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生死红线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八卦成列 下一章:第五十章 龙绡宫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遴甲虽然负伤,为了保命,逃得却是飞快。红线一心杀它,自然也急追不舍,只是一会儿,这一人一兽便跑得没影了。

遴甲本是巫姑的爱犬,巫姑如何舍得让它被人杀死?她心中恼怒,赶紧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将瓶中金液倒入口中,静坐调息。然而红线的紫绡剑虽然不像玄元砖般,能够直接伤人魂魄,却带有极阴极寒之气,巫姑身体的伤势虽然在仙液的作用下勉强复原,体内经脉却被冻住,无法运劲。

她知道急也无用,只好静下心来,想要等待体内寒气散开。

一个黑影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猛一抬头,却见出现的是一个腰缠蓝布,上身赤裸的天神。这天神肩生四臂,额上长着三只眼睛,身体硕大。

巫姑认出这个天神,大喜道:“愚大人,你快帮我擒住那伤我的丫头,我定要将她……”

这四臂天神却盯着巫姑的胸脯,那里的衣裳早已被红线划破,浑圆的双乳半露在外。巫姑发现这天神眼神中的淫秽,心中一惊。这天神同样也是耀魄天尊座下,平日对她倒是和和气气,谁知现在见她受伤,竟毫不掩饰心中的淫欲。

那四臂天神直接将她推翻在地,跨坐在她身上,巫姑想要挣扎,无奈体内寒气未散,根本使不出劲来。四臂天神用他的四只手直接剥开巫姑的衣裳,同时怪笑道:“你身为天尊座下的十巫之一,居然会输给那样一个小丫头,真是没用。”

巫姑颤声道:“你竟敢对我做这种事,天尊知道后,定不会放过你。”

四臂天神冷笑道:“真以为你被天尊宠幸过几次,他就把你当成宝了?实话告诉你,你们这所谓的十巫,只有你哥哥巫咸还有些本事,天尊稍为看重一些。像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就算死了,天尊最多也就是随便找个人顶上来。至于巫咸,他就算知道我把她妹妹上了,又敢把我怎么样?更何况,他根本不会知道。”

说完,他也不管巫姑如何恐慌,两只手抓住巫姑双手,另两只手则压着她饱满的双乳,身子一挺,硬生生将某个东西送进巫姑体内。

巫姑被迫忍受着身体上的屈辱,同时更知道这混蛋必在事后杀人灭口。此人在成为天神之前,本就是为祸一方的食人妖魔,杀人的手段极其残忍。

巫姑暗中咬断自己的舌根,元神想借着血光逃走。这四臂天神却早有准备,冷笑一声,一掌拍在巫姑的天灵盖上,将她的元神封在体内:“你还没享受完,别急着走啊。”

巫姑知道自己今日不但要受尽凌辱,更是连转劫重修的机会也不用再想,心中绝望,只能一边强忍着私密处的撞击,一边默默流泪。

这天神还不尽兴,用他那四只手臂将巫姑的身体翻来扭去,弄出各种姿势,直到自己体内的气流畅快地射进巫姑体内,才怪笑道:“你也不用太难过,等一会,我必定替你报仇,让那伤了你的小丫头尝尝你现在所受的滋味。那丫头不但长得比你漂亮,而且分明还是处女,和她比起来,你不过是我的菜前点心罢了。”

说完,他用双手刺入巫姑胸口,硬生生掏出心脏放入口中,就这样嚼了起来……

在另一边,红线终于追上了那条黑狗。

然而那条黑狗却全身颤抖地趴跪在那,泪水汪汪。它的体型虽然巨大,但装出可怜来,竟也像模像样,仿佛自己只是一只无害的小白兔。

红线提着剑,虽然明知道它是装的,却真是狠不下心来杀它。

趁她犹豫,天狗遴甲慢慢地向后移着,红线哼了一声,将剑轻轻一抖,它又赶紧老老实实地趴在那里。

红线心中好笑,于是便将剑指着它:“想要我不杀你也可以,但从现在,你只能一直跟在我身边,做我的家犬,不许再回那个女人那里,听到没有?”

