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北极战神

上一章:第三章 金童玉女 下一章:第五章 妙丽女仙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声大喝有如天雷,震得风魂耳朵都差点聋了。

大汉踏云而来,直直地盯着风魂:“你身上藏的是何物?”

他这一问,风魂立时想起了自己身上的那枚翠玉。虽然木公曾说过这块翠玉是不祥之物,但他其实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现在见到这个家伙毫无礼貌地问他,心里也不禁生气,于是冷冷地说道:“关你屁事!”

大汉大怒。

敖常也飞了过来,赶紧向风魂介绍道:“这位乃是西方太极天皇座下北极战神符将军,风兄不可无理。”

敖常并非是对风魂有什么好感,只是,风魂毕竟是与浴月同行,他生恐浴月受到牵连,只好提醒风魂。

风魂对天界的仙阶并不了解,倒还不觉得有什么,小女孩的脸色却变得苍白。

北极战神符奚斤乃是西皇座下的五极战神之一。西皇为四御之一,一向残忍好杀,自命不凡,东皇退位,西方太极天皇虽然自知无法成为新的天帝,却只盼天界能重回上古时期四御分冶的局面,却不想元始天尊降下敕令,一向排在四御之下的玉皇扶摇直上,继天帝位,令太极天皇大为不满。

玉皇虽然登上天帝之位,但毕竟资历不足,人心不稳,明知西皇处处刁难,只是一再容忍,反而使得太极天皇越发狂妄,容得手下胡作非为。若不是东皇虽然退位,威望仍在,西皇恐怕早已带着手下五极战神、八大元帅生出事端。

只是,东皇返虚在即,天庭中一众神仙眼见玉皇大帝只知隐忍,任由西皇嚣张,自不免各思出路,有些甚至在暗中与西皇勾结,以图安身保命。

浴月乃是大荒境玉女,对天庭中的许多事自然了如指掌。眼见敖常在这么敏感的时期竟与西皇座下北极战神走在一起,更是暗暗心惊。

小女孩虽然心惊,风魂却根本没放在心上。如果这个家伙是天界的城管他或许还怕些,至于什么北极战神南极熊之类的东西,他既没听过,也不了解。再看看《西游记》,一个石头里钻出来的猴子都能打得玉皇大帝钻在龙椅底下不敢出来,这些战神天将什么的,无非就是放在边上当背景的角色演员罢了。

见风魂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北极战神符奚斤怒哼一声,将手一指。

风魂只觉得一丝荧光从自己的身上溢出,他下意识地掏出翠玉观察,只见发出荧光的正是它。

“竟是青龙之圭?”北极战神眸中一亮,伸手便向翠玉抓去。

这翠玉原本属于风芷馨,风魂自然不愿意无缘无故被人抢走,心急之下,使劲拍了一下英招,英招负痛,直往远处飞奔。

北极战神大怒,拨出背上巨斧,身形突然变得巨大,一斧便向风魂和浴月劈去。

敖常担心伤到浴月,赶紧叫道:“符将军手下留情!”

然而符奚斤根本就无视敖常的惊呼。对他来说,杀死一个凡人和一个玉女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别说是敖常劝阻,便是西海龙王在此,他也完全不放在眼中。

浴月没有想到风魂竟敢反抗北极战神,大惊之下,连忙喊道:“抱紧我。”

风魂赶紧抱住小女孩的腰。这个北极战神说杀就杀,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在大荒境待了一年多,听浴月说起,只觉得天界中这个也是规矩,那个也是规矩,竟是律法森严,戒律繁多,却没想到路上随便遇到一个战将天神,竟是说杀就杀,完全不将人命放在眼中。

