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名山会稽

上一章:第十二章 呲铁卢循 下一章:第十四章 又见女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风魂将红线放在一块石头上,弯腰掀起她的裙脚,查看她左腿上的伤。

她小腿的腿骨已经断裂。

这美丽女徒的性子过于坚强,反而让风魂更加担心。他将稍有移位的断裂处复位,抹上弄碎的仙丹,又用木板固定住。

风魂做得并不够好,但红线虽然疼得冒出冷汗,却始终没有哼上一声。

风魂又给了她一粒仙丹,想让她服下,但她却只是默默地收起,也不服用。风魂看了她一眼,见她的眼睛依旧湿润,也就没有劝她。

他把红线抱到草地上,小心地让她躺在自己怀中。

红线渐渐地睡着了。

金光剑始终被她搂在怀中。

月亮渐渐地升了起来,柔风吹过,让草地上流动着浅绿色的粼光。一只猫头鹰落在前方的树梢上,瞅了瞅他们,又向远方飞掠。

风魂搂着薛红线,脑中却想起了风芷馨,如果他无法在三百年后找到芷馨,那独自穿越到古代的芷馨是否也会像红线一样,孤苦地走在陌生的环境里?她又是否能够自己照顾好自己?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红线的伤很快地恢复了。她的体内本就已练成了仙家真气,腿伤上又抹有仙丹,自然好得极快。

而一旦突破了以气御剑这一关,她的御剑之术更是突飞猛进。

风魂带着她仍然是往西南方走,偶尔经过一些村庄和城镇,也会一同进去逛逛。他对东晋的一些习俗和许多东西并不了解,许多时候都需要红线替他解说。渐渐地,红线也知道她的这个“神仙师父”在很多方面都一窍不通,却也只是以为师父定是从小在仙山或洞天之中修行,不了解世俗之事乃是理所当然,在回答师父的问题之余,话也渐渐多了。

那时候的男女之防本就不严,民间女子登高临水、连夜游玩都是常事,风魂与红线虽然是年轻男女走在一起,也没有遇到什么人加以议论。如果说有引起关注的话,那也只是因为红线不但貌美,而且举止间自有一种秀气,不同于一般的乡野女子。

在民间流连了一些日子之后,风魂对当前的时局也开始有了了解。

此时,淝水之战已经结束,北方由于苻坚在大败之后又不断遭遇背叛,已经四分五裂。其实苻坚也算是有为的名主,只可惜他手下的重要谋臣王猛死得太早,而他在统一北方后又心生骄傲,以为能够一举征服南方,结果反而在大意之下惨败于淝水。若非遭此逆转,他恐怕真的能够将唐初的盛世提前个数百年。

淝水之战的大胜,本使南方人心大定,而在面对北方强敌时临危受命、镇之以静的名相谢安更是声望达到极点。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受到朝廷排挤的谢安便因病而死,会稽王司马道子把持朝政,与孝武帝司马曜的争斗日趋尖锐,而沿海诸郡的老百姓又因为无法忍受各种苛捐杂税和朝廷的强制征兵,在天师道的煽动下开始发动暴乱。

沿海八郡的百姓对天师道的起义纷纷响应,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前来投奔的人数便已扩展至数万。他们焚烧官府,没收士族财产,并打得守卫郡县的朝廷军队纷纷溃逃。

而真正让风魂在意的是,天师道首领的名字,竟是叫做孙恩。

天师道之所以能够带着那些聚集而来的普通老百姓不断取得胜利,据说,便是因为天师孙恩不但信徒众多,其本身更是有着各种神通。天师孙恩不只能够将符纸化入水中治疗各种伤病,更能撒豆成兵,搬神运鬼,而其身边的一些道徒也往往具有呼风唤雨的奇能,在战场上施展出来,竟是无往而不利。

风魂多方打听,发现低层的老百姓虽然将天师孙恩传得神通广大,但其实根本没有谁知道他到底相貌如何,说他像个文弱书生的也有,说他高大魁梧身长八尺的也有,甚至有人说他是三头六臂,每个头上还开着天眼。

但没有人猜他是个女人!

应该只是巧合吧?他想。

不管怎么想,他都觉得这天师孙恩和他所认识的孙灵秀不会是同一个人。

而随着关于天师道发动暴乱的消息知道得越多,薛红线却也渐渐变得不安起来,有好几次,风魂都见她张开口像是要向自己说些什么,却终又闭上。

风魂问:“红线,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红线犹豫了一下,才低着头幽幽说道:“再过几天便是我生母的祭日,我想回家一趟。”

“你家在哪里?”

