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薛红线

上一章:第七章 太阴剑诀 下一章:第九章 红线寻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少女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夕阳的光线正透过树梢洒在她的脸上。

一阵焦味扑到她的鼻间。

然后,她就看到一个青年正坐在前方不远的位置,烤着一头野兔。

“失败了啊。”风魂看着已经发出黑烟的兔子,重重地叹了口气。果然,没学过的东西不可能一碰就会,就算是烧烤,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掌握的技术。

他看向少女:“醒来了?”

少女猛地跳去,蹦得远远的。

果然是只母猴么?

风魂看着少女,实在是无法把她当成一个人。她身上到处都是污泥,头发乱得跟野藤一样,衣服和泥土混在一起,甚至长出了青草。

如果她真的是个人类,那她到底在这深山老林里呆了多久?她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然而,虽然身上脏得一塌糊涂,但她那透过发丝的眼睛却非常地明亮。

那无疑是人的眼睛。

“你迷路了么?”风魂问她。

她躲在一棵树后,眼神中充满了戒心。

“算了,不管怎样,我先把你带出去吧。”风魂说道。以遁法带上她,再保持同一个方向,总会离开这片深山,找到有人的村庄,到那时,才找人收留这个野人吧。

他拾起几个小石子,往地上一扔,小石子摆成了一个简单的阵形。

一道瀑布泻下,将那用来烤野兔的篝火浇灭。

就在他准备抓住这只“野猴”并将她带走的时候,她却突然冲过来,跪在风魂面前不断磕头。她的额头恰好碰在一块石头上,流出了一丝丝的血。

风魂被她吓了一跳,赶紧拉住她。

她抬起头来看着风魂,泪水将她脸上的污垢打得湿了:“仙……仙人……”

风魂心里一动:“你是来求仙的?”

少女身子一伏,又要开始磕头。风魂只好再次把她拉住:“我不是什么仙人,而且你在这里,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什么神仙。”

这里离大荒境有数千里,而且,一般人根本进不了大荒境。

但是少女显然不相信他不是神仙,只是一直想着要磕头。她的样子让风魂感到同情,显然,为了寻找仙人,她已经在这里走了不知多少日子,没有死在野兽的口中,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我还是把你带出去吧。你的家在哪里?”

少女却抓住他,拼命地摇头。

风魂头疼地看着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说道:“算了,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薛……薛……”少女口吃地说着,却始终难以正常地发出声音。

她到底在这里走了多久?

风魂拿了一根树枝给她,让她把名字写出来。

少女抓起树枝,在地上写出了三个字。

薛、红、线!

天渐渐黑了。

风魂坐在池边,看着薛红线熟稔地用小刀将他另外抓的一头野兔剥皮去脏,再放到篝火上烤。

香气很快便扑了过来。

风魂咽了口口水。他实在已记不得烤肉到底是什么味道了,在大荒境里,他能吃到的东西除了仙果还是仙果,而且随着道法的精进,甚至一两个月不吃东西也很正常。

薛红线将烤好的兔肉像献祭一样摆在他的面前,再次跪伏在地上。

看着她这一副虔诚的样子,风魂简直不好意思去吃她的烤兔。然而,烤兔的诱惑最终还是太过强大,他撕了两块腿肉,并将其中一块递给少女。

少女使劲摇头,肚子却不争气地发出了咕的一声。

风魂差点笑出来,怎么想,她也不可能不饿,毕竟昏迷了一整天,醒来后又是磕又是跪的,又饿又累也很正常。

“一起吃吧。”他说。

少女怯怯地接过腿肉,一口一口的,三两下就吞进了脖子里,然后又拜了下去。

风魂一边咬着兔肉,一边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自己真的不是神仙。

不过,她说她叫薛红线,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么?

虽然在穿越之前,风魂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打棋谱上,但偶尔累着的时候,也会去翻些传奇志怪来看。芷馨便很喜欢看《唐传奇》等记载着奇奇怪怪的人和事的书,连带之下,风魂对古代野史的一些传奇人物也多少了解一些。

在唐初,有两个著名的女剑侠,其中一个便是叫薛红线,而另一个叫做聂隐娘。

“应该只是同名同姓吧?”风魂想。毕竟现在还是东晋,那个女剑侠恐怕还没有出生。

但是,有些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你寻找仙人,是想学仙?”风魂问,“想长生?”

