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过方山遇灵凝

上一章:第九章 上官婉儿与梁休 下一章:第十一章 南窗夜雨退空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聂隐娘的闺房之中。

风魂在地上放了许多棋子。

排了一阵,他又将棋子一粒粒收回,然后暗暗心惊:“奇怪,卦象只显示隐娘会有性命危险,但敌人何时会来,又该如何防备,竟是无论如何也算不出来。”

他站起身,隔着窗户往外看去,在院落中,隐娘正手持雪剑缓缓舞着,身形虽然娇小,却也曼妙动人。

风魂继续思考:“以卦象目前预示的内容来看,敌人这次的目标已不是聂峰,而是隐娘。上次那个黑衣刺客,隐娘也只是勉勉强强才能胜过他,而这次来的人,肯定又会比上一次的要厉害得多。隐娘在明,敌人在暗,而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隐娘身边。”

他越想越是头疼,竟是想不出对策来。

这时,他看到梳妆台上的那把短剑,心中一动。他将短剑拿在手中,看着上面的“精精”二字,心想:“有薛红线,也有聂隐娘,现在连精精儿都出来了,由此看来,我在二十一世纪时读到过的唐传奇,里面的内容虽然不见得全都真实,却也多多少少算是确有其人。如果在未来关于隐娘的记载和事实多少沾点边的话,那就应该还有一个空空儿。这次来杀她的,只怕就是那个空空儿。”

要知道,在一千年后的那个“未来”,确实能看到一些唐人所记载的传奇志怪,如红拂女夜寻李靖,又或是柳毅传书,虽然这些传记比较散乱,是否真有其事也无法查证,但这些人物能够流传一千多年仍然被人记着,想来也不是凭空瞎造出来的。

至少,风魂现在知道其中的《红线传》、《聂隐娘》里的两个主人公都是确有其人,而且还是他的女徒弟。

然而人虽有其人,里面的事迹却偏差太大。红线其实不是这个朝代的人,她是出生在晋末,只是跟着他一同被“冻”了三百多年,才来到了这个时代。而隐娘也没有像关于她的传记里所提到的那样,十岁时被一个女尼姑带去学剑,而是成为了他的弟子。

他可不是尼姑。

但是聂隐娘杀精精儿,这却是有记载的。

风魂搓着太阳穴,只觉越想越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所穿越的这个“古代”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而这种不对劲的感觉绝不仅仅是因为多了在他所来的那个时代已无法去认知的天界和地府,也不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地理位置和他从小的认识略有相同却又有些地方偏差得厉害。

更重要的,还是那种明明身在此山中、却又觉得此山其实是彼山的奇妙感觉。

这到底是错觉,还是另有玄机?

“我若一直往西方飞,是会到达西方极乐世界,还是绕到地球的另一面,比哥伦布更早发现新大陆?”

当然,这种事现在就算想再多也是没用,风魂只好先转过念头去思考隐娘的安危问题。

按唐传奇中的记载,要想逼退空空儿,似乎还需要一面镜子。

风魂将那短剑轻轻一划,梳妆台上的一根银钗立时分成了两截。

他苦苦一笑。

上哪去找那种能够抵御飞剑的镜子?

这时,隐娘已练完剑走了进来,见师父站在那里沉思,也不敢去打扰他,只是立在他的身后。

风魂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想出保证隐娘性命安全的万全之策,只好回过头来看着隐娘,说道:“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让隐娘找了借口跟父母说上一声,然后让她用御剑之术载着自己往苍梧山飞去。隐娘的剑遁虽然不及红线飞快,但她将飞雪剑幻大,却要平稳得多。

这其实也是隐娘学会御剑后的第一次远行,那飞在云端之上的感觉,让她觉得有趣和惊奇。白云一朵朵地从身边掠过,脚下的山岭不断倒退,有时还有几只白鹤或是大雁飞在身边,仿佛要与她互相嬉戏。