“会稽。”

会稽?风魂觉得这个地名最近好像经常有人提到。

然后,他心中醒悟过来。

天师道已经从临海打到了上虞,接下来即将攻打的地方岂非就是会稽?镇守在会稽的乃是内史王凝之,风魂对历史了解不多,但一听到王凝之这个名字时,还是忍不住多问了几句。不为什么,只因为这王凝之有个在后世极出名的父亲和弟弟。

他的老爸王羲之、弟弟王献之并称为“二王”,都是中国古代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他们的每一帖每一字在二十一世纪都可称得上是无价之宝。尤其是王羲之,他的《兰亭序》可是被后世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只可惜其真迹据说被唐太宗李世民拿去陪葬了,流传下来的全都是摹本。

或许应该去跟王凝之套套近乎,如果弄到一两张他老爸和老弟的真迹,回到自己的时代后,不就一辈子不愁失业了?

“好。”他看着红线,“我跟你一起去。”

虽然他答应了红线,但红线却只是低着头,不像是很高兴的样子,让他觉得有点奇怪。

此时,红线已经学会了太乙金光纵,于是风魂便站在她身后扶着她的肩,让红线以御剑之术载着她一同前往会稽。

红线意动剑动,立时风雷惊起,仿若白日惊虹,直往南方飞去。

这太乙金光纵,乃是以太阴之气御动风雷,速度极快,不一时,他们便已跃过徐州,又在太湖游玩了一日,再继续南下,直落在会稽山上。

这会稽山在上古时期又称茅山(并非是现在江苏境内的茅山),乃是大禹所葬之处,而山脚古城因山而得名,亦名会稽。

风魂在他自己的那个时代本是一名职业棋手,转战过全国各地,其实也到过这会稽山下。那时这山虽然仍叫会稽山,但这片地却已不叫会稽,而早已更名为绍兴。围棋本就承载着传统文化的内涵,每到一处,自不免接触到各地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文化,只是毕竟隔了一千多年,别说人不相同,便是这景物也仅有个相似的轮廓,虽然仍是千岩竟秀,万壑争流,却少了二十一世纪那无处不在的人工味道,多了无数的自然秀丽。

风魂见红线默默看着山下石城,心知她的家必在其中,于是笑道:“你先回家去吧,这里风景不错,我先到处转转,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传说中的禹穴。”

他那个时代的人最重隐私,红线既然总是不愿说她的家世,风魂也不追问。

红线自然知道师父的体贴,眼眶一红:“师父……”

“傻丫头。”风魂牵着她的手轻轻捏了一下,“去吧。”

红线点了点头,这才御着剑光往山下去了。

美丽女徒走后,风魂便在这会稽山上到处乱逛。在一千多年后他虽然也到过绍兴,但那时他心里只记挂着棋战的输赢,那有心思游玩?再加上时间紧迫,也没有游玩的空暇。

而现在有了闲心,再加上又是以遁法行走,不劳不累,自然不免看得兴起。

东晋著名的道教宗师葛洪便是在这会稽山上练丹飞升,留下了知名景胜“葛仙炼丹岩”,此外还有香炉峰、阳明洞,虽然此时都还没有被人“开发”,却让风魂看得赏心悦目。

他又飘到山侧,想要寻找会稽山的天然大佛弥勒岩,却怎么也无法寻到。

这弥勒岩既是“天然形成”,怎么却无法找到?莫非是此时还没有被人“雕刻”上去?他有些不解,却没有太过在意,又转去看那传说中大禹治水后,王母娘娘之女瑶姬从东海而来、所乘石船化成的石帆山。

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前,风魂也曾看过不少穿越小说,那些主角穿越之后所做的事无一不是改变历史、建功立业,最不济也要娶个三妻四妾坐拥天下财富。他每次看了后都觉得难以理解,在二十一世纪,人们的生活节奏便已是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那些主角穿越之后,还要在那忙碌一生,真是何苦来着。

在这空气清新风景自然民风纯朴的古代到处游山玩水,岂非才是一种乐趣?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那些穿越小说不写后宫不写争霸,只写游山玩水逛遍各地的话,那早就没人看了。

虽然借助遁法,但他逛得写意,不知不觉中天色黑了又亮,亮了又黑,竟是一连几天过去了。

直到逛得有些厌了,他站在高处看着脚下石城,心想:“‘到绍兴、喝黄酒’,这会稽可是中国黄酒的起源地,我既然已是到了这里,若不去喝一趟真正的‘古代美酒’,岂非是白来了一场?”

