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紫光夫人

上一章:第八十六章 以情破幻 下一章:第八十八章 机关算尽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天吴飞到阵前,冷然喝道:“王妙想、许飞琼,你等已无处可逃,若是现在束手就擒,还可暂时饶你们不死。”

王妙想向前走去。

风魂心急之下将她拉住:“姐姐……”

王妙想回过身来,幽如兰花,看着他道:“你刚才不是还说相信我么?那就按我说的去做吧。你们先闯进去寻找别的出口,过一会我自会去找你们。”

风魂想要摇头。就算再怎么有信心,他也无法坐视王妙想一个人去抵挡这么多敌人,自己却不顾而去。

王妙想却用手摸着他的脸,轻轻地道:“相信我,我又岂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风魂见她说得虽然轻松,却有一种不容人忽视的决心,他注视着王妙想的眼睛,沉默一下,见已无法再拖下去,只好说了一声小心,带着红线和灵凝往宫殿内部飞去。

许飞琼却仍然停在那里,看着王妙想,犹豫难决。王妙想叹息一声,道:“飞琼,你也去吧。”

许飞琼咬了咬牙,道:“不,我留下来帮你。”

王妙想轻叹一声,道:“你留下来,我反而容易分心……”

许飞琼跺了跺脚,道:“姊姊,我认识你也有许久了,有时明明还有更好的办法,你却宁可伤害自己来保护别人。你这样的性子,又如何能够让我放下心来?”

王妙想回头看去,见天吴已带着一众敌人逼近,随时便会冲过来。她又看向许飞琼,道:“有些东西我可以牺牲,但还有一些东西,我却是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放手的。所以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因此绝不会让自己死在这里。”

她这话中留有余韵,仿佛是在暗示些什么。许飞琼呆了一呆,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就由你。”

说完,她身随剑走,紧追风魂三人而去。

王妙想微微一笑,紧接着神情却又变得寂寥无比。她持着飞雪剑慢慢地往前行去,那些妖的尸体仍然留在地上,又被覆上了从婴勺夫人身上拔落的无数羽毛,看上去凄凄凉凉。

她轻叹一声,心中隐隐作痛,想道:若我早做出决定,这些无辜者的生命也就不至于殒落。

敌人一重重地将她包围,她却只是抬头看天,那清澈的目光仿佛能看破虚空一般,透出无尽的清冷。

天吴等人不知怎的竟是心生寒意。尤其是天吴,他双目虽盲,心中明亮,早算到风魂等人眼见没机会杀出姑篷山,多半会避实就虚,反往宫殿内部闯去,意图寻找地底水脉或是暗道逃走。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是他却不明白王妙想为什么会一个人留在这里。

肃杀之气弥漫,萧萧寒风森冷。

天吴和女戚、巫即等人不由得对望一眼。

这股透彻天地的杀意并非来自他们这些手中不知沾染了多少妖族鲜血的恶神。

它竟是从王妙想身上发出来的。

那美丽而性情温和的王妙想。

那从不动怒的王妙想。

森罗万象境,摄瘟布虚府。

紫光夫人站在大殿之上,将目光淡淡地扫过座前的天篷元帅、天猷元帅,以及他们手下的一众战将。

紫光夫人虽然是修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女仙,看上去却一点也不显苍老,身穿长裙,裙上绣着菊与梅两种花色。她的整个人也有如皓月一般,虽是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却让身边的一切都变得跟星辰一般黯淡无光。

她看着四圣中的天篷、天猷,冷冷地道:“紫微纪纲元化符早已传下,为何那真武却始终未来?”

天篷元帅绯衣赤发,三头六臂;天猷元帅则要苍老许多,身披金甲,手执长矛。两人对望一声,一同向紫光夫人禀道:“末将不知。”

天篷元帅声音哄亮,震得大殿摇晃;天猷元帅语气平和有力,予人更多好感。

旁边有一秀气清婉的女子踏上阶来,低声道:“祖奶奶,也许真武元帅另有什么要事……”

紫光夫人看了这女子一眼:“你爹爹就是御下不严,对外人又太过懦弱,现在才会被人欺负到门口。这北极天本是我两万年前辛辛苦苦创下来的基业,他却只是被人说了几句好话便要分出一半给别人,如此败家,真是一无用处。他就不能向你伯父学学?”

