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兰花夜放

上一章:第十五章 杜兰香 下一章:第十七章 危机突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红线站在那儿,不言不语,一道剑光却蓦然闪现,只是绕了一圈,不但清香散去,更是直追向惊慌退去的杜兰香。

杜兰香虽然猜到红线在这失踪的一年多里,恐怕确实学了些东西,却终究以为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纵有小成,也绝不是自己的对手。刚才那忘魂香撒向红线,不过是想让她将今夜所见之事忘去,还深怕撒得多了,手中留情。

谁知红线所学乃是东方太乙救苦天尊传下的仙家剑路,至阴的仙气再配上其至烈的性格,玄极生妙,早已深得太阴御剑之道。杜兰香若是直接以真身全力与红线为敌,还不至于如此轻易地遇险,偏偏她又担心太多,被红线控着仙剑击来,竟是连闪避也来不及。

她心中一叹,心想我虽无心,但这孩子的母亲总是因我而死,她寻我报仇也是应该的。于是闭上眼睛,束手等死。

谁知仙剑指在她的喉前,却又定在那里。

她张目看去,只见红线虽然紧抿着嘴唇,眼神却极是犹豫,心知这孩子虽然恨她入骨,却终究是心地善良,又未曾杀过人,于是,她也不趁机躲避,只是定定地看着红线,看她到底会做何选择。

红线猛一跺脚,厉声道:“你若立誓就此离开我父亲,永远不进入我家,我就放过你。”

杜兰香苦苦一笑:“要让我离开你父亲,还不如让我死在这里。”

红线怒道:“你一个妖怪,为何总是缠着我父亲不放?”

杜兰香却道:“我并非妖类。”

红线冷笑:“不是妖怪,难道还是神仙不成?”

杜兰香轻叹一声:“勉强说来,我确实是神仙。”

红线显然不信。

杜兰香说道:“我等龙族自黄帝时期归降于天庭,只要不犯大错,皆能分封于五湖四海、各路河川。我本受封于鉴湖,因为不耐寂寞,喜欢化作人形游玩于鉴湖周边,谁知有一天,遇见了你的父亲,一时竟无法自拔。那时他还年轻,因为不愿受家族的指婚而逃了出来,却又好作不平,沿途得罪了许多歹人。我救下他后,也不露面,当时只是觉得他与别人不同,不知不觉地喜欢在暗处观察他,我看着他因为无奈而回到家中,看着他与不喜欢的女子完婚,又生下了你。他生性与你一般,纵有心事也不说出,然而我日日地在暗中看他,只觉得自己才是天底下最了解他的人,最终,我耐不住情思,利用身为地方神灵的一些神通,让你父亲娶了化作杜家小姐的我为妾,这样,我就能天天守在他的身边,再也不愿离开。”

红线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也有着自己不了解的一面,一时竟呆在那里。这些年来,她年纪虽小,却反而更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的母亲总是逢人便说父亲新娶的兰夫人是个妖怪,却总没有人信,但她却知道,这位兰夫人确实有些古怪。

母亲多次想害这位兰夫人不成,反渐渐地怕了杜兰香,只敢将怨气发在自己的女儿身上。红线也觉得所有的错都在杜兰香身上,再看到母亲死后那无法瞑目的眼睛,小小年纪怨怒却深,竟独自跑出家门去寻找传说中的神仙,想要学成本事将这祸害家中的妖魔斩除。

然而,就算没有杜兰香,父亲和母亲又真的能够和睦相处么?

红线呆呆地想着。

杜兰香看着呆在那里的红线,也是心底发酸。

红线的母亲薛夫人本就是世家小姐,出身名贵,在丈夫心中竟不如一个出身寒门的小妾,自是极不甘心,几次三番想要将这个新来的小妾害死,然而杜兰香本是螭龙所化,又岂是她害得成的?薛夫人由妒生恨,对丈夫恼恨之下,连自己的孩子也折磨起来,偏偏红线性子也从小刚烈,纵有苦楚也不说出,薛据事多,又粗心了些,以为薛夫人再怎么也不会害到自己的孩子,竟不知红线从小就受到母亲的虐待。

