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婉儿媚儿

上一章:第九章 红线寻妖 下一章:第十一章 冰火毒蟒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直奔到山谷之中,红线终于找到了那只妖物。妖物身体极其硕大,形似水牛,却又以双足行走。它头长铁角,皮毛漆黑,两只眼睛如火一般通红。

“噜……寻……噜……寻……”

它的口中发出嘶吼。

太阴剑诀本是御剑之术,面对敌人,只需立在那里,操控剑光袭杀敌人。然而红线却未能做到这一步,但她既然寻到了妖物,自然毫不退缩,以身和剑直往妖物撞去。

妖物也发现了她,将巨掌一挡。

金光剑刺在巨掌之上,击穿了一个血洞。

妖物怒嚎一声,巨掌横挡,拍在红线身上。红线被拍得飞出,胸口猛地一闷,身体剧痛。但她却毫不停留,只是硬生生将喉间涌出的鲜血强行咽下,又往那妖物撞去。

妖物益发怒了,它双掌乱扫,带起强烈劲风。

红线便在这劲风之中,与妖物缠斗不止。妖物本就凶猛壮硕,力劲极大,红线身体娇小,站在它的面前直如飘浮在海面上的落叶一般。但她性子极烈,想着那两只失去亲人的小狐狸,竟是一步不肯相让。

只是,她一个初学御剑的女孩子,又如何能够与这等强壮的妖物硬拼,还未多久,便又被妖物一掌击飞。

妖物挚起身边石块,朝她直砸而去,她方自跌落在地,眼见石影飞来,下意识地身子一翻。

石块砸在她的腿上,发出闷响。

她的腿骨竟已断去。

她紧咬着牙,竟是一声不哼,拄着金光剑强迫自己站起。

那妖物早已被她激怒,眼见她不知死活又站了起来,更是直扑而来。

她冷笑一声,仙剑直指,心想自己就算是死,也要让这妖物身上再多一个伤口。

就在这时,几声轻响在她的身边响起,她怔了怔,却发现那是几枚棋子。

棋子之间虚实相生,一座木屋拔地而起,将她关在其中。

那妖物一遍遍地在屋外怒击着木墙,但那足以杀狮裂虎的力道却无法在木墙上击出丁点缺口。

红线险死还生,怔了半晌,直到腿上巨痛传来,让她再也无法忍受,跌坐在地。

这时,她发现在自己的身边多了一粒丹药。

就算再迟钝,她也知道这是师父在暗中保护自己。

她脑中一团乱麻,心想:“师父啊师父,你若是不相信我能够除去妖物,那又为何要让我独自上山?你若是信任我,却又为何要在暗处跟着我?”

她越想越多,只觉这必是师父对自己的考验,而自己连这样一个妖怪都杀不了,必是已让师父失望透顶,否则他又怎会只扔下丹药,却不肯现身?

她越是心灰意冷,胸间怨气便积得越多,只以为自己如此艰难地寻到仙人,却终究还是一事无成。一怒之下,她将金光剑朝着地上的丹药一击,竟将其劈得粉碎,紧接着剑身往脖子一横,便欲自刎而死。

妖物还在击打着木屋,它又推又砸,也无法进入其中。

屋内却失去了任何动静。

风魂藏身在阴暗的角落,沉思了许久,然后转身离去。那木屋乃是以遁法造出,妖物无法进入其中,而红线除非能够悟出以气御剑的法门,否则也没本事出来,这样,至少她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风魂掠至一处山崖,昨日,便是有人在这里干扰他祭雨。

他看着崖下的村庄,静默着。昨天他才制造了一场阵雨,按说地面多少也会留下些湿气,然而此刻看去,那些田地仍然干涸得让人心惊,就仿佛地底有什么东西,将那场阵雨留下的水气全都吸入其中,一丝一毫也不溢出。

他坐在崖边,将袖子平放在地。

两只小狐狸从他的袖子里钻了出来。

他从口袋里取出几枚果子放在小狐狸面前,其中一只在他的手上蹭了蹭,便啃了起来。而另一只显然戒心更强一些,盯了他一阵,却终是耐不住饥,也啃了起来。

“你们说。”他向两只小狐狸问道,“我那样对她到底是对是错?她能明白我的用意么?”

