也没抬地将面前的一份文件丢到一边,沉声道:“以后不要拿这种东西来谋杀我的时间。”应映儿捏着衣角,咬着唇,羞愧地低着头,直顺的黑发遮住了她惨白的脸色。

“秦经理向我推荐的是一个创意人才,但是我只看到了一个没有任何才能的白痴。我很失望。”说完,他便不再开口,办公室里沉闷的气氛几乎让应映儿喘不过气来。这时,外面传来严谨的敲门声,怀抱着一堆急于审批的文件的助理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入,她轻声地请示:“潘总,创意部的新项目,请您签字。”

潘总接过她递来的文件,视线快速扫视,在文件上签下大名——潘尔君。

他“啪”的一声合上文件夹,递还助理,眼光瞟了一眼仍低着头等着受训的女人,淡定而优雅地说:“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来了。”他的语调中不带一丝愤怒和惋惜,毫无情绪,就像丢掉一袋垃圾一般简单直接。

应映儿猛地抬头,难以置信地望着男人问道:“为什么?”

潘尔君仿佛没感觉到她存在的意义,只是优雅地交叠着双手对助理交代:“把下午的部门会议推后三小时;预约韩总明天上午九点会面;让设计部明天把片子交上来;去人事部登记一下,再招一名文案;还有,把我送去干洗店的衣服拿回来。”

“到底哪里不好?”应映儿再也受不了两人如此无视她,她压抑着心中的气愤,瞪着眼前的男人,极力控制着声音和语调,不让自己吼出来,“我的文案到底哪里不好?这个案子是我认认真真、尽心竭力地想出来的,我认为它是最完美的广告案!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

潘尔君抬手,敲着桌子,冷酷的双眸里有着一丝嘲讽:“如此用心,做出的还是垃圾一样的东西,这就是我要你滚的原因。”

潘尔君微微挑眉,将身子靠在宽厚的高级皮椅里,一副高高在上的尊容,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助理言芸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优雅地走过去,拉开办公室门,冷漠地看着应映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应映儿握着拳,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办公室里冷血、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最后只得咬着唇,愤然转身离开。

站在门口的言芸在她走出去的下一秒,就无情地将门关上。

潘尔君垂眸,抬手丢开言芸刚才交过来的画稿,皱着眉道:“这些是什么?让美工重做。做不好请他走人。”

“是,潘总。”言芸点头。

应映儿压着一肚子的怒火,疾步走到自己的格子间,用力地坐下。她的电脑屏幕上还是熬了一个星期通宵、自认为完美无瑕,却被潘尔君批成垃圾的文案。一看到这个就生气,她猛地将笔记本电脑合上,两眼冒出熊熊怒火。这么好的文案,这么好的创意,他居然说是垃圾?他倒是做一个不垃圾的文案出来啊!炒我?我还不稀罕在这儿干呢!她抽出柜子里面的纸箱,动作粗鲁地往里面丢东西:水杯、饭盒、方便面……看,她工作的时候多拼命,几乎每顿饭都在电脑前就解决了!炒她?他去哪儿找她这么好的员工!相框、玩偶、仙人掌……看,她几乎把单位当成第二个家,他去哪儿找她这么热爱工作的员工?去哪儿找!

可恶!应映儿呼啦啦将桌子上的资料全扫进箱子里。炒她?她什么资料都不留下,什么工作都不交接,她要让下任文案焦头烂额、摸不着头绪!炒就炒,很了不起吗?我还不稀罕在这儿做呢!

应映儿将笔记本电脑背在肩上,把箱子一抱就直直地往外走。她的高跟鞋在白色大理石地面上撞击出刺耳的“咔咔”声。设计助理小六从她回来就注意她了,看她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就知道被潘总监批了。可这时看她抱着箱子往外走,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应映儿,你去哪儿?”

应映儿没回头,也没停住脚步,就这样笔直笔直地挺着胸膛走出创意部。

“到底怎么了?”小六和应映儿关系一向不错,现在看着她这样怒气冲冲地离开,不禁有些担心。

“看样子,是被炒了吧?”

“不会吧?听说她以前在市场部挺厉害的啊!”

“市场部的事她能轻松搞定,创意部的事情她能吗?唉,再说现在的潘总因为上任总监带着好几个得力助手跳槽了,他现在是又当总经理又当总监,一个人做两份工作,脾气不是一般的坏,出一点儿错就有你好看的。她刚调过来,看来是踩在地雷上了。”

“啧啧,真可怜,饭碗就这么没了。”美工小赵摇头。

“你别笑话别人了,刚才潘总说了,你那个稿子要重做,如果做不好,也让你走人。”总监助理言芸恰巧走出来,将手中的稿件丢到他桌上,冷着眼道。

“不会吧?”小赵有些紧张地问。

言芸耸耸肩,不答。爱信不信,反正自己已经提醒过他了。

走廊上,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应映儿走进去,转身,电梯门缓缓合上,她的眼神也慢慢地暗下来。随着电梯缓缓下降,脸上的怒气慢慢消散,剩下的只是一脸迷茫和委屈。

炒她,她做错了什么?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换来的居然只是一句: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来了!