眼见宣花大斧劈下,浴月从英招背上跃出,化作一条粉红色的蛟龙,直往低处飞去。在她身后,英招被巨斧劈成了两截,淋下无数血雨。

风魂此时也暗暗后悔。他没想到对方竟是动真格的,虽然这块翠玉是芷馨的,但若是为了这样一块死物便害死自己和浴月,那无论如何也得不偿失。

浴月所变的蛟龙飞得极快,但符奚斤化作小山般的巨人,每一步都踏出数丈,竟是紧追其后。

眼见这凶人追近,风魂慌忙将翠玉放入口袋,取出数枚棋子,以木公所传的遁法朝空中一扔,棋子凝在空中,布成七星,幻出一道青色屏障。

北极战神一斧劈在青色屏障之上,立时间,山川震动,万兽齐鸣。

风魂回过头来,见青色屏障已被劈出一条裂缝,不禁感到气馁。

他却不知,此时此刻,符奚斤亦是大为惊诧。太极天皇座下,符奚斤虽然不是实力最强的,但纯以力气而论,却无人能够胜得过他。他的劈山斧为万截寒铁所铸,在他手中直有劈山裂地之能,他甚至曾自比上古战神刑天,认为自己的一斧之威,就算不及刑天,也绝不会相差太多。

然而对方明明只是一个凡人,随手幻化出的屏障,他全力一劈竟然无法完全击破。符奚斤虽然蛮撞而狂妄,却也不是不识货的人,一眼便认出风魂所用的乃是太乙救苦天尊东皇陛下所传的奇门遁法,不禁也暗责自己鲁莽。

四海龙王他或许不看在眼中,但东皇陛下,就算是太极天皇也不敢轻易招惹。仙家道法,从来都不会轻易传人,这凡人竟然能够使用太乙道法,自然与东皇陛下有着莫大渊源。

只是,事已至此,若让符奚斤就此收手,他却只恐惹人耻笑。若是让人知道一个凡人竟能从他手中逃出,那他还有何颜面自比刑天?何况,那青龙之圭乃是西皇渴求之物,若能抢到手中,对符奚斤来说自是大功一件,就算是得罪了东皇,反正东皇现在早已不是天帝,又返虚在即,还能拿他如何?

符奚斤冷笑一声,再劈三斧,将青色屏障破开,朝着风魂与浴月直追而去。

在符奚斤身后,南海龙太子敖常心知北极战神已动了杀心,不禁暗暗叫苦,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紧追其后,希望至少能保住浴月的性命。

风魂也知事态非常,接连使出遁法,但他毕竟只学了一年多时间,能力有限,如何能敌得过西皇手下重将?不知不觉,便已被这凶人迫近。

符奚斤又是倾天一斧,直劈而来。

眼见形势危急,风魂将行雨用的各种法器都朝符奚斤掷去,一时间风雷交加,乌云齐布。但这也不过是将劈山斧的威势挡了一挡,毫无其它用处。

无奈之下,风魂只好跳出龙背,心想符奚斤既然要的是他,那他不如自己投去送死,至少能让浴月逃走。然而,浴月却将龙身一卷,将他卷住的同时回头一挡,竟是要以自身替风魂挡住这一击。

“将军不可。”敖常化作黑龙真扑而来,拦在巨斧与浴月之间。

虽然并不如何将这南海龙太子看在眼中,但符奚斤毕竟有事要他去做,倒也不想真的把他劈了。劈山斧划了一道曲线,绕过敖常虚虚一击,那凌烈的劲风击在浴月身上,立时将她震得喷出鲜血。

浴月带着风魂直往下坠,幸好,底下却是一条大河,他们坠入河中,溅起浪花。

“为何阻我?”北极战神怒视着黑龙。

敖常连忙说道:“浴月是我未婚妻子,还请将军手下留情。”

符奚斤哼了一声,落到河面之上,想要搜寻浴月与风魂的踪迹。只是,浴月虽然道行并不比风魂好上多少,但毕竟是一条蛟龙,龙入大川,但加上他又被敖常阻了一阻,竟是被浴月和风魂逃得不见踪影。

费了一番工夫,却被这样的小角色逃了,北极战神符奚斤自是怒极。他冷笑一眼,鄙夷地看着敖常:“自己的未婚妻跟着别的男人到处游玩,你竟然还能看得下去,甚至放纵他们逃走。龙族若都是你这样的窝囊废,难怪只能没出息地守着四海,任由天庭宰割。”

