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玉女断臂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纤云弄巧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无休之阵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来到冀望山附近,见整座山都已被包围,那些神人正用各种法术攻打冀望山,到处都是雷鸣电闪,寒光掠影。一团烈火盖地而去,轰得整座山都在摇晃。

风魂让灵凝用阴阳镜照去,只见那些妖族正躲在冀望山内部,师道宣为了预防万一,显然也在山中设了不少禁制陷阱,让耀魄天尊手下的这些神人一时无法攻下。

但是,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这些妖族被灭也是迟早的事。

“我们该怎么做?”许飞琼问。她虽有心帮助受迫害的妖族,但如此局势,他们也难以做出什么来。耀魄天尊的手下实在是太多,他们若只是在周边骚扰,自然无法改变局势,想要与妖族反抗军一同作战,却又不知该怎样潜进去。

风魂却向远处指去:“你们看那里。”

阴阳镜散出的光束一路照去,王妙想等人发现,在冀望山内部,有一条暗道悄悄通往山外的一个石阵之中,许多老弱的妖族正悄悄地往那早就准备好的出口转移。

但在那石阵的周围,却藏着数百名神人,而带领这些神人的,正是三目四臂,腰缠蓝布的天神愚。

“山中的布置只怕早已被耀魄天尊弄清了。”风魂叹道,“这些神人绝不是临时出动来攻打冀望山,而是早就准备多日,只等现在才来发动。”

“耀魄天尊是想要用这一战来示威,让被迫为奴的妖族再也不敢起心反抗他。”王妙想低声道,“除了天愚、女祭、女戚,不知他座下的凶黎三神和十巫还有几人到了这里。凶黎三神中的天吴和巫咸都有出神入化的本事,而这十巫虽然能力差些,却也都各有一手神通。”

风魂想起自己在丰沮山时,便曾差点死在巫罗的漫天飞蛇之下,连灵凝都被飞蛇咬了一口。虽然他后来找到破法,再次遇见巫罗时便将他的飞蛇全都消灭干净,但如果十巫中的其他人也像巫罗一样每人有一门绝活,那确实不好对付。

许飞琼却没管那么多,直接向石阵遁去:“先救那些人再说。”

风魂看着许飞琼的背影,抱怨道:“这丫头每次都是这样不经大脑就开始行动么?”

王妙想还没说话,许飞琼却又回过头来斜眼看他:“我听到了。”

风魂叹了一声,合掌:“仙子,我错了。”

王妙想掩嘴笑个不停。

当下,他们潜到那石阵周围,眼见那些妖已经快要来到出口,而地面上的数百名神人也做好了杀戮的准备,许飞琼心急之下,也顾不得太多,将仙剑一祭,如蛟龙般剪去,一下便斩了数名神人。

那些神人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始偷袭妖族,反而先被别人偷袭了,不免乱了起来。而地下通道中的那些老弱妖族注意到出口外的动静,也停了下来。

那些神人围向风魂等人,许飞琼冷叱一声,直掠向前,仙剑在她身边灵光闪耀,无人可挡。王妙想怕她有失,只好跟在她的后头。

风魂见王妙想也跟去了,便小声地嘱咐灵凝乘着祥云紧跟在自己身边,以免失散,然后便也闯了进去。

天神愚看到他们,大怒之下,额上神目一闪,运起巨石朝许飞琼砸去。许飞琼一剑破开巨石,也不搭话,疾电般掠向天神愚,与他战了起来。许飞琼仙剑飞旋,天神愚却只凭着金刚不坏的四臂,两人这一战,立时打得播土扬尘,劲气乱卷,其他人近也无法近身。

王妙想却只是轻握着飞雪剑,轻灵飘逸,那些想要攻击她的神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一个个向后跌飞。她性情温柔如水,不愿害人性命,那些神人跌飞之后,只是暂时失了力气,身上竟没有一处伤口。

神人虽多,却只有天神愚能与许飞琼打个难分难解,其他人无法挡住王妙想等人。然而其它地方的神人也发现这里起了骚乱,匆匆赶来。

一名巫仙立在石峰之上,也不知打开了什么东西,放出一百零八枚钢针。这些钢针仿佛长了眼睛,自行绕过其他神人,直飞向风魂和王妙想等人。

王妙想道:“这是太阳神针,魂弟,灵凝,你们要小心。”