应映儿咬着唇,心紧紧地抽痛起来,手指用力地抠着纸箱,一下一下地抠着。纸箱被她尖锐的指甲抠出一个个小洞,千疮百孔,就像她现在的心一样。

“叮”的一声,电梯门又一次打开,应映儿抱着箱子走出写字楼。寒风刮在脸上,很冷,阳光依然灿烂,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原来冬天的阳光再灿烂也是冷的,冬天的风再温柔也是刺骨的。

应映儿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已经忘了有多久没这样心无挂碍地走在阳光下了。每天天不亮就开始赶公交上班,下班的时候天早就黑了,到底多久没这样走在阳光下了呢?她低头,苦苦一笑,鼻子有点发酸。她一手抱着箱子,用另一只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弯下腰,正准备进去,可手臂忽然一紧。

应映儿回头看去,一张温文尔雅的俊颜正带着温柔笑意轻轻地看着她。

“秦经理……”应映儿脸上的失落与慌乱还没来得及退去,突然又涌上了一抹紧张的红晕。

秦御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望着她轻笑:“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说一声就走?”

“这个……这么丢人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应映儿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前任上司,有些尴尬地笑着,笑容里有些酸涩。秦御是映儿前任上司,也是她的大学学长。当初费尽心力来到这家公司,除了想发展事业,更多的原因是……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她沉默地低下头。

“潘总为什么要辞退你?”

“我做的文案他不满意。”应映儿故作轻松道,“还连带丢了你这个推荐人的脸,对不起。”

秦御看着她,认真地问:“那你觉得自己做得好吗?”

“我……我自己倒是觉得……挺不错的,嘿。”应映儿笑笑,只是她的眼泪已经出卖了她。自己觉得不错的文案被人当垃圾看待,最后还导致她失业,真是郁闷得想哭啊。

秦御看着她勉强的笑容和抱住箱子偷偷背过身去擦眼泪的动作,心里也不是滋味。说起来这位学妹还真是和自己有缘,当初她来公司面试的时候碰巧是自己面试,同时面试的几位里她的条件并不算特别突出,可是她偏偏有股说不出的坚韧。严苛的面试人员把几个女生刁难得都热泪盈眶了,她还涨红着脸硬撑,眼里一直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那时候自己就很欣赏她,瞥了一眼她的简历,发现她和自己居然是一所学校毕业的。后来她成了他的助理,在工作上两人配合得自然默契。在合作中无意间发现她对于产品创意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她也很喜欢做文案类的工作。为了让她发展得更好,虽然有些不舍,还是将她推荐给了刚上任的创意部总监潘尔君。明明是这么有能力的女孩子,可调到创意部一个月不到,居然就被开了。

“秦经理,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实在是很抱歉。”应映儿微带哭腔的语气让秦御心底顿时柔软了。

“别哭,你一向是不怕挑战的!加油,小美女!”秦御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声音轻柔而有磁性。应映儿一只手揉着自己被泪水模糊的眼睛,突然觉得仿佛回到从前一样。在他身边工作的时候,不管多辛苦,只要他轻轻在自己肩膀上一拍,一句简单的“加油,小美女”就可以让自己像上足了发条的马达一样继续奋战不休。只是这回不行了,潘尔君已经将自己辞退,再也没有机会了。她抬眼看着曾经的学长、上司、梦想……他对于自己有太多的身份和意义,甚至她还没有来得及向他说出自己心底一直隐藏的秘密。

“你的眼睛都肿了。”秦御的手伸过来,用手帕将应映儿眼角的泪水一点点抹去。他的眼里闪现出莫名的怜惜。

两人靠得很近,应映儿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的好闻的薄荷味道,心里突然觉得一阵安心,隐隐还有一点点微小的希冀:就要走了,他会舍不得吗?

“嘀嘀——”气氛正值微妙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吼道:“小姐,你到底走不走?”

应映儿猛然惊醒般,抱着箱子后退了一步,小声道:“秦经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我走了,再见!”

秦御低下头,认真道:“映儿,我觉得你不该就这么走了。你并没有犯什么大错,这次辞退还有商量的余地。飞卧是业内最有潜力的影视公司,失去它可能就不会有更好的机会了。难道你忘记了你的梦想吗?你不是一直想当全国最顶尖的文案指导吗?你不想再坚持一下吗?”

“可是,我已经被辞退了,不是我想坚持就……”应映儿也不想离开这里,可是没有办法。

“映儿,你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的女孩。你已经做了这么多,真的舍得就这样放弃?为什么不再尝试一下呢?潘总监说你文案做得不好,你就再做一个能打动他的文案,让他看到你的决心和才能。”秦御的手再次轻拍她的肩膀,眼底的火花让应映儿移不开眼睛,“我相信你!你有这个实力,别被他打击一下就逃跑了,知道吗?”