虽然这少女的身上太过肮脏,根本无法判断她的相貌,但她的年纪应该不会太大,甚至可能比风芷馨还小上一些。这样的年纪便看穿红尘想要追求长生,未免让人难以理解。

这个年纪,难道不是应该躲在闺房里想象着将来要嫁的如意郎君的模样么?为什么她却要跑到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求仙?而且,不是每个乡村少女都能够像她这样用清秀的笔迹写出自己的名字。

薛红线却抬起头来,咬了咬牙:“我要……除妖……”

那一瞬间,风魂在她的眼眸中看到了痛苦的火焰。

这个世上既然有神仙,那自然也会有妖怪。

而薛红线学仙的目的,竟是想除妖?到底是什么样的妖怪,让她痛恨到这种地步?

“好。”风魂看着她,将手中的金光剑平放在薛红线的面前,“你拜我为师,我教你御剑之术。”

就像木公所说,相遇即是缘分,他不会无缘无故地遇上这个少女,《太乙天书》里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显现出只有女人才能够练习的剑诀。

木公更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送他这把金光剑。

薛红线接过剑,重重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血,从她的额头流了下来。

虽然少女毫不畏痛,但风魂既已收她为徒,自不免心疼起来。

他从怀中取出药袋,看着那五颜六色的丹药,犹豫了一下,挑出一个金色的丹药:“把嘴张开。”

他把金色小药放入薛红线口中。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金色小药到底有何作用,但想来,既然是仙丹,治好这丑徒儿额上的伤应该不成问题。而且,这种金色小药是整个袋子里最好看的一个。

金色小药入口即化,还没等薛红线反应过来,便已沿着食道自行流下,很快地便融进了她的身体。

“我先带你离开这里。”风魂说道。不管怎样,还是先把她带出深山,让她换下全是污泥的破旧衣服并好好洗个澡。虽然这个新收的徒儿看起来漂亮不到哪去,但也不能让她一直这样当个小母猴。

话刚说完,却见这女徒儿虽然变得不安,就算是蒙着污垢,也能看到她的脸已红得跟什么是的,仿佛被什么东西憋在那里。

“怎么了……”

“对、对不起……”薛红线像要哭出来般,掉头跑到远处,钻进一堆草丛里。

一种怪异的咕声和秽气传了过来。

拉肚子?风魂呆呆地看着药袋里的那些“仙丹”。难道连仙药也会让人吃得拉肚子?

神仙的东西也会有伪劣产品?

不,仔细想想,这也是有可能的。南极仙翁的仙桃不也是从人间摘来凑数的么?而且这些丹药中恐怕有不少都是浴月炼出来的,那小丫头心情不好或是偷偷懒,炼出让人拉肚子的仙丹来,也不是什么太让人奇怪的事。

大意了……

月色已黑,天上的星辰明灭不定。

远处,瀑布的轰隆声不绝于耳。

风魂躺在草地上,看着头上的星图,那些星辰在他的眼中仿若仙家的棋子,约捺虚实,时隐时现,却又总是暗合天地之理。

在树林的另一端,薛红线正将她自己整个人浸在了瀑布之中。

自从吃了那金色的仙丹,她不但拉了一通肚子,身上的污垢也开始一块块地脱落,然而,她却并没有感到半分难受,反而在体内生出一股清凉的感觉,仿佛脱胎换骨般,异常地舒适。

她手持金光剑立在水中,瀑布将她的身子冲刷出一道道污水。虽然那瀑布的冲力非常强劲,但手中仙剑却自然地生出一股托力,让她安稳地站在瀑布之中。

此时,她已确信自己真的是遇见了仙人,直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身上的污泥尽被洗去,连皮肤都不知不觉间脱去一层,变得远比她走入山林前更加晶莹白皙。她心知这是仙丹的妙用,欣喜之下,也不禁暗暗庆幸自己这些日子的艰辛没有白费。

