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童玉女

上一章:第二章 木老先生 下一章:第四章 北极战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dagengren.cc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成为职业棋手,风魂从小就打了无数棋谱,然而,木公所教的棋路,竟像是他以前所学的东西全无用处。不单涉及星相、伏羲卦术等众多知识,甚至还需要研究天地之理,查看五行风水。

在这大荒境中有一石室,里面便放了各种道家宝典,从炼丹、制符、御剑到阴阳双修、各类仙术无所不有。风魂知道涉猎过杂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只选自己需要的书籍翻看,一年多后,也慢慢的由棋入道,对道法有了更多的了解。

那两个小童一个叫做梁休,另一个叫做浴月,两个都长得水灵粉嫩,煞是可爱。

时间一长后,风魂才知道,浴月竟是个女孩子。她的头发扎着两个小包,里面暗藏着两只红玉般的小角,显然并非人类。

对于风魂来说,这大荒境自然是处处透着神秘,而对浴月来说,这种整天焚香扫叶的日子却过得颇为无趣,风魂的到来,倒是给她带来了不少乐趣。

木公很少出门,但往往一坐在那便动也不动,浴月说他是神游去了。

而梁休总是趁着这个时候躲起来睡觉,把所有的事都推给浴月去做,于是,风魂就时常帮她的忙。

其实许多事本就是可做可不做的,比如铺云,天上的紫云每隔三十三天便要洗上一次,这时候,浴月会用一个紫葫芦把紫云全都收进去,再来到一个叫做洗霞池的地方,把紫云放进去洗上一遍。

其实就算不洗,风魂也看不出这些云彩能脏到哪去。

“金童玉女本就是被派来做这种事的。”浴月嘟着嘴,“每一个金仙身边都会有我和阿休这样的金童玉女,而这也是我们提高仙阶的最好机会。”

“仙阶?”

“嗯。”浴月伸出手指摇啊摇,紫云也在洗霞池里搅啊搅,“天帝之下有四御,四御之下有五方,五方之下是一众上仙,还有各路仙官,星宿众将,此外才是那数都数不清的各路天兵,而我们这些金童玉女的地位……”

“比天兵还不如?”

“谁说的?”浴月大怒,“谁说我们不如天兵了?太过分了,我们的地位要比天兵……”

“高一点点?”

“……高一点点!”小女孩叹气。

“不错了。”风魂哼了一声。果然,不管在哪里,地位最低下的还是那些当兵的。哪怕是领导家里扫厕所的,地位都要比当兵的高。

“不过呢。”浴月得意地说,“我可是大荒境的玉女,走出去,连那些星将都得好声好气地跟我说话。就算回到西海,我那个势利的老爹也不敢欺负我。”

风魂明白。

这就好像省级领导家里扫厕所的,就算走在街上,架式也比替县级政府开车的派头要大。所以浴月才说,当金童玉女是提高仙阶的最佳途径,如果摊上一个好领导,在关键时刻提携一下,就算是开车的也有可能一不留神就变成某某部副职啊什么的,怎么也比通过正常途径升官快。

“不跟你说了,我下去洗一下澡。”

“去吧。”

“我是说,我要到池里洗一下澡。”

“那就去啊。”风魂耸肩,我又没阻止你。

“喂。”浴月瞪着他,“我可是个女孩子……”

“我知道。”

“那你还不避一避?”

“放心吧。”风魂朝小女孩的胸口扫了一眼,然后兴致缺缺地坐在那里抬头看天,“你去洗就是,我不会偷看的,我对没发育的小丫头不感兴趣……疼!”

小女孩拿着紫葫芦直接敲在他的头上。

又过了一段时间,梁休和浴月连续几天早出晚归,问了浴月后风魂才知道,所有的金童玉女通常都会兼任一些别的司职,而这几天轮到他们去各地行雨。

但是有一天,他们是吵着架回来的。梁休一回来便跑去睡了,把浴月一个人扔在那里。风魂正用石子演练着木公所教的一种遁甲之术,见浴月嘟着嘴很不高兴,就问了她。

“明天我们要去卫城。”小女孩恼怒地说道,“阿休不肯去。上次他就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气死我了。”

风魂问:“他为什么不肯去?”

“还不是因为玉清夫人住在那里?”小女孩哼了一声,“他不去,我一个人又要行云又要布雨,忙都忙不过来。万一误了时辰,我还要跟他一起受罚,哼。”

风魂心里一动:“要不要我帮忙?”

