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玄机难测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婴勺夫人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纤云弄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王妙想知道风魂已被魔音所惑,于是轻叹一声,剑诀一换,低声念道:“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闻居蕊珠作七言,散化五形变万神。是为黄庭曰内篇,琴心三叠舞胎仙……”

她诵得自然,也不在语声中加入任何真气,只如寻常无事时念经一般。然而那魔音却自自然然地消失,风魂也觉得身子像是被清风拂过一般,欲念全消,还过神来。

王妙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继续念着,每一字每一句都有如珠玑一般,清脆悦耳。

风魂知道若非她帮助自己,自己此刻已是难免在许飞琼和灵凝面前丑态毕露,心中感激。他将王妙想松开一些,却也舍不得完全放手,只是从背后轻搂着她的腰。

谁知许飞琼竟也念道:“大道无形,视听不可以见闻;大道无名,度数不可以筹算。资道生形,因形立名,名之大者天地也……”

许飞琼语声轻灵活泼,背的虽是经文,却有如黄鹂唱歌,份外好听。

只是风魂被她这么一闹,一时也不知该听王妙想的,还是该听许飞琼的,心思稍乱,魔音又传了过来。

王妙想气道:“飞琼,别在这时候捣乱。”

许飞琼却娇声笑道:“姊姊,你是上清派的,我是灵宝派的。只许你当着我的面背《黄庭经》,却还不许我背《灵宝经》不成?”

两人这么一说话,反而谁都没念了,那魔音登时逼近。

风魂只觉眼前又开始出现幻像,不禁想道:“我怎可再在她们面前出丑?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主意拿定,他也不去想太多,抽身退上一步,手捏雷诀,心中念咒,再快速将手一放,立时间电闪雷鸣,在他们周围闪出一阵阵光亮。这太乙五雷诀迅捷霸道,竟将婴勺夫人的刃光和王妙想的剑影一同清了个干净,紧接着便一排排扫去,直将漫天的黑雾全都驱散。

婴勺夫人躲避不及,现出位置,王妙想与许飞琼见她现身,竟一同放出飞剑。婴勺夫人哪能同时抵御住风魂的雷法和两个女剑仙的飞剑,赶紧将身一闪,想要遁走。

一道光束却照了过来,让她遁无可遁。

这是灵凝的阴阳镜。

婴勺夫人越闪越是狼狈,不禁后悔不该这么冒险,在小方和女祭、女戚,以及支离宫其他强手都不在的时候独自来面对这几个敌人。

王妙想不愿以多欺少,收回仙剑,风魂与许飞琼却没有那么好心,趁机棒打落水狗,一个在婴勺夫人的背上轰了一雷,一个在她手臂上刺了一剑。

婴勺夫人却也不是弱者,硬撑了这一雷一剑,身形一张,竟化作一只巨鸟。这巨鸟红嘴白羽,大得出奇,一飞之下,带出罡风,刮得风魂等人皮肤作痛。

“小心。”王妙想提醒道,“这是她的真身。”

白羽巨鸟双翅一振,落下许多白羽,这些白羽全都化作利刃,攻得王妙想与许飞琼不得不全力防守。

巨鸟还不甘心,身子幻大,尖嘴张开,竟要将他们吞入肚中。

风魂冲着巨鸟大叫:“且慢。”

婴勺夫人停在那里,厉声道:“你到现在才开始害怕么?”

风魂却微笑道:“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谈谈,其实我们又何必在这里打来打去?你放我们走,我们也不再来找你麻烦,岂非大家都好?”

婴勺夫人怒道:“你们已经伤了我……”

风魂道:“你把我妙想姐姐关了那么久,我们伤了你一点皮毛,算作两清,你也不吃亏吧?听说夫人婚期就在这几天,再打下去,你不见得能把我们全都留下,而我们万一又伤了你一点,而且一不小心伤在脸上,夫人岂不是要脸上带着伤痕嫁人?”

风魂这么一说,婴勺夫人不禁也有些犹豫起来。擒住这几个人,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现成的好处,但万一真的一不小心受了伤破了相,岂不是会影响到婚礼?

风魂见她已经意动,便继续说道:“反正这妖灵界的出口已经被封死了,我们也逃不出去,夫人何不先放我们离开,等夫人的大婚过后,再来找我们也不迟?”

