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太乙五雷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天才少女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宝镜阴阳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灵凝就是传说中的天才!

风魂现在很确信这一点。

不管多艰涩难解的道家心法,她居然都看一眼就能理解。再加上她那经由烛龙毒火和玄寒玉的真阴之气改变了的特殊体质,简直就不用再经过什么修习,便能将它们使用出来。

风魂现在好自卑。

“师父啊,这句‘至幽靡察而大明垂光、至静无心而品物有方’该怎么解释?啊,你也要想一下吗?嗯,我觉得,它的意思应该是……”

“师父啊,这句‘结气而成、凝云虚构’应该怎么结气……是这样吗?可我怎么觉得应该是……”

“师父啊,这句……算了,我不问你了,问你你也不懂。”

……好郁闷。

其实风魂自身的悟性也不差,否则木公就不会将道法传给他,又让他在人间收徒。只是灵凝的天份实在是高得恐怖,以至于风魂觉得,和她比起来,自己的智商简直是无限的低。

现在他终于明白木公为什么会特意在天书中提到收灵凝为徒这件事了,这样一个悟性高得出奇的女孩,如果因为染病而无法修行道法,那简直就是暴殇天珍。

没过多久,灵凝便能够用凝云之术弄出一团祥云来,托着她在空中飞行。不过或许真的是习惯成自然了,基本上,都还是由风魂抱着她上路。

在快要接近冀望山的时候,风魂想起了重新铸炼玄元砖的事。虽然践天已将玄元砖送给了他,他已不算是“捡”来的,但天界之上,认得玄元砖的仙神实在是太多,而他又不能去向别人解释,倒不如把它重新铸炼,至少也要让人认不出它来。

要想改变仙家宝物的外观,而又不失去它原本的功效和灵性,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太乙天书中,同样记载着仙家的铸炼之术。

溶烧仙器,本是要用三昧真火,但灵凝那已能够收发自如的烛龙离火,却比三昧真火还要至刚至烈,而魏夫人又曾送给风魂一颗石精金光化形丸,这种神仙也难寻到的化形丸具有将仙器改形而不换质的妙用。

于是,风魂便让灵凝提炼大地之气构建成鼎炉,并将玄元砖和石精金光化形丸放入其中,再用烛龙之火进行锻烧。

这时,风魂又想到,那太阴玄寒玉虽然已失了至阴之气,但它的质地仍不是普通的铸炼材料可以相比,何不也放进去?

他将玄玉一同放入炉中,又扔进了数十粒红蓝两色的晶砂。

“炼好之后就送给你用吧。”风魂向灵凝说道,“我收你师姐为徒时,也曾给了她一柄仙剑。你学了不少神通,手上再有件法宝,会更好些。至于想把它炼成什么样子,也随你的心意吧。”

灵凝脸一红:“我、我想要一面镜子。”

“镜子?为什么是镜子?”

灵凝用手摸了摸脸,难为情地说:“这里到处都是脏兮兮的,自从来到妖灵界后,也没有时间梳洗,我、我想炼出一面镜子来,看看我的脸上是不是脏脏的。”

晕死!

果然,不管哪个时代的女生都是爱漂亮的。

不过,反正道家的法宝本就是各式各样,什么奇奇怪怪的样子都有,相比之下,镜子也不算太难看。于是风魂也就由着她的心意去了。

铸炼之道本就非常讲究,便是人间的凡剑,也往往要由欧冶子、干将莫邪等铸剑大师才能炼出精品,而且动辄便要耗去两三年,更何况是仙家法宝。风魂得了魏夫人的石精金光化形丸,铸炼的时间可以大幅缩短,却仍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这个过程中,灵凝始终诵着《紫度炎光经》,肃穆静蔼,坐守一旁。风魂也洗心虚迈,如履冰火,不敢打扰她。

他们所选的铸剑之处乃是一个狭窄的山峡,风魂又用阵法将四周封住,以免有人发现。然而,炉中的宝光仍然不时窜上云霄,其中又以金白二色为主。

风魂原本以为在石精金光化形丸的帮助下,要不了多久便可炼成,谁知那玄元砖与太阴玄寒玉虽然已经熔化,却始终无法铸成形状。而由于精光外泄,已有不少神人妖魔被吸引过来,到处查看。

风魂算算日子,知道起码已炼了半个多月,虽然他的阵法布得巧妙,炼宝之处暂时还没有被人发现,但这样下去,却是早晚的事。

更何况,他本是以寻找王妙想为重,只是以为铸宝的过程不会拖太久,才“抽空”进行铸炼,这一拖拖上半月,谁知道王妙想是否还有时间等他去救?

