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事态变化

上一章:第八十二章 血洗妖族 下一章:第八十四章 闯入险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四人离开龙绡宫,往姑篷山飞去。

一路上,到处都是被屠杀的妖族尸体,而幸运地残活下来的妖,也是惶惶不安,不知自己明日是生是死。

他们心中难过,暂时却也无法帮上太多的忙。

又飞了一阵后,王妙想和风魂突然一同停了下来。

许飞琼和红线不知发生什么事,也跟着停在空中。许飞琼问:“姊姊,怎么了?”

还没等王妙想回答,风魂却已先说道:“有人在追我们。”

王妙想道:“来了。”

许飞琼和红线转身看去,没过多久,果然看到一个身影从远处追来。

红线还没什么,许飞琼却忍不住看了风魂一眼,暗暗想道:“奇怪,姊姊也就算了,为何连这个家伙也比我发现得更早?”

那飞来之人从外表上看年近三十,看上去眉清目秀,温文尔雅。

王妙想和许飞琼已认出此人,一同诧异地道:“怎么是你?”

风魂见这两位仙子都认识这人,猜他必然也是天上仙人,不禁问道:“他是谁?”

王妙想向风魂说道:“这位乃是姬乔姬公子,得道之前,原本是周灵王的太子。”

说完,她又向姬乔介绍了一下风魂和红线。

姬乔与风魂师徒见了见礼,举止间自有一种贵气。然后便看向王妙想和许飞琼,道:“王母娘娘让我来寻找两位仙子,让你们速速从玄天境与妖灵界之间的通道离开,不可耽搁。”

王妙想与许飞琼对望一眼,她们都是昊天金母座下的女仙,既是娘娘有命,自然不能不遵守,然而她们又怎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风魂知道天上戒律繁多,她们若是不遵王母娘娘诰命,那便是触犯天条,于是说道:“姐姐,你们便先离开吧,我和红线去救灵凝,只要小心一些,不会有事的。”

姬乔见风魂与王妙想靠得极近,说话时甚至近乎习惯地牵起王妙想的手来,而王妙想亦不避讳。他目光闪过一丝妒恨,却又将其隐藏起来。

王妙想如何放心让风魂师徒二人前往那凶险之处?她看着姬乔,淡淡道:“公子是从何处进来?又可曾在妖灵界中见到黄灵微?”

姬乔道:“我是受王母娘娘嘱咐,又得真武元帅派人引路,才沿着烈龙窟进入此间,却不曾见到灵微小姑娘。两位仙子,此处不可久留,请速速与我离开。”

王妙想叹道:“请代我向娘娘禀报,就说妙想还有一件要事要做,事好之后,便马上回去。”

许飞琼也点了点头。

姬乔却急道:“两位仙子在这妖灵界中已留得太久,可知外头形势已变?降魔元帅已带着雷、斗二部和十万天兵逼近北极天,命北极四圣中的翊圣元帅立时开放森罗万象境,允许天界神将进入妖灵界讨伐那自封天尊的耀魄逆贼。而四圣中的天篷、天猷却与翊圣元帅联手,率着各自的部从阻住李元帅,公然抗拒天兵,而紫微大帝陛下却一直态度不明。大战一触即发,万分危急,两位仙子若继续留在这里,未免太过凶险。”

王妙想和风魂不禁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天庭绝不会冒着整个天界四分五裂的风险去替妖族出头,却没有想到玉皇和王母竟会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王妙想怔道:“我和飞琼离开天界的这段日子,天庭到底出了什么事?”

姬乔凝重地道:“其实妖灵界内的事,天庭上的众位仙官本就多少有些耳闻,只是到底这里面有多糟糕,大家一直都还不知道,也不太关心罢了。然而就在半个月前,由天庭派驻在妖灵界的令史孙公符的女儿孙灵秀手持状纸闯上南天门击鼓鸣冤,新上任的殿中侍御史许逊为灵秀小姐作主,弹劾北极四圣中的翊圣元帅勾结逆贼祸害妖灵界,弹劾真武元帅知情不报,弹劾紫微大帝陛下纵容下属为恶,包庇耀魄逆贼……”

许飞琼失声道:“他好大的胆子,竟连紫微陛下也一同弹劾?”

姬乔叹道:“如此大事,如何不引得天庭议论纷纷?虽然有人试图将此事压下,以免让本就不稳的天界生出大乱,然而那妙济真君许逊却真是不知好歹,不但在灵霄宝殿上多次讨论此事,更是列出了一条条让人无法反驳的证据。而天庭中竟也有不少人开始欣佩他的胆大妄为,与他同一战线,连王母娘娘也无法将此事压下。”

风魂道:“听阁下的语气,似乎是觉得许先生的做法很不明智?”

