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情缘难断

上一章:第二十章 隔体神交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许飞琼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接下来的时间里,风魂继续研究太乙白玉轮,王妙想一边听着他的见解,一边暗生戒意。心知这双修术虽然玄妙,却与她过往的修行背道而驰,虽然是事出急迫不得不用,但若不加以警戒,就算治好了她体内的伤势,时长日久之后,也有可能增加她的心魔,让她以往的道行毁于一旦。

她的道法虽然是得自舜帝亲传,但仍然属于上清一脉,而太乙天书中所记载的道法却是不拘一格,另辟奇径,虽然别有神通,却终究是与她的根基不同。

只是金仙亲传的道书仙籍,本应该唯有缘人才能看到其中奥妙,自己为何也与风魂一样能够看到天书中显现出的图形与文字?

她越想越是心惊,担心自己或有什么未完之劫。要知天命无常,就算是历完三十三劫的仙人也不敢保证不会再遇天劫。她左思右想,越是担心,心事越多。

风魂哪里知道怀中女仙竟想了那么多?

对他来说,从来也不曾将这样一个美人儿抱上如此之久,温玉入怀,不舍放手,如果不是有那恶神碍事的话,简直巴不得这美丽女仙一直伤下去,自己好抱着她不放。

这样又走上两日,王妙想在风魂和他的太乙双修之法的帮助下,体内伤势已是好得差不多了。但她知道践天亦是修了千年以上的上仙,与那种应劫封神的天将不同,乃是肉身成圣,而他所持的玄元砖也是玄妙无端,不可小视。

她重伤初愈,不想与践天硬拼,因此仍然装作身虚体弱,连动都无法动上一下。

他们终于到了太湖湖畔。

黄昏之下,湖光涟漪。

践天看着风魂,冷冷地问:“青龙之圭藏在哪里?”

风魂将王妙想放在一旁,让红线照顾她,自己则抽出红线的紫绡剑,往湖边的小树林走去:“你随我来。”

践天面无表情地跟在他的身后。

进入林中,风魂提着剑左一剑右一剑,或是劈在石上,或是砍倒身旁大树,有时又停了下来皱眉苦想。

践天问:“你在做什么?”

风魂回答:“当然是在解开机关。青龙之圭乃是不祥之物,我既然藏在这里,自然要做些手脚将它的灵气隐藏起来,否则,随便哪个妖魔或是仙神路过这里,被它的灵气吸引过来,我不就白藏了?”

践天见他说得合理,也就哼了一声,由他弄去。

风魂又劈了几剑,忽地将一块石头挑开,看着露出的土坑:“看,就在这里。”

践天冷峻的脸上终现出喜容,掠了过来,然而他一眼看去,却见土坑之内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立知上当。

他猛然转身,想要抓住风魂。

风魂却已往后急退,顺势再将一棵小树苗斩断。立时间,周围那些散落在地的断枝、碎石,与交错却隐约相连的剑痕互相呼应,形成了奇妙的阵势。

风刃闪现,雷电交加,践天被困在这突然出现的风雷之中,一时间竟无法脱身。他大怒之下,祭出玄元砖,玄元砖发出光芒,将他整个人罩在其中,并不断地向外扩张,想要突破这风雷之阵。

风魂一边退一边将紫绡剑往空中一抛,同时喊了一声:“徒儿!”

薛红线早已知机地将手一指,紫绡剑划了个圈,以势不可挡的气势直劈向危宿使者践天,剑气冲霄,连划过的空气都散出焦味。

践天怒哼一声,玄元砖挡在身前,硬接了红线的紫绡剑。

金光乍现,伴随着轰隆的巨响,整个大地都为之震动,太湖湖面亦是生出急浪。

虽然挡住了紫绡剑,但践天已是暗暗心惊。上次这丫头的紫绡剑与他的玄元砖一撞即飞,然而仅仅过了这么两天,她的剑术竟是凌厉了不知多少,硬生生将玄元砖逼住,让践天无法借它脱阵而出。

红线学习御剑的日子虽然不长,但她那不服输的性格,却使得她越挫越勇,这两天更是暗下苦心修炼太阴真气,无形间竟再次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践天当然并不惧怕,他双手一张,玄天砖幻大得有如小山,将紫绡剑逼退。

