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魏夫人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改变历史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欺欺骗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脚下点着战船的主桅,双手轻轻负在身后。他的前方与左后方飞着的是两个身穿紫羽华衣的中年道者,而右后方的道士则要年轻许多,身背木剑,有些紧张。

前方的道者脸上无须,面目阴沉,他一手握着阴阳拂尘,一手持着句曲山镇山之宝龙虎流金铃,铃声以奇妙的韵律虚虚实实地响着。他看着风魂,道:“句曲山茅固、茅衷,与门下弟子陶叔景在此。我看阁下也是修仙之士,为何要与妖人为伍,做出行刺他人的不耻勾当?”

风魂淡淡道:“原来是茅山宗定录真君与保命真君,久仰,久仰。”

茅山宗三茅真君,此时竟有两个在这里。

三茅真君即是大茅君茅盈、二茅君茅固、三茅君茅衷,这三兄弟生于汉初,得上元夫人《三元流珠经》而成地仙,为茅山宗的开山祖师。上元夫人破虚而去后,他三人分别被王母娘娘赐为司命真君、定录真君、保命真君,在人间济世救民,传播上清道法。他三人在吴中一带声望极高,吴中百姓感激他们的善行,甚至已开始将句曲山改称为茅山,并一直持续到千年之后。

风魂将目光转了一圈,从茅固、茅衷、陶叔景三人身上扫过。茅山宗一向长于各种神通道法,直至道教式微的千年之后,仍然有不少人打着“茅山道士”的名头,以除魔灭妖为名坑蒙拐骗。

风魂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被困住了,然而,他真正担心的并不是这点。他只是不明白,他已经很小心了,然而对方却像是早算到有人要暗算刘裕,并在这里设下陷阱等着他。

风魂固然心中惊疑,却不知二茅君茅固看着他,也是暗自疑惑,心想:“此人虽然不似长年修真之人,但根骨极佳,遁法中带着青气,虽然不知心性如何,但所学必是正宗的仙家道法,与天师道的那些妖术师不同,为何却会与那些妖道为伍?”

茅固看着风魂,再次喝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师出何门?”

他想的是,若这青年是其它正宗道派的门下弟子,看在他还未酿下大错的份上,将他警诫一番,也就是了。

然而风魂本就无门无派,他所学虽然是大乙东皇传下的道法,但这“大乙门下”,到现在算起来也就只有他和他的美丽女徒儿两个人。风魂知道自己就算告诉对方他的道法是东皇亲传,对方多半也不会相信。东皇不但是四御之首,更是上一任的天帝,像风魂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误打误撞地得到他的亲传,一般人如何能够相信?

他暗暗想着脱身逃走的办法。

茅固生于汉朝初期,活了几百年,又长时间在人间济世,如何看不出风魂的打算?他冷笑一声,将手中的龙虎流金铃挥了挥:“你逃不走的。”

无形的护罩从流金铃上飞往风魂,要将他罩在其中。

风魂却身子一闪,如电光般闪向陶叔景。

他看出围着自己的这三人之中,茅固和茅衷都是地仙的级别,在他们的手中定然讨不了好,只有这陶叔景的修为相对弱些,于是打定主意要以他为突破口。

陶叔景的修行比起句曲山的三位祖师虽然要差得多,但他却是大茅君茅盈的首徒,亦是年轻一辈中天分最高的,如何会将风魂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看在眼中?

陶叔景冷哼一声,左手五指伏在掌心,右手抽出桃木剑,喝了声“打”。

此为茅山道术中的“五雷正法”。立时间,氤氲从虚无间生出,雷霆开始闪现。

风魂纵着身法,在那一道道闪电中穿梭,而他的身后,流金铃发出的罩气依然紧追着他,三茅君茅衷亦用开旗咒召出手持大刀的雷庭战将,一刀劈向风魂。

风魂心知形势危急,祭出玄元砖便往后挡。茅固和茅衷都没有想到风魂身上竟然藏有上界星将的仙家宝物,大吃一惊。

茅固忙用龙虎流金铃将玄元砖逼住,而茅衷召出的雷将则跃过玄元砖,朝风魂迫去。然而就只是这一耽搁,风魂竟已用遁法穿过了陶叔景施出的五雷屏障,紧贴着他。

陶叔景左闪右避,想要摆脱风魂,然而风魂却如影随形,让陶叔景无处可逃。

那雷庭战将手持大刀想要劈下,茅衷担心连陶叔景也一同伤到,连忙将其制止。没过多久,开旗咒的效果便已消失,那雷将的身子一闪,自回雷庭去了。

陶叔景眼见自己无法摆脱敌人,赶紧脚踩禹步,快速念道:“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

还没等陶叔景的“六丁护身咒”念完,风魂早已一脚把他踢入海中,同时笑道:“六丁神还在睡觉,没空保护你。”

说完,风魂召回玄元砖,身子一闪,遁空而去。茅固和茅衷俱用道术追袭他,却都被他从从容容地避过。

茅衷大骇:“此子所用的道法既非我们上清一脉,又非灵宝一脉,与虚静和神霄更是不同,虽然另创一途,却又分明是玄门正宗。他到底来自何处?”

