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花胎未结剑影寒

上一章:第七章 师徒迷情…… 下一章:第九章 上官婉儿与梁休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书房之内,聂峰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满脸怒气。

这一两年,他虽然觉得女儿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总是静坐诵经,实在让人担心,但毕竟大多数时候女儿都很听话懂事,性情也温柔乖巧。

谁知她却在她的闺房里藏了一个男人。

如果是其他人告诉聂峰,聂峰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偏偏亲眼看到的却是他的妻子。

隐娘跪在他的面前,只是流泪。聂峰见女儿凄凉模样,又是心疼又是难过,既恨女儿不知廉耻,又想女儿还小,必是那人在暗处对她教唆诱骗,一心要将那人抓出来千刀万剐,然而女儿却怎么也不肯说出那人是谁,立时让他火冒三丈。

只是对着这样一个从小病怏怏的女儿,打又不忍心,骂又舍不得,让她跪了两个时辰,又见她始终在那默默流泪,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无奈之下,聂峰也只好让她回她自己的房间去。

隐娘回到闺房,和衣躺在床上,只觉万念俱灰。一方面恨自己让父母伤心失望,另一方面又想起清晨时自己对师父百般勾引时的情形,心想师父现在定会以为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下贱女孩,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女孩儿的心针刺一般地痛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聂夫人走了进来,见女儿像小猫一样躺在床上,毫无笑容,自然也是心疼,于是坐到床边轻抚着隐娘的头:“隐娘,到底出了什么事?”

隐娘却猛地扑到她的怀中,身子轻颤。

聂夫人叹息一声,将女儿轻轻抱住。自那次从方山回来后,女儿就一心向道,再也没有做过这种孩子般的举动,现在被她这么一扑,聂夫人只觉得又回到了隐娘更小一些的时候,心里也有些感触和安慰。

母女就这样搂着,相依相偎,也不说话。

一个丫环端了碗燕窝进来,聂夫人让她把燕窝放在凳上,让她离开,想过一会再喝。隐娘知道母亲近来身体也不太好,今日又动了怒气,于是擦干眼泪坐起,劝母亲趁热喝了。

聂夫人端起燕窝喝了两口,转头看去,却见女儿坐在床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郁郁寡欢。怜惜之下,便用烫羹舀了一羹去喂女儿。隐娘也是心里乱如丝麻,忘了自己已经辟谷,张开小口,像婴孩般任由母亲喂了下去。

毕竟是一年多没有吃过东西,肠胃一时间难以适应。隐娘只觉得胃部一涨,不觉捂着嘴干呕一阵,隐隐想吐。

聂夫人看到女儿的反应,失声道:“隐娘,难道你……”

隐娘强压下不适的感觉,不明白地看着母亲。聂夫人看她模样,反以为自己猜测无误,急忙将燕窝放到一旁,将女儿抱在怀中,急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娘……什么如何是好?”

聂夫人早已方寸大乱,心痛地道:“这事可不能再让你父亲知道,我这去就买些红花回来。你还太小,万一把这孩子生了下来,那你以后如何还嫁得出去……”

隐娘这才意识到母亲弄错了,不禁满脸通红,怨道:“娘,你在说什么啊,女儿还是清清白白的身子,哪……哪会有什么身孕。”

聂夫人将她推开一些,正色看着她:“隐娘,这种事可是不能隐瞒的,万一拖得久了,到时府中人人皆知,你的名声……”

“娘。”隐娘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只好注视着聂夫人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女儿真的不曾跟人做过那种事情,更不会怀有身孕。”

聂夫人见她不像是在说谎,方自疑惑,却又想道:“清晨那男人压在这孩子身上意图施暴,隐娘当时虽然脸上带着泪痕,但看她姿势和神情间的媚态,分明便是心甘情愿,而且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那种事情。她必定是心中害怕,才不敢跟我说真话。”

聂夫人盯着隐娘:“孩子,事关重大,你不要再骗我了。”

隐娘轻叹一声,低头道:“女儿并未说谎。”

“好,那你在这等我。”聂夫人匆匆走了出去,过了许久,才端着一个小碟子进来,碟中盛着一摄红砂。她看着隐娘,道:“你可准备好了?”

隐娘也不说话,伸出左臂卷起衣袖。聂夫人用小指弄了一点红砂沾在女儿臂上,红砂很快就渗了进去,红红的一点凝在那里,也不散开。

聂夫人心中惊疑,又用手搓了一搓,见那点殷红不但无法擦掉,反而越发鲜明,这才相信女儿真的还是处子之身。

但这样一来,早上看到的情形又变得无法解释起来,聂夫人放下碟子,看着隐娘沉默许久,才小声问道:“隐娘,难道说清晨那会儿……”

隐娘见母亲坐立不安的样子,不忍心再瞒她,于是拭去泪花,低声说道:“娘,其实是这样子的……”

“孩子,委屈你了。”聂夫人却突然心痛地将她紧紧抱住,“都是我的错,我自己看花了眼,还害得你被你爹爹责骂。我就说了,怎可能有人突然间就那样消失,家里有这么多人在,怎就只有我看到那个男人?”