遴甲乖乖地点头。

虽然知道它绝不会真的这么听话,但红线既然不想杀它,也就只好把它带在身边。而且,红线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心里也想找个伴儿,这家伙虽然只是一只狗,但它懂得人言,带在身边多少还可以打发一些寂寞。

她收剑入鞘,用手轻拍着遴甲的脑袋,遴甲竟真的一动不动,完全一副认命的模样。

红线虽然胆子并不算小,但身处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多少还是有些不安。尤其是她离开烈龙窟后便被巫罗擒住,眼见巫罗要对她用刑,幸好紫绡剑不知从哪里飞了过来,她才幸运地脱身,结果又被巫姑追杀。于是在她看来,这鬼地方不但奇怪,更是处处都是坏人。

她担心再有敌人追来,便要带着遴甲离开这里。哪知刚才还摆出一副害怕模样的遴甲像是闻到了什么气味,突然惊怒地跃起,要往来路奔去。

红线见这畜生出尔反尔,心里大怒,跃过去拦住它,将剑一指:“你真的不想活了?”

遴甲却对她又是拜又是跪,不但表现得极为紧张,眼眶中更是流出了血泪。红线知道这种神兽天生便具有灵性,心里一惊,忙问:“可是你的女主人出了事?”

遴甲拼命点头。

红线心中疑惑,她虽然伤了巫姑,但已刻意避开了致命要害,按理说,那女人至少没有生命危险。然而这黑狗的样子,让红线觉得那女人恐怕真的遇到了什么凶险,虽说她本就是自己的敌人,是生是死也与自己无关,但红线还是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她跃到遴甲背上,让它载着,直往他们来时的方向奔去。

回到那处地方,那里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人也没有看到。红线心中惊疑,却见遴甲已低吠着在一处空地上扒着,那处的泥土不知为何本就松软,很快地便被遴甲扒出了一个大坑。

一具尸体被它挖了出来。

红线看着巫姑的尸体,大吃一惊。巫姑不但全身赤裸,四肢断折,皮肤上到处都是淤青,她的胸膛更是已被挖开,显然是心脏被人取了出来。

红线没想到自己只是离开了这么一下,这女人竟横遭惨死。她提着剑四处张望,想要找出凶手,巫姑虽然是她的敌人,但那凶手竟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将一个女人活活地折磨至死,红线怎会不怒?

遴甲悲伤地发出呜呜的叫声,忽地又竖起黑毛跳到红线身边,双眼怒瞪。

在他们的前方,那长着三目四臂的天神现了出来。

遴甲的身子颤了颤,显然是认得这个天神,因此有些惧怕。但主人的惨死终究是激发了它的野性,它瞪着四臂天神,牙齿磨出咯咯的声音。

红线也提着剑怒视对方,这天神的嘴边仍然留有血迹,分明是他在吃完巫姑的心脏后没有擦干净。她瞪着对方:“是你杀了这个女人?”

四臂天神淫笑地向红线逼近:“小丫头,你记住了,吾乃此界的堵山大神天愚,你等会儿舒服的时候,只要娇滴滴地喊我天愚大人就可以了。”

红线大怒,将剑一放,紫绡剑有如蛟龙般劈向这淫神。谁知天神愚竟是避也不避,只是将其中一只手挥了挥,便将紫绡剑击飞。红线心中一惊,知道这敌人神通非凡,立时抓住飞回的紫绡剑,同时将体内的至寒之气提升到极致,和身一卷,连人带剑击向天愚。

天神愚见红线的剑光中挟着冰魄,一时也不敢小视,四臂连挥,将自身护得水泄不通。也不知他的手臂是什么做的,紫绡剑接连不断地与之交击,竟传出金属碰撞般的锵响。

突然,天神愚双手一拍,夹住紫绡剑猛一用力,要将剑身扭断。红线赶紧抽剑,却怎么也抽不动。紫绡剑在天神愚的手掌中弯了一弯,再弹出悦耳的轻响。

幸好这时,遴甲也纵过来咬向天神愚,却被天神愚一脚踢开。

红线趁机带剑退开,立在远处紧张地看向她的仙剑,见剑身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来。

天神愚见自己这连仙家宝物都能轻易摧毁的双手,不但无法弄折红线的飞剑,掌心更是隐隐作痛,不禁想到:“这丫头的仙剑来历不凡,婴勺夫人喜欢收藏仙家名剑,若是能将此剑弄去给她,当做她与天尊的大婚贺礼,她必定喜欢。只可惜这小丫头已经知道我奸杀巫姑的事,否则,她如此俏丽,玩完之后,倒可以将她送给婴勺夫人做丫环。不过她的模样可人,心脏也必定可口,送给婴勺夫人未免浪费。”

