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许飞琼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情缘难断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昊天金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心里其实已经在后悔,自己都想找个山崖跳下去,嘴里却仍然说道:“我就是这么无耻,你竟是现在才知道么?你要么做我的老婆,要么就当做从不曾认识我,我才不要弄什么结拜姐弟这种傻事,要结拜你自己找别人结拜去。”

他说完之后,定定地看向王妙想,只见王妙想显然已是被他的这一番话弄得手足无措。她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完全是一副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的俏模样,看得风魂又是怜爱又是难过,心想自己何必这样去逼她做决定?万一她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之,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一只夜鸟飞过他们的头顶,呱呱地叫了两声。

王妙想静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去,声音有如蚊子般低不可闻:“你这次冒死救了我,若不报答你,我也过意不去,就算回山之后,也难以静心修行,所以……”

风魂听她又扯到什么报恩去,脾气不由又跑了出来,冷哼一声:“虽然这次我救了你,但你也曾从北极战神手中救过我和浴月,充其量只是打平而已,你如果只是为了报恩才假心假意地跟我在一起,我也不稀罕。”

王妙想气苦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风魂瞪着她:“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王妙想张口结舌,却不知该怎么将心事说出,不禁又是难过又是委屈,终于眼睛一红,跺了跺脚,直道:“我、我不理你了……”

她纵着剑光便往夜空飞去。

风魂见她就这样说走便走,心底也是极气,却又想到她临走时的奇怪表情,不禁暗自后悔不该把她逼得太急,竟让她哭了出来。而且,自己终究还是没弄清她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他却哪里知道,王妙想自幼清苦,无依无靠,只在山中修行,虽然也历了一些劫难,但因从不涉足尘世,那些劫难也基本都是有惊无险,靠着她个人的心志便能度过。但这一次,她遭遇同伴背叛,险些命散黄泉,幸亏有风魂在她身边,又宁死也不肯抛下她。她对风魂本就极有好感,又经过这番生死与共,竟是不知不觉中对风魂生出情愫。

只是她虽然修行多年,却是从小孤单,对这男女之情根本一窍不通,只以为自己是受伤之后,情魔趁虚而入。其实情魔乃是藉由修道之人心灵上的空隙由外而入,干扰修行,与这发自内心的真情真意如何相同?外魔还可以抵御,真正的情思却是剪不断、理还乱,她将自己的初恋当成外魔来处理,只想将其斩去,结果却是越斩越乱,弄得满脑子都是风魂的影子,最后无计可施,又以为之所以抵御不了,只是因为自己重伤之后心志不坚,万般苦恼下,竟想出了“结拜姐弟”这样的傻事来。

结果这“姐弟”不但没有结拜成,反而让风魂把心里的念头都说了出来。她清修惯了的人,何曾听过什么“脱光衣服舞剑”“被吻遍全身”这样的话?自然又羞又急,却又想道:“若是他真的喜欢的话,脱给他看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及至风魂逼她做出决定,她一边苦恼,一边却又是喜欢又是害臊,心想:“罢了,就算真的是难免再陷天劫,我也愿意跟他在一起。”

只是她毕竟脸薄,心里虽然这样想,却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不免绕了个弯,又是报恩又是修行什么的,其实真正想说的无非是最后一句:“你若是真的想要娶我的话,我、我也是很愿意的!”

结果还没等她说完,风魂却误解了她的意思,直接用话顶了过来,她羞急之下,竟是无法把心底的想法从口中说出,终于气得哭了出来,御剑而去。

在她离去之后,风魂把她的泪水和表情反复地想来想去,猛然间也醒悟过来,知道自己犯了个不应该犯的错误。

风魂自己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那个时代就算是女孩子也开放得很,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头发染色那是正常,就算在大街上对着男朋友高喊“我爱你”也不算什么太肉麻的事。但这古代的女子却完全不同,行事要拘束保守得多,看这美丽女仙最后那窘迫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万个愿意,但她这一辈子也不曾说过情话,甚至不像二十一世纪的小女生一样,至少可以从电视里的言情片中得到“借鉴”。她别来扭去,想告诉风魂自己愿意陪他一辈子,却又绕了一些,结果风魂用话一顶,就把她气得哭了。

虽然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但王妙想既已跑了,风魂除了看天之外,竟是无可奈何。这女剑仙的剑遁他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薛红线的金光纵倒是有追上的可能,但这情情爱爱的事情,似乎也不太好去拜托自己的女徒儿。

想来想去,风魂也想不出个办法来,只好等在这里,希望这仙女姐姐自己掉头回来。

离开风魂后,王妙想不知不觉间越飞越慢,频频回头。

她落在一处山脚,轻轻一叹,心想:“我为何要一直回头看呢?魂弟知道他的遁法不及我的御剑快,自然不会来追我,但他不来追我,我又怎好意思自己回头找他?”

