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红衣脱尽芳心苦

上一章:第五章 薤露明朝是隐娘 下一章:第七章 师徒迷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凉的感觉慢慢地拭过皮肤,就仿佛是从走出沙漠的族人,终于得到了清水的滋润。

风魂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自己正光着身子躺在一个山洞里,身边还有一个穿着缁衣的年青女尼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伤口,擦拭身子。

他偷偷看去,觉得这个女尼姑自己似乎并不认识,而自己全身赤裸,也不好起身和她说话,只好继续装作昏迷。

洞外传来许飞琼不耐烦的声音:“你好了没有?这混蛋自己作践,要被人关到牢里不出来,明明把他扔到池里泡掉他身上的臭气就可以了。”

那年青女尼也不生气,只是说道:“恩公并非是作践自己,他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许飞琼哼了一声:“他心情不好,那谁的心情好了?这三百多年他在冰湖里一睡就睡过去了,你和灵凝这些一直在外头等他的人,难道心情还比他更好?”

年青女尼微笑道:“为何只说我们,却不说你自己?我幼时受尽委屈,恩公是我出家之前唯一对我好的人。他在冰湖之中受苦,我在冰湖之外再怎么思他想他,也帮不了他,又何必去比谁的心情更好一些,谁的心情更坏一些?”

“喂。”许飞琼气道,“你一个出了家的尼姑,整天把男人挂在心里,还毫不犹豫地说出来,你也不害臊么?”

“我为何要害臊?”年青女尼奇道,“佛祖拈花而笑,直指本心。我心中想他,挂念他,那就是我的本心,我又为何要去害臊?”

“你一天到晚想男人,难道就不用做功课么?”

“有啊,我可比别人用功多了。”年青女尼将手中丝布放入盆中用清水洗净,又轻柔地继续替风魂擦拭,“别人做功课时总是难免三心二意,想东想西,而我挂念恩公时,心中除了恩公再无其它事物,我岂非比他人要用功得多?”

“……这样也行?”

“这样为何不行?”年青女尼道,“昔日,西牛贺洲甘露王见众生皆苦,悲愿广大,便以无上道心,发四十八宏愿,终于将素外界划出一角,建立西方极乐世界,他自己亦证得阿弥陀佛。还有药师如来,立誓要拔除人间的一切重病和苦难,于是手托药瓶发琉璃宝光,愿以十二大妙药度脱众生,终于证得药师琉璃光如来……”

许飞琼道:“这和你想男人有什么关系?”

年青女尼道:“佛祖可以挂念众生,我为何却想不得一个男人?”

“你、你……”许飞琼明明觉得她这是强词夺理,偏偏却不知该如何辩驳。

“我心中明明挂念恩公,口中若是死也不肯承认,那才是违了我的本心,再怎么念阿弥陀佛也是没用。”年青女尼微笑,“就像飞琼仙子你一样……”

许飞琼怒道:“关我什么事?难道你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跟你一样整天想男人?”

外头风声一响,显然是许飞琼已经跺脚离去。

年青女尼笑了一笑,继续替风魂擦拭。

风魂听到她与许飞琼的对话,心里也是好笑,又听这女尼口口声声唤他做恩公,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她是谁,心里也是疑惑。他悄然看去,见这女尼窈窕娉婷,模样亦是不错,心中更是奇怪。

恰在这时,这年青女尼竟擦到了他的男性部位。她也不忌讳,擦得小心仔细,风魂却只觉得那敏感部位一阵清凉,又见身边这女子虽然是个出家人,却相貌娇美,一时竟生出了反应。

年青女尼见那东西突然“涨”了起来,于是转头看向风魂,微笑道:“恩公,原来你已经醒了。”

风魂赶紧坐了起来。

与此同时,却有一阵清风刮过,竟是许飞琼掠了进来:“他醒了么?”

原来许飞琼刚才只是故意弄出风声假装离去,其实仍在外头,听到这女尼说风魂醒了,一时也没有多想,就这样闯了进来。

气氛突然变得异常尴尬,风魂光着身子坐在那里,也不知自己该做什么。许飞琼也是呆了一呆,突然“呀”地叫了一声,满脸通红地飞了出去,这次是真的飞远了。

风魂连忙用手捂着那雄风未消的东西,却见那年青女尼扑嗤一笑,似乎不但并不介意,反而觉得有趣。

风魂此时也多少开始猜到她的来历,于是看着她,低声问道:“你是……小红?”

