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摩利支天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杀劫临身 下一章:第九十一章 最大危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连接妖灵界与森罗万象境的,乃是一座青铜大门。

此门建于仙妖大战之后,争神之战以前,瑞霭纷纭,古朴庄严,四周雾气缭绕,又有八百座喷金炉布在周围。

此刻,这青铜大门轰然一声,已被人打开,三道人影飞出,刹那间又消失无踪。

其中一个身影,赤发跌足,三头六臂,正是北极四圣之首,北府驱邪天篷元帅。他奉紫光夫人紫微纪纲符之命进入妖灵界,准备擒拿真武元帅和王妙想等人,保护紫光夫人的第九子耀赫威。

天篷元帅和天猷、真武等人不同,他原本是西天护法,却为了一段情缘与西天诸佛闹翻,弃佛入道,成为紫微大帝座前四圣之一。而正由于出身不同,他在天界中没有任何交情深厚的朋友,与真武亦不过是泛泛之交,自然不会去管目前的事态如何演变,又是谁对谁错。

他本是与天猷和黑杀一同踏进妖灵界,却驾着北方承阳煞气,在短短的时间里便将他二人抛下。

北极四圣之间还从未有人彼此交过手,紫光夫人虽然让他与另外二圣一同去擒拿真武元帅,但天篷元帅却绝不屑与他人联手。

而且他也很想知道,自己与真武,到底谁的本事更厉害一些。

正是这种争强好胜的煞气,才使得他与西方那些力求除尽一切念的菩萨们难以相处。

血气在他的体内翻涌,他正要加快速度往前飞掠,就在这时,轻柔的梵语不知从何处传来,妙不可言,令他停下脚步,怔在那里。

天空中异香飘下,一个手持莲花的天女落了下来,她骑的是一头金色的大猪,头上现出宝塔佛光。

天篷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天女,仿若有冷水浇身,刚才还充满在胸腔的斗志已经消失,整个人都呆在那里。那手持莲花的天女看着天篷元帅,微微一笑:“阳焰,一千多年不曾相见,你可是已把我忘了?”

天篷脸上闪过痛苦,他缓缓地拜倒在地:“摩利支菩萨……”

外现天女相,本是大菩萨。

这女子竟是西方极乐世界具光佛母摩利支天!

天女将云袖一拂,一道佛光托起了天篷元帅。她柔声说道:“阳焰,你已脱离佛门,不再是我的御车使者,又何必再唤我的梵名?”

天篷元帅站起身来,默然许久,才沉重地叹了一声:“华鬘小姐……”

摩利支天看着他,檀唇轻启,再次念起美妙的梵音:“常行日前,日不见彼,彼能见日,无人能见,无人能知……”

天篷心中一痛,也跟着低声念道:“无人能害,无人欺逛,能令有情在道路中隐身,非在道路中隐身,众身中隐身,王难中隐身,故不可见、不可取……”

摩利支天轻叹一声,问:“阳焰,你虽见不着我,我却一直都能见着你。可是你却离开了,让我再也见不着你,你为何要离开?现在我来见你了……你却又是否高兴?”

天篷沉默。

同一时间,天篷身后的数十里处,天猷元帅也停了下来。

天猷元帅回头看去,见紫微大帝的女儿清莲公主乘着彩云追来,不禁笑道:“公主,你偷偷跟在我们后边溜出来,可是也觉得那真武大过可恶,要和我们一起去擒他?”

清莲公主道:“天猷叔叔,你就会捉弄人。清莲此来,只是希望天猷叔叔这一路不用赶得太急,多多休息。”

天猷元帅故作不解,道:“你是怕我老得走不动了,还是怕我不是真武的敌手,替我着想,怕我伤了筋骨?”

清莲公主道:“天猷叔叔说笑了,以您的本事,清莲哪用替您担心。但真武只有一人,你们却三个人去擒他,以您的身份,这岂不是不太合适?”

天猷元帅失笑一声,道:“原来你是为了真武才将我拦住。我早就看出你对那家伙有意思,只可惜他有妻有女,你以公主的身份,总不能去做他的藤妾?现在好了,他的老婆已经死了,你只要帮他救回他的宝贝女儿,他必心中感激,你多年的心事很可能就能如愿。”

清莲公主俏脸羞红:“谁、谁会喜欢那个木头人?”