风魂早已戒备,扔出几枚棋子,在空中化作青雾,将那些太阳神针挡在青雾之外。

王妙想知道不可在这太多耽搁,仙剑虚虚一劈,将地面划出缺口。风魂与灵凝连忙跃入地底通道。

王妙想抬头一看,却见许飞琼与天神愚仍然打得风生水起,不肯罢休,赶紧叫道:“飞琼,快下来。”

许飞琼却仿佛不曾听闻一般,只管与天神愚缠斗。那名巫仙将手一指,所有的太阳神针立时飞向许飞琼,许飞琼这才慌了手脚,一边躲太阳神针,一边应付天神愚。

王妙想无奈之下,只好分出剑影,一剑化作万剑,将许飞琼接应下来。就算这样,许飞琼的左臂还是中了一针。

王妙想拉着许飞琼跃入地道,等候在那风魂立时掷出棋子,化作土石封住入口,灵凝也将手一晃,生出烛龙离火附在石上,让那些神人不敢闯进来。

王妙想见许飞琼脸色金白,连忙掀开她的衣袖,见她那玉藕般的手臂上已溢出脓血,赶紧用剑破开皮肉,小心翼翼地将嵌入骨中的那枚太阳神针取出,又让她服下随身携带的仙汁。这太阳神针能破人玄功,伤人体魄,幸好许飞琼已证仙体,又在中针之时立即用真气逼住,否则它早已逆经脉而上,直接攻入心脏。

王妙想向许飞琼柔声说道:“太阳神针形与影是分开来的,我虽然将针取了出来,但针影仍在,两个时辰之内,你千万不可与人动手,要等针影消失……”

风魂叹道:“姐姐,你总是这么好声好气地跟她说话,难怪她根本不把你的话听在耳中,一直惹事。”

许飞琼气道:“姊姊说我也就算了,你算什么,居然也一直来挖苦我?”

风魂摊手:“我只是实话实说,哪有挖苦你?”

许飞琼更气:“从在支离宫开始……”

王妙想见他们两人又在斗嘴,脸上一黑:“你们两个住嘴。”

王妙想一向语带温柔,这一下突然放冷,倒把风魂和许飞琼吓了一跳,连什么错事也没做的灵凝都打了个寒颤。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争吵?”王妙想没好气地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往前走去,“妖族的那些人就在前方,我们先去和他们打声招呼。”

许飞琼瞪了风魂一眼:“都是你。”

说完,她也跟在王妙想身后。

风魂嘀咕道:“妙想姐姐是仙子,你也是仙子,怎么你这个仙子就比妙想姐姐差了那么多?”

他虽说得小声,许飞琼却听个真切,也不恼怒,只装作没事般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挚着仙剑一回身便要劈向风魂。

王妙想头也不回:“飞琼,两个时辰之内不可与人动手。”

许飞琼滞在那里。

风魂心中暗笑,他捡起落在地上的那枚太阳神针收入百宝囊中,带着灵凝从从容容地从许飞琼身边走过。

在几名妖的监视下,他们见到了师道宣。

师道宣的身后还陪着两名妖,一个身体像牛,却长着白色的脑袋,脸上只有一只眼睛,另一个,是个上身赤胸露乳的女人,下身却盘着蛇尾。

师道宣向他们拜谢道:“多谢几位示警。”

风魂看着师道宣,问:“师先生,耀魄天尊怎会知道你们藏在这里?”

师道宣道:“妖灵界基本已被耀魄天尊掌握,他会查出我们的藏身之处,其实也是早晚的事。只是以往他和婴勺夫人有什么动静,我都会提前知道,这次却被攻个措手不及,想必是我安排在婴勺夫人身边的内应已经被识破了。”

风魂问:“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原本想先将部分族胞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想不到连那暗道也早被敌人看穿。”师道宣长叹一声,“事到如今,我也无法可想,只能守住一时是一时。”

说完,师道宣又向王妙想和许飞琼下拜:“我对天界中的仙神本已不抱希望,直至二位出现之后,才知天庭中也有人愿意帮助我族。只是这冀望山守不了多久,两位仙子留在这里,亦不过是陪我等送死而已,倒不如仗着二位的本事先行离开,回天庭之后,将我族的苦难上奏天帝,天帝若有怜悯之心,我们那些受苦的同胞至少还有些希望……”

旁边那人身蛇尾的女人哼了一声:“那些仙神哪会将我们这些低贱的生灵放在心上?他们只会……”

师道宣却回头看了蛇女一眼,用眼神阻止她说下去。

王妙想心知这些人根本不相信天庭会帮助他们,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说道:“从丰沮山另有出口通往玄天上道境,师先生何不用这最后之力冒险突围,闯出妖灵界?”

