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风魂灵凝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池中女孩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 镜反之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灵凝体内残留的火毒早已深入肺腑,一离开玄玉,身体马上便燥热得无法忍受。她向母亲哭喊着,然而那老太婆却毫不理会。

很快地,那老太婆便把她拎到了烈龙窟窟口,桀桀笑道:“死丫头,上次我将烛龙引到家中都能被你活下来。现在我直接把你扔进去,看你爹还怎么救你。”

灵凝体内虽然难受,意识却还勉强保持着清醒。她这才知道母亲竟是一心想要她死,不禁万分难过,心想:“娘为什么这么恨我?”

母亲那因为怨恨而扭曲到极点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明白,要怪就怪你爹爹去,谁让他什么都瞒着你!明明只是他跟外头不知道哪个贱女人偷生的贱种,却非要带回家中,还要我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照看。我嫁了他几百年,他却把你这个贱丫头当成宝,我为你跟他吵了几句,他便要夺去我的仙籍,把我赶出玄天境。哼,他这么无情无义,我便让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再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偷生的宝贝女儿。”

老太婆将手一松,灵凝便坠了下去。

底下焰火翻腾,显然是那烛龙马上便要出来。老太婆向下看着,口中竟因为兴奋而发出怪笑。

忽地,一道剑光从她身边窜过,追上灵凝。

想要救灵凝的自然是薛红线,她抱住灵凝正要往窟口飞去,那老太婆已勃然大怒,也跳了下来,一掌劈向红线:“想救这野种?你干脆陪她一起死。”

这老太婆被火蛇烧得全身焦黑,却仍然能够活下来,自然也不是凡人。她一掌拍下,带出强劲阴风,红线抱着灵凝左闪右避,竟是无法脱身。

红线冷叱一声,紫绡剑自动抵御在她的头顶。然而这通道本就不大,毫无闪避的空间,而老太婆却是不顾自身也要将她们打落下去。

红线瞅了个空看向脚下,只见烛龙已经腾了上来,炫目的火光中藏着漆黑的两只眼睛,吼声回荡不休,震得碎石与岩浆乱溅。她朝这恶毒的老女人叫道:“再不让开,你自己也会死在这里。”

老太婆恨恨道:“我被那些火蛇折磨成这副模样也要活下来,为的就是要亲手杀了这野丫头,你以为我会放过她么?”

眼见烛龙越来越近,红线只好硬着头皮往外闯。然而那老太婆却猛然将她抱住,拖着她和灵凝往下坠,竟真的是想和她们同归于尽。

红线怒道:“你这疯女人,难怪你老公宁愿跟别的女人生孩子也不要你。”

老太婆狂笑道:“男人本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要是相信男人,那就是……想跑?”

红线本想趁她说话挣脱她,但这老太婆实在是反应太快,她只挣脱了一半,双腿仍被抱住。

烛龙已经冲了上来。

无奈之下,红线只好把灵凝往上一扔,同时让紫绡剑化作红光托住灵凝,载着她往洞口飞去。

那老太婆发现灵凝要被送走,急怒之下,想放开红线往上追,却迟了一步。烛龙已经涌了上来,将她和红线一同卷入那翻翻滚滚的毒火之中。

而灵凝被剑光载着,不但飞出烈龙窟,更是绕了一圈,直飞到风魂身边方才坠落在地。

灵凝喘着气,用尽全身之力才勉勉强强爬到风魂身上,紧接着便也昏迷了过去。

周围的光线时明时暗,火蛇仍不断地从石壁上窜出,又再缩回。

地上,一个清秀的女孩儿,和一个来自人间界的俊郎青年,就这样上身紧贴地倒在地上,在他们的胸乳之间,夹着一块透明的白玉……

风魂觉得他一直在做梦,一会儿梦到自己被火烧死,一会儿梦到自己被水淹死。此外,他还梦到有人送他两个馒头,他吃着吃着就噎死了。

然后,他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感觉自己的胸口真的被压了两个柔软的小馒头。

这时,他才发现躺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女孩。

他莫名其妙地打量着周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说这是一个春梦,那眼前的场景也未免太糟糕了些;而如果说这是一个噩梦,一睁眼便看到一个女孩半裸着胸部压在自己身上,那这样的“噩梦”以后不妨多做些。

女孩显然也发现他醒来了,身子因为紧张而缩了起来,眼睛紧闭,不敢睁开。风魂甚至能够通过两人紧贴在一起的肌肤察觉到她那急促的心跳。

“那个。”他终于忍不住轻轻问道,“能告诉我你是谁么?”

“我、我叫灵凝。”灵凝觉得好害羞。只是,她生怕风魂体内的火毒没有完全驱除干净,不敢马上起身。

“你哭过?”风魂发现自己的皮肤冰凉凉的,这种冰凉感并不只是从夹在他与灵凝胸乳间的玉石上传来,更多的还是源于女孩流在他肩上的泪水。他不知道灵凝为什么非要躺在自己身上,见她似乎犹犹豫豫不敢起身的样子,他也只好一动不动,“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么?”