天猷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前方上空的一团宝气,赞道:“谁说他是木头人了?虽然我早就猜到那家伙必在暗中有所准备,但还是没想到他竟连西方极乐世界那位能隐一切身的女菩萨都请得出来,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清莲公主掩嘴笑道:“她若是自己不愿来,又有谁找得到她?可知她本就是为了见一见天篷才来到这里,被真武邀请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天猷元帅回头看她:“那你呢?”

清莲公主脸色一黯,道:“我、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呢。”

“看来你这丫头心事倒不少。”天猷元帅道,“也罢,我就在这听听你的心事,看看是否能够帮得上你。”

清莲公主眼睛一亮:“莫非天猷叔叔本就不打算去找真武?”

“我在你父亲身边的时日比其他三人长得多,你的心思和紫微陛下的难处,别人看不到,我又怎会看不到?”天猷元帅笑道,“就算你不来,我也只打算在这妖灵界中随便逛逛。再说了,排资论辈,我好歹也比真武那家伙长了一辈,与别人联手对付他,这种事我还不好意思去做。而跟他单打独斗,那我万一输了岂不是更没面子?还不如在这里游玩一番。这妖灵界现在虽然没什么好看风景,倒也清静自在得很。”

清莲公主微笑地走过来:“那就让侄女陪您在这一同闲逛,可好?”

真武元帅踏着虚空,往姑篷山奔去。

他虽然做了不少安排,却终究还是无法放心,亦不知太玄仙子是否真的能安全地把灵凝救出来。

他将灵凝带回家后,本也担心她会偷偷溜出来,于是找了人将她看住。谁知灵凝自从被风魂带到妖灵界后,不只是烛龙火毒已经解开,体内五行之气在烛龙火毒和太阴玄寒玉的帮助下更是增强到极点,同时还从太乙天书里学了不少五行遁术。

真武元帅只是离开了短短半天,灵凝便已趁机跑了出去想要找她师父,那些看管她的人竟连她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如果她真的找到她的师父也还好些,偏偏她一进妖灵界便落在了耀魄天尊手中,让真武元帅担心不已。只是此事牵涉太广,他若只身闯进妖灵界去救灵凝,可能不但难以救出灵凝,还将惹出天界的战火。

无奈之下,他只好与玉皇和紫微大帝暗中筹划,又请了太玄仙子、摩利支天、清莲公主等人相助,只希望不但能消解掉这场很可能导致三界大乱的浩劫,也保得灵凝平安无事。

然而计划总归是计划,谁又能保证不会出错?

他等了许久,一直没有等到太玄仙子将灵凝带来,于是担心情况有变,心急之下终于顾不得太多,就这样向姑篷山飞去。

一道咒符飞起,化作黑色漩涡拦在他的面前。

走符摄录,绝断鬼门!

真武元帅停住身形,沉吟半晌,终于还是往山头落去。

身穿黑甲,脚踏五瘟月华的翊圣元帅黑杀已经等在那里。

真武元帅看着黑杀真君,长叹一声:“天篷和天猷也就算了,我本以为,你是绝不会出来拦我的。”

黑杀真君冷笑道:“难怪他二人与我一同进入妖灵界,却到现在还没有赶来,原来你早有准备。但你觉得我不会前来与你为敌,是否太过自大了些?”

真武元帅道:“我若再不赶去姑篷山,只怕灵凝……”

“不要再跟我提她。”黑杀真君面现怒容,“我本以为你会好好地照顾她,让她平安长大,结果她却落得个从小残疾。你明知道绝不可让她进入妖灵界,现在她不但进了妖灵界,更是落在我九叔手中。若是早知如此,我当初又何必将她托付给你?她若是真的出了事,你又如何对得起我姑姑?”

真武元帅沉默不语。

有些事确实是有苦难言。灵凝身世凄苦,他难免多关心一些,结果却让他的妻子因妒成恨,引来烛龙谋害灵凝,使得灵凝自幼失去双腿。

他因为灵凝被烛龙所伤,有心剪除烛龙,却在无意间发现烈龙窟中另有玄机,竟有一道镜门与妖灵界相连。

他有心在暗中帮助受欺压的妖族逃出妖灵界,于是将玄天境与妖灵界相通的地图交付许逊。谁知事情如此凑巧,风魂和红线进入玄天境时,他却受魏夫人和许逊暗中托付前去南海保护孙灵秀。他当时以为那张地图已经到了孙灵秀手中,不曾想救出孙灵秀后,才知已有人带着地图进入玄天境中,等他急急赶回家,不但玄天境与妖灵界之间的通道被人打开,连灵凝也不见了。

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只是恰巧,但他却觉得,这更像是冥冥中无法抗拒的天意。

他长叹一声,看向黑杀真君:“你将我拦住,难道就能保证灵凝的安全?”

