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六仪击刑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形急势危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变数再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原来如此。”孙灵秀的语气中带着嘲讽,“不管是净明宗还是茅山宗,其实都可以算是道出于上元夫人。净明宗上一任宗主谌婴本就是上元夫人门下,茅盈更是在东汉时得了上元夫人的《三元流珠经》,才能成为地仙。上元夫人与王母闹翻后破出三界,你们的师父许逊与茅山宗宗主茅盈之所以一直不能位列仙班,表面上是因为玉皇大帝要让他们在人间传播道法,其实谁都知道那是因为王母娘娘信不过他们。现在你们如此尽心地替王母办事,莫非是王母许了你们什么好处不成?”

周广锵然道:“良心自有良心报,奸狡还需奸狡磨。姑娘自可以将我等的心思往坏处想,但在我等看来,这人间界此时虽然混乱,但久乱必治,自会有有为的君主来收拾残局。但若任由妖灵界插手进来,却谁也不知这乱象何时才能了结。姑娘若是愿意就此罢手,回妖灵界去,我等自然不会再为难姑娘。”

孙灵秀心中一震,知道自己的来历早已被人看破。她道:“王母娘娘要你们杀我,你们却打算放我走,也不怕王母怪罪么?”

周广哂道:“玉皇才是三界之主,我等并无须听从王母的号令。”

孙灵秀笑道:“谁都知道虽然名义上的天帝是玉皇,但几乎每一件要事都是由王母决定的,你们竟然说出如此大逆的话,也就难怪许逊一直上不了天庭。”

周广也笑道:“谁说家师想上天庭了?这人间界逍遥自在,岂不比天界有趣得多?”

孙灵秀不再多说,只是转看向风魂,低声道:“这是姐姐的事,与你并无关系,你不妨离开这儿,等姐姐日后再去找你。”

风魂知道孙灵秀是准备出手了,他沉默半晌,终是摇头说道:“我与姐姐并肩作战,直到姐姐你安全离去为止。”

他如何能够在这个时候独自离开,让孙灵秀面对强敌。

孙灵秀轻叹一声,牵着风魂的手:“你听我说……”

风魂截道:“除非知道姐姐平安无事,否则我绝不会离开。”

孙灵秀看着他:“罢了,既然你不愿离去,那就……”

风魂刚想问“就什么”?一股花香已闯入他的鼻息之间,他只觉全身一软,立时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孙灵秀笑道:“你就先休息一下吧。”

风魂没想到孙灵秀竟会对他下药,心中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孙灵秀看向吴猛等人:“我这兄弟并非天师道弟子,也与这人间的战事无关,还请各位不要为难他。”

吴猛道:“天师尽管放心,我等绝不会伤害无关之人。”

周广长叹道:“我们只是想让姑娘在这太湖多留几日,并非真的要与姑娘为难,莫非姑娘非要逼我等动手不成?”

女神婴彭兰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二师兄,你也真是罗嗦,如果念念诗唱唱歌,又这样聊个几句,大家便可以和和气气不再为敌,那这天下早就没有架可以打了,大家一起比唱歌就行。小盱子,你说是不是?”

盱烈还是闭口不言。

彭兰气得跺脚:“你今天怎么成了哑巴?”

盱烈无奈地道:“师姐说的有道理。”

彭兰问:“哪句话有道理?”

盱烈道:“唱歌比打架好,这句很有道理。”

彭兰气苦:“我有说过这句么?”

趁着这个空档,孙灵秀扔下手帕,手帕化成祥云,托着风魂移到了净明宗四人的合围之外。

见风魂已被移到安全之处,孙灵秀将手一拈,一朵兰花出现在她的手中。吴猛等人不敢大意,一同注视着她。

孙灵秀心知拖得越久,留在长江的徐道覆等天师道道徒危险越大。她将手一抖,无数花瓣飞上天空,又落在地上,俱都化成金甲战士,朝着吴猛等人掩杀而去。

周广知道这落花成士、撒豆成兵之术看似小技,但若不尽快破解,将有利于孙灵秀趁乱逃脱,立时口吐真言,以指为剑交错划去:“临、兵、斗、者、皆、阵、列、于、前!”

那些金甲战士立时碎散,却又重新化作无数飞花旋散开来,挟带着漫天的香气。而孙灵秀却散失在花瓣之中,无影无踪。

吴猛喝道:“小心她借风而遁。”

周广道:“她跑不了。”

话一说完,周广便以地为盘,用真言闭去了开、休、生三门,让孙灵秀无法用出风云二遁。而吴猛踏前一步,以他的龙虎真气逆风而击,竟将风强行定住,那些花瓣也定在空中,不飘不散。

孙灵秀原本是隐在风中,这下被逼得不得不现出身来。她娇笑道:“我走了!”

