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婴勺夫人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一个屁字 第六十三章 湘妃有泪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玄机难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王妙想与许飞琼领头杀出了支离宫,风魂与灵凝紧随其后。

他们飞上空中,正要离开,天空却突然一暗,变得黑雾迷蒙,黯淡无光。

灵凝将阴阳镜照去,也只能将黑雾逼开丈余,光束根本无法穿透进去。黑雾之内,又有着不知什么东西围着他们绕来绕去,萧萧飒飒,无影无形。

灵凝虽然近来学了不少太乙道法,但毕竟没有经过什么大的阵仗,心中开始有些害怕。风魂知道敌人必是隐在这黑雾之中,担心灵凝应变能力稍差,容易被敌人偷袭,于是便先将灵凝护在身边,然后才低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许飞琼已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形,她冷冷地道:“又是那死妖婆在弄鬼。”

王妙想却只是倒持仙剑俏立虚空,淡淡地道:“夫人何不现身一见?”

黑雾中传来娇笑,一道光柱散开,内中现出一个妩媚的女子。风魂与灵凝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婴勺夫人,见她衣饰华贵,体态修长,虽然年龄看上去并不算小,但做起少女模样,竟也别有媚态。

婴勺夫人娇柔地笑道:“妾身大婚在即,两位仙子不妨在这多留些时日,何必急着要走?”

王妙想道:“混元周天,自有正气。你夫君何德何能,竟敢霸占妖灵界,自称天尊?你们若立时伏首,前往天庭向天帝认罪,或许还能免于一死……”

婴勺夫人冷哼一声:“妙想仙子莫非是在西王母身边待得久了,真以为这天地之内,只要王母娘娘一发威,所有人都得向她低头?连玉皇都可以成为天帝,我夫君在这妖灵界中做个天尊还有什么不可以?要想管住我们,只怕玉皇和王母都还不够资格。”

许飞琼怒道:“玉皇乃昊天金阙之主,王母更是得元始天尊授方天元统之录,制召万灵。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不将玉帝和王母娘娘放在眼中?我与妙想姊姊奉王母娘娘之命……”

婴勺夫人却冷笑道:“玉皇才是天帝,耀魄天尊固然是强行霸占妖灵界,却也轮不到西王母来管。你们口口声声都是奉王母娘娘之命,可又有将玉皇看在眼中?”

许飞琼被她这么一逼问,不觉也有些语塞。

其实也不止是她们,整个天庭一众仙官,又何尝不都在看王母娘娘脸色?如果不是王母娘娘在暗中扶持,玉皇确实是很难登上天帝之位。

虽然帝位上坐的是玉皇大帝,但基本上每个人都理所当然地觉得王母娘娘的地位又在玉皇之上。

但这虽然是事实,却也不能就这样说出来。

“大荒初期,天帝俊斩杀刑天,命仙首十二称臣,包括太一东皇、太极天皇在内的一众金仙无不甘心臣服。”婴勺夫人淡淡道,“玉皇若是也有这本事,那自然无人敢小瞧他。他若只是靠个女人登上帝位,天界的一众仙神就算明里不说,暗处又哪会真的敬重于他?不管是天上人间,要想让别人低头,都得凭各自的本事。我夫君能够占有这妖灵界,凭的也是他的本事。”

许飞琼嘀咕:“婚礼还没举行,就夫君夫君的叫,你也不害臊?”

婴勺夫人怒道:“你这死丫头……”

王妙想将许飞琼拉到一边,向婴勺夫人说道:“太上开天,执符御历,玉皇陛下历三千二百劫,方证金仙,又历十万大劫,才证得这玉帝之位,总执神道。玉皇陛下登天帝位,其实与王母娘娘和太一东皇的支持并无关系,乃是他自身修成。”

“妙想仙子竟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婴勺夫人嗤笑道,“我从不曾听闻有谁证了金仙后还要度劫。你说玉皇历十万大劫,按这算法,玉皇岂非是出生在开天辟地之前?”

王妙想道:“正是。”

婴勺夫人冷笑不止,许飞琼与灵凝睁大眼睛。

风魂在王妙想身后小声说道:“姐姐,我知道你想吓她……但这是不是编得过头了?怎可能有人生于天地出现之前?”

连木公都只是在天地初开后,才承青气而生。

王妙想没好气地回头看了风魂一眼:“我可是说空话之人?有些事情,只是外人并不知晓而已。事实上,并非玉皇因王母娘娘而登天帝之位,而是王母娘娘因玉皇而成昊天金母。太一东皇与紫微大帝便是因为知道玉皇来历,才齐推玉皇为天帝的。”

“既是谁都不知道的事,为何你却会知晓?”婴勺夫人哼了一声,“王妙想,你虽是舜帝传人,却也不过是在后汉时方才登上瑶池的飞仙而已。三界中谁都没有听过的事,却只有你知道?”

风魂也觉得王妙想所说的更像是“宣传”,而并非确有其事。不过与玉皇的来历比起来,他现在倒是更关心另一件事。

“姐姐,原来你是在汉朝时得道飞升的么?”风魂小声向王妙想问道。

王妙想脸一红,暗中捏了他一下:“你还未娶我,便嫌我老了不成?”

