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危机突现

上一章:第十六章 兰花夜放 下一章:第十八章 谢道韫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现出身来,看着红线被那螭龙所化的女子抱得远去。

他也知道那丫头性子太傲,若真的将她的真气一直封闭下去,反而容易把她逼急。还不如只是封上一时,把她交给兰夫人后,让她自己做出选择。

这位兰夫人对红线的关心和爱惜,连他这外人都看得出来,红线若真的不肯接受,那他也毫无办法。

幸好红线没有再使性子,乖乖地跟她走了。

想起这美丽女徒刚才那副别扭的模样,他也不禁暗暗好笑。幸好芷馨虽然偶尔也耍耍小脾气,却比红线要乖巧得太多,否则的话,自己若是有个这样的妹妹,早就被气死了。

这时,一个妙丽的女子飘到他的身后,低声笑道:“你对你这女徒儿还真是很不错呢。她的御剑功夫也极出色,刚才突然一下窜到这里,连我也被她吓了一跳。”

“差得远呢。”风魂不断摇头。红线的金光纵也算有成,但她刚才只顾低头乱走,连有人跟在身后都不知道。虽然是心中有事,其本领显然也是差得王妙想太多。

“时间也不早了。”王妙想说道,“我还要再去金坛之上布阵行法,你可愿与我一起。”

风魂牵住王妙想,微笑着:“我自然要跟着姐姐。”

王妙想脸颊微红,任他牵着,向城中飘去,落到内史府的后院之中,绕过一片竹林,一个祭坛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坛下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男子慌忙迎上。

王妙想向风魂介绍道:“这位是本地的父母官王凝之王先生。”

又向王凝之说道:“这位乃是东皇陛下的传人风魂风公子。”

风魂心想,原来这个人就是王凝之。

定睛看去,只见王凝之举止稳重,一副老实模样,心想他的父亲和弟弟可是流芳百世的书法家,怎么他看起来却如此普通?

王凝之见风魂是与王妙想一同前来,又说是太一东皇的传人,以为风魂也是天庭派下来助他对付天师孙恩的仙人,连忙拜倒在地。

风魂连忙将他扶起,直说自己也只是一个路过此间的闲人。他见这王凝之谨小慎微的样子,也不好意思马上去问他能否送自己一两幅他老爸或是老弟的真迹,好在将来当成国宝卖钱。

王妙想又引见风魂去见边上一人:“这位就是北方紫微大帝座下,危宿使者践天先生。”

这践天身形高大,脸却冷得跟冰一样,不见丝毫表情。他身穿金甲,头顶暗黄道冠,看了风魂一眼,也不多作理会,只是哼了一声。

风魂大怒,心想你是神仙又怎么了?南极仙翁我都见过,你一个北皇座下的天将有什么好哼的?于是干脆自己也学着践天,冷哼一声。

危宿使者践天却早就转过头去看着金坛,不再理会他。

风魂看向王妙想,却见这位妙丽的女剑仙正掩嘴偷笑,才知这个危宿使者本就是脾气古怪,对谁都是这样打招呼,倒不是故意针对他。也就只好尴尬地挠了挠头,心道刚才自己还在想,要是有个红线这样的妹妹一定会被气死,现在想来,红线已经不错了,谁要是做了这家伙的父母,那就是气死了都无法在棺材里闭上眼睛。

这金坛建得较大,高有五尺,宽为九丈,长也九丈,四面布有醮纸,纸上画着仙家咒符,坛中还有个极大的香炉。

布设金坛,讲究的事太多,风魂看着王妙想行法画咒,虽然插不上手,却也并不觉厌。等金坛完全布好之后,那天师道果然已带着叛乱的百姓逐渐向会稽逼近。

在这其间,风魂寻了个空向王凝之求要他父亲和老弟的字迹,谁知王凝之却百般推托,风魂也只好作罢。

他却不知,王羲之的几个儿子在书法上都得其所传,王凝之的名气虽然不及他的弟弟王献之,前来求字的名门子弟亦有不少。文人自古相轻,就算是亲兄弟也不例外,风魂当着他的面去要别人写的字,那和在一家酒楼里当着老板的面夸别家的酒更香有什么区别?王凝之虽然家中确实藏有一些父亲与兄弟的真迹,又如何乐意拿出来?