她回头看了一眼,脸有些发红。

师父可是仙人,当然不可能会来偷看。

于是,她脱下破旧的衣裙,在水中洗净,清爽的夜风拂在她光洁的身上,感觉异常奇怪。

她将湿漉漉的衣裙套回身上,那早已被荆棘勾出一条条裂缝的衣裙只能勉强将她的身体遮住。

师父应该不会在意这种事吧?她想。

星辰开始悄悄地隐去,天边现出霞光。

她将长发略略地梳理了一下,手持金光仙剑,向另一头走去。

“洗完了?”风魂转过头来,紧接着马上一震。

“师父……”少女被师父那奇怪的眼神看得有些难为情。她红着脸,手下意识地挡住一些重要却又难以被衣裳完全盖住的部位。

那破旧的衣裳湿湿地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窈窕的身体曲线完全展示在风魂的面前,玲珑有致,天姿娇美。

在洗去污色后,她的肌肤更是滋润如玉,健康的肤色间又隐隐透着予人心怜的娇嫩,当然,这种娇嫩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仙丹的妙用。

她的神情有若空山灵雨,恬静间又带着奇怪的幽怨。

原来自己竟收了个如此漂亮的女徒弟?风魂心中大是懊恼。

刚才竟然没去偷看……

既然知道自己的徒弟是个美人儿,风魂反而不打算太快走出山林了。

他将太阴剑诀让红线背下,并不断为她讲解。

每到清晨,他便带着这女徒儿在山林间静坐修行,在红线学习御剑之术的时候,他也开始练习天书中所记载的一些神通道法。

自从服了那粒金色仙丹后,红线便已不用再进任何食物,自然而然地达到服谷辟气的阶段,肌肤越来越晶莹,眼睛也愈发明亮。

红线的悟性极高,很快地便在体内凝成了太乙真气,让风魂暗暗称奇。只是不知为何,在这之后,她却又突然停滞了,始终无法做到以气御剑。

风魂从小学棋,心知技艺的学习过程有时就是这样,在突进之后,往往会遭遇瓶颈,只要过了这一阶段,往往便能达到身心上的突破,进入更高的境界。

但红线却显得有些心急,又深恐自己会让师父失望,于是连休息睡觉的时间都用来练习御剑之法。

风魂看在眼中,虽然没有阻止,却心知她只是这样的话,就算再勤练十年也是无法达到御剑的阶段。仙家讲的是心平气和,于清静无为中自然得道,而太乙道法对“自然无为”的要求虽然不像太上老君所传的上清一脉那么高,但像她这般心怀焦虑,那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学成的。

“红线,你到底有什么心事?”

一日,他看着自己的这个漂亮女徒弟,低声问道。

红线却猛地跪下,摇头不语。

不愿说么?

风魂也就没有追问,只是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那天夜里,风魂侧卧在一根树枝上,看着远处不时腾起的剑光。

剑气凌厉,惊得飞鸟四散。

风魂原本很喜欢呆在旁边看这个美丽女徒练剑。她的衣裙到处裂开口子,一举一动间,不免泄出春光,煞是养眼。

然而此时,他却只是留在这里,静默地注视着腾飞的剑光。

天地间蓦然一亮,金光剑化作长虹冲入云霄,如闪电般将青空划出裂痕。

这一剑之威,竟是远胜天雷。

然而,怒光一闪即灭,金光剑变是黯淡无光,从高处坠下。

风魂暗叹一声,将手一引。

金光剑斜斜地飞入他的手中。

他纵起遁法,跃到前方,落在红线身边,将已昏迷在地的少女抱起。

傻丫头……

他带着红线向远处纵去,离开这片深山老林。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七章 太阴剑诀 下一章:第九章 红线寻妖
热门: 轩辕·绝 奇门风云录 魔鬼小说 白猿客栈 寒鸦行动 永世沉沦 一品道门 白夜追凶 绝美冥妻 黄河鬼棺之1:镇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