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变化之道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 用情不专 下一章:第七十一章 戮仙剑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与许飞琼绕过一座山,离开王妙想与蛇女萤邑的视线后,忽地扯住许飞琼的衣袖,拉着她落到地上。

许飞琼问道:“干么?”

风魂将右手在她面前张开来:“这上面有个字。”

许飞琼看去,却见他的手上空空如也,连一点黑迹也没有,于是抿嘴看他,道:“这种把戏,你觉得很好玩么?”

风魂叫道:“真的有个字。”

许飞琼见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于是又看了他手心一眼,却仍是看不出字迹,只好问道:“什么字?”

“一个回字。”风魂道,“刚才姐姐一边赶我走,一边却又偷偷在我手心上写了个回字。”

许飞琼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风魂叹气:“她这是要我们装作离开,然后再悄悄潜回去。笨!”

许飞琼一气,挚出仙剑便想要劈他。

风魂赶紧闪开:“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先回头再说?”

许飞琼哼了一声,收回仙剑:“如果不是看在姊姊的份上,我一定要你好看。”

风魂见她一生气便爱抿起嘴来,而她抿嘴的样子偏偏又份外好看,不禁摇头好笑。

两人隐起身形,借着遁法悄悄潜了回去,还没接近,却见王妙想正坐在地上打坐,而蛇女萤邑却悄悄地取出一柄黄金剑,朝王妙想的头斩去。

风魂与许飞琼大惊失色,想要发出警告,却已是来不及了。

谁知“锵”的一声,那柄黄金剑竟斩在了王妙想的仙剑上,而王妙想自身更是轻巧地一转,闪到了一旁。

萤邑脸色一变,心知自己早被看破,立时要往远处逃走。

风魂与许飞琼已飞了过来,将她围住。

“不愧是妙想仙子。”蛇女萤邑停在那里,娇笑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其实我从一开始便在注意你,只是没有证据而已。”王妙想淡淡道,“牛蜚三是妖族中最强的几名战士之一,连我也没有把握将他一击刺杀,而他死时脸色扭曲,分明便是不相信那个人会突然杀他。我与魂弟、飞琼等人虽然目前与妖族一同作战,但对牛蜚三来说,毕竟不是太熟,他不可能对我们毫不防备,所以,刺杀他的必是与他经常并肩作战的同伴。而当时赶到那里的除了我们,便只有师先生、你、魁武罗三位而已。当灵凝拿出阴阳镜开始查看时,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太多反应,你却因为不知道阴阳镜到底有何作用,心中有鬼,悄悄避开了阴阳镜的照射。其他人没有想到杀了牛蜚三的人就在身边,也就没有注意,我却恰好看在眼中。”

“原来如此。”蛇女的声音突然变得稚嫩,“所以你故意让我和你分作一组,等我自己露出行迹?”

风魂和许飞琼听她声音突然变了,不禁对望一眼。

萤邑身子一摇,竟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孩子。

风魂与许飞琼心中惊异。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但这个孩子变成“蛇女”站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却始终没有看出她是别人伪装的。

“变化之道,表面上人人皆会,但一般仙神所学的其实都只是障眼法而已。”王妙想看着这孩子,淡淡地道,“而真正的变化之道却是玄妙无端,神鬼莫测。惑人眼目并不困难,换形变体却不容易。而据我所知,所有神通中,真正能称得上是‘玄妙’的变化之术只有两个,一个是太玄仙子的太玄三十六变,一个是二郎真君的九转七十二变。你所会的,应该便是太玄三十六变。”

这孩子自然便是小方。她虽然总是打扮成男孩模样,其实却是一个女孩。在群妖突围的时候她便已悄悄杀死了萤邑,又变成她的模样跟到这里,然后趁机杀死了牛蜚三,没想到却在暗杀王妙想的时候被她看破。

王妙想原本也只是怀疑而已,所以才故意装作心神不宁,诱使小方下手。小方果然中计,被她抓了个现行。

他们三人知道这孩子的变化神通太过厉害,若是放她走,下次不知又会有谁遭她毒手,于是将其围住,想要把小方留下。

小方却笑道:“你们在这玩吧,我可要走了。”

她将身一纵,竟化作三只小鸟分别往三个方向飞去。王妙想与许飞琼、风魂腾起身形想要拦截,仍是迟了一步。

“一人追一个!”许飞琼纵着剑光朝其中一只小鸟追去。

风魂却冲着王妙想叫道:“姐姐,你追我这边这只。”