师道宣沉默了一阵:“先不要说要想突围谈何容易,便是去了玄天上道境,谁又知玄天境的真武元帅是否会相助耀魄天尊?要知道,当日灵秀小姐带着我族近千名同胞闯出妖灵界,正是由于镇守森罗万象境的翊圣元帅黑杀暗中相助耀魄天尊,才使得我们那些同胞尽皆惨死,仅有灵秀小姐和寥寥几人闯了出去。真武元帅和黑杀真君一样,都是紫微大帝座下的北极四圣之一,谁能保证真武元帅不会像黑杀真君一样对待我们?”

灵凝低声说道:“不,我……他……真武元帅绝不是那种助纣为虐的恶神,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师道宣看了灵凝一眼,淡淡道:“你如何保证?”

灵凝鼓起勇气:“因为、因为我就是真武元帅的女儿,我知道我爹爹绝不是恶人。”

师道宣与他身后的两妖怔在那里。

风魂摸了摸灵凝的头,对她的果敢表示一下赞许,然后才向师道宣说道:“我这女徒弟确实就是真武元帅的女儿寒波仙子,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就陪你一起闯出去,真武元帅再怎么样也不会伤害他的女儿。更何况还有妙想、飞琼两位瑶池女仙也在这里,就算是真武元帅,又怎敢公然站在那自封天尊的逆贼一边?”

王妙想似笑非笑地看了风魂一眼:“别忘了,还有一个东皇陛下的传人在这里。东皇传人,这个来头其实也并不比瑶池女仙的名号差。”

风魂干咳一声:“我这个连道德经都没好好背上几遍的凡夫俗子暂时就不用计算在内,只要在你们后边摇摇旗助助阵就可以了。”

师道宣默然半晌,才道:“你们如此尽心帮助我族,在下感激不尽。只是耀魄天尊和婴勺夫人这次是倾尽全力要将我们一举而灭,这冀望山已被敌人团团围住,凶黎三神中的天吴、天愚都有参与其中,十巫中的巫即、巫盼、巫礼、巫真、巫抵、巫谢也全都出动。除了那既是凶黎三神之一,又是十巫之首的巫咸不知因何没来,基本已是倾巢而出。要想突围,谈何容易?”

风魂却道:“你是否信任我?”

师道宣愕然道:“风兄若是要害我,只要等在外面任我等自生自灭便是,又何必进来?”

风魂道:“既然你信任我,那我希望你能让我暂时充当一下你的军师,我有一套阵法,可以帮助我们闯出去,虽然伤亡是免不了的。”

师道宣还没说话,许飞琼却已先怀疑地看着风魂:“只听说过临时抱佛脚,没听说过临敌练阵法的。就算这里所有能战斗的人全都听你指挥,你突然弄一套阵法出来,却又有几个人记得清楚?不要到时候,所有人刚冲出去就乱成一团,你送死也就算了,大家还得陪你送死。”

风魂哂道:“像你这种两个时辰之内没有战斗力的家伙没有资格质疑我,放心吧,我会找个人把你背出去的。”

许飞琼气得又要拔剑。

风魂不再看她,只是对着师道宣正色道:“兵法便如棋弈,虽然定式可循,却又意在棋先,固而自古无同局。我这套阵法名叫‘无休劫’,师先生可先从底下人中选出精通兵法的六人,你们可以在耀魄天尊的淫威下支持到现在,我相信其中人才必定不少,我将阵势的要诀告诉他们……”

师道宣皱眉:“可他们没有练习的时间。”