只是,喝酒却是要钱的,他身上要仙丹是有不少,要钱却一分没有。

想了一想,他便用术法擒了一只猛虎,扛到山下寻到一处看上去颇为殷实的山庄叫卖。不一会儿,山庄的主人便走了进来,看到被擒的猛虎大吃一惊,与风魂略一讨价,便让人将猛虎抬了进去,给了风魂一些钱币。

风魂对这个时期的钱币本就没有多少认识,但看到那山庄主人脸上的笑容,却也知道自己定是卖亏了。他走在路上,看着那几枚制造粗劣印迹模糊的五铢钱,也不知道它们够不够让自己去喝酒。

接近城门的时候,他思来想去,总觉得靠这点钱就去学古代豪侠们“千金一掷换美酒”,似乎不太靠谱,又想到自己口袋里的仙丹可都是秦始皇用五百名童男童女都换不来的东西,不利用太浪费了。

于是,他找了根木棍,又用钱币换了块旧布。

他自己写不来这个时期的繁体字,于是找了个看上去“很有文化”的路人请他帮忙,想要在破布上写上“贩卖仙丹,包冶百病”。

谁知那家伙一听之后,便吓得跑了。

没过多久,那家伙便带着几名士兵跑了过来。

难道是这个时代的城管?风魂不解地看着那些气势汹汹的士兵。

“奸细。”士兵们将他擒住,冷笑道,“身为奸细,竟然如此张狂,简直是不想活了。”

风魂这才知道他们是把他当成天师道信徒了。

他暗叹一声,心想自己还真是倒霉,无奈之下,只好使了个隐身遁法,脱身而去。

那些士兵明明抓住了他,忽然之间却又抓了个空,不禁面面相觑,更加确信那可疑的青年必是天师道道徒。而且既然会这种装神弄鬼的本事,地位也绝对不低,联想到那些叛民将要进攻会稽的传闻,俱都心惊不已。

恰在这时,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他们身边,有个美艳的女人探出身来,向他们清清冷冷地问道:“出了什么事?刚才那突然消失的人却又是谁?”

这几名士兵从马车上的标志认出了问话的夫人是谁,慌忙束手行礼,并告诉她刚才那青年定是天师道的细作,进入城中恐有不轨。

那女子想了一想,让身边的丫环取出笔墨,就在马车上画了起来。画完之后,递出马车:“我已将那人的相貌画下,你们可找人临摹并四处张贴,定要将那细作找出来。”

那几名士兵慌忙接画而去。

马车继续驶进城中,经过石桥,七转八弯之后,进入一个华贵的宅院。

那女子下了马车,进入房中,想了一想,又觉得自己刚才所画的人像经过他人多次临摹之后,恐怕会与真人不再相似,于是又用桌上纸笔画了十数张,找人分发下去。

画完之后,她无事可做,于是静坐在院中看着飘飞的柳絮,平淡自然,也不觉寂寞。

忽地,有道剑光直落而下。

一个身穿五色彩衣的妙丽女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亦不惊慌,只是从容地站起,弯腰下拜:“仙子不是在助我夫君布坛列阵,以抵御那妖师孙恩的邪术么?如何有空来到这里?”

王妙想微笑着将她扶起:“道韫夫人不必如此多礼,妙想虽是受王母娘娘之命前来,却也早闻夫人的才学,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与夫人交谈。”

谢道韫淡淡一笑。虽然她对自己的才学亦有自信,却也知道在这大战之前的时刻,妙想仙子绝不会无缘无故地跑来找她谈心。

果然,只见王妙想将一张人像画摆在她的面前:“请问夫人,您是在哪里见到这位风魂公子的呢?”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十二章 呲铁卢循 下一章:第十四章 又见女仙
热门: 地狱之缘 浮生物语4(下):天衣侯人 末世神座 三眼艳情咒 剑圣就该出肉装 无极限通灵 冰魄寒光剑 雍正帝:中国的独裁君主 太和舞 提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