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怒战天愚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 戮仙剑舞 下一章:第七十三章 斩地为渊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敌人出现的时候,幸好灵凝的阴阳镜提前照到他们,及时通知了师道宣,才没有被攻个措手不及。

虽然如此,彼此的实力相差悬殊,师道宣唯一能做的,便是自己带着妖族中的骨干拼命抵抗,其他人分散逃走。

他现出真身,是一只白睛吊尾的巨虎,每一纵跃,都生出黑风。

灵凝原本还与师道宣待在一起,后来冲杀得乱了,不知不觉便分了开来。

她用阴阳镜反复照去,四面八方都是人影,也不知师父去了哪里。她心中害怕,只好跟着一些妖往外逃走。

这次围剿他们的神人并没有在翼望山时那么多,再加上灵凝用阴阳镜照出敌人的缺口,专往人少的地方逃。很快地,她也带着一些妖冲出了敌人的包围。

但是十巫中的巫真却飞了过来,祭出夺魂珠,凡是看到夺魂珠的妖都一个个倒了下去。

灵凝有阴阳镜护身,不为夺魂珠所害。

巫真看到一个断腿女孩儿乘着一朵祥云飘在那里,没有倒下,心中也觉奇怪,便飞了过来。

灵凝这些日子虽然也从太乙天书里学了不少防身法术,但她原本只是一个不出闺阁的小姐,哪里经过什么阵仗?上次闯出冀望山时,师父一直就在身边,还好一些,现在独自一人,心底着慌,吓得掉头便逃。

巫真心想:“你这小丫头还能逃到哪去?”

纵身直追。

偏偏灵凝所乘云朵乃是她以身体的极寒水气,再加上烛龙离火混炼而成,虽然不及红线的太乙金光纵神速,却也逃得飞快,一路沿着山丘乱飞,竟追得巫真头晕眼花。

巫真又好气又好笑,摸清灵凝飞行的路线,自己往左一拐,飞到一处山口守在那里,只过了一会儿,灵凝果然自己贴着山丘边缘飞到了巫真面前。

她逃得太过心慌,连自己也不知自己转到了哪里。

灵凝见前方有人影,赶紧抬头一看,见敌人竟到了自己前面。她也不知是自己迷了方向,只以为这人追她的速度快得惊人,一下就跳到了她的面前,唬得她六神无主,忘了转身再逃。

巫真祭起夺魂珠,一珠砸去。

他这夺魂珠乃是上古神龙的龙睛所炼,不但能夺人魂魄,更是无坚不摧。

灵凝何曾正正规规地与人交过手?一颗心跳得极快,脑中念头纷转:“冷静、冷静。我只要左手用玄寒之气化出水幕,右手烛龙离火化作火箭朝他扔去,一攻一守,便可以伤他。”

又想:“他这一珠好像很厉害,玄寒之气未必挡得住,我不如以五行之气生出风雷,乱他耳目,再乘机逃走?嗯,天书中的乱云诀说不定也可以对付他……”

她天资聪慧,过目不忘,天书中的那些术法一学就会,随便使出哪个其实都能躲过。偏偏她会的东西太多,以前又没有对敌经验,这一思一考,夺魂珠早已砸到面前。

她心慌意乱,只好举起阴阳镜挡去。

轰的一声,阴阳镜精光四射,夺魂珠竟爆裂成碎片。

劲风乱起,灵凝所乘的祥云也消散无踪,她整个人摔在地上,眼冒星光。

巫真没有想到那无坚不摧的夺魂珠反而毁在对方的一面镜子之下,心痛不已,面现怒气,直飞到灵凝头顶,召出无形剑光便向灵凝刺去。

灵凝摔得头晕脑胀,反而没空思索太多,想到什么术法立时便用了出来。

她唤出木气生出花朵,又以玄寒之水催生木气,一朵莲花挡在她的身上,托住了剑光。

不管巫真怎样攻击,这朵莲花挡在那儿,竟都护得灵凝安然无恙。

巫真怒不可遏,心想:“你有这等宝镜护身,又精通如此神妙道法,却还装模作样地逃了一阵,莫非是把我当猴子耍弄不成?”

他唤出雷电,想要以金克木,破去灵凝的护身莲花。

灵凝却也冷静下来,收起莲花,将镜光往巫真一照,同时和入炎阳之气。

巫真只觉金光刺目,全身燥热得让人难受,大吃一惊。他也不敢多想,手中一放,一道雷光破云而下,直往灵凝击去。

灵凝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继续照住巫真,雷电却就在头顶,想要用阴阳镜去挡雷电,却又不敢放开巫真。

就在这时,山顶却纵下一道红光,竟比那雷电还要飞快。

红光落在灵凝身旁,现出一个少女,手中红剑一挡,瞬间便将雷电截了去。

紧接着飞剑一划,隔空破开巫真胸膛。

巫真忍着巨痛,临危不乱,借着自身血光迅速遁走。

那少女自然便是薛红线,她见敌人已负伤逃走,这才还剑入鞘,转身看向灵凝。

灵凝急乱之后,心神终于定了下来,不禁哭道:“师姐、师姐……”

红线见她模样,心中好笑,想道:“师父竟收了个爱哭鬼做我的师妹。”

在炎山上时,红线对灵凝本就怜惜,现在她又成了自己师妹,自然难免更是亲近。她见灵凝受惊之后,满脸泪痕,于是便要将她抱起安慰。

灵凝却突然睁大眼睛,失声叫道:“师姐小心!”

