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谢道韫

上一章:第十七章 危机突现 下一章:第十九章 欲突重围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潜入一处豪华的院子,进入屋内,将王妙想放在床上。

他虽想一股作气逃出会稽城,然而王妙想的气息极为微弱,禁不起折腾,而那些天师道道徒役使鬼神四处封锁,他的遁法虽然另有玄妙,却不像红线的金光纵能够一息之间纵跃千里,只好带着王妙想藏在这里。

他解开王妙想的衣裳,见她浑圆的双乳间竟是一片发黑,心中焦急,忙取出两粒仙丹,一粒塞入她口中,另一粒捏成粉末,抹在她的伤处。

然而王妙想生气已经极弱,她口中的仙丹竟是含而不化,风魂不得不将它取出放入自己口中咬碎后,再伏下身子,用舌头度入她的口中。

王妙想在仙丹的作用下慢慢苏醒过来,见自己仍然未死,方自疑惑,却又发现自己竟是在风魂面前坦胸露乳。她本是自幼修真之人,何曾在男子面前露过这种地方?一羞一怯,刚刚被仙丹凝固了一些的元婴受到震动,竟差点魂消魄散。

风魂见她醒来之后脸色反更加苍白,身体也颤抖不休,焦急万分。他看着这个妙丽的仙子,却见她眼中含泪,唇间轻颤,似乎有什么事欲说还休。

他猛然醒悟过来,连忙将床上被子抓了过来,盖住这美丽女仙的身子。

王妙想这才安下心来,想起昏迷前的遭遇,心知是风魂救了她,又因为酥胸竟被风魂看去,虽然是事急从权,终究有些羞涩,只好低声问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虽然不想让她担心,但风魂也知道现在不是隐瞒的时候,只好告诉她他们仍在会稽城中,会稽城已被攻破,而践天仍在搜寻他们。

王妙想闭上眼睛暗暗省察自身,知道自己的元婴已经受了重创,就算服了仙丹,也无法马上复原,又见仙剑仍然随在身边,并未失去,心里一叹,向风魂说道:“你将我的剑抽出来。”

风魂以为她想出了什么脱身之法,听话地将仙剑抽出。

王妙想闭着眼睛,轻轻说道:“你用剑杀了我,然后自己逃走吧。”

风魂身子一震,仙剑竟差点失手落下。

王妙想凄凉说道:“践天与我与一同受天庭之命而来,现在竟做出此事,显然是与西皇暗中有所勾结。他担心我回归天界后上告于紫微大帝,必不肯放过我。你杀了我,我还可借你的手兵解而去,转世度劫之后,多少还有些希望,若是落在践天手中,他必定连我的元神也不放过,我连转世再修的机会也无。你杀了我,亦是帮我。”

风魂知道王妙想既然已登仙界,那是早已历尽三十三劫,修到今天这种地步绝非易事,若是就这样兵解,就算保得元婴,来世也要重新度劫,那是谈何容易的事?

他摇了摇头,将仙剑还入鞘中,卸下蚊帐,躺在王妙想身边。

王妙想见风魂不肯杀她,急道:“只要我死了,践天与你无怨无仇,或许会放过你……”

风魂心想,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吧?

修真之人最重道行,王妙想忍了不知多少苦楚才修到这一步,最算走投无路,也绝不会愿意就这样放弃这一世的修行。说到底,她还是希望用自己的死来保全风魂,免得风魂为了保护她同遭践天的毒手。

他钻入被中,牵起王妙想的手,低声说道:“就算你死了,践天也不会放过我的。他想从我身上得到青龙之圭,又怎肯饶过我?更何况,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舍得亲手杀你?”

王妙想羞道:“谁、谁是你的女人了?”