他们越过苍梧之野,来到方山的上空。风魂看到山腰处的法华庵,正犹豫着要不要落下去与慧红打声招呼,一个穿着缁衣的年青女尼已手持扫帚走了出来,刚好抬头看到了他们。

于是风魂就让隐娘落下去。

慧红看着他们,微笑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风魂告诉慧红,他想带隐娘到宜春峰的黄庭观去转一转。慧红却看着他轻轻摇了下头,显然是劝他最好还是不要。

风魂知道她的想法,那黄庭观是王妙想自幼修仙的地方,把隐娘带到那里,前世与今生交叠在一起,对隐娘并没有什么好处。

其实他也只是想到自己还从未到那黄庭观去过,又知道王妙想的尸体还葬在那里,这几日心神不宁,想去她的墓前看看,又不放心把隐娘一个人留在家中,这才带着她一同前来。

他犹豫了一下,心想不如让慧红先陪着隐娘,自己一个人到那宜春峰去,慧红却朝他们说道:“你们不妨先在我这庵中坐坐,等会还有一个客人要来,恩公,你一定会很想见到那人的。”

风魂头疼地说道:“你别总是恩公恩公地叫我,很难为情的。”

慧红缓缓一拜,笑道:“其实我是很想叫你大哥的,只是小红是个出家人,担心恩公你听了更难为情。”

风魂笑道,“还是叫我大哥好些。”

隐娘这才知道方山里的这座女尼与自己师父竟是认识的,不禁对师父的过往更加感到好奇。她随着师父进入这明明是座道观,却又非要叫做“庵”的寺院中,见大殿上仍然供着西王母,只是旁边的两个女仙塑像却不知放到哪里去了。

风魂倒不知道这里曾经放过王妙想和许飞琼的石像,他随意逛了一逛,又与慧红谈起过往,心中难免有些感慨。

慧红却始终笑着。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鸟叫之声。

隐娘还在侧耳听着,风魂却是心中一喜:“难道竟是我那徒儿?”

他急忙掠到外头,果然,空中飞着一只彩鸾,上面坐着一个断去双腿的少女。那少女看上去长得倒是有些像是灵凝,只是岁数看上去要大上许多,柔弱娇美,容貌瑞丽。

风魂正自疑惑,那少女已从彩鸾上飞了下来,投入他的怀中,同时还哭道:“师父、师父……”

风魂这才确信她就是灵凝,不禁心中好笑,觉得过了三百多年,这丫头却还是这么爱哭。又听她哭得凄切,心里也是又怜又惜,于是将她搂在怀中小声安慰。只是灵凝已不再是当年那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小丫头,虽然失了双腿,但娇躯凹凸有致,抱在怀中稍一摩擦,竟是异常惹火。

彩鸾落了下来,风魂赶紧将灵凝放到彩鸾上,又替她拭去泪痕:“三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一见面就哭哭啼啼的。”

隐娘和慧红也走了出来,隐娘睁大眼睛看着这和自己师父抱在一起哭哭泣泣的少女,又见她膝下空荡荡的,也反应过来:“她必是我的二师姐。”

灵凝脸一红:“徒儿才、才没有三百多岁呢。”

风魂仔细看了看她,却见这爱哭的女徒儿虽然看起来比分别之前大了好几岁,但也确实不像是活了三百多年的样子,虽然对于仙人、尤其是灵凝这样的天仙来说,青春永驻那也是很正常的事,但那份天真却不可能像这样保存下来。

灵凝流着泪,低声说道:“徒儿一直在挂念师父和师姐,爹爹见我整天不开心,只好让我住到临近归墟的蓬莱山去,只在每天晚边到这里来看看师父和师姐有没有出来。”

风魂还是没有明白过来,慧红已微笑着替灵凝解释:“那蓬莱乃是上古时期留下的三座仙山之一,也是仙妖大战之前仙人的居住之地。当时本有五座仙山,在与妖族的战斗中有两座被拖入了归墟,如今只剩下了蓬莱、瀛州、方丈三座,只有身份特殊的仙人才能居住在里面。”

那又如何?风魂还是不懂。

“那蓬莱山的时间流动与人间不同。”慧红道,“山中一日,人间一年。灵凝公主不时在人间与蓬莱来往,度过的时日自然不可以按人间的来计算。”