然而,若是现在强行中断,整个铸宝的过程便将功亏一篑,炉中那上好的材料也将毁去,而始终在用心神守护炉火的灵凝也很可能会受伤。

风魂无奈之下,只好继续等着。

这样又过了几天,风魂见那炉中仍然没有一丝进展,反而是一直闭目静坐的灵凝脸色越来越青。他暗自心惊,想道:“守炉者一般只是以心守鼎,只要不起杂念,便绝无问题。灵凝从小遭受磨难,虽然有时爱哭,其实内心坚强,我就是因为对她极有信心,才让她守炉。但看灵凝现在的脸色,她虽然做到了‘玄忘’,但炉中那还未成形的宝物却似乎在不断地吸取她的灵力,这样下去,只怕宝物还未炼成,她便先要死了。”

他注视着以大地之气构成的透明鼎炉,那里面黄白两色流汁始终在互相渗透,却又无法融到一起。风魂心想:“莫非是玄元砖与玄寒玉的质地互相冲克,彼此排斥?”

铸炼之道,有时虽然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差错,却仍然有可能生出意外。干将铸剑三年,却因鬼神相妒而始终不成,最终靠他妻子莫邪跳入炉中,以血肉作为剑引,才终于铸成了雌雄二剑。

风魂蓦然站起,取出一枚棋子化成小刀,然后便左手割去。他将手一挥,一股热血溅入炉中,浇在那黄白二色溶汁之上。

溶汁虽然稍为融合了一些,却也仅此而已,没有更多作用。

一道阴风传来,风魂猛一回头,感觉自己像是看到了个影子,又似乎只是个错觉。

他取出黑白棋子,又在周围多布置了些阵法禁制。

灵凝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又过了几个时辰,天空中落下了许多神人,将这处峡谷封住,然后四处搜寻。

很快的,又有两名巫仙落下,其中一名手持蛇杖,正是风魂曾在丰沮山见到过的巫罗。另一人打扮与巫罗差不多,年纪则要老得多,满脸皱纹。

两名巫仙发现了风魂和灵凝炼宝的位置,一同使用巫术,联手破开风魂布下的禁制,迫使风魂二人现出身来。

巫罗冷哼一声:“原来又是你们。”

年纪更老的那名巫仙沉声问:“他们是谁?”

巫罗道:“大半个月前,他们与那杀了巫姑的红衣少女一样,不知从哪钻了出来。我本想擒住他们,却被他们跑了。”

巫罗又道:“他们与那红衣少女必是一伙的。”

老巫仙冷冷道:“既然如此,就先将他们擒下再说。”

巫罗不再多话,只是将蛇杖一摇,立时飞出无数飞蛇。这些飞蛇翅膀拍动,发出一阵刺耳的嗡嗡声。

又是这招?风魂耸了耸肩。

这家伙一定没看过日本动漫《女神的圣斗士》,不明白同一个招式绝对不要向圣斗士用出第二遍的道理。

风魂站在灵凝身边,将手一撒,七枚棋子在山峡内布成七星,再幻化出七道风团。这些风团交错卷舞,竟将那些飞蛇卷入其中,再互相碰撞。

等到风团消散,那无数飞蛇早已翅膀碎裂,身体也被风劲扯断,落在地上,身子还不断地蠕动着。

巫罗脸色一变。

那个年纪更老的巫仙乃是十巫中的巫彭,眼见巫罗的漫天飞蛇如此轻易地便被对方破解,立时站前一步。他双臂一振,两道龙影飞出,剪向风魂与灵凝。

风魂见飞来的这两条龙有形无影,戾气十足,分明便是以蛟龙死后魂魄炼出的龙魂。风魂以食指作剑划出九道横竖交叉的线条,每划一线,必念一字,这是“奇门九字诀”,分别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他又在斗字诀下书个“辟”字,即“九字辟邪”!

龙魂被这以念驱邪的九字所挡,无法再进一步。

上空,一个高大的神人从峡顶一跃而下,手持大刀劈向风魂。

风魂再书一个“移”字,那神人一刀劈下,却是眼前一花,等他看清下方,又发现自己不知怎的换了个位置,劈的不是风魂,而是巫彭。

那神人坠势太快,想要改向已是来不急了。巫彭哼了一声,两只龙魂回首一咬,便将那神人咬住,连形体带魂魄都吞了个一干二净。

其他神人见同伴不但没有建功,反而被巫彭大人的龙魂吞了,立时都避到远处,不敢上前。

风魂鼓掌:“厉害,厉害!”