敖常只能暗自苦笑。

浴月虽然名义上是他的未婚妻,但毕竟只有三百多岁。三百多岁对于凡人来说当然漫长,但对于龙族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再加上她又是大荒境的玉女,就算犯了什么错,那也只有东皇陛下有资格去管束她,他又不像符奚斤一样有太极天皇随时罩着,南海龙太子的名号虽然听着威风,但在天庭中,也没有多少人真的当一回事。别说大荒境玉女,便是太微天随便哪个玉女走到他面前,他也只能好声好气地跟她们说话,以防她们在王母娘娘面前乱嚼舌头,弄得自己连这个南海龙太子的身份也没了。

明知道符奚斤只是在迁怒于他,偏偏敖常又不敢出言顶撞,只好听着符奚斤的污言辱语,暗暗埋怨浴月这小丫头的不懂事……

风魂将浴月背进了一片小林之中,看着天空,暗暗叫苦。

浴月虽然以龙身带他沿着大川逃了一阵,但毕竟被符奚斤的斧风击伤,伤重难支,重新变成小丫头模样,身上的龙鳞也化作了粉红色的裙子,倒在岸边,昏迷不醒。

风魂看向远处,只见山岭之上云气卷集,显然是那北极战神仍在寻找他们,只好将浴月背到这里,取出黑白棋子布在地上,棋子互相呼应,将他们隐在林中。

这是木公所传的“青烟锁云阵”,风魂也不知道这阵法是否就能帮助他们藏住身形,幸好,他几次看到符奚斤在空中踏云而过,虽然也查看了此间,但并未发现他们,转而离去。

敖常并不在符奚斤的身边。

符奚斤亦知浴月已受重伤,而风魂显然修行不足,这两人定然跑不了多远,于是便把敖常打发走,以免他碍手碍脚,自己沿着河岸继续搜寻。

敖常虽然猜到符奚斤的打算,却苦于不敢违背,再加上确实有事需要赶往南海,无奈之下,只好离去。

风魂将浴月平放在草地之上,浴月身上未见伤痕,嘴边却淌有血丝,显然是被劲风震伤肺腑。他不知道这小丫头伤得到底有多重,只能徒自着急,大荒境内虽然有一些道书上记载着仙家医术,但他却从未学过,那些仙丹仙草,他既然用不上,自然也不会想到时时在身上备上一些。

他终归是来自比较和平的未来,网络的新闻上就算报道了什么恶性事件,也无非就是城管打人、建筑商强制拆迁之类,哪会有什么安危意识。这一下,真是药到用时方恨少,早知如此,那些仙丹妙药不妨多抓几把放在身上,想来神仙的东西,就算治不好伤病,也绝不会像他那个时代的过期疫苗毒奶粉一样害死人。

眼见浴月气息微弱,脸色越来越差,风魂心里一片焦急。

说到底,风魂在大荒境里与这个小丫头只认识了一年多时间,虽然时常陪着她聊天说话,缓解她以前的无聊和寂寞,但毕竟也谈不上什么骨肉至亲。现在,见浴月竟为了他这样一个误入仙境的凡人不惜牺牲性命,心里自然感激莫名,更不愿她就这样死在这里。

夕阳落至树梢,残光铺在败叶之上,游离着浅浅金光。

风魂一咬牙,脱下外衣盖在浴月身上,自己掉头便向林外跑去。

他一路朝山顶奔去,在他身后,夕阳越沉越低,倒影直追其后。

他看向远处,只见北极战神符奚斤已踏云奔来。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被发现。

其实,这亦是理所当然。虽然河岸极宽,再加上河道的前后数十里都在符奚斤的搜寻之中,范围极大,但符奚斤乃是仙神,就算是长于战斗而不精术法,也毕竟有些神通。风魂若藏在青烟锁云阵中,他还无法找出,一跑出来,符奚斤的搜神之术自然能大致确认出他的方位。

眼见这北极战神即将杀至,风魂却只顾着往地面扔棋子。

他左一子,右一子,看似扔得随意,却又与天空中隐隐出现的星图相合。

北极战神踏着虚空奔至这里,也不打话,一斧便朝风魂杀来。

像风魂这样的凡人根本就没有与他交谈的资格。

但风魂却向后使劲一跳,同时扔出了手中的最后一粒棋子。

夜色铺至,两色棋子却如星辰般开始闪耀。

白子如火,闪出耀目红光;黑子如水,生出幽幽蓝影。

围棋为上古帝王舜帝所发明,本就暗合天地之理。天道曰圆,地道曰方,故棋盘为方,棋子为圆,方曰幽而圆曰明,幽明者,乃元气之吞吐也。元气为天地之始,阴阳应其而生,黑白棋子落于棋盘之上,相斗相生,意为阴阳二气各尽其所,则无所不能。