两只小狐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啃起了果子。

风魂失笑一声,心想自己跟狐狸说这个有什么用?虽然如此,他对红线还是难免担心,虽说她只要呆在木屋之中便不会有事,但风魂总是难以安下心来。

傍晚的时候,他又到那山谷去看了看,那木屋仍然完好无损,而妖怪也砸得累了,只是守在旁边,也不离开。

风魂带着两只小狐狸到处逛了逛,在夜半时又回到了崖边。

他取出两粒仙丹分别放在两只小狐面前:“你们已经没了父母,而这个地方看起来也不再适合你们生存了。你们这么小,万一活不下去闯到村子里,被人熬成狐狸汤那可就糟了。这两粒仙丹至少可以让你们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继续活下去,若是你们运气好,修成个狐仙狐妖什么,至少也不用再怕被寻常人伤害了。”

那只稍大一些的小狐闻了闻仙丹,一口便吞了下去。

而小的那只却扭过头,大约是觉得这个怪东西看起来不像是很好吃的样子。然而,大些的那只却将它扑倒,并叼起另一粒仙丹硬塞进它的口中,然后跃到风魂面前轻趴着。

见这只小狐狸不但像是能够听懂他的话,而且还知道照顾妹妹,没有把两粒仙丹都吞进自己肚子里去,风魂也不禁暗暗称奇。

“我再给你们取个名字吧。”他想了想,指着面前这只显然更懂事的小狐狸说道,“你就叫婉儿。”

然后又指着更小的那只:“你就叫媚儿。”

婉儿将两只前爪微拱,像是殷殷下拜的样子,而媚儿还在那里翻滚不停,像是因为肚子里被它的姐姐塞进了怪东西而很不高兴。

干脆再做得彻底些。

风魂取出太乙天书,随手挑了一段仙家口诀念给它们听,也不管它们是否真的听得懂。

不懂事的媚儿显然对他念的东西毫无兴趣,只顾着跳来跳去,最后干脆趴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而婉儿却安静地伏在月下,一动不动地听着……

天亮之后,虽然媚儿依依不舍,但婉儿还是带着它离开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担心这两只小狐狸是否真的能够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活下来,但风魂毕竟无法总是将它们带在身边。

在它们走远后,风魂沉吟了一下,考虑着是不是该去看看红线了。

就在这时,一阵清香飘来,他转身一看,然后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绿裳的女子。

这女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对这两只小狐狸倒是不错,只可惜,山下的那些老百姓,你却反而害了他们。”

风魂愕了愕,然后醒悟过来:“你就是前天想要阻止我祭雨的人?”

“不错。”绿裳女子曼妙地走到崖边,看着脚下村落,“小兄弟,你可知道,你前天召来的那场阵雨只能帮得了这些百姓短短几天,却反而给他们留下了更大的灾难?”

见这女子不但貌美,而且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恶意,风魂也就走到她的身边,与她一同看着那些干涸的田地。此时,他也知道此地绝不仅仅是老天爷不肯下雨这么简单,而是另有异常。天上下雨,地上必然积有水气,水气渐渐上升,化成云气,这本是一个循环不息的过程。

可他前天召了一场阵雨后,仅仅隔了一夜,地上的水气便已消失,天空中也未见丝毫云彩,这些水气竟像是凭空消失了般,非常怪异。

他虚心地向这女子弯下腰来拜了一下:“还请姐姐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子取出一条手帕晃了晃,手帕化成祥云,她毫不避嫌地牵起风魂的手踏上祥云:“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一看,你便知道了。”

她的手温润如玉,风魂忍不住反手握住,舍不得放开。

祥云载着他们向山顶飘去,又向一条深沟落下。这深沟也不知是如何形成的,只有数尺之宽,却深难见底,越往下,便越是炽热,让人几乎难以忍受。

绿裳女子捏了一道避火诀,那些热气自行散开,让风魂感觉好受许多。

沉到地底,风魂看到了火光。

在这地底之下,竟有着一个夹层,夹层里燃烧着熊熊烈火。

“这是……”风魂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奇景。这是地底熔岩?却又不像,熔岩只是由溶浆组成,而这些火焰却看不出是如何产生的。

“小心。”绿裳女子继续捏着避火诀,进入火海之中。

他们到了火海深处,绿裳女子忽地笑道:“小兄弟,你可真是毫无防人之心呢。前天我还曾想打断你的祭雨,今日你却毫无提防地跟着我进入这凶险之处,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害你?”

风魂也笑道:“姐姐你也很不小心呢,一直让我牵着你的手,你又怎知我就一定是正人君子,不会趁机非礼姐姐?”

“你是正人君子么?”女子却扑嗤一笑,“适才下落之时,你一直在偷看我的胸口,这也是正人君子会做的事么?”

风魂见自己的举动早就被她发现,不觉尴尬地挠了挠头,傻笑了一下。这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事,宋朝以前的女子衣裳其实并不如何保守,而这女子胸部饱满,乳沟半露,想不吸引人注目都难。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九章 红线寻妖 下一章:第十一章 冰火毒蟒
热门: 棚屋 城邦暴力团(上) 神秘河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玉翎雕 七种武器4:愤怒的小马·七杀手 泰坦与龙之王 崇祯窃听系统 风铃中的刀声 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