风魂这才醒悟过来,看着灵凝笑道:“原来这三百多年,对你来说只过了几年啊。”

灵凝流着泪道:“师父你、你欺负人。”

“喂,我哪有欺负你。”

灵凝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袖子,泣声道:“这些日子,徒儿想到师父和师姐天天在那湖中受苦,恨不得自己也到里面去陪伴你们,这几年已经让徒儿苦苦想念,若是真的要等上三百多年,那、那徒儿还不如和妙想仙子一样死了算了。”

风魂见她双眼通红,果然是天天都在哭泣的样子,不觉更是心疼,将她抱在怀中哄了一阵,这才向她介绍隐娘。

隐娘朝着灵凝拜了一拜,倒害得灵凝一时间慌手慌脚,又是擦眼泪又是整衣衫,看得风魂很是想笑。好在灵凝现在身为玄天的公主,许多人见了她都要跪拜行礼,虽然刚才看到师父情难自禁,倒也很快就收拢悲伤,朝隐娘还礼。

“你看你,都做师姐的人了,还这么爱哭,也不怕让小师妹看笑话。”他故意取笑灵凝。

灵凝俏脸微红,自己也觉得有些难为情。风魂见她那清婉脱俗的俏模样,竟差点想把她再抱回怀中好好抚慰。

慧红取了些仙果,让大家坐在草地上聊天。灵凝与隐娘并排坐着互相交谈,一开始还有些拘束,但毕竟是师姐妹,一个从小多病,一个自幼残疾,倒也算得上是同病相怜。再加上灵凝虽然不擅言谈,其实却是喜欢与人说话的,而隐娘在没有见到灵凝之前,知道自己的二师姐不但是天上的仙子,甚至还是一位公主,原本还担心难以相处,却没想到这个二师姐比自己还不通世事,自己只是说些人间的花灯闹市便已是让她睁大眼睛一脸好奇,心里也就放下心来。

风魂见这灵凝和隐娘谈得兴起,也是颇为欣慰,他站起身走到崖边看向远处的宜春峰,沉默一阵。

慧红走到他的身后,问:“你不是要到妙想仙子的墓前去一趟么。”

风魂回头看了隐娘一眼,说道:“可她……”

慧红暗叹一声,道:“那黄庭观旁葬着的才是真正的妙想仙子,聂隐娘只是聂隐娘。”

风魂再次看向宜春峰,喃喃地道:“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么?慧红没有再说话。

最终,风魂还是没有去宜春峰的黄庭观,这其中的内心矛盾连他自己也难以分得清楚,仿佛自己还没有到那里,王妙想就能通过某种奇妙的方式活在自己身边,而一旦亲眼看到了她的墓,她就会再一次血淋淋地死去。

明明知道不应该把隐娘和王妙想的身影混在一起,然而内心中的希冀,却还是在那一点一点地燃烧。

天色渐晚,风魂准备带隐娘回去。灵凝却拉着他的衣袖,依依难舍。

风魂见她模样,心想:“这些年她也不是毫无改变,换了以前她舍不得我走,定会先扑过来大哭,其它事等哭完再说。现在毕竟是长大了许多,不像小时候那么稚气,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机心,却也成熟稳重多了。还有她的身体、尤其是她的身体……不行了,再想下去可不要当着她们的面喷鼻血。”

他看着灵凝,小声说道:“要不,你也跟我们一起去?”