她呆在那儿,一会儿心中后悔,不该就这样负气离开,一会儿又想,魂弟若是真的喜欢我,那就应该追来才是,他不追来,莫非是在生我的气么?

她一生之中,竟从未曾像现在这般进退失据,又想回去找风魂说个清楚,又觉这样回去的话,岂非等于是自己去投怀送抱?若让魂弟以为我其实是一个受不了空闺寂寞的寻常女子,岂不反让他看轻了?

她就在那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王妙想犹豫难决时,一道剑光突然从远处飞来,落在树梢之上。

王妙想心里一惊,慌忙拭去脸上泪痕,抬头看着树梢上的持剑少女。

这少女凤髻霓衣,婉丽可人。她看着王妙想,宛然一笑:“妙想姊姊竟在这里游山玩水,倒叫我这做妹妹的好找。咦,姊姊似乎哭过,莫不是被人间的哪个负心男子抛弃了?姊姊不妨告诉飞琼,让飞琼替姊姊打抱不平!”

她面带笑容,语气却时轻时重,尖酸刻薄。一般人就算看见他人偷哭,也只会装作不见,她却反而故意点出,竟有幸灾乐祸之意。

王妙想也知道她是故意找碴,若是平时,也就是一笑了事,偏偏此时她心情本就不好,而这少女的话语多多少少又真的触到了她的苦楚之处,尤其是这“负心男子”四字,听在她的耳中竟是分外刺耳,忍不住便也放下脸来。

这少女名叫许飞琼,同样也是王母娘娘座下的女剑仙,所不同的是,王妙想属于上清一脉,诵的是《黄庭经》,修的是舜帝亲传的剑术,而许飞琼却是灵宝一脉,平日背的是《灵宝经》,炼剑的方式也并非“御剑”,而是“祭剑”。

其实这道家派系,虽然各自的修行方式有所不同,平日里倒也没什么纷争。尤其是上清派与灵宝派,虽然一个拜元始天尊,注重“存思”,一个拜灵宝天尊(通天教主),看重“斋直”,但大家都是三清子弟,就算曾经闹出过封神之劫,经过这一千多年,也早已冰释前嫌,甚至连彼此的教义也开始互相吸收和融合起来。

只是,许飞琼年轻好胜,又曾听王母娘娘亲口夸赞王妙想的剑术,其他人谈论起来,也总是暗示她的剑术比王妙想还差上一些。时间一长,她难免不甚服气,总想找王妙想比试一下,偏偏王妙想平日的性格总是和和气气,既不得罪人,也不与人斗气,不管许飞琼如何挑衅,她却总是面带微笑,不气不恼,弄得许飞琼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次,因王妙想下界之后,知机殿的旋枢老人算出她恐有劫难,王母娘娘有些担心,于是许飞琼便自告奋勇,下界找她,其实也是存了“你在天上不和我斗,我就跑到人间来找你打”的想法。

许飞琼在人间转了一圈,终于找到王妙想,却见王妙想梨花带雨,分明是哭过一场。

许飞琼也不去管王妙想为何会哭,只想着这是一个激她的好机会,于是便用言语逗她,谁知王妙想竟真的寒下脸来,倒把许飞琼吓了一跳,心想自己莫不是真的猜着了?

虽然觉得揭人伤痛有些不妥,但毕竟机会难得,许飞琼不但不退让,反而故意将双手一拍:“呀,原来姊姊竟真的是被情郎抛弃了?姊姊这么漂亮,怎可能会有男人忍心抛弃姊姊呢?让我这做妹妹的来猜猜。嗯,定是那男子向姊姊求爱,姊姊明明喜欢人家,偏偏口是心非,弄得人家自讨没趣,就再也不理姊姊了?”

她竟是一猜一个准!

王妙想虽然想装作无事,偏偏脸色已气得煞白,又担心风魂真的如许飞琼所说,再也不来找她,不知不觉间紧咬着牙,又气又恼。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情缘难断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昊天金母
热门: 七宗罪5:恶魔仆人 仙路至尊 禁典 浮生物语4(下):天衣侯人 神御九天 青崖白鹿记 黄龙真人异界游 天尊重生 遵命,女鬼大人 九州·海上牧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