杜兰香其实是看着红线出生长大的,爱屋及乌,连这孩子也极是喜欢。她利用神职私改了这一土地上的姻缘簿,嫁到了薛家,原也想对红线好些,谁知她对红线稍一关心,薛夫人便更是折磨红线。她因为私改姻缘,对薛家的这对母女本就心有愧疚,不想真的伤害薛夫人,虽然心疼红线,却也不敢再去接近她,只是暗中弄些神通,让这孩子所受的苦楚与疼痛减轻一些。谁知这孩子内心纤细敏感,察觉出她的异常,反而更相信母亲的话,觉得这兰夫人果然是个妖怪。

月色如水,搅得银光游离。

杜兰香和薛红线站在这些假山之间,互相沉默,竟都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时间慢慢地流逝,夜风极冷。

忽地,红线将手一招,仙剑飞入她的手中。

她跺一跺脚,跃上天空,如一道电光般向远处飞去。

她竟是下不了手。

杜兰香心中一惊,知道这孩子心性极傲,这一去只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慌忙化成龙形飞上夜空,想要将其追回。

然而红线的金光纵本是太乙秘技,风雷闪动,纵跃千里,一忽儿便没了影子。

杜兰香看着无烟无云的月色,心底焦急,却又不知该往哪里去追。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却从下方跃了上来,微笑地看着她:“你想找到她么?我来帮你!”

杜兰香所化的螭龙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却又不认得他。

青年朝她摊了摊手:“我叫风魂,是红线的师父。放心吧,那丫头虽然偶尔喜欢犯傻,却不是真的不懂事,我这就带你去将她追回。”

说完,也不多话,便以遁法向会稽山逸去。

杜兰香虽然不能确定风魂真的就是红线的师父,但关心则乱,又见风魂所用的遁法与红线的御剑虽然神通不同,但确实是同出一源,也就紧追其后。

到了会稽山上,风魂回头说道:“你在这先等一等,我去找她。”

他绕着山路转了一转,果然见到了红线。

此时,红线已撤下剑光,独自走在山间小路之上,心思重重。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杜兰香甚至比母亲对她还好?她每次受了母亲的针扎或是踢打,夜晚总是会有人悄悄潜入她的屋中,将发出清香的药抹在伤口,身上很快也就不疼了;有时她在梦中哭醒,也会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只是一觉醒来,将她抱在怀中的女人却又不见踪影,让她不知是梦境还是幻觉。

红线虽然不敢肯定那个总在夜间悄悄照顾她的女人就是杜兰香,但现在想来,在薛府之中,能那般神出鬼没,又拥有能轻易抚去疼痛的奇药的人,除了兰夫人又还能有谁?

她又如何真的能够狠下心来,杀了杜兰香?

她一边走着,一边暗自苦恼。

就在这时,眼前人影一闪,她抬起头来,然后便看到了风魂。

“师父……”她低下头,眼睛无由地一红。

“有人欺负你?”风魂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走过来搂住她,恶狠狠地说道,“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帮你教训他。”

红线擦了擦眼泪,在师父怀中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师父,我们离开这里吧……”

话还没说完,她只觉得身子一软,也不知师父做了什么手脚,她体内的太阴真气竟被封住,整个人也被师父抱了起来。

她满脸通红,也不知师父想要对她做什么。却只见风魂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师父在此间还有些事情要做,你还是在家中多留些时日吧。不是每个人都还能见到关心自己的亲人,别再耍小性子了,乖。”

微风晃动,她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崖前,而杜兰香正站在那儿等着他们。

红线这才知道师父是要把她送还回去,却又怕她跑了,才暂时封了她的气脉,不禁又气又急。却又觉得,师父这种做法岂不比她还要孩子气?一时间又是想笑。

风魂将这美丽女徒交到杜兰香手中,向红线说道:“过些日子我再来找你。”

说完后身子一晃,竟自走了。

杜兰香低下头来,见红线双眼微红,担心这样反更惹得她生气,只好小心问道:“跟我回去好么?你父亲醒来若是发现我们不见了,会担心的。”

红线躺在她的怀中,体内的太阴真气慢慢地又回复了。虽然如此,不知怎的,她竟是不舍得从杜兰香怀中下来,心底的酸楚与那曾经熟悉的温暖交杂在一起,竟是难分难解。

最终,她微微地点了点头,泪水却又流了出来。

杜兰香抱着她跃出山崖,向她们的家中飞去……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五章 杜兰香 下一章:第十七章 危机突现
热门: 最强升级 仙剑奇侠传2 最强上门女婿 超神道术 星空倒影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超禁忌游戏4 去趟民国:1912-1949年间的私人生活 ABO特浓信息素 一世之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