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皆有苦衷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真君许逊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玉女守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逊看向风魂,道:“若非风兄弟不计嫌隙,仗义相助,我这女徒儿只怕已遭恶人所害,许逊感激不尽。太湖之事,我的大弟子也已经全都告诉我了,周广用出六仪击刑这一凶格在先,孙姑娘为了自保,这才杀了周广。双方各有立场,本就难分对错,何况我的二弟子既然已活了过来,也就没有什么仇恨可言。我净明门下,仇可以不报,恩情却不能不报……”

风魂方要说些客套话,却又想起一件事,赶紧说道:“这城中应该还有一些被那朱孺子所害的女孩,可以的话,还请宗主将她们一一寻出,妥为安置。”

“这事无需人说,我也会去做。”许逊说到这里,忽地皱了皱眉,看向朱玄真,“星君……”

风魂与盱、彭三人这才发现朱玄真一直在看着他们,神情不善。他们心中一惊,同时想到:“莫非她是要替她弟弟报仇?”

彭兰心直口快,直接冲着朱玄真冷笑:“你这样看着我们,是要让我们替你弟弟偿命么?”

朱玄真淡淡地看着他们:“舍弟恶贯满盈,咎由自取,我本就有心下界取他性命,又如何会要你们偿命?我只是想要问你们一件事罢了。”

彭兰与盱烈对望一眼:“什么事?”

朱玄真冷冷地道:“舍弟丧命之处,我也曾去察看,并仔细推算了一番。他本想借地脉逃走,却被人找出了位置,又用剑雨逼得离开地面。我想知道的是,那件既能透进地脉追人遗迹,又砸死了舍弟的宝物,现在在谁手中,可否取出来让我看一看?”

彭兰与盱烈没有想到她问的竟是这事,不约而同地看向风魂,风魂却是暗暗叫苦,知道这女宿使者定是已经看出朱孺子是死在玄元砖之下。

玄元砖本是践天的遗物,他只是觉得这东西很好用,便顺手收了下来,现在看来,这随手的举动只怕是要给他惹出大麻烦了。

风魂僵在那里,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许逊见他面有难色,沉吟了一下,也走到朱孺子的尸体前,仔细查看了一番。

朱玄真淡淡地问:“许宗主可看出舍弟是死在何物之下?”

许逊早就看出朱孺子除了脑门有一道浅浅的紫色印痕,身上并无其它致命的伤痕,他叹了一声:“这宝物既能直接攻击敌人的三魂七魄,又有彻地之能,难道是危宿星君的玄元砖不成?”

风魂苦笑。当日王妙想被玄元砖重创之时,除了胸口有一些淤血,身上的伤并不重,然而她体内的元婴却受到了几乎无法治愈的重创。这透过皮肤伤人元神的奇特能力,确实不是一般的仙家宝物所具备的,也就难怪朱玄真和许逊都能这么简单地判断出来。

朱玄真看着风魂,冷然道:“不久之前,危宿使者与王母娘娘座下的妙想仙子一同下界,诛杀那为祸人间的孙恩,结果他两人都如同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回天庭复命。我也曾替危宿使者算上一卦,卦象显示的却是他有血光之灾。我这次之所以来到人间,主要便是奉紫微大帝之命,查清危宿使者和妙想仙子的生死……”

风魂听到这里,忍不住冲口说道:“你是说,连妙想姐姐也没有回到天界?”

朱玄真皱眉:“瑶池的王母娘娘也曾派人到人间寻找王妙想,却也没有找着,甚至连下界寻找妙想仙子的灵宝派女剑仙许飞琼也失踪了。此事已经在天庭之中引起议论。虽然践天与王妙想下界的目的是为了诛除妖师孙恩,但以那孙恩的本事,想来也伤不到危宿使者和妙想仙子。因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确实是无人知道。”

风魂听到王妙想竟然失踪了,不禁心急如焚,尤其是想到她当时是被自己气跑的,更是又内疚又难过,担心她真的出了意外。朱玄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践天其实是死在王妙想剑下,只以为他二人是一同出了意外,此时,见风魂脸上的担心不像是装出来的,心里想道:“他既然在担心王妙想,那王妙想与践天的失踪便应该与他无关。但他既认识妙想仙子,怀中暗藏的又分明是玄元砖,只怕还是知道些什么。”

她语气放缓,道:“你若是真的藏有玄元砖,那便告诉我,你是如何得到它的?”

