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冰消云散见飞雪

上一章:第一章 三百年后 下一章:第三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聂夫人带着女儿离开苍梧之野回到家中。她们虽然去那方山走了一趟,然而聂隐娘的身体仍没有什么好转,一回到家中便大病了一场。

隐娘见自己每次大病都害得母亲担心劳累,心里也是难过,又因为曾去仙山走了一趟,不禁动起了修仙的念头,心想自己若是能够修成仙业,也就不用再让母亲时时牵肠挂肚。

然而修仙又岂是容易的事?她天天病在床上,自然无法遇到什么得道高人,又没有本事一个人回到那方山去,于是暗暗后悔,心想当时在那法华庵实不该好好的闹起性子来,若是当时肯诚心向那位飞琼仙子磕头拜师,说不定她一时高兴起来,便肯将自己收为徒弟了,也不至于入了仙山却空手而回。

她又想道:“当日在山脚下时,那位自称麻姑的女仙曾唱道:青华大帝遗金书,吟诵万遍升三天,我何不也寻一本道书来,时时持戒,日日背诵?”

想到这里,她便托人去城效的女观抄了一篇关尹子所著的《文始真经》,天天焚香背诵,渐渐地竟也神清气爽,她又试着去学辟谷之术,谁知竟是轻而易举,不饥不饿,身子也轻盈起来。

聂夫人见女儿饭也不吃,睡觉时便打坐念经,反更担心,时时垂泪劝导,隐娘无奈,只好又重新食用起五谷,谁知她辟了谷便身康体泰,多吃几顿饭却又成了病怏怏的身子,时间一长,聂夫人无奈之下,也只好由她去了。

聂夫人担心女儿终有一天会自己偷偷跑去出家当女尼当道姑,于是撺掇着丈夫趁早给女儿结下一门亲事。聂峰笑她杞人忧天,说隐娘才十岁而已,说亲事也未免太早了些,况且她小小年纪以为神仙好做,才天天在那看经念文,过一段时日自会觉得无聊,跟别的千金小姐一样学绣花去。

然而就这样过了一年多,聂隐娘却仍是日夜焚香念文,毫无倦意,聂峰也开始担心起来,于是便按夫人所说,要给隐娘结下一门亲事。聂峰与夫人千挑万选,为隐娘选了一个书香门第家的公子,那公子比隐娘大上一岁,文采翩翩,年幼时还曾有一老道替他看相,说他有状元之命。

两家谈好,然而在下聘的当天,聘礼还未进聂家的门槛,那公子便被阴沟绊倒,头破血流之后就那样死了。那家人哭得死去活来,急怒之下也不管那么多,把那算命的老道抓来叫骂,意思是说你不是算出我儿子有富贵之相么?现在他年纪轻轻就摔死了,算什么富贵?

那老道精通易理,算命还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也是心中惊异,后来他在那家人的相助下从远处偷偷看了隐娘一眼,不禁叹道:“你家公子虽然有状元之才,贵人之命,但那家小姐姿颜容色几近飞仙,太和清静更甚灵人,明明的有神仙之份。你们想让一位仙子做你们儿媳,那不是折了你家公子的寿么?”

自那之后,再无人敢与聂家谈婚论嫁。

无奈之下,聂夫人只好试着用插花刺绣、抚琴弄画等女儿家的东西来转移女儿的兴趣,谁知隐娘学什么都一点就通,学刺绣,绣的雀鸟莫名其妙地飞走了一只,学诗词,让老师自卑得再也不敢上门。

聂峰大怒,说我就不相信这孩子什么都能学,于是把她叫到练武场。

三天之后,隐娘拿着木剑上蹿下跳,打得手持钢枪的聂峰只能求饶。

而学完那些之后,她依旧去焚香静坐,默念经文。聂家夫妇别无它法,也只好由她任她,再不干涉。

似这般又过了一些日子,隐娘在辟谷诵经中渐渐成长一些,也益发漂亮起来。有一天,她想到自己虽然虔诚,却终是无人指点,难以真的修成仙业,不禁有些忧愁。这时,她又想起那位飞琼仙子曾说过自己有一支仙剑,那人既然是天上女仙,想必不会说谎。