风魂心神一荡,悄然握住她那温嫩的玉手:“哪怕你也是生于开天辟地之前,有几亿岁了,我仍然想要你做我妻子。”

两人眼眼相望,一时间竟是不舍得将目光移开。

许飞琼在旁边轻咳一声,嘀咕道:“大敌当前,这两人怎么说着说着就把其他人给忘了?”

王妙想脸颊一烫,慌忙挣脱风魂的手。

风魂也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却见灵凝正看着他们掩嘴偷笑。

王妙想重新看向婴勺夫人,淡淡地道:“说这些其实也是无用。有一件事你并未说错,要想让他人低头,还得看各自的本事。你若想再将我们擒下,那就要看你是否还有这能耐。”

婴勺夫人冷然道:“本就是如此。”

说完,婴勺夫人身子一闪,又消失在黑雾之中。

暗云滚滚,仿佛带着无形的杀气挤压而至。忽地,寒光一闪,竟有无数刃光划来。

“你们别动。”王妙想左手轻捏剑诀,右手一卷一放,飞雪剑立时幻出扑天盖地的剑影。

这些剑影紧围着他们,将风魂等人护了个水泄不通。风魂原来还有些担心,怕王妙想刚刚脱困,真气不支,现在见她如此厉害,这才放下心来。

许飞琼有心相助王妙想,却见王妙想的幢幢剑影有若天网,竟让她无处下手,不禁心中受挫,想到:“我在瑶池时一心想找姊姊比试,她却始终避开我。我原本还以为她是怕输,却原来她只是让我而已。”

黑暗中,婴勺夫人怒叱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魔音传来,空间也生出奇妙的塌陷感。风魂与许飞琼只觉得心神一乱,脑中忽然生出许多不堪入目的画面,知道这魔音可以夺人心魄,赶紧凝神静气,不为外魔所动。灵凝以前从未出过远门,不曾经过尘世污染,对这魔音反而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抱着阴阳镜,好奇地注视着王妙想的剑舞。

婴勺夫人本想用这魔音干扰王妙想的剑舞,却见这瑶池女仙对魔音听而不闻,舞得一丝不乱。

婴勺夫人暗自惊异,她见王妙想与其身后的青年情意绵绵,故用情魔与欲魔扰乱她。谁知王妙想被困了这些日子,身体虽然动弹不得,心中的迷乱却反而渐渐地理清了。她已知道自己对风魂的心意全是出于真心,与情魔无关,因此,虽有外魔想要侵入她的心志,她的心志仍始终坚定。

风魂却没有她这个本事,一开始还能守住心神,但他修行的时日不如王妙想与许飞琼长久,又不像灵凝那般,既不曾沾染世事,又长年受到烛龙火毒与玄池寒水的磨砺,没过多久,便有些难以自持。

而王妙想舞剑时的美妙背影,又让他想到了自己那“让她脱光衣服舞给我看”的不良企图,心神摇坠,脑中立时出现幻觉,放眼看去,只觉不但此时的王妙想已是全身赤裸,摇得香臀玉乳乱颤,连许飞琼和灵凝都开始宽衣解带,媚眼含春,将那诱人的身体往他身上直贴。

他心中虽然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只怕难免出丑,偏偏这心魔无形无质,越是生出抵御之心,它侵入得便越快。

王妙想本是全神贯注地与婴勺夫人对峙着,风魂却突然从身后将她抱住,双手绕上前来死力搓她酥胸,而她的臀后更是被什么硬梆梆的东西顶着,极是难受。

王妙想心中一惊,想道:“糟了,魂弟虽然已得木公真传,但他毕竟不曾经过清修,更没有历过天劫,完全没有抵御心魔的经验。这样下去,只怕他会欲火焚身,暴毙而死。”

要知道,几乎每一个修道者都是从清心寡欲、朝谒精诚开始的。王妙想在遇见舜帝之前,从小便独自居住在苍梧山黄庭观中,日日诵念《玄经》,虽然明知仙道渺茫,她却从不放弃,这才在十多年后得舜帝亲临,传她道术,此后又经过两三百年的潜心修行才能登上瑶池。就算这样,当面对外魔入侵时,她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只是谨小慎微,小心应对。

风魂原本却是生活在繁华浮躁的二十一世纪,虽然作为棋手,对心态的要求也比较高,却哪及得上古代修道者的常年清修,无思无欲?便是在大荒境的那三年中,也还有浴月陪在他身边说话聊天,一同玩耍,虽然清苦一些,却也谈不上是“清修”。

道非是众生,能应众生修。万事万物皆由道而生,故每个人心中皆有道性,然而是否真的能够得道,却全仗一个“修”字。若论道法遁术,风魂已经不在一般的仙神之下,但遇到这种无形无质的外魔,他没有经过清修的弱点还是难免暴露出来。

王妙想被风魂这么一抱,剑舞登时乱了,那些刃光开始迫近。幸好许飞琼及时发现不妥,祭出仙剑补上缺口。

“姐姐……”风魂神智迷乱,开始解王妙想的衣裳。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一个屁字 第六十三章 湘妃有泪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玄机难测
热门: 哑舍·零·秦失其鹿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苍穹榜:圣灵纪2 绝世丹神 兽血沸腾2(图腾大陆) 易中天中华史:奠基者 破法之眼 守夜者2:黑暗潜能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人皇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