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戮仙剑舞

上一章:第七十章 变化之道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怒战天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杀气弥漫,云阵翻涌。

王妙想立在空中,脸色凝重:“必是那孩子沿途留下暗记,才使敌人知道我们的逃亡路线,一早埋伏在这。”

风魂担心灵凝安危:“我们赶紧过去。”

三女正要驱动剑光,却只听高处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几人耳朵发聋。

两个矮子一闪而出。

王妙想目光一寒:“阴差星君,阳错星君?”

阳错拍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擂出巨响:“王仙子竟然知道我兄弟二人,倒不容易。我还以为现在的天界仙神,早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忘光了。”

王妙想朗声道:“二位星君得道于四御分治时期,莫非也要背叛天庭,相助那自封天尊的逆贼?”

阴差阴森森地道:“我们可不曾听说有谁自封天尊,只知道有人上告翊圣元帅,说是有妖族意图造反,更有两名瑶池女仙与他们合谋。”

许飞琼大怒,正要开口说话,王妙想却将她拉住,低声说道:“他们交给我,你们赶紧去找师先生和灵凝。”

风魂见这两个恶神从一出现便盯着王妙想,知道是敌人专门请来对付王妙想的,绝非等闲。他虽然担心,却也知道若是几人一同被这两人拦住,那师道宣、灵凝和其他妖都有更大危险,只好嘱咐一声:“姐姐小心”。

他在王妙想的头上触了一下,拉了许飞琼便走。

红线紧随着他,而阴差阳错二神亦不阻止。

王妙想却沉吟了一下,暗暗忖道:“奇怪,我还以为飞琼绝没有这么听话,谁知魂弟一扯,她便跟魂弟走了。适才追赶那孩子时也是如此,两人之间竟是配合默契,莫非他们斗嘴斗久了,倒彼此亲近起来?”

她又轻轻用手摸了摸秀发:“魂弟为何摘了我一根头发去?”

阳错和阴差见王妙想突然低头沉思,以为她心中怯了。阳错冷冷地道:“只要仙子束手就擒,我们看在你修为不易的份上,只将你解往森罗万象境交给元帅处置便是,否则,莫要怪我兄弟辣手摧花,让你形神俱灭。”

王妙想心知这二人在成神之前俱是妖魔,被天庭封神之后也是有名的恶煞,若非脾气古怪,又曾犯过天规,其仙阶绝不会仅仅只是五斗群星中的两个星君,至少也是紫府天将那一等级。而他们虽然只是群星中的两个,然而掌管斗部的坎宫斗府天君对他们却从来不敢多管,甚至任由他们自己跑到北极四圣中的翊圣元帅黑杀那去,仅是在斗部挂个虚职。

王妙想收扰心思,手腕轻轻一转,飞雪剑耀出刺目光芒。她淡淡地道:“天命有定,祸福自招。妙想若是死在二位手中,那也是我自己修行不够,倒是二位也要小心一些,若是败在妙想剑下,上万年的道行,只怕也难免成为天界笑柄。”

阳错和阴差立时心头冒火,各自冷哼一声。

阳错往他的肚子猛力一拍,鼓声一响,所有的景象立时扭曲起来,竟仿佛整个空间都要塌陷下来……

许飞琼飞了一阵,猛地停在那里使劲甩手,气道:“放开,我手都被你抓痛了。”

风魂赶紧将手松开,而红线也停了下来。

许飞琼瞪着风魂:“你自己不关心姊姊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把我也一起拉走,让姊姊一个人在那里面对强敌?”

风魂却道:“我先问你,是你的剑术更厉害,还是妙想姐姐更厉害?”

许飞琼嘀咕道:“还没比过,谁知道?”

风魂反过来瞪她。

许飞琼扭过头,过了一会,才不甘心地说道:“当然是姊姊更厉害。”

虽然以前总是想找王妙想比试一番,但自从进入妖灵界后,也发生了不少事,自己的本事和王妙想相比差距不小,她又哪还看不出来?