天师道带着起义的百姓终于带到了会稽城外,风魂担心那天师孙恩真的就是孙灵秀,心里也有些紧张。

那一日,敌人开始攻城,天空中落下无数黄豆,尽皆变成手执兵戈的士兵。

王妙想见对方果然用出撒豆成兵之术,也立在金坛之中,持剑而舞。这开坛作法本应披头散发,她却只将一缕青丝从髻中分出咬在皓齿之间,身上五色彩衣随着剑舞轻旋,有如凌波踏水,曼妙自然。

风魂看着王妙想的舞,一时间竟是痴了。只想着如此美妙的人儿若是能娶回家中,哪怕只是看着她舞来舞去,便也一辈子无憾。

心随剑走,仙气飘散,不知不觉间,一缕清香覆盖上整个会稽城,敌方的撒豆成兵之术全被破去,以妖术搬运来的妖魔鬼神,也尽皆惶惶,不敢靠近会稽城一步。

危宿使者践天只是负着手守在坛前,替王妙想护法。

那些起义的八郡百姓并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又缺少攻城器械,没有妖术的帮助,又如何能够攻入城中?所幸他们不知从哪弄来了无数精铁制成的兵器,又凭着对朝廷的愤怒,将城中杀出的军队数次打败,一时间,竟成了相持不下的局面。

那天师孙恩显然也藏在百姓之中,眼见撒豆成兵之术被破,又带着天师道一众道徒招风引雨,甚至将会稽山削下一截,砸入城中。

然而王妙想不喜不怒,仿若兰花轻舞,那风雨便自行消退,砸下的断山也化成土气消失无踪。

危宿使者站在一旁面带冷笑,知道对方除了现身斗法,单靠这些鬼神之术根本就无能为力。而风魂也对王妙想的仙家道术暗暗赞叹,心想这样的女仙娶回家中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是,万一她要是生起气来自己还真是打她不过。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黑,那些乱民攻城无用,不得不暂时退去。

一阵阴风吹来,数只幽影落在金坛周围,眼睛时明时灭。

风魂知道这是天师道的行法之人被逼现身,想要与王妙想直接交手,否则的话,便是弄再多玄虚,面对王妙想的仙家道法也毫无用处。

果然,一道绿光从天而降,落在王妙想面前。

这是一名男子,身穿道袍,手持拂尘,面目阴沉难测,眼神淡定无光。

风魂见来的不是孙灵秀,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王妙想收起剑舞,朝九嶷山的方向拜了一拜,这才看向眼前的道士,淡淡问:“阁下可是天师孙恩?”

对方却朝着她慢慢地行了个道稽:“天师门下徐道覆,见过妙想仙子。”

见来的竟然不是孙恩,王妙想倒不禁怔了一怔。她目光如烛,一眼便看出徐道覆并非与她斗法之人,于是冷笑一声:“汝师既自号天师,莫非只敢在暗处装神弄鬼,却不敢现身不成?”

徐道覆淡淡说道:“天师说,妙想仙子虽然已得舜帝真传,却还未达玄感之境,要对付仙子,只要道覆一人足矣。”

王妙想自幼习道,守贞如一,虽然朝蔼精诚,却也难免有些心高气傲,见自己竟然受到如此轻视,也不禁生出愠怒。她自然是没有达到玄感之境,但能够达到玄感之境的,充其量也不过只有王母娘娘与太一东皇等少数几个金仙而已,其余众仙,便是玉皇大帝,离这玄感之境也还差得太远。

她看着徐道覆冷冷说道:“也好,我就看看你有何本事。”

话音未了,却听危宿使者践天在她身后说道:“此人由我来处理,仙子只管行法便是,以防那孙恩利用此人为饵,暗中再弄玄虚。”

说完后,践天将袖子一拂,一块金砖祭在空中,金光流转,隐隐地将徐道覆罩住。

王妙想见践天已先一步祭出玄元砖,也就还剑入鞘,谁知那徐道覆看到践天祭出金砖,立时脸色惊慌,急急后退。王妙想不禁暗自好笑,心想此人说得冠冕堂皇,原来竟是如此无用。正要看看践天如何将这人擒住,却听风魂在坛下急急叫道:“姐姐小心!”