于是夜半时分,明月之下,聂隐娘洗浴清心之后,在香案前焚香下拜,祝道:“上天垂怜,弟子若真有一支仙剑藏在那仙山里,请将它赐予弟子。”

拜过之后,却没有什么动静。

隐娘想:“原来天上仙子也是会骗人的。”

正要起身,却又想道:“仙家最讲机缘,是我的,那就是我的,我又何必去向上天祈求?我与其去求上天,还不如直接去求那剑。”

于是又在心中对着那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的“仙剑”祝道:“仙剑,仙剑,你若真的认我为主,那就自己飞到我的面前来。”

没过多久,天际竟真有一道白光飞来,落在她的面前,乃是一支洁白如雪,晶莹剔透的飞剑。

隐娘大喜过望,将剑握在手中,只觉得异常合手,又想道:“为何有剑无鞘?”

白光一闪,剑鞘便现了出来,将白剑的剑身套了进去。

隐娘将剑抽出舞了一阵,衣衫卷舞,蹁跹若燕。

到了清晨时分,她有些困了,便回到闺房中,也不舍得将剑放开,就这样和着剑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然后,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和一个男子赤裸裸地抱在一起,拥吻折腾。

醒来后,她面红耳赤,心想自己怎么竟会做起这种春梦来?

只是不知怎的,那男子的相貌在她的心中极是清晰。

而她却蓦然哀伤起来……

苍梧山。

苍梧山有九峰九水。这九峰,乃是长安峰、万年峰、宗正峰、大理峰、天宝峰、广得峰、宜春峰、宜城峰和行化峰。这九水,则是银花水、复淑水、巢水、许泉、归水、沙水、金花水、永安水以及晋水。

这九水又都源于方山,方山乃是苍梧山与俗世的分界之处,九水出焉,以注六合,上直斗牛,下瞰淮泽。

在万年峰的脚下,还有一个冰湖,乃涯垠之气所生,这三百多年里从来就不曾化开过。

然而在一天夜里,湖内传来咯的一声轻响,有道白光破冰而出,飞向天边瞬息不见。

这湖面上覆着枯藤杂草,四周毒螫猛鸷游荡。苍梧山本就处在尘世之外,凡人根本到不了这里,偶有一两个仙人落在此间,也只是短做停留。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三百多年不化的冰湖,此时已在湖面上开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那住在方山法华庵里的年青女尼慧红虽然时常来这湖边清扫枯枝,默叹一番,却也没有发现异常。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那洞口仍然是那般大小,并无变化,然而湖内的涯垠之气其实已在慢慢泄出,内部的冰也一点一点地化成了水。

某天夜里,月黑风高,伸手难见五指。

四个黑影不知从何处而来,悄悄地溜到这冰湖上。

其中两人用些兵刃铁器试着去撬那洞口,这以前连仙家法宝也敲不破的冰层,竟真的被他们一点一点地撬出一个大洞。另一人则取出一个网兜往洞内一扔,网兜沉入冰水之中,捞了一阵,等那人将它拖出湖面,网上的却只有一些还未完全化去的冰块。

那人抱怨道:“蓝菊大姐,这湖里真的藏有宝物么?你会不会是弄错了?”

一直站在那里光看不动手的女子说道:“别罗嗦,快捞就是。这湖里肯定有宝物,我以前好几次都偷看到瑶池女仙许飞琼站在这湖边,朝湖面盯个不停,可见这湖内的宝贝连天上的女仙都依恋不舍。一年前我亲眼看到有道白光飞出,采色光泽,分明便是仙家宝剑,只可惜我没有本事将它截下,我可以肯定,这湖内绝不仅仅只有那支仙剑。我们不趁现在将湖内的宝物偷去,等它自行出土,那还有我们的份么?”