风魂跟着木公学棋,却不知,木公其实是教他以棋入道。风魂在他的时代已经是一名出色的职业棋手,开始赢得不少高水平的头衔战,围棋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以及中日韩三国棋手的不断演变和交流,已经达到了一个绝对的高度,而木公在风魂原有的棋艺之上,让他再进一步,暗窥天地之法,实是为他指出了一条超凡入圣的捷径。

此时,风魂扔出的棋子虽然只是寥寥几粒,却暗合阵法,策动了他所立的山丘与天空中隐现的星辰之间的共鸣,这正是太乙救苦天尊所传的“幽玄困仙阵”。

符奚斤轻视风魂,只想一斧将其劈死了事,却不想反而误入阵中。一时间,风雷应幽玄而生,将他紧紧困在其中,他左突右闯,竟无法脱身而出。

风魂没想到自己的冒险竟然真的见效,大喜之下,转身就跑。

他跑下了山,进入了小林之中,将浴月抱起,往远处逃去。

现在,他只希望能够找到某个村庄或是城市,寻得医生替浴月治疗,至于人间的医师是否真的能够治得好龙女的内伤,那也就不得而知了。

天色已经昏暗,不曾被污染过的夜空,美丽得让人心动。

他的身体开始感觉疲惫,在踩过一条小溪后,他看到前方现出一个村庄的轮廓。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大地为之震动,到处飞鸟惊起。

风魂回头一看,只见后方正爆起金光,那座山竟被从上到下劈成了两半。北极战神符奚斤身体变得硕大无比,他灰头土脸,一脸狂怒,持着劈山斧直奔而来,大地在他的脚下不断震响。

风魂大惊失色,向前急跑。连幽玄困仙阵都无法将这凶人困住,他已无计可施。

他却不知,“幽玄困仙阵”乃是太乙道法中的无上秘技,就算是北极战神符奚斤也无法破去,只是风魂道行太浅,只能做到以那座山丘为盘,以天上的寥寥星辰为子,符奚斤虽然破不去这困仙阵,却把整个山给劈了,自然能够脱困。

这就好比有人在那下棋,下不过对手没关系,他把棋盘给砸了,还把对方暴打一通,虽然粗鲁,却至少不用担心下不过别人。

这也是风魂能力不足,若是木公亲自在此,以神州大地为棋盘,以浩瀚星空为棋子,幽明幻灭,玄妙无端,便是漫天神佛困入其中,能够逃得出来的,恐怕也只有昊天金母和西方极乐世界教主等三五个人。

符奚斤身为西皇座下五极战神之一,却被这样一个不入流的凡夫俗子耍得团团转,自是怒极,三两下便追到风魂身后,暴喝一声,双手持斧,竟欲将风魂与浴月一同劈为肉酱。

就在风魂命危之时,突然间,一道剑光从云端急掠而下,锵的一声,硬生生阻住了劈山斧。

风魂回过头来,只见一个身着五色彩衣的妙丽女子挡在了他与符奚斤之间,这女子手持长剑,剑气越过虚空,遥遥地逼住了北极战神。

“什么人?”符奚斤怒视着妙丽女子。

虽然这女人是趁着他的不备破云而下,但她适才那一剑之威,竟也有着惊天裂地之势,而一击之后,飘退两步,剑气虚指,竟是一气呵成,举重若轻,迫得符奚斤不敢大意。

妙丽女子曼声道:“苍梧山王妙想,受太一东皇之命,前来相迎风魂公子。还请符将军斧下留情,妙想若有得罪之处,日后再亲往霁金殿向将军请罪。”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三章 金童玉女 下一章:第五章 妙丽女仙
热门: 碟形世界5:实习女巫和午夜之袍 大明1937 两面派 狼厅 茅山后裔之传国宝玺 美艳冥妻(摄魂灵妻)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 萨满往事(猎关东) 轮回·半步多 军门之废少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