“我也不止一次看到姐姐与他人动手。”风魂低声说道,“但据我分析,我们所看到的还不是她的真正实力。她太过温柔,只要有同伴在她身边,心中便有所牵挂,宁可自己受罪也要保护他人。在支离宫时我便已看了出来,她绝非敌不过婴勺夫人,只是心中想的是先要保护好我们而已。姐姐最大的弱点便是心肠太软,我们若继续站在她身后,她心有挂碍,反而无法一心一意对付敌人,所以我才把你也一同拉走。”

许飞琼静了一下,不得不承认风魂所说的确是实情。便是王妙想闯支离宫救她的那次,若不是为了掩护她逃走,以王妙想的本事,就算小方精通变化之术,也绝对偷袭不到王妙想。

“可是。”许飞琼犹豫了一下,“那两个家伙的恶名,连我也曾在天界听闻,姊姊一人同时对付他们两个,只怕并不容易。”

风魂却简简单单地说道:“我相信她!”

许飞琼看了他一眼,见他虽然说得坚决,神情间其实也是一片紧张,知道他对王妙想的担心其实并不在自己之下,也只好叹道:“算了,我们快走吧,前方的敌人只怕也同样不好对付。”

三人一同冲入前方的乱战之中。

阳错仍在一嗵嗵地击打着肚皮。

大地鼓起,天空压下,炎热的空气不断地压来,再快速散去,如此反复不休。

而阴差却消失无踪。

王妙想手持仙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随着那鼓声不断跳动,仿佛要裂开一般。

一片黑云压下。

王妙想振出剑光,剑光击在黑云中心。黑云瞬间散开,阴差星却从虚无中跳出,持着巨锤朝王妙想敲下。

王妙想想要躲闪,却发现自己的方位感已经乱了。她明明是往左闪,却挪到了右边,她明明觉得自己避开了巨锤,巨锤却仍然在她头顶。

她将剑一挡,仙剑与巨锤相交,震出星火。

她接得太过仓促,力道不足,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往下跌飞。

她明明是往下跌飞,却到了阴差的上方。

阴差星狂笑一声,挟着体积比他自身大上无数倍的巨锤又冲王妙想砸去。

王妙想不知该如何避。

鼓声震响,她的心跳声也在震响,震得她耳朵发麻。

她避无可避,只好又是一剑劈向巨锤。

她明明劈的是巨锤的中心,落点却在边缘。巨锤的力道未能卸去,她又一次被击飞,抛向云端。

然后狠狠地撞在地面。

她用剑尖点地,支撑着身体勉强站起,用左袖拭去嘴角血丝,看着阴差和阳错:“阴阳失位,神魔迷踪,这是神魔迷踪大法。”

阴差星道:“有见识。”

巨锤砸下。

王妙想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盘膝坐下,将飞雪剑平放膝上,对头顶的巨锤不闻不问。

阴差星也不管她要弄什么玄虚,只顾埋头砸去。

锵的一声。

剑光闪现。

阴差星被震得飞起。

他低头看去,却见王妙想仍然静坐在那,在她的头顶上却又多了一个粉嫩如玉的女孩儿。这女孩儿与王妙想长得一般无二,穿着同样的五色彩衣,梳着同样的仙髻,连手中拿的也是飞雪剑。

只是不管人也好,衣也好,剑也好,都比她本人又要小上许多,不知道的人,只会以为那是七八岁时的王妙想。

“为了不受迷踪鼓所惑,竟将元婴离体?”阴差星阴森笑道,“好,我便让你血肉横飞。”

他再次一锤砸去,这一锤将王妙想的元婴和躯壳同时罩住。元婴若是闪避,躯壳自然会被砸成肉酱。

王妙想却抛下躯壳,反迎而上,然后身子一闪,竟奇异地避开锤势,贴着巨锤的边缘划向阴差。阴差星大吃一惊,照这架式,他固然能将王妙想的躯壳砸个粉碎,自己却也不免被她刺中,只好将巨锤改砸为挡,向王妙想的元婴挡去。

神魔迷踪大法是以鼓音震人心神,而元婴却是道气凝成,形体即是元神,元神便是形体,自然不为所动。王妙想手持飞雪剑的剑魄,贴着巨锤,随风而动,阴差星一时间竟拿她毫无办法。

远处的阳错星见王妙想的元婴脱体而出,冷笑一声,不再拍鼓,而是直飞向王妙想的躯壳,一掌拍去。

王妙想将身一旋,剑化千影,元婴趁机钻回躯壳之内。

阳错星拍散挡在面前的剑影,冲势不改。

王妙想抽身一退。

阳错星的掌风化作罡风击在地面,印下长达数丈,既宽且深的大坑。

王妙想虽然避开罡风,阴差和阳差却不放过她,巨锤如山,掌影无形,俱是可将精钢玄铁也击个粉碎的魔道神功。王妙想虽然仗着身法又闪又避,但毕竟是以一敌二,太过吃力,终于被阳差星的罡风击中胸口,喷血抛飞。