这样,他就可以找个机会好好研究这丫头,看她的身子到底成熟到什么地步……

灵凝立时露出笑容,正要答应。

慧红却在一旁微笑劝道:“她现在可是北方玄天的公主,若是不顾一切地跑到人间的闹市去,那可是会给不少人造成困扰的。”

此时的北极天已一分为二,一个是中天,一个是玄天。紫微大帝也改号为中天北极紫微大帝,而灵凝的父亲真武元帅则成为玄天天尊,称北方玄天真武大帝,与东方太乙救苦天尊、西方太极天皇大帝、南方南极长生大帝,以及九灵太妙昊天金母一同成为仅次于天帝的六位天尊,也就是“六御”。

风魂看到天际云旗阵阵,知道那些都是玄天真武大帝派来保护灵凝的天界神将,灵凝只是来到苍梧山,她的父亲就一阵紧张,如果她跑到尘世去,那还不得翻了天?无奈之下,风魂也只好小声劝着灵凝,并告诉她自己很快就去找她。

灵凝一脸委屈,终是毫无办法,只好从怀中取出一面镜子:“那、那师父你把阴阳镜也带去,万一有什么危险,也可以用得上。”

阴阳镜?风魂看着那一面散出金光,一面散出寒气的镜子,愕然道:“你找回它了?”

灵凝点头:“是爹爹帮我找回来的。”

风魂想,真武对他的这个女儿倒确实是疼爱得很。

他拿起阴阳镜,想到当日这面镜子不但蚀血,且从它的阴寒一面射出梦境一般的奇异景象,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他将阴阳镜来回翻看,怎么也想不明白在这镜子上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异常。

这时,他心中一动,想道:“这阴阳镜乃是用玄元砖和玄寒玉祭炼而成,再厉害的飞剑也无法将它击穿,倒是刚好能派上用场!”

只可惜灵凝无法跟在自己身边,否则,日常时候左搂灵凝,右抱隐娘,人生简直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回到聂府时已近深夜。

聂峰夫妇竟然都还没睡,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现在已是本领非凡,但毕竟隐娘从小到大从未独自出过远门,既怕她出了意外,又怕她就这样离家出走,求仙问道去了,于是不免心中担忧,直等到隐娘回到家中,才放下心来。

隐娘见爹娘如此挂心,心里自然感动,却又知道自己早晚会离开他们,又不免有些难过。再陪他们聊了一阵,劝他们早早休息后,隐娘也回到自己的闺房之中。

夜空中挂着一丝丝乌云,使得月光难以透下。

她回到房中,正想看看师父藏在哪里,风魂的声音已从她的身后传来:“隐娘,站着别动。”

她听话地站在那里,原来还以为师父或者是想教她新的剑诀或是道法,谁知腰上丝绦一松,师父竟从后边将她身上的衣衫褪下。

鲛绡织成的白色外裙之下,是一件前胸单片式菱形心衣,心衣上绣着梅花和喜雀,又名“喜上眉梢”。

风魂从她那细腻滑嫩的背上解开绳带,让心衣悄然落下。

虽然不知道师父想要做什么,隐娘却仍然静静地站在那里,静得仿佛自己只是一个石雕。

一块冰凉的东西贴到了她的胸乳之间。

那是阴阳镜。

风魂让她用手将阴阳镜紧贴在心口,自己则用毛笔沾在朱砂,在她滑嫩的背上慢慢地画起字符。迷朦的月色透过窗纱泄入微光,隐娘只觉得自己后背的肌肤上有一点清凉慢慢游走,而更奇妙的是,胸前的阴阳镜也开始消失。

然后,她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覆上了一层软甲一般,冰冰凉凉,用手触去,虽然触到的是自己的肌肤,却又坚强得像是精铁。

风魂放下朱砂笔,又在黑暗中帮她将衣服一件件地穿回去,直到那件白色鲛绡也穿好后,才从后边半搂着她,低声说道:“隐娘,师父要离开一阵,这几天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也多陪陪你的父母,以后你就很难再见到他们了。”

隐娘低声问:“师父,你要去哪里。”

“哪里也没去。”风魂松开她,慢慢地后退,“至幽靡察而大道无光,至静无心而品物有方。你只要心中有为师,为师就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师父……师父……”

隐娘回身一抱,风魂却早已消失无踪。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九章 上官婉儿与梁休 下一章:第十一章 南窗夜雨退空空
热门: 觉醒日1 天下无双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 一寸河山一寸血02:华北风云 破浪锥 姑洗徵舞 麻衣相士 虫图腾2:危机虫重 奇货2:绝世楼 恋爱的贡多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