身子一提,便要往天空遁去。

谁知盱烈把手中之剑往空中一扔,竟化作无数剑影,将她上空封了去。

孙灵秀脸色一变,又往彭兰看去,只见女神婴彭兰倒持水火二剑,双臂交互在胸前,分明是“玉女守门”之势,连地遁也封住了。

孙灵秀知道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而天空中的剑影也在不断地往下直压,竟是要将她完全困住。

她双袖轻舞,舞得那些花瓣乱飞,自己也有如仙子凌波,曼妙醉人。盱烈与彭兰紧盯着她,想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然而周广却一眼看出她是以舞姿迷惑人眼,脚下却在暗暗地画出九宫图。

周广乃是净明十二弟子中最精通奇门遁术的一个,他看着孙灵秀脚下的九宫图,笑道:“天盘乙奇,地盘六辛,这是‘青龙逃走’,姑娘莫非是想用龙遁?”

孙灵秀停在那里,面寒如水。盱烈以剑影锁住天空,彭兰以玉女守门封住地脉,这都不算如何出奇。然而这周广仅以真言便封去了最难破解的风云二遁,又如此轻易地看穿她所画的九宫图的格局,只要有这周广在,她根本不可能用遁术逃脱。

她用脚尖将九宫图动了一动,脸上却朝着周广露出妩媚的笑容:“周先生好眼力。”

周广却不为她的媚笑所动,只是盯着她的脚,长叹一声:“天盘六辛,地盘乙奇,这是白虎猖狂,主客两伤。看来姑娘是对周某动了杀心了。”

孙灵秀早已知道瞒不过他,于是冷笑一声,摘下头上步摇,同时低喝一声:“震!”

大地轰隆作响,太湖卷起波浪,一团雾气覆了上来。

周广脸色也终于变了:“雾中有毒,大家小心。”

在他提醒同伴的时候,孙灵秀已如鬼影般,借着雾气向周广袭来。

吴猛沉声一喝,闪到周广身前袖子一拂,龙虎真气猛击向雾中的孙灵秀,孙灵秀不敢与他硬拼,身子后退,步摇却脱手而出,以诡异的曲线绕过吴猛。吴猛担心周广受伤,急退到周广身前想要截住步摇,然而步摇上铃铛作响,仿若鬼哭狼嚎,直夺人心。

吴猛乃多年修真之士,不为所动,但周广虽然强于奇门遁甲,本身道行却弱,心神被震了一震,不知不觉间忘了屏闭呼吸,将毒气吸了进去,体内立时如火烧一般极其难受。

另一边,彭兰正用处女之身镇住地脉,不让孙灵秀借地遁而逃,不敢乱动。而盱烈却分出剑影,在雾气中缠住孙灵秀。

吴猛见周广吸入毒雾,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张纸符,以龙虎真气焚烧成灰。立时间,天水落下,不但驱散了毒雾,连周广体内的毒也解了。

孙灵秀冷然问:“这莫非是取自于天山的巽宫净水?”

吴猛道:“正是。”

孙灵秀脸色凝重。

双方的这一次交手,从奇门遁术到偷袭暗算,看似简单,其实却是斗智斗勇。孙灵秀虽然成功地让周广中了毒,然而吴猛却随身带着专门净化毒素的巽宫净水,让她功亏一篑。此时,孙灵秀固然知道自己恐怕难以脱身,而吴猛与周广也不禁心生警觉,知道孙灵秀不但道法惊人,其表面的娇媚惑人之下,同时也暗藏着毒辣的一面。

吴猛沉声道:“我等本是奉了师命手下留情,天师既然不愿承吾师之情,那就莫怪我等不客气了。”

孙灵秀冷笑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女神婴彭兰叫道:“大师兄二师兄,就你们话多,像她这么不知好歹的人,我们直接杀了她就是,还免得师父不好向王母娘娘交待。”

吴猛还有些犹豫,周广却已将手指一捏,倒转九宫,将此地的格局硬是转成了“六仪击刑”,乃是不死不破的凶格。此格一出,所有用于逃脱的遁术都无法再用,除非有人死去,否则谁也无法离开。