隐娘道:“娘……”

“什么都不要再说了。”聂夫人捧着女儿的脸,越想越觉得是自己的不是,“孩子,你也实在太善良了,明明是为娘老糊涂了,你也不肯怪我,还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下来。你在这等着,我这就向你爹爹解释去。”

隐娘看着母亲又是高兴又是自责地离开,心中哭笑不得,也只好由她去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聂夫人,每一个做父母的看到女儿在背后偷人,都会宁愿是自己眼花。只是当时的场面实在太过真实,聂夫人想不信也不成。现在既然知道女儿还是处子,那自然免不了寻出一切理由替女儿开脱。

聂夫人刚开始时对自己是否真的是眼花还只是有些怀疑,再联想到那人的突然消失,以及那些赶来的丫环没有一个看到女儿的闺房之内藏有他人,于是越发确信是自己糊涂了,在自哀自怨的同时,心里倒也松了口气。毕竟做父母的总是宁愿自己老糊涂,也不愿子女去做那些不清不白的事。

没过多久,聂峰便跟着夫人来到女儿房中,他见女儿跪在床上低头不语,掀起她袖子看了看,果然有一点艳红凝而不散,不禁也心中暗责,怪自己早上没弄清楚就把隐娘责骂了一顿。

女儿既然没做错事,自然也就不能再去说她,有心要怪他夫人几句嘛,聂夫人自己已经在那擦着眼泪自我埋怨起来。一时间,聂峰倒觉得尴尴尬尬,也只好向女儿陪了些笑脸,又安慰了夫人几句,倒也有一种难得的温馨气氛。

聂峰夫妇离去后,隐娘一个人躺在床上,一会儿想起爹娘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欺骗他们,心中难过,一会儿又想到师父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多半是不想再见到她了,暗自垂泪。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金黄色的光线斜斜地坐窗纱透了进来。

隐娘突然想起一事,猛地坐了起来,心道:“我怎还在这里躺着?天马上就要黑了,师父说刺客今晚就会出现,我再不去陪着爹爹,万一爹爹出了事,那可如何是好?”

她唤出飞雪剑,正想略略梳理一下便马上出去,却一眼看到梳妆台上放着一件洁白的衣裙。她怔了一怔,想不起母亲是什么时候放了一件衣服在那,于是走上前去,又见衣上还放着一张纸。

她将那张纸拿起来读,只见上面写着:“隐娘,为师弄破了你的衣裳,又害你被父母责骂,真是没脸见你,这件衣衫赔给你吧。刺客要到半夜才会出现,你现在心绪太乱,不可和敌人动手,最好静坐半个时辰再出去。师父。”

隐娘这才知道师父刚才已经来过,又见师父仍然关心自己,不禁喜极而涕。

她卸下外裙,换上这件白色绡衣,竟是刚好合身,仿佛本就是为她所制。她却不知这件衣裳乃是用鲛绡织成,比天上的云光绣衣还要好上一筹。当年在龙绡宫中,风魂本是向樱樱夫人要了两件,一红一白,红色的那件给了红线,白色的这件原本是替灵凝要的,只是后来灵凝被小方擒了去,风魂才一直没有机会给她。

隐娘和当年的灵凝身材本就差不多,而鲛绡毕竟是仙人都贪爱的东西,遇尘不染,沾水不湿,又制得精巧,可自行适应穿者的体型,隐娘当然也穿得合适,再加上又是师父送的,自然更是喜欢。

她对着镜子旋了一下,衣衫轻舞,让她有如白色蝴蝶,再配上白剑,更显得清丽秀气。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是隐娘也不例外,对着镜子照了一番,她这才想到师父让她静心打坐的话,赶紧以如意吉祥坐的姿势在床上打坐,放松身心,运息调气,直至杂念全消,体内的真气渐渐充盈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夕阳已落,夜色渐渐地深了。

聂隐娘离开自己的闺房,如穿花蝴蝶般在阁楼与花园中转了一圈,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来到聂峰的书房,悄然潜到梁上。

她原本是想陪在父亲身边,与他一同等待刺客,只是踏出闺房时却又想到,既然那刺客很可能也是能够使用飞剑的人物,那通知爹爹,爹爹也难以做出什么准备,何不自己也藏在暗处等待,反而更有利于发现刺客?

这本就是她的家,她自然是轻车熟路,对父亲的习惯也极是了解。

聂峰虽是武将,却也喜好读书,每到晚上众人皆睡的时候,往往会独自在书房看些经义,研读兵法,这一天自然也不例外。

隐娘藏在梁上往下看去,只见烛光晃动,父亲却没有看书,只是负手站在窗边看着外头夜景,眉宇纠结,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想起父亲一向对自己的关爱,而自己这一两年却只想着躲在房中诵经习道,也没怎么陪父亲说话,等以后跟着师父修仙学剑,只怕连父亲的面也难以再见到了,她的心里隐隐有些愧疚和难过。