茅固亦是沉默不语。

这时,一个清淡和蔼的女子声音从云端之上传来:“这是太乙救苦天尊传下的大乙道法,在此之前,大一东皇陛下从未将道法传与他人,你们自然不认得。”

茅固与茅衷望着云端下拜。茅固道:“此人的遁术不可小视,我们虽早有防备,却仍然被他轻易遁走,若他下次再来刺杀刘将军,我们恐怕难以防住他。夫人可有什么办法?”

云端上的那位夫人说道:“无妨,此事交由我来处理。便是为了妙想那傻孩子,我也应当去见一见他。”

风魂绕了一圈,见自己已经摆脱了敌人,这才往海岛飞去。

帮助孙灵秀对付刘裕的想法失败了,一时间,他也不知现在该如何是好。

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先去见孙灵秀,其它事到时再说。

这时,有人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挡住他的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踩着云轮,穿着青衣,还扛着一面黄色的大旗。她一边挡住风魂,一边唱着歌儿:“咦!玄感妙象外,和声自相招。灵云郁紫晨,兰风扇绿轺。小女子黄灵微,奉上真司命南岳夫人之命,请风魂风公子亲往一谈。”

她连最后一句都是唱的。

风魂看着她,问:“上真司命南岳夫人是谁?”

小女孩又唱:“咦!上真司命南岳夫人啊,就是紫虚元君。”

风魂还是不明白:“紫虚元君又是哪位?”

小女孩继续唱:“咦!紫虚元君啊,便是魏夫人。”

风魂大吃一惊:“你说的魏夫人,便是受锡于天台霍山,得玉虚宫清虚天王之命主持上清派的魏存华魏夫人?”

风魂在大荒境时也经常向浴月问些关于天界仙神的事,其中便多次提到这位魏夫人。魏夫人在天界女仙中的地位几乎仅次于王母娘娘和上元夫人,而更重要的是,上清派的重要经文《黄庭经》,正是由她受元始天尊之命修订整编,再传到人间,成为茅山、净明、全真等各家道派的立派宝典,而她本人更是受玉虚境元始天尊之命主持上清奉道,乃是上清派名义上的一派之主。

要知道,人间界当前最主要的两大道家宗派茅山宗和净明宗都是属于上清一脉,而仙界中像王妙想、张道陵、沈羲等上清弟子亦是数不胜数,由此便可以知道魏夫人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不过净明宗在五代之时逐渐式微,到了宋末元初才开始再次盛行,玉真子刘玉在将净明宗改为忠孝净明道后,虽然还是奉许逊为祖师,镇派典籍却不是《黄庭经》,而是《太上灵宝经》,净明道被归入了灵宝派,但这也是后来的事。

风魂听到要见他的竟是魏夫人,心中自是难免惊疑,但他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含笑问道:“我不去行不行?”

小女孩这次没有用唱,只是撇了撇嘴:“你说呢?”

还没等风魂回答,她便已将黄旗一展,竟幻出一道金光,将风魂卷了进去。

风魂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不一会儿,便到了一处漫山奇兽、遍地清流的山中。他不知这里到底是黄旗幻化出的虚假天地,还是自己被传送到了哪一个洞天福地,只是事到如今,他除了往前走,也没有其它办法。

没过多久,他便在一棵苍松下见到了魏夫人。

魏夫人身穿彩色云裳,梳的是飞仙髻,髻上还插着一根金凤钗。虽然已得道多年,但她的容貌看上去却只有三十来岁,肌肤光洁如玉,神情淡定清雅。

在她的身后,那个叫黄灵微的小女孩已经站在那儿。

风魂朝着魏夫人拜了一拜,魏夫人微笑道:“公子请坐,我让灵微冒昧地将公子请来,还请公子莫要责怪。”

风魂在她的对面坐下。

魏夫人见风魂虽然被莫名其妙地招到这里,却神情从容,没有现出丝毫慌乱或是紧张,不禁暗自点头。她本是天界仙阶较高的少数几个女仙之一,风魂虽然算是木公门下,却毕竟只是下界凡人。然而风魂虽然在举止间对她表示出敬意,目光却毫不闪避地与她对视,仿佛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尊卑之分。

她却不知,风魂本就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未来,在那个时代,人人平等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现实虽然未必全都是公平的,但至少法律的原则便是公正与平等。更何况风魂本就是一名棋手,任何一局棋,对面而坐的两名棋手之间,棋艺或许有好有坏,身份却不存在高贵与卑下。

魏夫人心中想道:“此子与他人不同,难怪妙想会中意他。”

风魂不知道魏夫人心中所想,他虽是被迫来到这里,但既然来了,心里的一些问题便忍不住想要问出来。他看着魏夫人,道:“夫人可是从瑶池而来?”