红线也觉察到背后有强烈劲风,猛一回头,却见三目四臂的天神愚已挟着罡风直扑而来。

红线花容失色,紫绡剑自动离鞘,与天神愚击来的手臂相交,发出锵的一声。

天神愚的四臂金刚不坏,红线如何能够抵挡?她一手快速握住剑柄,另一手抓向灵凝,想要将她带出险地。

天神愚手臂一挥,竟将红线连人带剑击得跌飞。

同时身子一伏,其中一只手掐住灵凝的咽喉将她提了起来,又用一手抢过她的阴阳镜。

灵凝俏脸憋得通红,娇躯扭动。

天神愚心想:“天吴说这断腿丫头有些来历,只可生擒,不可杀她,我虽未必要听那瞎子的,却也没必要让这丫头死得太快。”

于是,他用另一只手搂住灵凝的腰,松开她的脖子。

灵凝使劲地咳着。

眼见灵凝落在这恶神手中,红线持剑怒瞪着天神愚:“你好歹也是个大人物,怎可使用偷袭这种卑劣手段?”

天神愚冷笑道:“你这小妞别的本事不行,逃跑的本事却还不错。我只是懒得花时间去追你,你要再逃也可以,我现在就把这小丫头的心挖出来吃了。”

红线想起巫姑被开膛破肚后的尸体,暗自心惊,想道:“师父让我来找灵凝师妹,我若是只顾自己逃走,害得师妹被这恶神剖腹挖心,那我还有何脸面去见师父?”

她持剑立在那里,也不逃走,想拼却性命与这恶神一斗。

灵凝知道这恶神太过厉害,红线肯定不是他的敌手,虚弱地抬起头来:“师姐,你快走……”

天神愚将手一紧,灵凝身上巨痛,无法再说出话来。

红线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

“也罢,我就给你个机会。”天神愚向红线淫笑道,“你自己脱光衣服走过来,只要把我服侍好了,我就放了这个丫头。”

红线性子刚烈,若是平常时候,就算知道自己不是敌人对手,也会先斩过来再说。偏偏灵凝现在落在敌人手中,她投鼠忌器,连攻也不敢攻。

灵凝缓过气来,见红线模样,知她绝不肯扔下自己逃走,心中也是焦急万分,不禁想道:“我既落在这坏人手中,就算活着也难免受辱,不如自己偷偷咬断舌根寻死,也好过被这坏人用来要挟师姐?”

灵凝正要寻死,忽地却又想道:“我如果这样死了,爹爹再也见不到我,必会伤心难过。而师姐的性子似乎与别人不同,我死在她面前,弄不好她不但不逃,反而拼死也要替我报仇,那我岂不是自己白死一场,还害得师姐与我陪葬?我若与师姐一同死在这里,岂非让师父也伤心难过?”

灵凝本是聪慧之人,只是自幼受毒火之苦,不曾经历世事,性子难免有些怯弱,一旦遇到危险便不知如何是好。这些日子有师父在身边,一切事全听师父的,现在师父不在,首先生起的念头自然不是逃跑便是寻死。

现在想到寻死也是无益,心思倒是动了起来,很快地便想到主意。

她暗自凝神,悄悄的用意念呼唤阴阳镜,阴阳镜在天神愚手中猛然闪出光芒。

天神愚诧异地看向阴阳镜,灵凝趁机身子一挣,手心中闪出火焰,拍在天神愚手臂上,天神愚手一痛,登时将她松开。

天神愚定睛一看,那连仙剑都伤不了的手臂竟多出了一道灼痕,痛彻心扉。

烛龙离火乃至阳之火,比三昧真火还要厉害,一般的仙神沾上一点便有性命之忧,他却只是在臂上留下一点火灼的痕迹,这四只手臂有多厉害简直可想而知。

天神愚大怒之下,一脚便向落在地上的灵凝踩去。

红线冲了几步,来不及救灵凝。

灵凝硬着头皮往前爬了一步。

天神愚一脚在地上踩出个坑来,却没有踩中灵凝。灵凝的身子幻了一幻,竟出现在红线身边。红线连忙将她拉退。

灵凝先用阴阳镜吸引天神愚注意,再用烛龙离火弄伤其手臂,往下摔时,又集中精神用出缩地成寸的法术,虽然只爬了一点点,却已逃出了天神愚的控制。

虽然阴阳镜还落在天神愚手中,灵凝却庆幸自己逃了出来,赶紧向红线叫道:“师姐,我们快逃!”