红线见这恶神盯着她的胸口,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分明是在想着她心脏的味道,心里也不禁有些慌张。此时,她也知道自己绝非这恶神的对手,以她最初的性子,原本是宁死也不愿逃走的,不过自从拜师之后,在风魂身边待久了,她多少也沾惹了师父的一些不良习气,知道“敌弱我打、敌强我逃”的道理,于是想着要找机会逃走。

她将身一纵,但天神愚却看出她的念头,额上的第三眼发出一道黑光。红线只觉得眼前一暗,竟有漫天黑线挡在她的面前,这些黑线如网一般,层层叠叠,将她缠住。

天神愚已飞了过来,淫笑着伸出四只魔掌想要将她抱住。

此时,遴甲再次跃了过来,咬住天神愚的手臂。天神愚却腾住一只手击在遴甲头上,遴甲的头骨立时发出碎裂的响声,呜了一声,倒在地上。

红线刚用紫绡剑斩断缠住她的黑线,却已被天神愚抓住了左手胳膊。天神愚的巨掌刚硬得连紫绡剑都伤不了,红线的胳膊又如何能够承受?只听喀的一声,她的左臂骨头已断作两节。

“哎,力气用大了些,放心,待会我会很温柔的!”天神愚露出丑陋的嘴脸,一边嘿笑,一边用其中两只手扣住红线的胳膊,另两只手一只去摸她胸部,还有一只去摸她下身。

此时,红线已是心生绝望,只恨自己没有早些选择自尽。

谁知这恶神还没有摸上她,却突然慌乱起来,空着的那两只手直往下拍。红线一眼看去,却见那头骨已经碎去的天狗遴甲竟然又跳了起来,一口咬在天神愚的胯下。天神愚没有想到这黑狗竟会在临死之前突然反扑,一口咬在这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他的四臂虽然不惧任何仙家法宝,但这金刚不坏的本事还没有修到胯下,只好将全身真气聚在那里,凭着超强的功力支撑着不让那东西被这恶狗咬断,同时用手死命敲在遴甲头上,直砸得它脑浆爆出。

然而这遴甲寻常时候虽然有些畏死,此刻为了替死去的主人报仇,竟是死咬着不肯松开。天神愚担心自己真的成了“太监”,不得不将所有的注意力都用来对付这黑狗,而红线趁着这突然发生的变数,挣脱开来,当胸一剑刺在天神愚的身上。

天神愚的先天真气大部分都集中在某个更重要的部位上,无法护持全身,自然被红线刺了一个窟窿。好个天神愚,以前不愧是纵横一方的妖魔,胸前被红线刺出血洞,巨痛之下,却仍然守得男根不断。

红线见这样都刺他不死,想要再刺,天神愚大喝一声,一拳打在她的身上。红线喷出鲜血,跌飞在地。天神愚这一拳已是毫不留情,若非他的大部分真气还要去应付遴甲的牙齿,单是这一拳,已足以让红线五脏爆裂,死在当场。

红线踉踉跄跄地借势走了几步,不敢再战,御着剑光便朝天空飞去。

天神愚已是怒到极点,用四只手硬将遴甲的上下双锷拗断,又将它砸了个稀巴烂,这才跃上空中,朝天际的那点红光追去。

他知道红线被他打了一拳,绝对无力逃远。

他方一飞走,在一块石头后面,红线却艰难地连滚带爬跑了出来。她的伤势比天愚想象的还要重得多,五脏错位,连肋骨都断了好几处,没有痛得当场昏倒已属不易,更别提御剑远遁了。

红线颤着手,从怀中取出一颗师父留给她的仙丹,和血咽下,这才往巫姑和遴甲的尸体爬去。红线爬到巫姑身边,心中说了声对不起,将自己的身子挤到巫姑的尸体下方,又耗尽最后一点神智,勉强用泥土把自己露在外头的部位藏住,这才晕了过去。

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用,但此时此刻,她已想不出别的办法。

只过了一会儿,天神愚便已飞了回来,手中拿着红线的紫绡剑。他猜想红线定是藏在附近某处,于是四处寻找,连再小的洞穴都不放过,却完全没有想到红线竟会藏在巫姑的尸体下方。

他找了一阵,没有找着,心想:“那丫头莫非还有力气跑得更远?”

于是,他用额上的第三眼射出一道黄光,黄光卷起土石,将巫姑和遴甲的尸体完全掩住,以防被人发现,自己腾起身形,往其它地方搜去。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八卦成列 下一章:第五十章 龙绡宫中
热门: 旋转门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 英雄无泪 宠物公墓 荣耀魔徒 掠天记 易中天中华史:三国纪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万千之心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