他自己却紧随着许飞琼而去。

这孩子所用的乃是分身术,三只小鸟中只会有一只是真身。风魂心想这孩子知道王妙想是我三人中本事最好的,应该没有胆量往她的方向逃走,而我和许飞琼若是各追一个,这孩子精通变化之道,我和许飞琼单独一人想要不让这孩子逃走只怕很难,倒不如放弃掉王妙想方向的那只,让妙想姐姐追一个,我和许飞琼一同追另一个。

王妙想知他想法,立时化作剑光,疾电般朝风魂未能拦截下的那只小鸟追去。她剑光飞快,不一会儿便追上小鸟,将剑一撩,那只小鸟化作青烟消失。

王妙想知道追错了,回身远眺,见被风、许二人紧追的那只小鸟一边逃一边腾挪变化,知道那只才是小方真身,赶紧紧随而去。

小方虽然精通变化,但她整个人都已被盯上了,再怎么变也没用,只好变回人形,将轩辕剑回身一斩。

这轩辕剑乃是人皇轩辕昔日所佩宝剑,极是霸道,竟将空间划开一道深邃的裂口。

许飞琼却也不惧,她将仙剑祭出,化作电光冲上云霄,再直落而下。而她就在这一升一落中以身和剑,越过空间裂痕。

风魂暗自佩服,心想她真不愧是能够登上瑶池的女剑仙。

他停在空间裂缝前,将手一招,一阵疾风刮过,朝许飞琼背影冲去。许飞琼虽然不曾回头,这一刻却是心有灵犀,借着风魂召来的疾风催动身法,竟比电光还要快速。

小方一剑之后便马上回身逃去,却不想不但没有拖延许飞琼追她的速度,反而是许飞琼在风魂的配合下直掠而来,等她想要转身已是来不及了,背上被许飞琼狠狠地划了一剑。

小方从空中一头栽下,撒了一路血花。

许飞琼知道精通变化玄功的人绝没有这么容易被杀死,轻轻一扭,娇美的身姿划出奇诡的曲线,仙剑更是振出龙吟。

就在这时,远处却有一道红光掠来,只听一声脆响,金光闪溅,许飞琼劈向小方的仙剑竟是被人接了去。

小方睁眼看去,却见救她的那人穿的是只有妖族少女才穿的小巧衣服,手中红剑发出夺目光采,分明便是薛红线。

薛红线不认得许飞琼,见这女人不但伤了小方,还要下毒手将小方置于死地,心中大怒,喊了声“小方你先走”,自己便不管好歹地和许飞琼战成一团。

许飞琼毕竟是修行多年的女仙,剑术自是在初学太阴剑诀未久的红线之上,只是她断臂重接后未曾痊愈,又被红线突然窜出,攻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拿红线毫无办法,心中不禁也怒了起来。

剑气冲霄,锵声不断。

远处的风魂飞了过来,见到这失散有些时日的美丽女徒突然窜了出来,不免一阵惊喜,又见红线和许飞琼打了起来,而那精通变化的孩子却趁机逃得无影无踪,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只好叫道:“红线住手。”

而王妙想也恰好飞了过来,也将许飞琼喝住。

红线还剑入鞘,一眼看见师父,忙跃上前去拜倒在地。她那日在烈龙窟与灵凝的母亲一同坠入烛龙体内,结果莫名其妙地穿过那神秘之门来到妖灵界,也不知师父沾染的火毒到底解了没有,始终担心,现在见师父无恙,心里自是高兴。

风魂却是曾和灵凝在支离宫附近瞬见她一眼,早已知道她没事。他将这女徒儿拉起,见她身上穿着妖族衣服,连肚脐都露了出来,知她这些日子定也遇到了不少事。

他朝许飞琼看了一眼,见这女仙仍然抱着剑立在那儿,一脸愤愤,于是轻拍了一下红线:“这位是来自昆仑境的瑶池女仙许飞琼许仙子,是你的长辈,你先向她见礼。”

红线虽然有时性子倔些,对师父的话倒是一向听从,也就只好过去向许飞琼拜了一下。

许飞琼见小方逃了,本有些不高兴,然而她唤王妙想作姊姊,红线则是她“姊姊的情郎的徒弟”,也就是她的后辈,她总不能去冲着一个后辈发火,也只好抿着嘴哼个一声,也就算了。

红线将许飞琼的哼声听在耳中,心底不禁生起气来,想道:“我不过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拜你一下,你哼什么哼?”

当下,风魂带着红线往群妖的方向慢慢飞去,又与王妙想一同问了红线救小方的原因。红线便将误入妖灵界之后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风魂这才知道小方竟是红线的救命恩人。

小方在荒郊中独自走着。

背上的剑伤转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幸好她的变化玄功另有妙用,只要没有当场被人杀死,不管什么伤都会慢慢地自行痊愈。

她回过头来,看向远处,想道:“那傻女人救了我,我却把她扔在那里,会不会害了她?”