王妙想心中一惊,急忙回头,却见危宿使者践天竟是面露凶光,玄元砖亦朝着她直砸而下。她足尖点地,往后退去,但终究是慢了一步,金砖追来,竟砸在她的胸口。

她虽然受了重伤,但毕竟道法精微,怒叱一声,竟将喉间涌出的浊血化作元气,仙剑自动出鞘,挡住了玄元砖的又一击。只是,玄元砖虽然被她暂时击退,她的伤势却再次加重,五内受创,连元婴也差点被震碎,整个人向后抛飞。

这时,风魂已飞了过来,紧紧地将她抱住。

风魂也没有想到践天竟真的会对王妙想下毒手,因为事情本是与他无关,所以他只是站在坛下当个看客,再加上已得木公所传,一眼便看出不管是一直藏在暗中施法的天师孙恩还是这胆敢现身的徐道覆,其本事都与王妙想相差太远,因此也不担心。谁知无意之间,看到危宿使者践天表面上是要对付徐道覆,眼睛却暗瞅着王妙想的背影露出杀意,他大惊之下,下意识地便向王妙想发出警告,却仍是迟了一步。

他抱着王妙想撞在墙上,眼见践天已一步步地逼来,只觉头皮发麻。

徐道覆见计谋已成,也不多话,带着身边妖魔逸走。散落在城中的黄豆再次化成士兵,连那些被困住看管的难民也加入了战团,会稽内史王凝之见形势有异,匆匆赶来金坛,更是被退走的徐道覆直接击杀。

践天看着风魂,阴沉地冷笑一声:“将青龙之圭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些。”

风魂没想到这危宿使者一开始便直接向他要青龙之圭,立时心里一惊。知道他身上藏有那块上古翠玉的只有木公、王妙想、浴月、梁休和北极战神符奚斤等少数几人。木公已经返虚,王妙想和浴月自然也不会轻易告诉别人,梁休虽然与风魂关系并不好,但他长年呆在大荒境当金童,想来也不至于与这危宿使者有所瓜葛。

将他身藏青龙之圭这种事告诉践天的,必是符奚斤无疑。但这两人一个是北方紫微大帝座下,一个是西方太极天皇手下战将,又怎会勾结在一起?

见践天逼近,风魂不敢多话,将单手一掷,数枚棋子飞向践天。

“雕虫小技!”践天将手一指,其中一粒棋子立时化为粉碎,其它棋子落在地上失了呼应,亦毫无作用。

但风魂趁着这一空档,将身子一晃,带着王妙想借地而遁。

见风魂与王妙想消失,践天也不恼怒,只是飞上高处祭出玄元砖。玄元砖洒出金光,将方圆数百尺的范围全都照住,金光彻入地底,果然见到风魂正背着王妙想向南逃逸。

玄元砖朝风魂猛砸而下,一时间土石乱飞,竟砸出一个深达丈余的大坑。

践天落在坑中,却无法找到半片血肉,也未发现风魂与王妙想的踪影,这才意识到自己只以为那叫风魂的小子修行太浅,小看了他,却忘了他所学乃是太一东皇所传的遁术,另有一番玄妙。

践天冷笑一声,也不慌忙,他再次跃上空中,正要将玄元砖往周围照去。就在这时,城北却飞出一道白光,显是有人正借用神通从会稽城中逃走,他心中一惊,虽觉风魂就算要逃也无如此快法,终究怕他真的就此跑了,连忙收回玄元砖,朝那白光直追而去。

风魂背着王妙想从金坛之下钻了出来,抹一把冷汗,朝着与践天相反的方向遁走。他刚才虽然瞒了践天一阵,却以为自己终究难以逃脱,幸好那践天像是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才让他找到逃脱的空隙。

践天越过城墙,直追上白光,却见那竟是一条白玉般的螭龙,龙背上乘着一个中年男子。在螭龙身边还飞着一个红衣少女,见有人追来,红衣少女立时持剑定在空中,紧张地看着践天。

践天心知自己追错了人,也停在那里,皱了皱眉。

这时,妖术师徐道覆带着十几名天师道道徒飞了过来。

践天对螭龙与红衣少女不再理会,转头朝徐道覆说道:“王妙想已受重伤,定然还在城中,你们速以咒法守住城墙,一有警讯便马上通知我。还有她身边那个叫风魂的小子,他身上藏有一件重要事物,你们也要将他找出。”

徐道覆没有想到王妙想受了危宿使者践天的玄元砖重创,竟仍然能够逃出,心知若不将她找出杀死,必有后患,立时带着那些道徒散开,布下天网。

践天也跃入城中,以刺史府为中心,用玄元砖仔细搜索。

在他身后,那红衣少女一边陪着螭龙继续往北飞行,一边暗暗想道:“为何他们要寻找师父?”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六章 兰花夜放 下一章:第十八章 谢道韫
热门: 重生之都市仙尊 碟形世界6:实习女巫和王冠 我在酒吧穿女装 魔道祖师 暴风法神 缘灭长安 闪电小兵 天行健 虫族夫婿不好当 暮眼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