应映儿不确定地问:“这样真的……可以吗?”

秦御望着她,温柔地轻笑,眼里满是鼓励。

应映儿看着他的眼睛,眼里的迷雾慢慢地散开,是啊……自己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她当初进这家公司的时候是多么不容易,要放弃的话,她早就应该放弃了啊!在面试人员刁难的时候,在工作内容复杂的时候,在每次凌晨还在加班的时候,自己忍了这么久,辛苦了这么久,奋斗了这么久,难道她真的要因为潘尔君的一句话就这样放弃梦想吗?

当然不行!好,既然他说我做得不好,那我就做一个好的文案给他看!

秦御微笑地看着她眼里慢慢聚集起来的斗志,欣慰地点点头。应映儿啊,她的这股子韧劲特别可爱。

夜色深沉。

潘尔君独自走入地下停车场,空旷的停车场里灯光昏暗,除了他的脚步声,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他不紧不慢地走着,正前方的车位上就是他的爱车雷克萨斯LS600,宝蓝色的。

他拿出钥匙,绕到驾驶室门前,正想开车门,可车门口却堵着一个很大的“障碍物”。潘尔君有些不悦地皱眉,“障碍物”睡得很熟,像是在这里等了很久一样。

她坐在地上,像婴儿一样蜷缩着,背靠着驾驶室的车门。她的呼吸很均匀,眼睛微微红肿,眼底有隐约可见的黑眼圈,紧皱着眉头,微微撇着唇角,双手抱在胸前,像是在做一个不安的梦。

潘尔君抬手,用他的皮包推了她一下。她被这样轻轻一推居然横倒着睡在地上,潘尔君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昏迷了?

无奈,潘尔君只能蹲下身来,极不情愿地伸手摇着她:“应小姐。”

被摇晃了几下,应映儿终于醒了。她看着眼前的俊颜吓了一跳,红着脸,慌忙从地上爬起来:“潘总,您下班了?呵呵。”

她有些尴尬又讨好地对着他笑。下午回家放下箱子和笔记本后,她就立刻回到公司停车场等他,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多。为了赶文案,她连续一个星期都没睡好,后来实在是困得不行,一不小心就靠着他的车睡着了。

应映儿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笨,即使她再累再困也不能睡这里啊!

潘尔君绕过应映儿,想打开车门。应映儿立刻将整个身子插过去,挡在车门前:“潘总监,那个……和您商量件事,那个……文案的事是我不对,我做得不好,没有亮点,不够精致,不够有创意,不够水准。我刚刚在这儿等您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全新的创意,非常非常好的哦……”应映儿抬眼,紧紧地望着他,眼里带着诚恳和乞求,“能不能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就一次。”

“这次绝对是超好的点子。”

“您听听我的想法……”她几乎放下了她全部的自尊与骄傲低声地恳求他,她的小手忍不住抓住他的衣袖,苍白疲惫的脸上满是凄哀的恳求,蓄满泪水的眼眸里闪着星星点点的亮光,她有些哽咽地说,“我……真的会努力的。”

“如果没有记错,我已经说过了,你明天不必来上班了。”他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动容,扯回被她抓住的衣袖,“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别浪费你我的时间了。”

应映儿的手指还维持着抓住他的动作,僵硬得无法收起。他冷酷地推开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应映儿抓紧车门,固执地不让他关上,紧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快要骂出口的话。她不能生气,她是来求他的。求人,不就是把自己的自尊放地上给人随便踩吗?不可以哭,不可以生气。应映儿深吸一口气,带着一丝颤抖的笑容请求道:“给我五分钟就好。”

潘尔君冷着脸,没说任何话,只是抬手将她拦在车门上的手拿开。

应映儿瞪着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倨傲冷硬的俊颜。曾经有谁说过,潘尔君的脸英俊得可以和李敏镐相比,可是这一刻,应映儿真的觉得即使一个路边卖烧饼的大叔都比他帅。她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一个人,挺直脊梁,她死心了,不再顾忌什么,恶狠狠地瞪着他,两眼冒着火光,发誓一般地说:“潘尔君,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成为最棒的文案指导,到时候你就是花一百万请我我都不搭理你!你等着后悔吧!”

“我等着你让我后悔。”潘尔君冷笑一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屑,气得应映儿回头死死地瞪着他,可他却懒得瞥她一眼,直接发动车子,呼啸着从她面前驶离!

“潘尔君!你会遭报应的!”应映儿气得在他的车尾气后面咆哮着。

热门小说月光满满预见你,本站提供月光满满预见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月光满满预见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PART 2 可怕变身
热门: 暗瞳 绝顶 间谍课:上帝的拳头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邪恶催眠师 魔兽世界:巨龙的黄昏·萨尔 第十三只眼 间谍课:最精妙的骗局 全能武侠系统 间谍课:黑色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