她生怕影响到自己的心境,不敢再多想,只将精神融入剑中。昨晚在师父带领下,将周围所有情景映入心头时的那种奇妙感觉又生了出来,心灵虽是静到极致,感观却无限地放大,外边的风刮虫鸣、呓唔人声都清清楚楚地被她掌握,每一个角落里的每一点异响都不放过。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她就那样守在那里动也不动,烛光将横梁的倒影覆在她的身上,仿佛她也不过是这阴影中的一部分。

她听到了父亲的叹息,听到了母亲走入房中与父亲的交谈,甚至也明白他们所谈论的话题怎么也离不开她这个让人担心的孩子。然而此时此刻,她已不再思不再想,周围的一切虽然都在她的心中,她的思绪却毫无挂碍,就像是月光洒在山岭,轻淡而不留痕迹。

又过了许久,隐娘心中忽有所感,只觉屋顶上传来一声轻响,这声轻响几不可闻,明明听到,又似乎不过是个幻觉而已。但她已是提高警觉,知道多半是那刺客已经到了。

母亲在书房里并没有逗留多久就离开了,父亲长叹一声,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翻看兵书。聂隐娘屏着呼吸,甚至连眼睛都闭上,只在心中守着那一点空灵。

那刺客也是非常之人,落在屋顶之后,就一直不再有任何动静。

这样过了一个多时辰,已是夜深人静,聂峰收好书卷,站起身来正要回卧房睡觉,却听头上一声脆响,那刺客竟是破瓦而下,一道寒光锐利地刺向聂峰。

聂峰只来得及抬起头来,连刺客的模样都还没有看清,寒光已逼近面门。幸好这时,一道白影闪过,只听“锵”的一声,那寒光已是被人截下。

聂峰自己也是武将出身,知道危险,立时抽出护身长剑。然而头顶却有两道剑光来回划过,不时撞出精光。聂峰虽然猜到其中一个必是来自他的女儿,却偏偏无法助她,只能心惊胆战地看着,担心敌人太强,女儿会遭遇不测。

随着又一声锵响,两道剑光分开,梁上跃下一人,抓住其中的白色剑光拦在聂峰面前,娇小窈窕,自然是他的女儿聂隐娘。而与此同时,又有一个黑影落在了隐娘刚才藏身的横梁之上,双腿勾着梁木倒悬在那,并召回了另一道剑光,乃是一柄短剑。

隐娘抬头盯着刺客,却见他身材短小,仿佛侏儒一般。这人倒持短剑,悬在梁上轻轻摇晃,月光从屋顶的窟窿洒了进来,照在他的黑色劲衣上,仿佛被那一片漆黑吸了进去,分外诡异。

聂峰见女儿没事,略微放下心来。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接不下这种敌人的随手一剑,干脆把护身长剑插了回去,负手看着黑衣刺客:“阁下既想要取我聂峰性命,那何不说个理由,若是我不幸死在阁下手中,至少也死得明白。”

那人却不说话,只是身子一翻,翻到梁上双足一点,竟从屋顶穿了出去。聂峰心想难道这人就这样放弃了不成,还自疑惑,却听女儿叫道:“爹爹小心!”

语声一落,隐娘已是跃到了聂峰肩上,并将飞雪剑往上一横。几乎是与此同时,空中狂风刮过,房顶瓦片掀飞。而那刺客已和着剑光袭来,仿佛是一道霹雳击下,竟将空气划出焦味。

隐娘心知胜负就决于自己是否能挡住对方的这一剑之威,足尖点着父亲肩膀,凝然不动。

聂峰只觉眼前光芒闪过,周围尘土乱飞,碎纸与木屑四散开来,这书房之内的所有东西都尽成屑片,再难寻完好之物。然而奇怪的是,他明明知道女儿已经和那刺客对了一剑,耳中却听不到任何动静,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无形的屏障挡在了外头。

时间只是过了一瞬,给人的感觉却极其漫长,眼前飞扬的尘土和耳中那极致的静形成强烈的对比,让聂峰难以忍受。

突然间,面前的场景诡异般地定在那里,耳边却响起雷炸般的一声巨响,震得聂峰差点站立不住。直到震响消失,他抬头一看,却见女儿仍然好好地站在自己肩上,而那个刺客却已不知所踪。

刚才隐娘站在他肩上与那刺客对剑时,他只觉得肩上像是落着一片树叶,轻得几乎没有感觉,现在刺客不知所踪,肩上反而越来越重。他担心女儿受伤,赶紧问道:“隐娘,怎么了?”

远处传来一阵喧闹,许多人急忙忙赶了过来。

聂隐娘从父亲肩头跃下,脸色苍白。聂峰越发不安,又看不出女儿身上哪里有伤,不禁更是着急,又问了一声。

隐娘摇了摇头,低声道:“爹爹放心,女儿没事,女儿只是……只是第一次杀人,有些心慌。”

她刚说完,只听啪的一声,有人从空中掉了下来,硬生生摔在隐娘身后,正是那个侏儒般的黑衣刺客……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章 师徒迷情…… 下一章:第九章 上官婉儿与梁休
热门: 惊天诡鼎 众圣之门 万古最强宗 独步山河 系统供应商 极端的年代:1914—1991 迦梨之歌 篡秦 莫格街凶杀案 缇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