姬乔不屑地道:“那许逊原本只是一个人间地仙,现在一上天庭便担任要职,想必是兴奋过头,昏了头脑。且不说紫微大帝何等尊贵,岂是他一个小小仙人可以加以指责的,便是那耀魄逆贼为害妖灵界之事,就算有孙灵秀孙姑娘做为苦主,但既然牵涉到紫微大帝和北极四圣,便应当小心谨慎,慢慢应对,怎可如此冒失地在灵霄宝殿上公开辩驳,惹起轩然大波?我看那许逊根本不懂为官之道,只怕他那御史之职,也当不了多久。”

风魂和许飞琼却一同哼了一声。

风魂道:“若是天庭上的仙官人人都前思后想,瞻前顾后,什么也不敢做,那长久下去,这天庭有和没有,也就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许逊既然是天庭御史,那纠弹百官本就是他的职责,他不过是尽职罢了。”

姬乔冷笑一声,道:“依风兄看来,非要惹出像争神之战那样的一场大乱,天界仙神死伤无数,人间百姓苦不堪言,这样才算是各尽其职不成?”

风魂语塞。

亚马逊热带地区的蝴蝶扇动几下翅膀,就有可能引发美国的一场龙卷风。许逊虽然只是尽他的职责,却迫使天庭不得不面临两难的处境,事态既已扩大,若是天庭不对耀魄天尊进行讨伐,那玉皇和王母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都能霸占妖灵界,自封天尊,那以后有人称起天帝来,玉皇和王母又当如何?

但要是对耀魄天尊进行讨伐,却又很可能惹出天界的大战,万一把紫微大帝逼反,那更是得不偿失。

风魂心中暗叹,觉得若自己是玉皇大帝,面对这样的处境只怕也不知如何是好。

王妙想却面无表情,只是看向许飞琼,道:“飞琼,你与姬公子先回去……”

许飞琼抿了抿嘴,不满地道:“你自己要留下来,却又把我赶走,我才不会就这样离开。”

王妙想摇头一笑,向姬乔说道:“那就还请公子先行回去,我们办完事好,便会尽快离开。”

姬乔没有想到王妙想和许飞琼竟然会违背王母娘娘的诰命,一时间怔在那里。

王妙想也没有多加解释,只是淡然地施了一礼,便与风魂等人一同离去。

姬乔看着王妙想的背影,眼神复杂,紧接着便看向风魂,现出一脸怨毒……

乾元山。

紫微大帝慢慢地走向莲花池。

他虽得道已不知多少年,乃是天界少有的几个金仙之一,但单从形貌来看,他却像是个人间书生,竟无一丝苍老,也没有迫人的威严。

池边坐着一个身穿紫袍,头带玉冠的男子,他手中持着钓竿,目光凝视池面。

紫微大帝朝垂钓的男子拜了一拜:“陛下。”

那男子回过头来看他一眼,道:“道兄,你我相识多年,你又何必对我拘礼。我这一世虽是天帝,但以往转劫之时,多次得到道兄相助,否则也不能经十万大劫后,仍能留在世上。”

紫微大帝道:“陛下本就是混元仙体,却敢于多次毁身重修,救渡世人,历经无数磨难,最终仍证回玉皇。单是这份胆量与气魄,已是让人心折。陛下能证回金仙,皆是靠陛下自己的道行。”

玉皇天帝只是笑了一笑,也没说什么,继续看着池面。

紫微大帝走到玉皇身边,道:“陛下在看什么?”

“只是想看看妙想和那东皇传人现在在做什么。”玉皇将手轻轻一动,池面生出涟漪,现出镜面。

那镜中,风魂和王妙想、许飞琼、红线正并肩飞着。

紫微大帝心知窥天照地的本事虽然不算太难,但妖灵界却是在天地三界之外,便是伏羲卦术也无法占算。玉皇能将天地三界之外发生的事显现在他眼前,这份本事不管是紫微大帝自己,还是王母娘娘都无法做到。

紫微大帝见风魂等人面带坚毅,像是抱着身赴虎穴的决心,不由问道:“他们要做什么?”

玉皇道:“真武的女儿寒波仙子偷偷跑出玄天境,却意外地落在耀魄天尊手中,他们是想去救她。”

紫微大帝沉默不语。

玉皇仍然凝视着池面,口中却淡淡问道:“那耀魄天尊,可就是阿威?”

紫微大帝长叹一声:“原来陛下已经猜到了。”

玉皇道:“令堂本有九个孩子,一个义女。然而仙妖之战时,你的七个弟弟中,其中六位在对抗妖族时与同御天帝一同牺牲,而阿威又因为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被关入九幽之境。而你的义妹禁月仙子……算了,当年之事,不说也罢。五千年前,曾有人闯入九幽放出不少妖魔,惹得帝俊震怒,只是始终没有人查出那人是谁,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紫微大帝苦笑道:“那确实是我所为。阿威本就极得家母的疼爱,他在九幽中受了上万年的苦,家母虽知他是罪有应得,却终是不免牵肠挂肚,又觉得不管他犯了多大的罪,这一万多年的折磨已足以让他悔改,于是便偷偷命我将他救出。阿威在勾陈宫中躲了一千多年,不愿再躲,我又怕他生事,只好让他进入妖灵界中,谁知他却惹出这些事来。”

玉皇手再一动,池面的影像生出变化,现出满地焦土,无数尸体。紫微大帝见到那些惨死的妖族,脸色凄凉。

玉皇道:“阿威当年所做的事,便是千刀万剐亦难恕其罪,但因他是同御天帝之子,六个兄长也都是为了保护仙界而死,这才没有让他形神俱灭,只将他打入九幽。如今他又犯下这样的罪行,实难原谅。”

紫微大帝满眼愧疚,拜道:“此事既是因我暗中徇私而起,自也应由我来解决,我现在就去将阿威擒来,交由天庭处置……”

玉皇却摇头道:“不可。阿威终究是你亲弟弟,兄弟相残,不合情理。且若是让你母亲知道是你害了阿威,她如何肯原谅你?”

