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再收女徒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初遇小方 下一章:第五十五章 天才少女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红线跟着小方来到山下,见这里竟有一处人类居住的村镇。小方告诉她,这些人原本是散居在妖灵界各个角落,耀魄天尊控制了妖灵界后,天空被青雾覆盖,大地也慢慢地失去了地气,只有一小部分土地才能够种植庄稼。

好在妖灵界内的凡人数量本就有限,逐渐地也就聚集在一起。而一些人类附和耀魄天尊,竟也跟着虐待起那些被迫成为奴隶的妖族,还有一些虽然看不下去,却也不敢吭声。

红线看到天空中仍然飞着许多人面鸟身的飞兽,许多神人散在镇子的入口,显然是在搜查她。

“别动!”小方却晃了一下手,将荷花变了出来。他摘下一片花瓣,然后跳起来将它拍在红线脸上。红线只觉得脸上清凉,还没反应过来,小方又弄了个奇怪的项圈戴在她的脖子上,然后抓着她往镇子里跑去。

红线见几名神人已看了过来,心底紧张,担心自己被他们看破,但那些神人却显然没有去怀疑她,甚至跟小方打起了招呼。其中一个神人问小方他带来的少女是谁,小方却只是蛮不在乎地说了句:“她是我的女朋友,你们可别为难她。”

那神人摇头道:“你怎么找了个有妖族血统的女朋友?”

“妖族又怎样?”小方却笑道,“等婴勺夫人大婚的时候,我找一件好礼物送她,婴勺夫人一高兴,自然就会帮她脱了妖籍,说不定还会赠她一个神职呢。”

“别做梦了。”那神人哼了一声,“连愚大人和巫咸大人、吴大人都费尽心思想着应该送夫人什么样的礼物,你一个小小的地方神灵,送的东西只怕夫人连看都懒得去看。”

“我们走着瞧!”小方牵着红线的手,跑入人群之内。

红线见那些神人竟将她当成妖族,不禁也心中奇怪。这镇子里也有不少妖,只是脖子上都无一例外地戴着项圈,那项圈从外形上看,倒和小方套在她身上的差不多。而这些妖地位显然极低,要么做着苦力,要么被当成牲口一般放在台上让人买卖。

红线心想,那些神人绝不会只是看到她的脖子上套个项圈就把她当成妖,于是找了个摊子,用上面的铜镜照了一下。

在她脸上,不知何时多了好几条斑纹,若只是看她的脸,与其说是人,反倒更像是猫了。她知道这定是小方弄的手脚,心里倒也感激。

摆摊的人却一把夺过铜镜,骂道:“哪来的贱种,你主人也不把你看好。”

作势便要踢她。

红线大怒,身上运劲,准备把这家伙的腿弄断。小方却从旁边窜了过来,一把将她拉开,又盯着那摊主:“你想干么?”

那人却也认得小方,赶紧换了一堆笑脸,向小方又是道歉又是陪笑。

红线觉得这家伙实在是让人恶心。

小方带着红线走开,又偷偷向她说道:“你最好不要再暗中使用真气了。凡是戴上禁灵箍的妖都被封住了妖力,什么本事也使不出来。而且箍上还带有禁咒,一旦他们攻击神仙或是凡人,禁灵箍便会让他们受苦。你要是被人发现可以运用真气,那些神人马上就会知道你脖子上的这个是假的。”

红线向周围看去,见大多数人类的衣着虽然与人间不同,却也不像她身上这件露着肚脐。倒是那些身有斑纹的妖族少女穿得和她差不多,显然小方一开始就打算让她装成妖族的女孩。

一个台上,几名妖族少女被迫脱得精光,许多人不顾她们的惊慌在旁边指指点点,还有一个肥胖的家伙在那里叫卖。

红线暗自心惊。人间界虽然处在战乱之中,但这种公然贩卖人口的事却也极少发生。而且这些少女除了身上带着斑纹,不管从哪里看都和普通人类差不多。

小方低声说道:“她们其实基本都是人类,只不过是先祖中的哪一个有妖族血统,于是也都被归入妖籍。这妖灵界明明就是天庭划给妖族居住的地方,千百年来,人间一些躲避战乱的凡人也逃了不少进来,妖族从不为难他们。自从天尊来了后,妖与人的日子其实都不如以前好过,只是天尊规定,人类的地位又在妖族之上,于是这些人便也心安理得地把妖族当成低贱的奴隶,完全忘了妖族以前是怎样善待他们。你说,到底是这些妖的心更贱一些,还是这些人的心更贱一些?”