魏夫人点了点头:“我确是从瑶池来到这里,公子可是有什么事想要问我?”

风魂低声说道:“不知妙想仙子近日可曾回到瑶池?”

魏夫人摇头:“不曾。”

风魂心中一惊:“那夫人可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魏夫人看着他:“实不相瞒,我虽然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但她到底是生是死,有无危险,我却毫无所知。”

风魂心中紧张:“她究竟去了哪里?”

“妖灵界。”魏夫人表情凝重,“此事我本不应该透露给你,但你既然如此关心她,我也就不妨说给你听。妙想与另一名叫做许飞琼的女仙,原本是一同奉王母娘娘之命前往妖灵界查探动静,谁知她二人进入妖灵界没有多久,我便接到了妙想用飞剑传书之法传来的书信,信上却只有一片血迹。王母娘娘担心她二人安危,想要再派人前去接应,然而妖灵界的入口竟已被人封住,谁也无法进出。”

魏夫人说到这里,袖子轻拂,一支雪白色的仙剑飞了出来。

仙剑之上血迹斑斑。

风魂一眼便认出这是王妙想的飞剑,整个人震在那里。对于任何剑仙来说,都绝不会轻易地让所佩的飞剑离开自己。

王妙想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竟要用她护身的仙剑来传递一封血书?

“此剑本是舜帝所铸,剑名飞雪!”魏夫人看着雪白的仙剑,“若非迫不得已,妙想绝不会抛下此剑。只是,单从那纸血书,我们也无法看出她和飞琼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更不明白妖灵界此时到底形势如何。”

虽然不知道发现了什么事,但仙剑传血书,谁都知道她们必是遇到了极大的凶险。

风魂沉默了一下,忽地问道:“夫人可否将飞雪剑暂时交给我来保管?”

魏夫人看着他:“你可是想去妖灵界寻找妙想?只是,妖灵界与人间界唯一的通道便只有北极天的森罗万象境,而森罗万象境已经被人封闭,根本无法进入。”

风魂疑惑地问:“我曾听说,这森罗万象境是归北极紫微大帝统辖,有谁这么大胆,敢在紫微陛下的眼底将它封锁?”

魏夫人没有说话。

风魂想起那危宿使者践天便是北皇座下,心中更是惊疑。他伸出手接过飞雪剑,静静地凝视着它。

魏夫人道:“公子可知道在北极天,除了紫微大帝之外,还有哪几路仙神?”

风魂想了想,说道:“我唯一知道的便只有北皇座下的七宿使者,而真正见过面的,也只有危宿使者践天和女宿使者朱玄真。”

“北方有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魏夫人淡淡道,“这七宿使者虽然皆是真仙,但除非偷袭暗算,否则谁也敌不过妙想。然而,北极天真正不容忽视的却并非这七宿星将,而是北极四圣。”

“北极四圣?”

“这四圣,乃是北府驱邪天篷元帅、元景丹天天猷元帅、元照临虚翊圣元帅,以及玄天上道真武元帅。”魏夫人低声说道,“北极天的事务其实多半都是由这天篷、天猷、翊圣、真武四圣共同管理,只在必要的时候才向紫微大帝汇报。而分管森罗万象境的不是别人,正是其中的翊圣元帅。实不相瞒,紫微大帝虽然素来仁义,但治下不严,往往会被底下人欺瞒,这也是天庭中不少人都知道的事。”

“夫人的意思是……”

“紫微陛下得道已不知多少万年,与玉皇陛下又一向交好,为人绝无问题。”魏夫人说道,“而那翊圣元帅既然分管森罗万象境,妖灵界内若是发生了什么异常,他绝无不知道的道理,所以,若是有人对紫微大帝有所欺瞒,多半便是这翊圣元帅。而这翊圣元帅的来历,其实连玉皇天帝和王母娘娘都不清楚,只知道他又名黑杀,在封神之劫时才成为四圣之一,又有人将他称为黑杀真君。”

玉皇虽然是名义上的三界之主,但他成为天帝的时日毕竟不长。而四御大帝一向各有统辖,玉皇也无法在这短短时日内将所有的权力都收归于天庭,只能是暂时维持原有的分治局面。而真正让玉皇大帝担心的不是别人,乃是素有野心的西方太极天皇大帝,在西皇还没有甘心臣服天庭之前,若是北极天先乱起来,那恐怕是玉皇和王母娘娘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风魂将翊圣元帅黑杀的名字记在心中,魏夫人专门将此人的名字说出来,自然是在提醒他,王妙想和许飞琼若真是在妖灵界出了事,这黑杀真君只怕是难逃干系。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改变历史 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欺欺骗骗
热门: 异乡人6:未知的旅程 古剑屠魔录 剑花红 太平天国兴亡录 精灵血脉01:血脉 黑暗精灵1·故土 易中天中华史:禅宗兴起 民调局异闻录5·赌城妖灵 九州·缥缈录5·一生之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