吴猛知道周广的心中已动了怒气,只好暗叹一声。而盱烈与彭兰也不用再怕孙灵秀用遁术逃走,俱都腾出了手。四人将孙灵秀围住,准备将她置于死地。

孙灵秀在刚才的交手中已经试出了对手的虚实,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同时对付他们四人。但形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除了拼死一战,她也别无它法。

她将手一招,收回步摇,步摇轻晃,那魔音依旧时快时慢地响着。

吴猛沉声一喝,喝声将魔音中断,他自己也闪前一步,与孙灵秀快速地硬拼了一招。孙灵秀娇躯一晃,钗尖如电光般破入龙虎真气之中,然而彭兰与盱烈也已出手,彭兰的水火双剑化作两只蛟龙向孙灵秀剪来,而盱烈将漫天的剑影挥去,只留下了一支,剑光凌厉,将空气切割出刺鼻的焦味。

孙灵秀心中一叹,知道自己此番已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却听风魂的声音传来:“灵秀姐姐,我来帮你。”

一块金砖掷了过来,又蓦然幻大,硬生生地逼住了彭兰的水火双剑与盱烈的飞剑。

风魂的突然插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孙灵秀略一思索,便已猜到,定是吴猛的巽宫净水误将风魂体内的花毒也解开了。

风魂扔出的玄元砖本是危宿使者践天所炼的仙家法宝,就算是王妙想也不愿与它硬拼,盱烈还好,看出情形不对,立时将剑光召回。彭兰却不肯服气,硬将水火二元剑撞在玄元砖上,结果两剑一同撞飞,她自己也闷哼一声,向后跌飞。

盱烈担心彭兰受伤,急忙后退,将她抱住。

风魂将盱、彭二人迫退之后,玄元砖立时移到周广头顶,一道光束将周广照定,竟让他无法动弹。

风魂对奇门遁甲的了解本是出自木公所传,知道此地的格局已被周广改成了“六仪击刑”,若不逆转回来,这一战只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既要救出孙灵秀,又不想伤害他人,于是想用玄元砖压住周广,让他暂时无法再用出遁甲,而自己却捏着数枚棋子准备扔出,想要用“九星反吟”将“六仪击刑”盖住。九星反吟虽然也是凶格,但凶上加凶,反而能够在奇门打开一条生路。

孙灵秀却误解了风魂的意图,她只认定“六仪击刑”唯有用血光才可以破解,又见风魂已将周广定住,立时急掠上前,步摇虚指。

吴猛见形势危急,赶紧以龙虎真气向孙灵秀攻去。然而孙灵秀竟不闪不避,步摇脱手而出,钗尖刺入周广的心口,她自己也硬受了龙虎真气一击,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周广本就受玄元砖所镇,无法动弹,又被步摇刺穿心脏,立地倒在地上。六仪击刑,不死不休。现在有人死去,这凶格也自行解开。孙灵秀强压下伤势,直掠到已呆在那里的风魂身边:“发什么呆,还不快走?”

风魂本是只想救出孙灵秀,却没想到竟害死了周广。虽然人不是他亲手杀的,但他无疑也是帮凶。他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响,竟是一片空白。

吴猛怒喝一声,龙虎真气向风魂与孙灵秀直追而来,盱烈与彭兰见周广惨死,悲痛之下也将飞剑一同袭来。

孙灵秀来不及说话,牵着风魂便跃入太湖,借水气遁走。

吴猛见孙灵秀与风魂已经逃走,无奈之下,只好长叹一声,转过身来,将还没有自投地府的周广魂魄收入袖中,又看向盱、彭二人:“二师弟刚死,我们先回山,看看师父可有办法将他救活,其它事以后再议。”

彭兰却咬着牙道:“大师兄,你先将二师兄送回山去,我一定要追上那两个贼人,替二师兄报仇。”

吴猛看向盱烈。

盱烈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能放过他们。”

吴猛知道时间拖得越长,救活周广的可能性便越是渺茫,也不再多说,让他二人多加小心,自己带着周广的尸体与魂魄朝逍遥山的方向飞去。

彭兰看着湖面,恨恨地道:“小盱子,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他们逃到了哪里?”

盱烈取出一面小旗扔在地上,立时间,数十只幽影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形急势危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变数再生
热门: 绝美冥妻 横刀立马 灭神记(血刃冰锋) 七星龙王 易中天中华史:女皇武则天 诡眼迷踪 地狱公寓 神偷天下1:跛脚小丐 修真界败类 血腥的盛唐5:盛极而衰,安史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