小方内心犹豫,一方面觉得薛红线跟风魂和灵凝两师徒应该是认识的,却一方面,却也不是很有把握。

她想:“我还是偷溜回去看看再说。”

小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在意薛红线,只觉得从一开始见到她便生出一种亲切感。

小方虽然有个母亲,其实却从未享受过亲情,母亲甚至不愿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而红线虽然霸道了些,却与小方虽接触的其他人不同,直率而毫无心机,有时还蛮不讲理地乱揍过来。

亲情失落的人往往更加渴望亲情,小方与红线相处久了,竟也觉得她像是自己的姐姐一般。

她正要变成飞鸟往来路飞去,身后却传来一道风声。

小方回头一看,心叫糟糕。

落在地上的是三个人,为首的道者面部僵硬,双目已盲,正是凶黎三神中的天神吴。在天吴身后的两个道童一个高瘦,一个矮胖,分别是天吴的徒弟天哭子庶无、地耗子恶来。

天吴面无表情地道:“谁伤了你?”

小方露出个笑容:“我暗算王妙想失手,被许飞琼刺了一剑,死是死不了的。”

天吴淡淡道:“你做得很好。现在你可以先回支离山去,剩下的交给我们。”

小方目光一转:“不用我再帮忙么?我虽然受了点伤,其实并不碍事,不管是王妙想还是许飞琼可都不容易对付。”

她话音方落,天空中传来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王妙想虽得舜帝道法,却也只修了两三百年,能厉害到哪去?更何况传她道法的虞舜到底有多厉害,却也只听人说,并没有几个人真的见到。”

地底也传来一个声音:“话不可这么说。虽然成仙不易,但从争神之战到现在,得道成仙者也是数不胜数,王妙想能够在两三百年间从一众仙神中脱颖而出,传出声名,自然不是一般女仙。”

天上那人冷笑道:“她声名虽大,却也没听说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天界之上,近千年来基本太太平平,才让她这种除了长得好看,其实没什么本事的女人混出名气。”

地下那人想了一想,也道:“你这一说倒也有理,王妙想虽然是舜帝传人,倒也确实不曾听闻她斩杀过什么有名的妖魔。现在的女仙和我们那时候的比起来,一个比一个漂亮,大约是现在的女仙排位只讲容貌,不讲本事了。”

小方看去,只见天空中现出的那人矮矮胖胖,脑袋缩进脖子,只是勉强露出眼睛,整个人跟圆球似的。而地底钻出的也好不到哪去,同样矮得出奇,偏偏还瘦得跟竹竿一样。

小方心想:“你们也不用怪别人貌美,实在是你们自己太丑了。”

她笑道:“两位大人莫非便是阴差、阳错二位星君?”

又矮又胖的那个道:“我是阳错。”

矮就算了,偏偏还不胖的那个也道:“我是阴差。”

小方暗暗乍舌。

翊圣元帅黑杀为了对付王妙想,竟将他手下最可怖的两个恶神都派了过来。

小方倒不在乎王妙想的生死,只是这两个恶神都是争神之战前便已成名的妖魔,在帝俊时期就已封做日游神和夜游神,后来犯了过错,又一同被降做阴差星和阳错星,成为黑杀真君座下人见人畏的两个恶煞。

而红线现在弄不好也跟王妙想呆在一起,万一这两个恶神杀得性起,连她也杀了,那就不好了。

阳错从脖子里伸出脑袋看着小方:“听说太玄仙子曾收过一个资质不错的徒弟,可就是你?”

小方道:“不是我。”

阴差哼了一声:“明明就是你,为何不敢承认?”

小方心想:“你们两个向我师父求婚遭拒,曾一路打上三天太上府,吓得我师父连门都不敢出,我要是承认自己是师父的徒弟,你们把我抓去要胁师父嫁给你们怎么办?”

她心中想着,脸上仍然微笑:“真的不是我。”

阴差和阳错瞪了她一眼,也没有再理会她,只是一同看向天吴,冷然道:“时间不多,还是越早动手越好。王妙想便交给我们,其他人则一个也不可放过。”

天吴僵硬地举了下手,天哭子和地耗子两个道童立时发出焰火,通知藏在暗处的天神愚、女祭女戚、巫真巫谢等人杀向妖族……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 用情不专 下一章:第七十一章 戮仙剑舞
热门: 启示 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 千年悖论:人性的历史实验记录 盖世帝尊 化神戒 唐朝穿越指南:长安及各地人民生活手册 城堡之心 贾志刚说春秋之二·秦晋恩怨 弹指惊雷 碧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