“你刚才昏迷的时候,我亲了你又摸了你,现在还跟你睡在一起。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们现在不但是共枕眠,而且还是共被眠,你不是我的女人那还有谁是?”他将王妙想小心地搂在怀中,“你看,我现在还抱了你。”

王妙想从小修仙,何曾听过这种情人般肉麻的话?脸上害臊,心里又不自禁地生出一丝甜蜜。

“也罢。”她低声说道,“你先扶我坐起,我试着看能不能聚些真气。践天的玄元砖有搜天查地之能,我们躲不了多久的,必须得想办法避开他,逃出城外。”

风魂将她扶起,谁知这一扶,王妙想的酥胸又露了出来。

王妙想愈发羞怯,又心想反正已经被他看去了,就让他再多看几眼也是一样。

风魂却闭上眼睛,伸出手去系她的衣裳。

王妙想见他体贴,心里也生出暖意,谁知他不闭上眼睛还好,这一闭眼,摸索起来,反而在她的胸口连摸了好几下,连那两粒嫣红的小豆也不经意间碰了去,羞得王妙想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风魂心中暗笑,却又怕她发现自己其实是故意的,吃了几下豆腐后,也就老老实实地帮她系好衣裳。

王妙想在风魂的帮助下盘膝坐好,归元入定,开始调息体内元气。

风魂不敢打扰她,只是坐在一旁端详,见她面目娇美,皮肤白皙,益发觉得要是能娶个这样的美丽女仙回家,那真的是一生无憾。

但芷馨会不高兴的吧?不知怎的,他却又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一想到风芷馨,他的心又乱了起来,不禁越想越多,脑海中勾勒了一出爱情剧,剧中自己与王妙想躲在房中偷情,谁知芷馨刚好回家,见到他与妙想仙子的不堪画面,含着眼泪跑入雨中。他想要追出去,王妙想却抽出一把水果刀握在手中,说你要是去追她我就自杀,他站在那里,竟是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靠,这不是台湾的三流言情剧么?

就在他做着白日梦的时候,蚊帐却突然被人揭了开来。

他猛地一惊,暗悔自己的大意,手不自禁地抓住了王妙想的仙剑。

站在床前的是一个从容淡雅的女子,她看了入定的王妙想一眼,又看了看风魂,也不惊慌,只是淡淡地放下蚊帐,退了开来。

这个女人太过淡定,反而让风魂一时间生出冷汗,不知如何是好。

那女子却只是立在屋口,也不说话。外头人马喧闹,火光冲天,她却只是沉默不语,也不知是认了命,还是另有主见。

几个丫环牵着一个三岁多的男孩跑了过来,男孩抱住这女子喊着“韫姨”。

“夫人。”一个仆人跪在那女子面前哭道,“那些乱民已经进入城中,听说内史大人已经被妖人杀害了,夫人,您快躲一躲。”

那女子却淡淡地说道:“事已至此,躲也无用。我身为谢家子女,若是因为害怕贼人而狼狈躲避,岂非辱没了父亲与叔父的名声?”

那些丫环仆人哭着哀求,她却只是不胆不怯,反牵着那三岁多的孩子安慰道:“涛儿莫怕,韫姨一定会保护你的。”

此时,风魂躲在帐内,脑中忽地一震,想到了这个女人是谁。

她就是谢道韫!

风魂对历史本身了解不多,如果问他某一时代的君王或是大将之类的人物,除了像三国或是唐初这种人尽皆知的之外,别的他都不太说得上来。但如果问他一些历史上的才子佳人,他却能够逐一说出。这一方面是因为芷馨很喜欢看这方面的野史传记,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他本身是一个棋手,所谓琴棋书画,对于中国历史上的文人雅士,多少也会有些认识。

这谢道韫就是东晋末期有名的才女,同时也是名相谢安的侄女,会稽刺史王凝之的妻子。

他的妹妹芷馨很喜欢看《红楼梦》,每一次看都要哭得哗啦啦的,《红楼梦》中有一首诗句,曰“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钗雪里埋。”

这“咏絮才”说的便是谢道韫。

有一天,名相谢安召集子侄辈讲经义,外面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谢安一时兴起,问:“白雪纷纷何所似?”谢道韫的哥哥谢朗抢着回答说:“撒盐空中差可拟。”