巫彭不为所动,只是再哼一声,往自己身上乱搓。风魂还想着这老头莫非是被气得发了羊癫疯?谁知巫彭的身上却飞出不知多少的恶魂厉魄,这些厉魄形态怪异,俱都凶神恶煞。

风魂不敢大意。这些厉魄俱是由神兽死后的魂魄炼成,这种做法固然伤天害理,却绝不容易应付。

风魂双手合扰,往天一拜,口中疾念:“五气朝元,一尘不染;东魂西魄,南神北精;中宫之土,攒簇五雷。太乙救苦,急急如律念。”

这是木公亲传的五雷正法。

雷法为先天之道,雷神为在我之神。因此,道家中不管哪门哪派都传有五雷之术。由于各门各派的雷法都有所不同,所以雷法又可分为神霄雷、玉枢雷、大洞雷、仙都雷等等。而各派之中,又以神霄派的雷法最精最纯,这是因为雷法本就是神霄派的立派之本,不像上清、灵宝、清虚等派,不过是兼习而已。

风魂所召的,乃是太乙雷。

这太乙五雷术,他也还是第一次用,在以前他其实也没学过,还是前些日子灵凝在天书中看到,并教给他的……咳咳。

师父要向徒弟学,这事其实蛮丢脸的。

一时间,惊雷大作,狂风乱起,无数霹雳从虚无中生出,在风魂的周围交错成天网。凡被劈中的恶魄,立时烟散云消。

巫彭口吐鲜血,又惊又怒。这些厉魄乃是他以自身精气喂成,本是刀剑难伤,然而雷法本就具有禳邪荡疬,炼度幽魂的奇效,而风魂的太乙雷又是木雷,木乃东方青气,可催生万物,恰恰克制了那些厉魄所带的阴森死气。

巫罗眼见巫彭难以支撑,立时向那些神人喝道:“这小子也撑不了多久,你们快给我上。”

动万物者,莫疾乎雷。雷法虽然是诸法之中威力最大的,却迅捷而不可持久。

然而那些神人既怕被五雷轰中,更怕被巫彭的厉魄误伤,哪里有胆子上前?风魂也知道需要速战速决,否则自己很快便会耗尽元气,然而巫彭身上飞出的那些厉魄实在是太多,纵然是太乙五雷,一时竟也无法消灭干净。

风魂将手一合,雷声突然消失,天地归于平静。

巫彭以为风魂已没有力气再施展雷法,立时驱动剩下的厉魄冲向风魂。他在刚才那一波雷击中失去了大半的厉魄,本就心痛不已,此刻自是恨不得将风魂连血带肉啖个干净。

巫罗也是大喜过望,那些神人眼见巫彭大人即将得手,全都喝起彩来。

风魂等到厉魄近身,忽地双手一摊。

所有雷气集成一束,竟从空中劈向巫彭。厉魄速度再快,又如何快得过雷光?还没有等它们咬上风魂,那道雷光已劈在了巫彭头顶,直接将他劈死当场。

那些厉魄生前都是神兽,死后却被巫彭拘住,惨遭炼化。此时见到“主人”已死,立时全都拥了回去,将巫彭的尸体咬成无数碎片。

它们戾气未消,又开始攻击其他人。巫罗和那些神人眼见厉魄啖主,早已防备起来,一时逃得逃,散得散。

风魂用雷法护身,凡是接近他的厉魄,都被他一雷轰死。他其实也没有力气支撑下去,但那些厉魄知他厉害,不敢上前,很快的都追那些神人去了。

风魂松一口气,看向灵凝,却见灵凝仍然静坐在那里,不闻不问,只是额上开始冒出冷汗。

风魂心想再拖下去不是办法,打算强行中止炼宝。

就在这时,天空却传来一声怒喝。

那声音挟着威势,震耳欲聋:“尔等废才,连这样一个只修了几年道法的小子都擒不住。天尊养你们,难道是拿来做饭桶的?”

一个天神从天而降,他上身赤裸,腰缠蓝布,额上长着三只神目,肩上还生有四只钢筋铁骨般的手臂。

若是薛红线也在这里,必会将这天神认出。

他是“凶黎三神”中的天神愚……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天才少女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宝镜阴阳
热门: 恐怖邮差(无限邮差) 奇门风云录 慧剑心魔 天花板上的足迹 追踪师:隐身术 天机·第四季:末日审判 龙族Ⅳ:奥丁之渊(龙族4:奥丁之渊) 猎魔人7:湖中女士 一言通天 李世民权力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