这女子乃是紫微大帝的女儿清莲公主,她听到自己的祖母骂父亲无用,虽然不敢吭声,却也不禁忖道:“祖奶奶每次批评起父亲来便说他对人太过和善,容易被人欺凌,但这三界之中,除了你老人家,又有谁真敢欺负父亲?再说了,你让父亲去学天皇伯父,可你以前批评起伯父来,怎又尽说他刚愎自用,要他来学我父亲?”

清莲公主虽然心中不服,但母亲教训儿子,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其实天地间的事都是如此,对于一位母亲来说,不管她的孩子有多大,在自己心中总是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处处让人担心。

清莲公主不敢说话,天篷和天猷身为紫微大帝的下属,自然更不敢对紫微大帝的母亲不敬。

于是,整个大殿也就冷了下来。

紫光夫人哼了一声,心里也知道自己不该当着天篷等人的面去批评自己的二儿子,只好将对紫微大帝的不满放到一边。

这时,翊圣元帅黑杀踏着大步进入殿中,向紫光夫人禀道:“祖母,天庭的兵马已经退去。”

紫光夫人愕了一愕,天篷元帅和天猷元帅也不由得对望一眼。玉皇和王母让降魔元帅带着二十八宿和十万天兵逼近北极天,现在却说退便退?

紫光夫人冷然道:“候瑶琼在弄什么鬼?”

她口中的候瑶琼便是王母娘娘。王母娘娘姓候,本名瑶琼,在证得金仙之前原是昊天界光俨妙乐国的王妃,由于几万年来人人皆称她为金母又或是王母,以致她的本名已没有多少人还再记得。

就算记得的,亦不敢直呼其名。

然而紫光夫人却是例外,她本是第一任天帝的正妃,所生九子中,大儿子和二儿子不但已证金仙,更是分别位列四御之一,又如何会将王母娘娘看在眼中?

清莲公主暗中松了一口气,向紫光夫人说道:“奶奶,既然玉皇天帝和王母娘娘已让天庭的兵将退走,那想必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打算放过九叔,事情如果能够这样解决,那倒是彼此都好。”

紫光夫人在勾陈宫中静养了上万年,此次出来本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最小的那个儿子。那耀魄天尊原名耀赫威,原是她所生九子中最疼爱的一个,偏偏却因为犯下无可宽恕的大错而被打入九幽,受尽无数折磨。爱子心切本是人之常情,她虽然知道自己的小儿子罪有应得,却终是不免时刻挂念,每每暗中落泪。

直到帝俊时期,她心想虽然那孩子犯了大错,但那九幽境至寒至暗,什么人被关在里面也无法忍受,他被关了这么多年,怎么也可以赎去他的罪孽了,于是偷偷地叫紫微大帝将耀赫威救了出来。

紫光夫人心知自己小儿子所犯的错实难原谅,于是便一直将他藏在勾陈宫中,连她的大儿子西方太极天皇也一直瞒着。谁知耀赫威在勾陈宫呆得久了,便一直想要外出,缠得她毫无办法。

她知道虽然过了两万年,而天界上的绝大多数仙人都生于仙妖大战之后,但像太乙天尊、昊天金母、玉皇、上元夫人、南极仙翁、玄都大法师等一众金仙却是肯定忘不了当年之事,便是连她的大儿子太极天皇也早已和耀赫威恩断情绝,只恨不得自己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弟弟。无奈之下,她只好让紫微大帝将耀赫威放在妖灵界中,妖灵界毕竟不在天命覆盖之下,天庭难以注意,而且一旦出了什么事,她的二儿子紫微大帝也可以最先知道。

尽管如何,她还是再三嘱咐耀赫威小心谨慎,不可闹事。

谁知耀赫威忍了许久,终究还是死性不改,竟想独占整个妖灵界。

最先觉察到妖灵界出现问题的乃是翊圣元帅黑杀,黑杀真君其实是紫光夫人第三子所遗留下的遗腹子,自幼在她身边长大,一发现他的九叔侵害妖族便马上告诉了紫光夫人。而紫光夫人考虑许久,却终究是存了护子之心,心想自己的这个小儿子既然守不住寂寞,那不如便干脆助他占了妖灵界去,再将妖灵界完全封死,这样木公、金母等人就算最终发现了,也拿他没有办法。

于是,她便和黑杀真君一同瞒着紫微大帝,暗中帮助耀赫威。等紫微大帝发现他们的所作所为时已是无可奈何,他虽然也和自己的大哥太极天皇一样,对这个弟弟实难宽恕,但毕竟不愿让母亲伤心,只好放手不管。