紫微大帝苦笑道:“家母已经下了勾陈宫,亲临紫微恒。她不知听何人谗言,死也不信阿威还敢犯下罪行,只认为是天庭想要以阿宝为借口,并吞整个北极天。我向她百般解释,她反觉得我是懦弱。”

玉皇叹道:“向她进谗言的,自然是你大哥耀魄宝。”

西方太极天皇,真名便是耀魄宝。

紫微大帝沉默一阵,道:“大哥以前并非这样的人。”

玉皇道:“你大哥以前何等英雄,他现在变成这样,其实也是三千多年前的那件惨事刺激了他。我只担心他这样下去,终不免像天帝俊一样,历尽五哀,千千万万年的道行毁于一旦。”

紫微大帝看着池面,长叹一声。

玉皇道:“阿宝的事,不止你不能插手,其实便是我与瑶琼也不能插手。我让托塔天王李靖带上天兵天将逼近北极天,其实也只是做做样子。”

紫微大帝愕然。若是他和玉皇、王母娘娘都不能插手,那妖灵界内的事却又如何处理?

玉皇却又问道:“翊圣元帅黑杀,可是你三弟的遗腹子,你的侄儿?”

紫微大帝道:“正是。上一任的翊圣死于东海应龙的东海秀霸剑之下,翊圣元帅之职空缺了许久,直到封神之劫时,我才奏明太乙天尊,让黑杀补上翊圣之位。”

玉皇点了点头。当时的天帝还是太一东皇,而四御大帝本就都有自行任免部下的权利,只要象征性地奏知天帝便罢。

紫微大帝道:“黑杀自幼便由我母亲抚养,对她的话自是无一不从,他的本性其实并不坏。天篷和天猷虽然现在正听从家母之命与黑杀一同对抗天庭,但只要我让他们回到各自的仙境,他们绝不敢不听,只是……”

玉皇道:“只是你这样做,就不免得罪了你的母亲,若她不再相信你,反将你大哥太极天皇找来,你大哥便更有借口对北极天的事务进行干涉。事实上,现在你大哥便已带着他座下的五极战神、八位元帅做好了准备,一旦天庭真的攻打森罗万象境,他便会马上以替你打抱不平的名义出兵。”

紫微大帝心中一团混乱,已不知如何是好。

玉皇又道:“李靖和二十八宿只要不真的进入北极天,你大哥便找不到出兵的借口。而北极四圣之间的事,便由他们自己来处理好了,你也没必要去管他们。至于阿威的事……便交给他们几个吧。”

池面再次一幻,现出风魂和王妙想等人的身影。

紫微大帝怔了一怔,道:“以阿威的本事,这几个孩子只怕对付不了他。更何况他招揽到的那些手下,不但人数众多,其中的女祭和女戚原本就是战神刑天身边的祭祀女巫,那所谓的凶黎三神在陛下眼中虽然算不了什么,却也都各有本事,不是这几个孩子轻易能应付得了的。”

玉皇淡淡一笑,道:“那风魂乃是太乙天尊返虚前选中的传人,他的出现乃是天地六界中的异数,此事另有玄机,日后你便知道。至于妙想,我不但曾以舜帝的身份传她剑术,便连那戮仙剑舞也教给了她……”

“戮仙剑舞?”紫微大帝惊讶地看向玉皇,“这剑舞乃是上古时期妖王共工的女儿圣女涓涯所创,霸道异常,有干天和,陛下教给妙想这孩子,岂非反会害了她?”

玉皇叹道:“其实我也知道这剑舞对妙想的修行有害无益,但这却不是我的主意,而是出于木公的请求,而其中原因,木公也没有多说。”

紫微大帝沉默一阵,道:“只靠真武一人,只怕难以对付得了天篷、天猷、黑杀三人。而妙想虽然学了戮仙剑舞,要抵挡阿威,却仍然有些困难。”

玉皇道:“但这却也是当前唯一可以走的道路。真武另有他人相助,再加上他们四圣间其实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还好办些。至于妖灵界中的事……那也就要看妙想、风魂、飞琼,以及你九弟几人各自的命数了。三清编织天命时,虽然没有将妖灵界也覆在天命之中,但其实这天地六界,又有谁能逃脱自身的命运?”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八十二章 血洗妖族 下一章:第八十四章 闯入险地
热门: 虫图腾3:疑云虫重 百鬼禁忌 间谍课:暗杀名单 剑歌 大秦之苍雪龙城 七宗罪3:肢解狂魔 大唐乘风录 一遍老爷 风语2 史上最牛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