谁知风魂却淡淡道:“我用来杀死朱孺子的并不是玄元砖,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想告诉你。”

朱玄真立时愠怒起来:“你不说,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么?”

她身子一闪,便要将风魂擒下,然而还没等她抓住风魂,一个人影却抢先一步拦住了她。她看着挡在面前的许逊,冷冷地道:“莫非许宗主是要袒护此人?”

许逊平静地道:“他对我净明宗有恩,我自然不能看着他受制于人。”

朱玄真冷笑道:“许逊,莫要以为玉皇陛下已经降诏,让你进入灵霄宝殿担任要职,你便可以在我面前放肆。”

盱烈与彭兰这才知道他们的师父即将位列仙班,不由得一同看向许逊。

许逊微微一笑,向朱玄真说道:“星君言重了,在下做事,一向只求问心无愧。我看风兄弟话语中虽然有所隐瞒,但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没有苦衷?星君又何必非要逼问他?”

朱玄真盯着许逊:“这事关系到危宿使者的生死,我岂能轻易放过?”

许逊却道:“星君若是非要对风兄弟隐瞒的事穷究到底,许逊自然也毫无办法。只是,若是有人对北皇陛下隐瞒之事也穷究起来,星君又会如何?”

朱玄真大怒:“紫微大帝一向嫉恶如仇,心怀仁义,许逊,你何德何仁,竟然连紫微大帝也敢质疑?”

许逊不亢不卑地道:“我只是要告诉星君,人人心中皆有苦衷,就算是四御大帝也不例外。风兄弟若是有什么话不愿说出来,那也请星君看在许某的面子上,将他放过,免得彼此两伤。”

风魂见许逊竟然为了他强行出头,不禁心生感激。朱玄真再怎么说也是紫微大帝座下的星将,而许逊只是一个人间地仙,却为了他这样一个才刚刚认识的人不惜得罪天界上仙,单是这份义气,已让风魂心中感动。

朱玄真长袖一拂,冷笑地看着许逊:“你若只是替人强行出头也还算了,却还用言语辱及紫微大帝,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莫要怪我。”

许逊长叹一声,道:“紫微大帝德高望重,我又怎敢质疑。我只是想告诉星君,这天地之中,总有些事是难以说清楚的,便是连四御大帝也会有需要隐瞒之事,又何况是他人?”

朱玄真见他说得诚恳,不禁也犹疑起来,心想:“此人一向拘谨谦厚,若非真的知道些什么,又哪敢说出这样大逆的话来?现在想来,我向紫微大帝陛下请求下界寻找践天时,陛下多番阻止,最后不得已之下才让我下界,莫非陛下真的如这许逊所说,有什么难言之隐?但陛下若真有苦衷,我在他身边多年,尚且不知,这许逊只是一个刚刚才接受天诏的下界地仙,他又如何会知道?”

她心中念头纷转,想到最后,终究还是觉得北极紫微大帝定然不会犯错,倒是这许逊表面虽然谦恭,内里却未必不是奸狡之人。这风魂对他的两个徒弟有恩,他为了报恩,自然公私不分,甚至编出各种借口。

朱玄真越想越气,面寒如水,无形的杀意不知不觉间从她的身上溢出。

风魂知道她出手在即,心中一惊。他虽然感激许逊,却也不希望别人为了自己强行出头。他抬起脚便要站上前去,这时,一只小手却从身后紧紧地抓住他。他低头一看,却是小红不知何时也进入屋中,在他身后看着朱玄真,脸色苍白,全身发抖。

风魂知道小红也像他刚进房间时一样认错了人,赶紧转身将她抱在怀中。

朱玄真也看到了小红的异样,见这小女孩一入房间便看着自己,满脸惊恐,不禁皱了皱眉:“她是怎么回事?”

风魂回头怒视着朱玄真:“去问你的死鬼弟弟!”