她对天书中的道法遁术看了不少,知道红线的太阴金光、风雷纵跃之术非常神速,定能带着她暂时逃到远处。

红线却放开她,咬了咬唇,持剑瞪着天神愚,口中却向灵凝回应道:“我们一起对付他。”

天神愚本也以为红线定会带着灵凝逃走,谁知红线的想法竟是与灵凝一同留下来决一死战,不免怔了怔,冷笑一声,想道:“你们若是现在逃走,我还有别的要事要做,没空花时间追你们,现在你们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

灵凝抬头偷看了红线一眼,见师姐如兰花一般俏立在那,嘴角微抿,目光坚毅,分明已是下定决心,只好暗暗叫苦:“我们怎打得过这个恶神?”

只是师姐不曾扔下她逃走,她自然也不能扔下师姐,何况她的乘云之术远不及红线的金光纵,又能逃得多远?无奈之下,只好不再做逃跑的想法,要与红线联手对敌。

红线问:“你准备好没有?”

身子一窜,跃上前去,仙剑离手,剑随心转,疾刺向天神愚。

灵凝气苦地想:“师姐你问我准备好没有,那至少也让我答句‘还没好’啊。你不等我回答便先杀上去,那又何必要问?”

抱怨自然无济于事,灵凝赶紧调合体内五行之气,带动外部阴阳。阳气凝至极点,阴气稍稍策动,一道天雷便向天神愚击去。

她知道这恶神太过厉害,一出手便用出雷诀。

天神愚全然不惧,一手挡住天雷,一手击飞紫绡剑,同时跃上前去,直接用拳头击向红线胸口。

红线却也灵活,将手一招,紫绡剑已绕个弯飞回来将她带离,又再继续攻击。她的身形有如风中落叶,时飘时止,忽快忽慢,紫鞘剑更是剑气冲天,冷光四溢。

灵凝不断施放五行术法,雷光电影,椎刺石撞,直搅得周围漫天飞沙,阴风阵阵。

然而不管她们如何配合,却都无法突破天神愚的四臂,而天神愚额上的神目射出精光,更是毫不留情地将灵凝的五行术法逐一破了个干净。

虽然只是打了一会,天神愚却也不耐烦了,身形一涨,元神化作如山巨人,一拳挥向红线。红线持剑护身,被他击得朝灵凝跌飞而去。

灵凝慌忙抱住师姐,两个人滚作一块。

天神愚如巨猿般跳起,其中两只手臂合在一起狠狠地向两个女孩儿敲去。

灵凝暗施妙法,再一滚,瞬间便抱着红线移到了十丈开外。

天神愚敲在地面,大地震响,土石乱溅,轰出一个大坑来。

红线缓过气来,再次跃起,又要向天神愚纵去。

灵凝心知这样打下去绝不是办法,然而师姐却又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心底焦急,忽地想到自己的烛龙离火曾在天神愚的手臂上留下伤痕,于是赶紧叫道:“师姐,你的剑!”

红线低下头来,不明所已,灵凝却已用手抓住她的紫绡剑,抹了过去。

灵凝的小手被剑割破,染红了紫绡剑的剑锋。

鲜血化作烛龙离火,附在紫绡剑上。

红线见灵凝在剑上弄出火来,也不去管这火到底有什么用处,御着剑飞向天神愚。

天神愚反应稍慢,习惯性地便用手一挡,这一次,紫绡剑竟将他的那只手臂划出深深的伤口,伤口处溢着黑烟。

天神愚从未想到过自己的手臂竟也会被兵器所伤,大吃一惊。

红线乘胜追击,俏目一睁,双手持剑,体内太阴真气凝至极点。

寒气迫人,天空中落下霰雹,大地突然穿出冰柱。

她一剑劈下,这一剑之威,竟隐隐挟着鬼哭神嚎,连天色都为之一黯。

天神愚的心中骤然生出寒意,已不敢再用手臂去接她的这一剑。

锵!

风云变色,金光四起。

红线的这一剑,却是劈在了阴阳镜上。

阴阳镜本就是在天神愚手中,他情急之下,以镜挡剑,将红线这惊天动地的一剑接了下来。

镜未破,剑也未折。

红线却因为无法承受这强劲的反弹而喷血抛飞,脸色金白,体内五脏俱创。

灵凝大惊失色,立时腾云而起,接住红线,谁知红线所受劲气未卸,竟将她也撞得胸口发闷。

两个人狠狠摔在地上。

灵凝艰难地爬起,而红线却已晕了过去。

天神愚站在那里,脸色极是难看。在剑镜相交的那一瞬间,他的这两只手臂竟也传来碎裂的声音,分明是骨头已经断裂。他忍着巨痛,一步一步地走向红线和灵凝,眼中冒出怒火……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 戮仙剑舞 下一章:第七十三章 斩地为渊
热门: 独角兽谋杀案 三京画本 Z的悲剧 剑极天下 中国历史的里儿和面儿 吴承恩捉妖记 杀人之门 天择 宠魅 封神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