红线沉默。

小方又道:“有的时候,看到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我真恨不得不再去管他们,任由这里的地气也像其它地方一样消失,但若真的那样做的话,这些人无地可耕,只怕真的没有谁能再活下去了。算了,不说这些,我们走吧……”

红线问:“去哪里?”

“支离宫。”小方低声说道,“愚大人四处追捕你,你要是一直在外面游荡,早晚会被他找到。婴勺夫人的婚期将近,她的支离宫需要不少丫环。我在那里认识一些管事的人,可以让你藏在里面当个丫环。愚大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你敢跑到支离宫去,就算想到了,他又怎敢去搜婴勺夫人的住处?”

红线想了想,小声问道:“我师父传给我的仙剑被那恶神给抢了去,我想把它偷回,可有什么办法?”

“仙剑?”小方说道,“你那仙剑的品质如何?若只是一般的飞剑,恐怕愚大人早就搓成铁屑随手扔了。”

红线道:“那只飞剑是我师祖传下来的,自然不是一般的飞剑。”

“你师祖是谁?”

红线道:“他老人家是大荒境的太乙救苦天尊。”

小方吓了一跳:“你可别骗我。”

红线哼了一声:“我骗你干么?我师父本就是东皇陛下唯一的传人。”

“如果是真的,那反而好办了。”小方道,“愚大人自己不用剑,所以,他必会将你的剑送给婴勺夫人。婴勺夫人虽然也不用剑,却喜欢收集名剑。你到支离宫后可以小心查探,看看你的仙剑是否已被婴勺夫人收藏了起来。不过,你若真想盗剑,可要万分小心。婴勺夫人不但自身神通非凡,她身边的侍女也都不是弱者。婴勺夫人经常自比王母娘娘,认为自己的本事绝不在王母娘娘之下,只是运气没王母娘娘那么好而已。”

红线惊道:“她真的比王母娘娘还厉害?”

“怎么可能?她不要脸地乱吹,你还真信?”小方哂道,“东王父,西王母。王母娘娘可是得道于混元之初的金仙,连上元夫人都不是她的敌手,婴勺夫人算什么?但你若是因此而小看婴勺夫人,那可就是找死。她的实力至少远胜过一般的瑶池女仙,便是与上真司命南岳元君魏夫人交手,也要比过后才知道谁强谁弱。”

小方虽然说得认真,红线却是心中不服,只是想道:“那婴勺夫人再厉害,我只是去将自己的剑盗回,最多找到后用金光纵一逃,她难道还能抓得住我?”

风魂坐在地上打开天书,一直看着,默不作声。

灵凝见风魂自离开瑶湖之后,便只管一边上路一边埋头沉思,也不和她说话,以为他还在怀疑她的父亲,再也不愿理她,心中难过。

风魂却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一直在考虑着有什么办法驱散灵凝体内的火毒。然而,不管他怎么想,都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他越想越急躁,不知不觉地脑袋里一片空空,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灵凝看见他那个样子,更以为自己已是被他讨厌,坐在旁边默默地又流出泪来。

风魂把天书摊在腿上,无奈地长叹一声,看向灵凝,却见灵凝已是满脸泪水,不禁怔了一下。他倒也不笨,很快便明白这内心寂寞敏感的女孩儿误会了自己,只好把她搂过来,小心地哄着她。

灵凝从小到大也不曾被人哄过,母亲恨她入骨,父亲虽然对她好,但真武元帅天生便是不爱说话的性子,自然也哄不来女儿。现在被风魂这么一哄,心里涌起喜滋滋的感觉。

按理说,她本是未出阁的女孩,和风魂也不算认识太久。但这一路过来,习惯了被他又搂又抱,灵凝竟真的觉得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像是和父亲一样重要。

灵凝低声怨道:“你、你既然不讨厌我,这几天为何又一直不理我?”