阳错和阴差停在那里,却见王妙想摇摇晃晃地,还是站了起来,只是脸色苍白,双腿轻颤,已是立都立不稳。

阴差星淡淡道:“只修了两三百年,能有这种道行,也算是不错的了。”

阳错星道:“若是再给她修个两百年,只怕我们也不是她的对手。”

阴差星道:“所以……不可让她活下去。”

两个恶神肩并着肩,又要向王妙想冲去。

王妙想却发出一声冷笑。她性情柔和,就算是面对敌人也很少摆出冷脸,这一声冷笑,却听得阴差和阳错寒气透心,只觉有冷风吹过,阴阴戚戚。

阴差和阳错不约而同停在那里,看着王妙想。

王妙想漫不经心地拔下头上发钗,任由秀发散落,并以一种诡魅飘渺的声音说道:“亏你们修了上万年,原来也只有这种本事。难怪你们的仙职越当越小,敢情不是因为你们长得太丑,而是你们本领太差。”

阴差和阳错立时大怒。

阳错星道:“我们见你长得不错,再加上你我双方也算是各为其主,原本不想让你受辱,只想让你死个干脆。”

阴差星道:“现在我们改变主意了。我们定要将你活捉,毁去你的道行,把你脱光衣服玩弄个够,再把你扔给耀魄天尊手下的那些男人,让他们也尝尝瑶池女仙发骚的滋味。”

王妙想却是面无表情,她伸出左手,将秀发搓个凌乱,然后随便抓了一把咬在皓齿之间,紧接着却是将剑一划,仙剑竟划在自己腿上,不但将彩衣划破,更带出血淋淋的伤口。

鲜血沿着仙剑滑下,一点一滴地落在地上。

阴差和阳错不禁对望一眼,心中惊疑。王妙想这般披头散发,自伤身体,与其说是道家仙术,倒更像是要用出什么妖法。

而他们竟生出一种莫名的寒意。

两个恶神不再迟疑,阴差星将巨锤和上雷光,阳错星在罡风中暗藏天火,直往王妙想击去。

天昏地暗,空寂无光。

王妙想舞了起来。

被鲜血染红了的剑轻轻一旋,立时间,雷光消散,天火无踪。

仙剑再一旋。

阴差星手中的巨锤碎裂,阳错星掌上的罡风消失。

阴差和阳错大吃一惊,往后疾退。

王妙想森冷的目光从发丝间透出,如电如光,奇诡莫测。

仙剑最后一旋。

阴差与阳错一同发出惨叫,灰飞烟灭,只留下几缕轻烟。

王妙想立在那里,腿上鲜血越流越多,染得脚下一片通红。

她娇躯颤动不休,神情迷离,目光凄凉。

抬头看天,她悲泣道:“陛下,妙想今日迫不得已,擅用戮仙剑舞,负了你昔日苦心。”

远处,杀声四起;天色,清冷黯淡。

忽地,一个阴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你口中的陛下是谁?”

王妙想心中暗惊,知道自己使用戮仙剑舞后真气耗尽,再加上心神不宁,竟是被人来到身后都不知道。

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来人。

那人穿着黑色盔甲,身形高大,身周现出慑人煞气,脚下托着五瘟月华。

王妙想静下心来,清清冷冷地向来人施礼:“妙想何幸,竟惹得元帅亲临,是妙想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还是元帅太过悠闲?”

翊圣元帅黑杀面无表情,也没有去理会王妙想语气中的嘲讽,只是冷冷地问:“你适才所呼的陛下是谁?”

王妙想神色不变,道:“妙想曾与苍梧山中得舜帝亲临,传我道法与剑术,我刚才所唤的陛下,自然便是舜帝陛下。”

黑杀真君注视着她,冷笑一声:“不,你所唤的不是虞舜。虞舜的剑术得于紫微大帝,而你刚才的剑舞斩光破元,几近于魔道,绝不会是虞舜教给你的。”

他看着王妙想:“教你这套剑舞的,到底是谁?”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十章 变化之道 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怒战天愚
热门: 铁器时代 艳情乡村 大唐 乱世猎人 大明1937 跃马大唐 谛听尸语 安珀志1:安珀九王子 碟形世界:平等权利 楚留香新传2:蝙蝠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