自从在那石城分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小红。

妙济真君许逊便带着小红前往九嶷山,请了法华庵里的云光神尼收她为徒,法号慧红。

风魂那时候并不知道九嶷山就是王妙想所住的苍梧山,直到王妙想说起,他才意识到竟是这般凑巧。当时他还想,有空时一定要和王妙想一同去看看小红,谁知后来形势突变,当他第一次去九嶷山时,竟也是王妙想惨死,自己被紫光夫人镇在涯垠冰湖里的时候。

等他终于脱困而出,一晃便已过去了三百多年,而他也被蓝菊花带出了苍梧山,一时之间,自然也不会想到去找小红。

他甚至不知道小红是否还活着。

想不到小红进入佛门之后,潜心修行,竟真的能在她有限的十年生命里证得佛光,虽然还远远未到脱离苦海、进入西方极乐世界的地步,却也不老不死,一直活到现在。

虽然心中感慨,但风魂此时毕竟光着身子,而慧红又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尼,就这样被她用布丝擦着身子,总是难免有些尴尬。慧红却没有将他的窘迫放在心上,仍是一心替他擦洗,就算风魂尴尬地说要自己来,她也只是笑笑。

无奈之下,风魂也只好站起身来,一边压下杂乱的思欲与她说话,一边任她有如下人般跪在那儿将他身上的污泥清洗干净。

风魂见她虽然面对的是一个男子的赤裸身体,却是无欲无邪,仿佛是平常禅坐念经一般,知道这种将手中的每一件事都认真对待并视若修行的心境,才是真正的空灵之境,不执着于经文,也不惧他人耻笑,任身边污浊遍地,我只如莲花般亭亭地绽放。

回想到当年那个遭遇欺辱后怯弱害怕的小女孩,再与现在的慧红进行比较,风魂竟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慧红自幼遭受的苦难比他更甚,却能凭着她的努力做到这种地步,而他从冰湖脱困之后,反而一天天地自暴自弃,想要逃避一切。

只是一想到王妙想,他总是忍不住心下黯然。他苦苦一笑,叹道:“我实在不值得让你们这样对我。”

慧红却抬起头来看着风魂,说道:“若是妙想仙子有灵,她定会对恩公说,恩公实在没有必要因为她的离开而难过到这般地步,那么,恩公又是否仍会因为妙想仙子的死而自怨自苦?”

风魂怔在那里。慧红这话自有禅机,一个人是否该对另一个人好,显然只有那个人自己才能明白。就好像哪怕自己明知道王妙想不会希望他自怨自苦,他却仍是无法不去伤心难过一样。

有些事情,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慧红又道:“恩公你为了妙想仙子而心中痛苦,又有人因为恩公你心中的痛苦而伤心难过,值或不值得,都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自己。我自然不会劝恩公你不去挂念妙想仙子,但有一个想法,我却想告诉恩公。”

“你说……”

慧红一边替风魂擦着身子,一边说道:“恩公想必也听过萨波达国王割肉喂鹰的故事吧?大鹰追逐鸽子,萨波达国王若是看着不管,鸽子便会死去,但他若是救下鸽子,大鹰岂不也会饿死?于是他万般苦恼,诸多叹息。但他再怎么苦恼叹息,大鹰依旧会因为饿了而不得不去追逐鸽子,鸽子依旧不得不担惊受怕地逃窜,他的苦恼和叹息又有何用处?及至他割下自己的股肉喂鹰,于是大鹰饱了,鸽子逃了,萨波达国王身体虽痛,心也安了……”

“这个……你是在和我说禅么?”

“自然不是。”慧红低声说道,“萨波达国王割肉喂鹰,痛了自己,却让鹰和鸽子平安了,于是众皆欢喜,人天同庆,而他也最终成为佛祖。慧红自然不能与佛祖的大悲大愿相提并论,但我现在跪在这里替恩公你擦洗,或许有人会说我身为出家人却不知廉耻,又或许有人会替我委屈,但我能替恩公尽一份心意,我却也是心中喜欢。然而恩公沦落街头,任由衙吏殴打欺凌,又宁愿被关在那阴森冰冷的大牢里不出来,恩公你苦了自己,却又高兴了谁?”

风魂心中猛地一震。

“既不能让自己高兴,亦不能让他人欢喜的苦,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慧红放下丝布,伸出双手,就那样跪在地上抱住风魂,“但世上总有些人,自己受苦,却还要让他人难过,那样的人……那样的人怎能不让人担心?”

“小红……”

“飞琼仙子把恩公带回来时,一边难过,一边说要揍你。”慧红流出泪来,“其实我也很想很想把恩公你揍上一顿呢!”

风魂叹一口气,也跪了下来,看着慧红的脸:“你打吧。”

慧红见他一本正经地侧过面来让她打,不知怎的,反又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那梨花带露般的笑容,让风魂也心动了。

这种心动和情恋爱欲并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有谁看到关心自己的人脸上露出笑容,他却仍然毫不开心……那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得到别人的关心?

风魂穿上慧红准备好的一套干净衣服,来到山腰处。

晚霞覆在天际,几片枫叶飘落,沿着溪水缓缓地往山下流去。

一个霓裳少女站在溪边,空荡的左袖垂在那里,偶有清风吹过,卷得裙袖轻舞。

风魂站在她的身后,想要开口说话,一时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三百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它既长得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境,又短得仿佛不过是一场梦。

风魂低声唤道:“飞琼……”

许飞琼猛一回身,瞪着他:“干什么?”

风魂噎了一下,心想,你问我想要干什么,我又哪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再说了,我不过是和你打声招呼,你这么粗声粗气的干什么?