黑杀真君淡淡道:“玉皇和王母已经退兵,只等一切安定下来,我自会请我祖母出面保证灵凝平安无事。可我若是任由你去找我九叔麻烦,那只怕到时谁也不知事态将变得如何。我既不能任由你杀死我九叔,亦担心灵凝会受你连累,倒不如现在就先将你拦下。只要你杀了我,那你想做什么我也拦不了你。”

真武元帅道:“我不会与你动手。”

黑杀真君冷笑道:“那就回你的玄天境去!”

一阵寒风吹过,在两人之间卷起萧瑟的气流,森森冷冷。

真武元帅安静许久,突然说道:“你可知道我是在何时知道你九叔已逃出九幽,进入妖灵界内?”

黑杀真君问:“何时?”

真武元帅道:“五百年前!”

黑杀真君一怔:“五百年前?”

“那时你九叔虽然潜藏在妖灵界,却还没有生出事端。”真武元帅淡然道,“但我那时便已知道此事,其实不止是我,连太乙东皇陛下也早已知晓。”

黑杀真君目光一闪,道:“莫非是我二叔说了出来?”

真武元帅道:“我还记得那一日,紫微陛下带着我前往大荒境,突然向当时还身为天帝的东皇陛下提出退隐之意,并意欲由我来继承他的北皇之位。我大惊之下,自是慌忙拜倒,然而太乙天尊却像是早有所料,只是向紫微陛下问了一句……他问紫微陛下之所以心灰意冷,可是与他的九弟有关?”

黑杀真君皱眉听着。

真武元帅继续说道:“紫微陛下没有想到太乙天尊竟会猜到他的心事,一时也怔在那里。太乙天尊这才告诉紫微陛下,说他其实早已知道你九叔被紫微陛下奉母命悄悄放出,只是一直装作不知。而紫微陛下知道你九叔耀赫威不但过往恶迹斑斑,罪在不赦,而且绝不会甘心就那样一直躲下去,早晚会继续作恶。他自忖到了那时,难免夹在孝道和公道之间难以自处,于是心灰意冷之下,想要退位归隐。”

黑杀真君沉默半晌,才道:“二叔原本嫉恶如仇,却迫于亲情而不得不去掩盖我九叔的罪行,以他的为人,自是免不了心中愧疚。那太乙天尊又如何处理此事?”

真武元帅道:“太乙天尊劝紫微陛下以大局为重,皆因太乙天尊马上便要将天帝之位传给玉皇,若是紫微陛下也突然退隐,容易引人误解。太乙天尊还告诉紫微陛下,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若是你九叔愿意改过向善,那自然无人会再去追究他以往的罪行,但他若是继续作恶,那终不免恶贯满盈,死在他的至亲之人手中。”

黑杀真君目光一寒:“我九叔的至亲之人?”

“紫微陛下以为太乙天尊的意思是,他终有一天会被迫将自己的同胞弟弟亲手诛杀,因此心中难过。”真武元帅苦笑道,“就算是我,一直以来也以为东皇陛下所暗示的,必是紫微陛下和太极天皇二者之一。皆因在仙妖大战末期,若不是你九叔暗中勾结妖王共工的部属,同御天帝也就不会受群妖围攻,最终应劫而死。太极天皇恨你九叔入骨,而紫微陛下虽然将你九叔放了出来,其实心中也从来不曾原谅过他。只是我现在突然想到,太乙天尊所暗示的只怕并非是太极天皇和紫微陛下……而是另有他人。”

黑杀真君脸色微变,惊疑不定。

又是一阵寒风吹来,带着异样的冷……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杀劫临身 下一章:第九十一章 最大危机
热门: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天涯双探:青衣奇盗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赤城 我能回档不死 刀影瑶姬 传奇族长 酒神(阴阳冕) 江湖三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