只是耀赫威虽然霸占了妖灵界,却被孙灵秀带着一些妖族逃了出去。孙灵秀闯出妖灵界后既不相信紫微大帝和北极四圣,亦不相信天庭,于是便冒险与西方太极天皇做起了交易。

西皇在知道妖灵界有问题后,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会牵连其中,只是在暗中进行谋划。其实不止只他,便是王母娘娘在一开始,也不曾想到那霸占妖灵界的逆贼竟会是早被打入九幽境的耀赫威。及至两人慢慢地醒悟过来,事态已无法挽回,孙灵秀在南天门击鼓鸣冤,而许逊更是公然在灵霄宝殿之上弹劾紫微大帝纵容属下,包庇恶党。

玉皇天帝和王母娘娘不得不派出天兵,欲进入妖灵界擒拿“耀魄天尊”,而西皇也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赶紧上勾引宫对自己的母亲唆使挑拨,直言玉皇和王母不但用奸计骗得紫微大帝自愿分出一半北极天给真武,现在更是假道伐虢,想要以保护妖灵界的名义吞并整个北极天。

紫光夫人大怒之下,竟逼迫紫微大帝交出紫微纪纲符,亲自带着天篷天猷二圣和她的孙儿黑杀真君坐镇森罗万象境,而西皇更是领着座下五极战神、八大元帅在北极天外随时准备“支援”。

这很有可能席卷整个仙界的大战,已是一触即发。

幸好这个时候,天庭的兵马主动退了出去。

紫光夫人虽然护子心切,却又何尝不知道这一战若是真的打起来,只怕是玉石俱焚,没有任何人可以得到好处。现在见玉皇和王母退了一步,心里其实也是松一口气。

她心中想道:“这必是那个人的主意,那个人毕竟曾经做过我的丈夫,绝不会如此的无情无义。只是……只是他也未必还记得他的前世,否则,他又怎会一直不来找我?”

紫光夫人看向黑杀,道:“既然候瑶琼已经退让,也就没有什么好再担心的了……孩子,你在想什么?”

她见自己的这个孙儿面色凝重,显然是在担心着什么。

黑杀真君沉默了一下,才道:“天庭的兵马虽然退去,但在妖灵界中,却还发生了些事情。真武的女儿寒波仙子不知怎的竟落在九叔手中,王母娘娘座下的瑶池女仙王妙想、许飞琼,还有东皇陛下的传人风魂为了救回寒波仙子,不但没有奉王母之命离开妖灵界,反而与妖族的残党联手攻打姑篷山,也不知现在事态如何?”

“九叔抓了灵凝?”清莲公主掩着口,“他、他怎可能这么做?难怪真武一直没有出现……”

紫光夫人对真武元帅早已不满,她冷笑一声,道:“真武从一开始便向所有人都隐瞒了妖灵界另有入口的事,现在又敢公然抗拒紫微纪纲符,出了什么事,那也是他自找的。”

黑杀真君皱眉道:“但那个女孩子却是无辜……”

他还没说完,天篷元帅和天猷元帅都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们与真武同为北极四圣,自然也不希望真武的女儿出现什么意外,但黑杀真君对灵凝的关心还是让他们有些惊讶,这不但是因为真武和黑杀二人虽是同僚,却几乎从来没有互相交谈过,更在于他们深知黑杀性格中残忍的一面,他既然可以帮助他的九叔残酷地镇压那些试图反抗的妖族,又怎会去在乎一个小丫头的生死?

紫光夫人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孙儿,不禁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既然担心那小丫头,那我到时去找你九叔让他放人好了。至于那什么王妙想许飞琼……哼,她们自己找死,那也就由她们去。”

她是混元得道的金仙,自然不会将这些只修了短短几百年的所谓瑶池仙子看在眼中。

黑杀真君看了紫光夫人一眼,慢慢地道:“其实我担心的并不是那个小丫头,而是九叔。他实在不应该去惹那个王妙想的。”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八十六章 以情破幻 下一章:第八十八章 机关算尽
热门: 天路杀神 申公豹传承 昆仑传说·月之暗面 历史的温度2:细节里的故事、彷徨和信念 清朝的皇帝 杀人奇面馆 悠悠南北朝:宋齐北魏纷争史 捉鬼实习生5:山夜 万古至尊 乡村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