另一人不解地问:“一年多前那白光便飞了出去,那为什么我们要等到现在才动手?”

“你们的话怎么这么多?”蓝菊花不耐烦地说道,“这一年多我可是每天每夜都悄悄守在附近,直等到里面的涯垠之气泄得差不多了才带你们来,是你们做了这点活辛苦,还是我天天守着它辛苦?不过现在不动手,再过段时间连湖面都化了,许飞琼和法华庵里的那个小尼姑就会注意到涯垠之气已泄,到那时你们去和她们打?”

那三人这才知道蓝菊花早就计较好了,于是不敢多说,继续用网兜打捞。

又捞了不少冰块上来,那捞网之人突然说道:“这次只怕是了。”

另外两人立时大喜,帮他一起把网兜往上拉。

拉出湖面后,他们将网里的东西放出,却是一个男人。

连蓝菊花也没有想到竟会捞了一个男人上来,怔了一怔,她借着些许光线朝那男子的脸仔细看了看,娇笑道:“蛮年轻,蛮英俊的嘛。”

那青年男子躺在那里沉睡不醒,眉目如峰,身体僵硬,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冰水蚀得破破烂烂,跟赤身裸体没什么区别,腰间系着的一个黑色袋子却完好无损。

那拉网的人见蓝菊花盯着这青年的脸看个不停,不由低笑道:“大姐,我们是来找宝物的,可不是来帮你找男人。”

蓝菊花抚着青年的脸,痴痴笑道:“这男人就是宝贝。”

另一人摇头道:“大姐,你就别在这里犯花痴了。倒是他腰上这袋子好像不错,他的衣服破得不成样了,这袋子却什么事也没有……”

他刚将这青年男子腰上的黑袋解下,蓝菊花已一把抢了过来:“你懂什么?这袋子叫做百宝囊,是神仙们用来放东西的宝袋,又叫做乾坤袋,什么东西都可以扔进去,再多的东西也放得下。”

蓝菊花将手往袋里一伸,将掏出的东西摊在其他三人面前,却是红白两色的砂粒,也不知一共有多少粒,每一粒都晶莹夺目,有如星辰。

这些是烛龙与玄寒水相撞相冲后残留下来的晶砂,他们虽然不认识,却也看得出来历不凡,自然一片欢喜。蓝菊花把晶砂放进去,又取出了一块刻着有翼飞龙的翠玉,这翠玉看上去倒也普通,没有什么光泽,他们看不出名堂来,也就随手扔进去。

再次取出的,却是一个竹简,这竹简和人间普通的书简也没什么区别,而且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那三人一脸失望,其中一人更是抱怨:“看来也就只有这个宝袋和那些沙子值钱,其他都是些破烂。”

蓝菊花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三个真是傻不隆咚的,那块玉我看不出名堂,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跟这竹简比起来,百宝囊和那些晶砂才是真正的破烂。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再往百宝囊中查看,里面还有许多丹药,一件洁白如雪的鲛绡,以及一些零碎的东西。蓝菊花心中喜欢,将百宝囊挂在自己腰上,说道:“我们赶紧离开吧。”

那拉网的人问:“不继续捞了?”

“天快亮了,你们不怕被那小尼姑发现,那就继续捞吧,我可是要走了。”蓝菊花站起,见那三人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又道,“这男人也给我带上。”

其中一人问:“带他干么?一个臭男人罢了。”

“你以为你就是香男人?”蓝菊花瞪了他一眼,“这人至少比你英俊多了。赶紧把他背上,要不我就把你们跟他一起留在这里。”

那三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人赶紧把这昏睡的青年背在背上。

蓝菊花这才从袖出取出一个法宝,法宝幻大,变成一个飞梭。这飞梭又名钻地梭,她便是靠着这法宝才能在苍梧山里来去自如。

钻地梭载着他们行了一段,然后钻入地底,消失无踪。

直到他们再次离开地面时,早已悄悄越过方山,来到一片荒山野岭之间。

蓝菊花收起飞梭,从袖中取出一条绳子,道:“我先用捆仙绳将这人绑上再说,万一他醒过来发现我们拿他东西,那可就不好了。”

那三人嘀咕:“你既然怕他发火,为什么又要把他带来?”