他正想继续追击,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却拐了个弯袭来。

这道白光既不像红线的紫绡剑般气势惊人,也没有带出什么华丽的色彩。

践天却猛地一惊,生出冷汗。

他一眼看去,只见原本瘫在地上的王妙想已经轻盈盈地站起,素手虚虚地一点,操控着那道白光绕过玄元砖,拦腰向他斩去。

这白光划过的轨迹空空灵灵,无可捉摸。

践天想要退,却偏偏被困在阵中,想要挡,玄天砖又被红线的紫绡剑再次逼住。

仙剑一闪,有如蛟龙般划出华美的光华。

即接着便是冲天的血光。

践天已被王妙想的仙剑拦腰斩断。

这时,一道红影从践天的断腰处闪出,向天边急飞而去。

王妙想知道那是践天的元神想要借血光遁走,她蹙了蹙眉,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轻叹一声,将仙剑招回。

践天肉身已失,已无法再做仙人,王妙想虽然对践天下毒手伤害自己一事心生愠怒,却毕竟心软,不愿让他就这样在自己手中形神俱灭。

风魂见践天已死,也松了口气,他走过去,从践天的尸体上摸出一个袋囊,往里面看了看,见自己的药袋确实是被收在里面。他又见到那玄天砖在失了主人后,时升时降地浮在那儿,于是便用了个咒法将其收来,由于不知如何用法,干脆也扔进践天这能容纳万物的百宝囊中。

他将百宝囊系在腰上,来到王妙想身边,见她低头沉思,习惯性地便去牵她的手。

王妙想的手轻轻一颤,没有挣开。

月上树梢。

王妙想坐在树下,返神入虚,查看体内伤势。

元婴虽然在风魂的隔体神交下痊愈了许多,但还没有完全复元。她想静下心来小心调息,但不知为何,脑中却乱成一团。

被风魂抱在怀中的那种温暖感觉仍然残留着,她想要将其屏在脑外,却怎么也做不到。她甚至想到了昨夜在天书中看到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一时间身子发热,就仿佛自己真的已脱了个精光,摆出各种姿势任由风魂调戏侵犯。

更糟糕的是,虽然这些遐想有些不堪,但她发现自己在羞涩之余,竟也有些期待和喜悦。

她心中一惊,想到:“难道我在这次受伤之后,竟受外魔侵入了不成?”

她左思右想,愈发觉得侵入心头的多半是情魔,若不及早斩却情尘,只怕早晚会生出劫难,甚至再入轮回。

然而,若是就这样离开风魂,她又有些不舍,而且这次若不是风魂及时救了她,她早已死在践天手中,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对风魂不再理睬,离他而去。

她又想道:“可我若是再留在他的身边,他现在一见我便又牵又抱,万一我心志不坚,堕入情魔,岂不是白白修行了这么多年?”

她有些焦急,想了许久后,忽地转出一个念头,心想:“这倒也是一个办法。”

她站起身子,飘到湖边,见风魂正展开天书,指着书中文字进行讲解,而薛红线搂着紫绡剑跪坐在他的身边,仔细听着。

王妙想见他俩人肩碰着肩,无拘无束,心底竟微微地生出醋意,却又赶紧将醋意压下,同时警告自己不可再动妄念。

她走到两人面前,也屈膝跪坐,问:“你们在讨论什么?”

风魂尴尬地挠了挠头,笑道:“红线所学的太阴剑术中有一句口诀比较难懂,她跑来问我,结果我这当师父的也解释不清,真是惭愧。”

王妙想问:“哪一句?”

风魂在天书上指了一指:“就是这句。”

王妙想看向天书,微微一怔:“哪句?”

风魂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就是这句啊!”

王妙想道:“可在我眼中,这天书上现在一个字句也没有,只与人间的寻常书简无异。”

风魂与红线对望了一眼,也觉得莫名其妙:“可是,昨日姐姐不是还能看到这天书中显现出来的东西么?”