这时,还只是个小女孩的谢道韫接了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

这一咏雪名句不但让谢安当场赞叹,更是直传到千年之后。

风魂听着外面的兵戈之声,心里也替这个后世知名的才女担心起来,那天师道带着难民起义,对普通百姓并不为难,但对世族豪门的人却从不放过,尤其谢道韫还是会稽内史王凝之的妻子。

果然,他听到远处有人群向这里拥来。

那些仆人丫环更加急了,甚至有人想要与谢道韫交换衣服,替她送死。

谢道韫却从容地阻止他们,返回房中抽了一支长剑,淡淡地看了帐中的风魂和王妙想一眼后,竟朝外迎了出去。

她的神情异常平静,让那些仆人也不知不觉镇静了下来,随在她的身后。

她让人将大门打开,自己走了出去并立在台阶之上,手持长剑,清清冷冷地看着那些拥来的乱民。那些乱民俱是饱受朝廷压迫,对官府和豪门大户恨之入骨,每攻下一处便要将当地的大户诛尽杀绝。他们杀了内史府中的所有官吏,还不解恨,又杀到了这里。

然而此时,不知怎的,他们见谢道韫独自一人挡在那里,任由晨风吹拂,一时间,所有人都被她气势所逼,不敢上前。

此时,已有人认出她的身份,知道她是谢安的侄女,谢玄的妹妹,更是犹豫起来。虽然谢安已经去世,但民间百姓对谢安的尊敬并无丝毫减损,更有人认为,如果谢安还活着,老百姓绝不至于被逼到走上绝路的地步。

江左风流宰相,唯有谢安一人!

天色慢慢地越来越亮,远处腾起的黑烟反而更多更浓。

那些乱民互相对看,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个轻柔而难以捉摸的声音从不可知的方向传了过来:“据说安公生前,曾称赞道韫夫人雅人深致,如今看来,夫人不但德才俱备,连勇气亦是惊人。孙恩在此,见过道韫夫人。”

天师孙恩既已出现,所有人更是安静下来。

谢道韫淡淡道:“妇道人家,不敢自言胆量,不过是家门风范,不容败在我一人手中,只好站在这里求死而已。”

风魂在内头也听到了天师孙恩的声音,只是那声音时东时西,阴柔难辨,明明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无法肯定,竟让他分辨不出这声音到底有没有听过。

“好一个家门风范!”天师孙恩语声飘渺,“当年,若非有安公镇之以静,又有令兄谢玄临危不乱,这南方早已沦落到胡人铁蹄之下。可惜你谢家为朝廷做了那么多事,反而受到排挤。当日安公下土之日,满山都是哭声,我亦是其中之一,今日我若是杀了你,只怕江左的百姓亦不容我。”

那些乱民听到孙恩要放过她,都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们本是喊打喊杀地冲来,现在竟因为一个女人能够活下去而感到安心,这只怕是他们自己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

这时,府中的那个孩子因为害怕,竟挣脱了丫环的手跑了出来,紧紧抱住谢道韫的腿。

“只是。”天师孙恩的声音忽地转冷,“我可以放过你谢家的人,却不可放过王家的人……”

谢道韫知道孙恩是将这孩子误认成王家的子孙,持着剑大声说道:“事在王门,你又何必牵连他人?这孩子是我的外侄刘涛,与王家无关,你若要杀这府中一人,那就先踏过我的尸体。”

其他人都将孙恩视若妖魔,她却竟是毫不畏惧。

孙恩沉默了一下,语气又转阴柔:“罢了,道韫夫人不让须眉,令孙恩心折。只要你在这府中一日,孙恩必不容人进入内中妄杀一人。”

谢道韫这才暗中松一口气,知道自己后背亦是一片冷汗。她也不言谢,只是慢慢地退入府中,令人将门关上。

那些乱民既已听到天师的命令,也就散开,又寻其他豪门大户去了。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七章 危机突现 下一章:第十九章 欲突重围
热门: 宦海江湖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古玩生死局:一盏失落500余年的琉璃佛灯,一个曾经改变国家历 迷宫蛛 阴阳师·飞天卷 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 无敌舰队 旷世妖师 波吉亚家族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