朱玄真这才明白过来,眼神不禁一黯。她走上前去,想要安慰小红,然而她走得越近,小红便越是害怕。朱玄真无奈之下,只好停在那里,却又忽地想道:“我在天界之时,他人有时会问我在人间可还留有亲人,我生怕被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四处作恶的弟弟,总是骗他们说没有。许逊刚才说,天地之中,人人皆有苦衷,纵是仙神也不例外,其实这话也未尝没有道理!”

她轻叹一声,看着许逊:“今日之事,便就此算了,我这弟弟虽然是自寻恶果,但既然已经死了,还请宗主替我将他葬了。等许宗主飞升之后,你我不妨再在天庭相见,那时,玄真再向宗主言谢。”

说完之后,她便飘然而去。

朱玄真走后,彭兰轻轻扯了下许逊的衣袖:“师父,你真的要上天庭了么?”

许逊叹道:“天界近来事多,玉皇天帝已经下诏,命我上灵霄宝殿,担任天庭御史。”

许逊初登天庭,便将担任御史这一要职,换了是其他人早已高兴得跳了起来,但许逊却反而面有忧色。彭兰知道师父最大的梦想不是位列仙班,而是前往素外界寻回他的恋人萦尘仙子,然而天帝诏命,谁也无法违背,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

彭兰与盱烈都知道他们的师父这一上天,以后是再难相见,心里也不免难过……

朱玄真离开后,许逊便让他的几个弟子去寻找那些被朱孺子所害的女孩。

那天夜里,小红已经睡着,风魂来到中庭,却见净明宗宗主许逊正负手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月光皎洁,夜风清冷。

风魂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许逊却先转过身来,道:“风兄弟可是有话想要问我?”

风魂点了点头,将他对小红及那些女孩的担心说了出来。

许逊叹道:“此事我也无能为力。我山中虽有一些灵药可以助她们延长寿命,却终究只是勉强帮她们拖延一些时日。那些女孩中有几个颇具慧根,如果没有遇到朱孺子,或许还有修仙习道的机会,现在也是绝无可能了。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将她们送回各自家中,没有家的,便在逍遥山下寻些善良人家收留,别无它法。”

风魂心里一痛。其他女孩他甚至不忍心去见她们,但小红他既然已经遇到,便不免多关心些。尤其是小红在被他救出之后,对他非常依恋,他更不忍心看到这孩子只能活个短短的十几年便病死。

许逊沉吟一下,道:“你若是想延长那孩子的寿命,其实也并非全无办法。”

风魂赶紧追问:“什么办法?”

许逊道:“让她进佛门。”

风魂怔了一怔。

许逊道:“道家注重元气,佛家却只讲究空灵。据我所知,在九嶷山附近住着一位神尼,若能让小红拜她为师,或许能够悟成正果。只是佛家与道门的修行截然不同,纵然有个好师父,若是自身悟性不够,再努力也是枉然。我虽然有把握让那位神尼收小红为徒,但将来成就如何,也只能看她自己。”

风魂犹豫许久。佛门远比道门要清苦得多,青灯古佛,光阴虚耗,却也未必能够做到四大皆空。小红若是不进佛门,也许还能快快乐乐地活个十几年,若是进了佛门,能够看到佛光自然是好,否则的话,岂非连这十几年也浪费了?

只是,这毕竟是小红唯一的机会。风魂想了许久,终于叹道:“也只好这样了,多谢宗主愿意帮她。”

许逊说道:“你也不用谢我,其实,我也有件事想要你帮我。”

风魂道:“宗主请说。”

许逊从怀中取出一张捆好的宣纸,道:“我知道你与孙灵秀孙姑娘相熟,我想请你帮我将此物交给她。”

风魂疑惑地将那纸卷接过,收入百宝囊中。许逊竟然连孙灵秀真正的名字也知道,让他颇为意外。

许逊说道:“你帮我告诉她,妖灵界之事,天庭其实并不知情。如今的天界虽然人心不稳,却也并非如她所想,到处都是官官相护。她若是不肯相信别人,只想靠着自己一个人来改变妖灵界的命运,最终只会误人误己。”

说完之后,许逊也没有容他多问,就这样负手离去。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真君许逊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玉女守门
热门: 伏天氏 法师维迦 疯狂建村令 金乌每天都在忙 是神 碟形世界:魔法的颜色 符镇穹苍 仙榜 张居正·金缕曲 九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