灵凝点了点头,小声地从薛红线上山抢玉石开始说起。她本就不擅言辞,再加上知道原来那女人并非自己的亲生母亲,难怪总是想要杀她,而红线为了救她,却又与她的母亲一同葬身在烈龙窟中,她越说越伤心,哽哽咽咽的,眼泪也越流越多。

风魂这才知道在自己因火毒昏倒之后,竟发生了这样的事。他默察体内,发现体内的火毒早已消失,赶紧半抱着灵凝坐起,却看到了那支因失了主人坠落在地的紫绡剑。

灵凝紧捂着破碎的衣襟,勉勉强强遮住双乳:“你、你的毒……”

“我已经好了。”风魂担心红线安危,将紫绡剑收入百宝囊后,想要抱起灵凝。他一手环在灵凝背上,另一只手往她的腿弯勾去,谁知却捞了个空,只勾到那空空的裙脚。他怔了一怔:“你的脚……”

灵凝低着头,只是流泪。

风魂想起自己的父母因车祸去世时,妹妹芷馨也是这般难过。而这女孩的遭遇却比芷馨还要悲苦得多。至少,他的父母在世的时候,对芷馨是极好的。

虽然想要安慰她,但眼下还是查找红线要紧。无奈之下,风魂只好将空着的这只手托住她的臀部,带着她向外掠去。

他们来到烈龙窟口,见深处仍是毒火涌现,而红线和灵凝的母亲却都失了踪影。灵凝知道她们必是凶多吉少,一个毕竟是她的母亲,尽管现在已经知道并非亲生,但对灵凝来说仍是有着感情,而另一个虽然才刚刚认识,却又是为了救她而死。

她悲从中来,更是泪流满面。

风魂却沉吟半晌,然后带着灵凝离开窟口,将她放在一块石上:“能让我看看玄玉么?”

玄玉一直被灵凝捂在心口,见风魂想看,她虽在悲泣之下,还是多少有些害羞。只好将被撕破的衣襟小小地掀开一些,露出乳沟。风魂看着太阴玄寒玉,见上面刻着奇怪的纹痕,再仔细辨认,看出那是用古篆刻下的“太阴”二字。

他取出太乙天书,将红线所练的太阴剑诀又读了一遍,暗自忖道:“红线未必会有事。”

只是,这种想法也多少算是自我安慰。如果红线还活着,那她又为何没有再上来?而且紫绡剑坠而无光,分明便是已经和它的主人失去了精神上的联系,以此分析,红线就算没死,也必是重伤到连将自己的飞剑召回的能力都没有。

风魂沉默着踱了几步,灵凝见他苦思,也不敢去打扰他。

风魂看向烈龙窟,心想:“不管怎样,我都不能扔下红线不管。为今之计,只有先下去查看一下再说。然而那毒火太过厉害,红线有太阴真气附身,未必有事,我却是碰都碰不得。这太阴玄寒玉虽然可能能帮我抵御毒火,但灵凝却离不开它,我总不能带着灵凝一同下去冒险?”

他想了许久,竟是无计可施,不禁恨恨地想:“烈龙窟明明是置人于死的凶地,那张地图却说它是进入妖灵界的入口。以此看来,许逊竟是故意用一张假地图来瞒骗灵秀姐姐,他一副忠厚模样,想不到竟是如此恶毒的人。”

只是,虽然觉得许逊很可能是包藏祸心,但风魂回想着与许逊的接触,却又觉得他实在不像是那种大奸大恶的人。

他将那张地图取了出来,仔细看着,但不管怎么看,上面确实标明了妖灵界与玄天境的秘密入口就是这烈龙窟。只是,烈龙窟的位置涂上了鲜明的红色,而这炎山山顶却又有一个地方涂上了深蓝色。而这两个位置,是整张地图上最显眼的两个所在。

灵凝从他的手弯处看过来,风魂心中一动,将地图上的蓝色位置指给她看:“这山顶的位置,莫非就是天池?红线就是在这里找到你的?”

灵凝擦干眼泪,点了点头:“嗯。”

风魂又仔细地看了看地图,结果注意到在天池与烈龙窟之间,隐约画着两条虚线。他掠到一条溪水旁边,见这由天池流下来的至寒之水果然是冷得惊人,他只是站在溪边便已有些受不了。可想而知,山顶的天池只怕更是阴寒,连神仙也未必能够接近。

至阳至烈的烛龙……至阴至寒的湖水……

风魂猛然醒悟过来,忖道:“我真是该死,在进入烈龙窟前红线曾问我要不要先到山顶看看,我却只顾着要早些进入妖灵界寻找妙想姐姐,没有多加思考,结果不但差点害死自己,现在更是连红线都生死不明。她要真的出了什么事,我这一辈子都必将无法安心。”

他又想到:“这张地图恐怕不是许逊画的,只有久居于玄天境的人,才能想出这种办法。只是,想出这个办法的人,他自己也未必能够进入烈龙窟,那他又是如何确信窟内藏有通往妖灵界的神秘通道?”