于是他就反瞪回去。

“你还敢瞪我?”许飞琼伸脚便要踢他。

“喂,是你先瞪我的。”风魂赶紧避开,“好歹也过了三百多年,你的脾气怎么一点也没变?”

“是我没变么?”许飞琼大怒,“是你自己没变吧?你看看你刚才在那山洞里,对着一个尼姑居然也能生出那种反应,你是不是个男人?”

“就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才有那种反应。”风魂摊手,“那本就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

“她可是个尼姑。”

“尼姑还不也一样是个女人。”风魂道,“你还是个女仙呢,还不是也闯进去偷看我?”

“谁闯进去偷看了?”许飞琼气得跺脚。

“那你闯进去干么?”

“我、我是……”许飞琼不知该如何解释,气得又要飞走。

风魂赶紧将她拉住,陪了几句罪,这才让她缓过脸来。

金黄色的霞光洒了下来,与漫山的枫叶互相辉映。

风魂干咳一声,走到她身边,与她一同看着缓缓流动的溪流。

风魂问:“你知不知道红线和灵凝现在在哪里?”

许飞琼摇了摇头:“我发现涯垠冰湖化开时,你和红线已经不见了,我只找到你,红线却一直没有看到。灵凝的父亲已升格为北方玄天真武大帝,为六御之一,她自己也被天庭册封为公主。只是这三百多年里她从来就没有去过瑶池,我也很少看到她。”

风魂沉重地叹了一声。

“你叹什么?”许飞琼斜了他一眼,“对你来说,这三百年只不过就是睡了一觉,你可知道其他人又是如何忍受这样的痛苦?你可知道这一年又一年,其他人又是怎么过来的?”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许飞琼冲着他大声说道,“这些日子,这些日子……”

“我是知道的。”风魂侧过身,眼中闪过痛苦,“这三百多年……我其实一直都是醒着的。”

许飞琼怔在那里。

“我一直都是醒着,只有在垠涯之气化开的时候才真正昏了过去。”风魂看着她,“这三百年里,我也一直知道有人来看我,只是不知道是谁而已。我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脱困,我只知道、只知道我一直都是醒着……”

许飞琼扑到他的怀中,娇躯颤动。

“飞琼……”

“我一直想救你出来,一直想替姊姊报仇,可是我什么也做不到。”许飞琼将头靠在他的胸口,默默地流着泪,“我什么也做不到……”

两人就这样搂着,直到夜色渐渐弥漫,新月移到了天空。

许飞琼从风魂怀中脱出,擦干眼泪,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风魂只是笑了一笑,拉着她一同在溪边坐下。

风魂想起一件事,道:“说起来,我在道州遇到了一个女孩,她用的竟然是妙想的飞雪剑……”

许飞琼问:“原来你已经遇到她了。”

风魂怔了一怔:“你认得她?”

许飞琼轻叹一声,借着月光凝视风魂的脸:“她就是姊姊的转世。”

风魂全身一震,呆呆地看着许飞琼。

许飞琼低声说道:“姊姊当日魂魄未消,被西天女护法摩利支天带到了佛山脚下度过一世,然后又经过了几世磨难,才消了她的杀劫。我已在方山见了她一面,她当然早就忘了我。我当时想强迫她唤出飞雪剑,因为那涯垠冰湖无法从外部破开,而恰好飞雪剑与你和红线一同被冻在里面。但慧红却说急也没用,飞雪剑是否会重新认她为主,只能看她自己的慧根,我若是逼她,说不定适得其反,我也只好算了。谁知她回家之后竟真的自己唤出了飞雪剑,而我和慧红却一直没有发现。”

风魂猛然站起,来回踱着步子。

许飞琼见他焦急模样,心中一黯,问:“你可是想现在就去找她?”

风魂停在那里。

“但你也要明白。”许飞琼说道,“她虽然是姊姊的转世,但却不是姊姊本人。聂隐娘是聂隐娘,姊姊还是姊姊。姊姊已经死了,而那个女孩却根本就不认得你……”

风魂咬了咬牙:“我会让她认得我的。”

许飞琼沉默。

“怎么了?”风魂不解地看着她。

“没什么。”许飞琼微微一笑,“要去你就去吧。”

风魂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到时我再来找你。”

青光一闪,他已借着遁法走了。

许飞琼扭过头去,坐在溪边沉默不语。

这时,慧红从暗处走了过来,道:“飞琼仙子,你怎可以让他就这样离去?你明明……”

许飞琼跳了起来,怒道:“他爱去哪里就去哪里,爱找谁就找谁,光我屁事?”

慧红摇了摇头,好笑地道:“他要走时你对他笑,等他走了再对我发火,你这样子,他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你的心意。”

“我有什么心意?我一看到他就烦,他最好离我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到他。”许飞琼将身一纵,一道剑光划破夜空,就这样去了。

慧红失笑一声,静静地站在那里。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五章 薤露明朝是隐娘 下一章:第七章 师徒迷情……
热门: 汉乡 绝色小姨的诱惑 萍踪侠影录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造物之主 大清相国 血脉录 武林萌主 冰火魔厨 我欲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