婴勺夫人却冷笑一声:“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这个断了腿的小丫头,还有另一个穿红衣用红剑的女孩并非是从森罗万象境进入此间。你们知道妖灵界的另一出口,我现在若是放了你们,只怕到时你们早就逃出妖灵界了。”

风魂与灵凝心中一惊,彼此对望。知道妖灵界另有出口的并没有多少个人,到底是谁泄漏出去的?

婴勺夫人沉默一阵,知道自己并没有同时面对这四个人的把握。当日若不是小方在王妙想背后偷袭,她甚至连王妙想一个人也未必擒得住。

她冷冷地道:“也罢,我现在先放过你们,你们最好能跑多远便跑多远,若下次我再遇见你们,必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她便盘旋着向下方飞去。

许飞琼撇了撇嘴:“她也就是吹吹牛,有本事下次她别仗着人多,一个人来找我们,看看谁死得快。”

王妙想笑而不语。

风魂斜了许飞琼一眼:“要不,下次再遇见她时,我们也别仗着人多,你一个人去对付她?”

许飞琼被婴勺夫人擒住过一次,如何不知道自己打不过她?她脸上一热,紧接着却是哼了一声:“我至少比某个家伙好些,那恶婆娘只不过是弄了点声音出来,某个人便失态地抱着妙想姊姊不放,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两个人互相怒瞪着。

王妙想见这两人好端端地便斗起气来,只好叹道:“你们再不走,难道想等婴勺夫人带上帮手,再来追我们?”

许飞琼这才扭开头去,不再理会风魂。

离开支离宫,风魂等人飞了好一段路,然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落下,互相计议。

风魂对王妙想离开太湖之后的事大体上都已知道,王妙想却还是首次听说玄天境与妖灵界之间藏有秘密通道,又听风魂说了孙灵秀的身世,诧异不已。

王妙想与许飞琼进入此界,本就是奉王母娘娘之命前来弄清妖灵界内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既然知道耀魄天尊在这里的所作所为,自然应该回瑶池复命。然而红线还没找回,风魂又不能这样一走了之,王妙想好不容易与情郎待在一起,自然也不舍分离。大家讨论了一阵,还是决定先等一等,找回红线再说。

风魂问:“你们觉得,天庭会如何处置这妖灵界中的事?”

许飞琼哼了一声:“那还用说?那什么耀魄天尊霸占妖灵界,奴役妖族,而且竟敢自居天尊,天庭原先不知道也就算了,等我与姊姊回去禀报娘娘,他还会有什么好下场?”

风魂不理她,只是看着王妙想。王妙想轻叹一声:“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许飞琼不明白:“这有什么简单不简单的?妖灵界本是天庭分给妖族的,若是谁都可以将它占去,那天庭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王妙想却道:“那耀魄天尊有何来历暂且不说,若是天庭开始对此界用兵,天界的一些不轨之徒是否会乘机闹事?紫微大帝与此事又到底有何干系?灵凝的父亲真武元帅和掌管森罗万象境的黑杀真君又是什么样的立场?这些事情,玉皇陛下和王母娘娘都不可能不去考虑。”

灵凝眼眶一红:“我爹爹……我爹爹绝不会是恶人。”

王妙想微微一笑,牵起灵凝的手:“‘玄妙极至,奚止于辅正除邪;消魔护国,保劫终而制劫始。’这可是昔日太乙救苦天尊东皇陛下亲口夸赞你父亲的话语。真武元帅若是奸佞之人,玉皇陛下与紫微大帝又怎会如此信任他,要将他升为六御之一?东皇陛下又怎会因为未能治好他女儿体内的火毒,而惆怅叹息?”

灵凝感激地看了王妙想一眼。

许飞琼却是心直口快:“可是,真武元帅既然知道从玄天境进入妖灵界的秘径,那他多半也进入过这里。那耀魄天尊的谋逆之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又为何一直没有上奏天庭?”

这事却谁也无法回答。

王妙想看着许飞琼,微微皱了皱眉。

许飞琼道:“姊姊,你可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我只是想嘱咐你。”王妙想低声说道,“你我回去之后,固然应该将所遇之事如实禀告娘娘,但其它的事,却最好不要过问。便是灵凝,回家之后最好也不要去问你父亲。此间之事,必定还藏着什么更大的秘密,我们能不牵涉其中,还是不要牵涉其中的好。”

许飞琼见她说得慎重,愕了一愕。灵凝抱着阴阳镜,低头不语。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婴勺夫人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纤云弄巧
热门: 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最三国第二卷纵横捭阖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学校怪谈 天域苍穹 七种武器4:愤怒的小马·七杀手 白金数据 家电人生 七界传说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