风魂正要向她解释,谁知灵凝的一滴眼泪落在天书上,那天书忽地闪出一道蓝光,紧接着便云涌雾现地出现了一串串句子。

这是木公的留言,里面竟提到了灵凝的名字。风魂与灵凝一同看去,却见上面说的是一件往事。

原来,灵凝刚刚身染烛龙火毒时,她的父亲真武元帅求告于木公,于是木公便请紫微大帝将太阴玄寒玉捎给真武元帅。然而,因为玄玉送得太晚,灵凝只能勉强保住性命,无法完全康复,木公心知只靠玄寒玉去护持灵凝的心脉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便在事后寻思将她完全治好的办法。

而红线所练的《太阴剑诀》,便是木公为了治好灵凝而悟出来的。

然而太阴真气虽然能抵御烛龙的毒火,灵凝却无法练习。若灵凝是男子还好办一些,可以让练有太阴真气之人用“白玉轮”,把太阴真气度入灵凝体内。只可惜灵凝是个女孩儿,而那太阴真气同样也只有女子可以练。“白玉轮”乃是阴阳双修之术,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两“阴”自然无法同修。

木公虽然悟出《太阴剑诀》,却也意识到自己的思路有误。灵凝体内的火毒已经与肺火合而为一,若是将它强行驱除,虽然灵凝的性命不再有危险,却将一生体弱,无法再修习任何仙家道法。

于是,木公反其道而思之,终于想出了一个可以利用火毒增强灵凝体质的办法。只是那办法结果虽好,过程却凶险,万一出了差错,灵凝只怕会当场死去。木公不想冒险,再加上其中又有些妨碍之处,于是便将此法藏在天书之中,也未告诉真武元帅。

留言中又提到,若是机来缘到,得他道法之人能够遇到灵凝,不妨证询她自己的意见。若她愿意冒险,便收她为徒,并在成功之后,将天书中的道法传授于她。若她不愿,亦不可强求。

风魂看完留言,心底沉思。灵凝胸口藏着的玄寒玉与红线的太阴真气非常相似,可以说根本就是同出一源,现在见了留言,才知道其中的缘由。

他又往下看去,那天书中的留言散去,木公所提到的办法也显现了出来。风魂见这办法果然是另走奇径,虽然奇妙,却也藏着凶险。

木公多半是猜到真武元帅绝不肯让他疼爱的女儿冒险,所以虽然想到此法,却没有说出来。木公也未必是算到风魂真的能够与灵凝遇到一起,只是道家一向讲求“机缘”,此法既然已经想了出来,木公自然不会轻易将它舍弃,于是便也收入天书,等待它的“机缘”。

风魂看向灵凝,却见她只是看着天书,低头不语。

过了一会儿,灵凝忽地低唤一声:“师父……”

风魂怔了一怔:“什么?”

灵凝脸一红,低声说道:“东皇陛下说,我若是愿意的话,便、便拜你为师,所以我就、就唤你做师父了。”

“灵凝,你可要想清楚了。”风魂注视着她,“你也看到上面写的,若是失败的话,你很可能会因火毒失控,死在这里。”

灵凝小声说道:“可是,若是成功了,我便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事也做不成。我可以去学更多东西,甚至可以像红线姐姐一样,御着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不想再让别人一直担心我,不管去哪里都要让人抱着背着。”

风魂心想:“你双腿已断,就算依木公的办法治好你,像红线那样的纵跃之术你还是无法学成。但奇门遁甲、五行遁术这些倒确实是可以学了。而且,木公既然提到让我收你为徒,必是有什么让我独授给你的神通道法。”

灵凝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内心犹豫,于是又说道:“你、你不用担心我,就算真的出了差错,我死在这儿,我也绝不后悔。师父……你若是我,你是宁愿像我现在这样病怏怏地过上一生,还是冒上一些危险,换来一个更让人期待些的未来?”

风魂见她心意已决,也不想再劝她。他笑了笑:“你要做我的徒弟,这样叫一声就可以了么?”

灵凝见他神情,知道他又要捉弄自己,只好红着脸道:“那、那我给你行拜师礼。”

她移正位置,准备磕头行礼。风魂却又拦住:“哪有人坐着拜师的?”

灵凝委屈地道:“我、我也想跪,可是……”

风魂却指了指自己的脸:“别人用跪,你可得用亲,别人拜师磕三个头,你就亲我三下吧!”

灵凝俏脸羞红:“哪、哪有人这样拜师的。”

风魂道:“要入我门下,自然得由我说了算了。”

灵凝道:“那你闭上眼睛。”

风魂闭上眼睛,没一会,脸上便传来了那柔软的触感。灵凝亲了他三下,脸颊发烫,正要缩回身子,风魂却已将她搂了过来,笑道:“刚才是徒弟亲师父,现在师父得亲徒弟了。”

灵凝羞羞地推着他:“师父你、你捉弄人!”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初遇小方 下一章:第五十五章 天才少女
热门: 一夜冥妻 天之逆子 欢乐道士 武炼巅峰 阴师人生 美国汉学纵横谈 武逆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 司徒山空传 吴承恩捉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