王妙想又看了看,见自己确实无法再从天书中看出字来,心底反松了一口气。她微笑道:“或许是昨日东皇陛下知你我有难,暗中显灵,才让我看到书中道法。其实这天书乃是木公亲传,我以往所学与太一道法截然不同,定非有缘之人,看不到才是正理。”

风魂觉得这个说法有些牵强,却也想不到别的解释,也就没有再多想,干脆将那一句念了出来。

王妙想毕竟是练剑多年的女剑仙,很快地便将这一句解释给红线听,又反复类推,让风魂和红线大为佩服。风魂心知自己虽然已经以棋入道,但真正学习道法的时间并不比红线长上多少,对御剑之术更是了解有限,也就不打断这美丽女仙的讲解。

反正在围棋这一行中,师父领进门之后,徒弟慢慢超越师父也是常事,所以他也不觉得红线将来的成就若是在他这师父之上,会是什么丢脸的事。

王妙想在讲完之后,让红线留在这里静静参详,自己则暗示风魂到一旁与她说话。

月色弥漫,粼光随着波澜在湖面上晃出一道道弧形。

偶有鲤鱼跃出水面,又扑地落了下去,溅起些许水花。

风魂与王妙想并肩走着,他不知不觉地越靠越近,并下意识地去牵王妙想的手。谁知这仙子却轻轻一闪,避了开来,没有让他牵着。

他呆了一呆,转头看去,只见妙想仙子的神情有如古井,竟是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他低头想了一想,也没想出自己做过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最多也就是昨晚不小心让她看到了天书里的“春宫图”,但那也不是他故意的。

而且,这仙子看不到天书里的太阴剑诀,却能看到那些裸男裸女,这岂非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他低声道:“妙想姐姐,你在想什么?”

美丽仙子浅浅一笑,转身面对着他:“我在想,从第一次见到你时,不知为何,便觉得你像是亲人一般。我本不擅与人交谈,与你却越走越近,真是奇怪呢。”

风魂笑道:“那定是我与姐姐有缘。”

王妙想面颊一红,又道:“你一直唤我作姐姐,我听你这样叫我,也很喜欢,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再亲密些……”

风魂听到她这句“再亲密些”,心中一喜,想到:“我对你抱也抱了,亲也亲了,还在一张床上同过枕共过被,甚至连你的美胸也不小心摸了去,若想要再‘亲密’下去,岂不就只有互相脱光衣服做那种事?难怪那天书上会故意显出春宫图让你看了,肯定是知道你没什么经验,让你多了解一些其中奥妙。”

他刚一想完,却听这美丽女仙顿了一顿后,又说道:“我们何不结拜为姐弟,彼此互相扶持,一同共度磨难,这样,对你我的修行也更有助益……”

风魂听到这里,只觉得像是被冷水浇了一盆。他万般期待,谁知这仙子说的却是什么结拜姐弟。以他们现在的关系,若只是当成姐弟,那就不是更加亲密,反是更为疏远了。

他看着王妙想,却见这美丽的仙子已转过头去,不敢看他,心里立时冷冷一笑。知道她定是担心自己妨碍了她的修行,才故意用一个姐弟的名义拴住他,以免他总是生出非分之想。

他越想越气,差点扭头就走。

王妙想悄悄瞄了他一眼,见他脸色难看:“魂弟……”

风魂哼了一声:“不要叫我魂弟。”

王妙想跺了跺脚,心底也开始急了:“那你想让我唤你做什么?”

风魂冲口而出:“我只想听你叫我作夫君。”

王妙想呆了一呆,一时竟是不知所措,只是念着:“你……你……”

风魂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却又想到,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又何必再躲躲藏藏?于是干脆继续说道:“我就是想要把你娶回家,还想要你每晚都脱光衣服舞剑舞给我看,我想要一天到晚抱着你,说情情爱爱的话给你听,还要吻遍你的全身,看你脸红,看你害臊。”

王妙想急道:“无……无耻……”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十章 隔体神交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许飞琼
热门: 奷雄天下 神澜奇域无双珠 破法之眼 幻剑灵旗 择天记 阴阳师异界游 神秘的陌生人 歃血 中日恩怨两千年 梦幻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