“这恰好是我想要的。”风魂道,“此阵的要诀本就是循因而动,无休无止,就好像一局棋中,到处都是循环劫,让人难分虚实。其实处处是劫便等于无劫,所以这无休之阵,真正的核心却是无阵,若是有人事先练过,反而会被定式限制住,束手束脚,无法发挥出它的妙用。”

师道宣目光一闪,立时念出几个名字,让他身后的两妖把他们叫来。

来的共有四位,其中两人竟还是修真的人类,分别叫焦先和孔元方。而那两个妖,则是人面豹纹的魁武罗,以及狐妖阴采姑。

这二人二妖,再加上一直陪着师道宣的牛身白头牛蜚三,蛇女萤邑,刚好凑足风魂所要的六人之数。

风魂又向王妙想说道:“这无休之阵其实要用到九人,暗合围棋九星之数。师先生再算一星,还有一星,便要依赖姐姐了。只是姐姐你的位置又和别人不同,我们乃是闯关,只能处处争夺先手,一旦失了先机,便只能等死。姐姐是我们当中本事最好的人,只能请姐姐你做为先锋,姐姐你也无需顾及阵势,只需要凭你自己的感觉寻找缝隙向外闯,是攻敌之所必救也好,是以实击虚也好,皆凭姐姐高兴。‘循因而动、无休无止’,姐姐便是所有人的‘因’,所以,姐姐切切不可停下来,姐姐你一停,所有人也就停了。”

许飞琼瞪他:“你这不是让姊姊去做最危险的事么?”

风魂斜了她一眼:“其实我本是想让另一个家伙冲在最前面的。那家伙不管怎么看都没什么头脑,让她看阵形肯定是看不懂的,但要她充当先锋,一股作气往外冲,估计还是很好用。偏偏那家伙两个时辰……不、是一个半时辰之内不能和人动手,我只好让妙想姐姐代替那个人了。”

许飞琼张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王妙想微微一笑,按住许飞琼,又问:“加上我也才八位,还有一位呢?”

“还有一个,便由灵凝来当。”风魂道,“这一星坐镇天元,一般来说,除非其它位置失陷,否则并不容易受到攻击。灵凝带着这山中无法战斗的老弱之人上路,她有阴阳镜,能够提前知道哪里有危险,又比某个女人聪明得多,我相信她能够照顾好那些没有战斗力的人。不过灵凝,你也要记住,关键时刻不可心肠太软,若是跟不上队伍的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都不可回头再去救他们。若是为了几个人便拖累了闯关的速度,那只会害了所有人。”

灵凝紧咬下唇,使劲点头。

许飞琼却又找到了空子,冷笑道:“你把所有人都安排得好好的,连你的徒弟都不放过,你自己又做什么?躲在最安全的地方偷懒?”

风魂摊手:“计划归计划,谁也不知会生出什么意外出来。所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说的便是善始容易善终难。因此,必须要有人带着一队战斗力强的小分队随机应变,及时填补漏洞,或是应对一些不可知的变数。我是最清楚整个阵势的人,这小分队的队长自然只能由我来担。倒是某个家伙最好赶紧把太阳神针留下的针影消去,及时参战,好去支援她的姊姊,否则……”

他本以为许飞琼又会气个半死,谁知她却突然沉默了起来。

风魂见许飞琼神情有异,一时也没有再说下去。

许飞琼忽将左臂抬起,右手提起仙剑往下一砍。

血光四溅,她的那只玉手就这样落在了地上。

王妙想失声道:“飞琼,你怎么能……”

许飞琼任由断肩鲜血直流,看着风魂道:“现在我可以立即参加战斗了。”

太阳神针的针影本是残留在她的手臂上,只要她一运用真气便会逆经脉而上,闯入她的心室,因此,王妙想才让她两个时辰不要与人动手,那针影已经与针的本体分离,到时自会散去。

而她现在直接将手臂切下,自然是不用再等了。

风魂原本只是见她生气时的样子颇为有趣,所以才故意找话气她,却没想到许飞琼竟因此而自断其臂,不禁大是后悔……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纤云弄巧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无休之阵
热门: 永恒之域 波西·杰克逊与迷宫之战 哑舍3 极品家丁 网游之屠龙牧师 不周记 大唐酒徒 风铃中的刀声 穿成暴君的御宠 吉祥纹莲花楼·朱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