天色已经发亮,蓝菊花一边捆那男子,一边看他脸庞,只觉他眉间藏着忧伤,却又自有一股英气,不觉越看越痴,捆的时候,又在他身上偷摸了几下。

那三人早就知道蓝菊花一向花痴,也就只好在旁边偷笑。

将那青年捆好之后,蓝菊花让人将他背上,几人正要赶路。就在这时,从他们后方却飞来一道红光,红光落下,一个身穿红衣的持剑少女瞪着他们。

这少女不但衣裳是红的,连手中的剑也是红的。

红衣少女看着他们,咬牙颤声道:“把、把我师父放了。”

蓝菊花暗暗心惊,又见这清丽的少女发丝湿透,红衣被清晨的阳光一照,散出寒气,猜她多半也是从那冰湖里飞出来的。蓝菊花仔细观察,见这红衣少女身子微微颤抖,简直连站都难以站住,却还倔强地拿剑挡在他们面前,于是也冷冷一笑,心想:“听说那冰湖三百多年前便已存在,这丫头既然被涯垠之气冻了三百多年,刚刚才脱困而出,哪还有力气与人动手?她不过是凭着一股怒气飞过来的,就算我不与她动手,她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少女自然便是薛红线,她见眼前这抓了师父的女人看着自己只是冷笑,更是心头大怒,想要冲上前去,然而她的身体还没有从冰冻中恢复,刚才又强行用金光纵御剑追来,早已真力不支,胸口一痛,立时昏了过去,倒在地上。

蓝菊花哼了一声,又见红线手中的剑光采迫人,分明也是仙家名剑,而她身上的红衣被冰水浸了三百多年也不见破损,又沾水而不湿,竟与百宝囊里的那件白衣一样是鲛人一族织出的鲛绡,比天上女仙通常穿的云光绣衣还要高上一等。

蓝菊花心喜,向旁边三人说道:“你们快去把她手上的那把剑拿来,再把她的衣服也脱了。”

那三个男子吓了一跳,赶紧道:“大姐,这不好吧?我们好歹也盗亦有道,怎可以去糟蹋一个女孩子?”

蓝菊花瞪他们一眼:“我是让你们把她身上的那件鲛绡脱给我,谁让你们去糟蹋她了?”

三人这才知道是自己想歪了,蓝菊花只是贪图那少女身上的衣服,倒不是要让他们去非礼她。只是把一个昏迷的女孩儿在荒郊野岭脱下衣裳,那不非礼也非礼了,他三人虽然跟着蓝菊花偷了不少东西,这种无羞耻的事却还做不出来,一时间面面相觑,谁也不好意思上前。

蓝菊花无奈之下,只好自己走上前去。

谁知她还没有接近红线,红线的紫绡剑便已飞了起来,幻出无数剑光覆在红线身上,剑气森冷逼人,差点将蓝菊花伤在剑下。

蓝菊花慌忙后退,心知这是仙剑护主,虽然气得跺脚,却没有本事破去剑圈。

就这样拖了一阵,她实在无计可施,只好忍住对仙剑和鲛绡的贪图之念,带着那三人和仍在昏睡的赤裸青年离去。

而紫绡剑依旧幻着剑光,闪耀不停……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一章 三百年后 下一章:第三章 多情自古空余恨
热门: 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武神空间 天刑纪 永续之镜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1·祝融神杯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飞狐外传 豪气歇 阴师人生 从华夏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