他抱起灵凝,往山顶遁去。

他急着找回红线,没有想太多,灵凝却被他这样一个明明还很陌生的男子抱来抱去,又是看胸又是摸臀,早羞得连心底的难过都暂时忘了,只是缩在他怀中,感受着他身上的男人气息。

风魂一路上山,发现沿途埋下了各种禁制,好在他虽然不会御剑,但擅长的就是列势布阵和破解各类禁制。他一边破解一边靠近天池,没有耽搁太多。

巨蛇突然窜了过来,盘成一圈挡在风魂面前,口吐红信,目露凶光。

风魂心中一惊,正要想办法应付,灵凝却先伸出手来,朝那只巨蛇说道:“龙儿,我在这里。”

巨蛇立时消除了敌意,长长的身子朝他们绕了一圈,又将脑袋递了过来。灵凝摸着它的头,说道:“他不是坏人,你让他过去吧。”

巨蛇慢慢地游走了。

风魂问:“这蛇是你爹安排在这里保护你的?”

灵凝点头:“嗯。”

风魂心想,她父亲只怕不是一般的仙人。

这玄天境本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一般的凡人到都到不了,更别说住在这里。而灵凝体内虽然没有道家真气,不曾经过什么修行,但她骨秀清妍,显然早已入了仙籍,甚至很可能是天仙中人。

这世上的凡人并非都只有靠修炼或是服丹才能够成仙,也有某一人修炼成仙然后举家飞升的,即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比如舜帝成仙,他的两个妻子娥皇和女英自然也跟着入了仙籍,又比如黄帝登龙上天时,他的一些大臣抱着龙须,也上了天界。但总的来说,能够带着家人一同成仙的,都绝非一般的修道者,若非在人间积有大功,便是在成仙前便已经名动三界,连天庭也不得不重视他和他的家人。

此外,还有一出生便位列仙籍的,亦即“天仙”。比如王母娘娘,她得道于混元之初,又为女仙之首,她的一众女儿自然也全都是天仙。甚至连梁休这种上界星君的私生子,虽然名义上还不算仙人,却也能随随便便地在天界当个金童,只是他自己太固执,否则,要是肯让他的母亲替他走走关系的话,当完金童之后,在雷部供个职位,就算不是仙,那也是“神”了。

这也和人间的科举一般,有人十年寒窗,好不容易才考上个举人,然后从品阶最底的地方官做起。而有人摊了个好父母,一出身便注定要当个郡主啊王子啊什么的,还有一些虽然不是出身于王室,但父母是朝廷重臣,只要自己不犯大错,一成年便也能世袭个闲职。

天上人间,本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

当然,此时的人间界还没有科举这一回事,整个晋朝实行的都是“九品中正制”,若是出身低贱,不管你读多少书都当不了官,而寒门庶族,也绝对入不了上三品。

天界至少比人间界要好得多,虽然也有裙带关系的存在,但总的来说,要想在天庭担任要职,受人尊重,仍然要靠自身的修为。而像玉皇王母,四御大帝,也全都是历了无数劫难的金仙,超凡入圣,谁都无话可说。否则的话,像魏夫人、许逊这类靠自身修行位列仙班的,哪还有什么机会?

而灵凝虽然没有修炼过什么仙家道法,但身中烛龙火毒,却仅仅是断去双腿,又能够长期泡在天池寒水之中,虽然有一部分是借助了太阴玄寒玉的功效,但她自己也无疑是天仙体质,才能坚持到现在。

风魂抱着灵凝来到天池附近,见此处果然寒气逼人。他又将周围的地形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越发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他将灵凝放在一旁,从囊中取出许多符纸,然后用朱砂在每张纸上画上咒符,再将这些符低贴在一块将天池寒水拦住的巨岩之上。

他重新抱起灵凝飞到空中,心想自己即将做的事无疑是大手笔,若是成功也就算了,若是出了差错,只怕非得被守卫玄天境的天兵天将抓起来关一辈子不可。但为了找到红线,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灵凝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却也看出他表情凝重,忍不住低声问道:“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风魂道:“我要杀了那只烛龙。”

话一说完,他便将手往那巨石一指,喝了声“震”,那些符纸立时爆开,将巨石炸得四分五裂。天池中的至寒之水找到缺口,滚滚地往山下涌去,风魂一直盯着,见其真的自行找出一条河道,直往烈龙窟冲去。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池中女孩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 镜反之门
热门: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天谴之心 道神 怒江之战2:大结局 妖娆神音师 困兽 地海传奇1:地海巫师 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黑猫馆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