在这里待了一年多,他也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而这几天木公也神游去了,刚好他有了空闲。

浴月想了想:“也好,不过你可要什么都听我的,万一越帮越忙,我就把你扔在卫城,不让你回来。”

第二天,风魂便跟着浴月一同出发了。

他们骑着一匹人面马身、长有双翼的英招,英招飞在空中,速度极快。

这些日子,风魂也渐渐学会了不少道法,虽然无法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般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但像一些五行之术,奇门遁甲也掌握了不少。只是,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大用处,算是什么等级,他却一概不知。

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石城,这让他越发地确定,自己确实是到了古代。只是,所经之处,基本上都过于荒凉,大地裂开口子,百姓衣不遮体。

司马曜当皇帝的时候,已是东晋末期,北方早已沦陷到胡人手中,南方百姓生活贫困,天师道借机起事,攻城掠地,焚烧官府,使东晋朝廷大为惊恐。

而风魂知道,接下来将会是更加混乱的南北朝时期,虽然也会出一些像刘裕和孝文帝等少数几个名君,但总体来说,却是一个王朝不断更替的时代,老百姓的日子将更为难过。

来到卫城后,浴月取出各种仙家法器,如行云幡,降雨符,让风魂帮她一同召风唤雨。这些东西操作起来并不复杂,无非就是摇来摇去,念念咒法,风魂甚至觉得,浴月一个人本就可以轻松搞定,她之所以把自己拖来,也不过就是因为一个人出游太过无聊而已。

其实想想也是,像她这样一个小丫头总是呆在大荒境那种不见人烟的地方,身边陪着的又是梁休这种孤僻而又贪睡的金童,自然难免觉得寂寞。

这时,风魂看到有条彩虹从一座绿山搭上了云端,变化万千,美丽至极。

浴月收起法器:“来,我们去见见玉清夫人。”

她让英招朝着那座山岭飞去。

英招落在石洞前,一个美艳的女子正等在那里,见到英招上坐着两个人,她的脸上先是一喜,却又很快就变得失望。

风魂知道,那是因为她发现自己不是梁休。

浴月牵着他一同跳下英招,向玉清夫人走去。

“浴月。”玉清夫人掩起失望之色,微笑地看着浴月,“这位公子是……”

“他叫风魂,是大荒境的一个闲人。”

闲人么?风魂叹气。

他确实很闲!

“他是替阿休来这里行雨的。”浴月看着玉清夫人嚅嚅地说道,“阿休今天刚好不舒服,那个、他并不是因为今天轮到他来卫城行云才刚好不舒服的,他只是……”

“我知道!”玉清夫人微笑地打断浴月的解释,她朝风魂盈盈地一福,“妾身梁玉清,多谢风公子愿意暂代阿休行降雨之职。如不嫌弃的话,请至妾身的少仙洞里稍歇片刻,妾身恰好准备了些糕点!”

说完后,她伸了伸手,那段彩虹被她收入袖中。

她领着风魂和浴月进入洞中,将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果品糕点端了出来。

风魂这一年多在大荒境里,能吃到的东西除了树上的果实就只有地上的果实,好在这些东西都是仙树上长出来的,就算比不上传说中吃上一颗能活九千九百年的蟠桃,至少强身健体这类基本的功效是绝无疑问的。

只是这些果实虽然解饿,却不解谗,而他也不好意思去问木公能不能把那些天马啊灵蛇啊之类的东西烤来吃,只好将就着。

因此,玉清夫人的这些糕点已经算是他这些日子以来唯一能够吃到的“非绿色食品”了。

见风魂吃得起劲,梁玉清不觉掩嘴一笑,而浴月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显然是在怪他没形象。

趁他贪吃的时候,梁玉清问了浴月一些事,但基本都和梁休有关。虽然其实也问不出什么来,但梁玉清显然已很满足。

“再过些日子,东皇陛下便将返虚而去。”梁玉清向浴月问道,“到那时,你有何打算?”

浴月哼了一声,嘟着嘴:“无非就是回西海去,还能怎样?我原本是上元天的玉女,归上元夫人管,结果夫人跟王母娘娘翻脸,不知所踪。幸好在那之前,我就被夫人送到了大荒境,其他那些出身于上元天却未能与上元夫人一同离去的玉女,早就被王母娘娘返籍了。”

梁玉清犹豫了一下:“那阿休呢?他有没说他想去哪里?如果他想去雷部的话,我可以……”

“夫人。”浴月摇了摇头,“我想,阿休不会去雷部的。”

梁玉清无意识地用手拈了一块糕点,却又放了下去:“莫非,他不想去天庭任职?那、那他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住到这里来,我可以……”

“夫人。”浴月沉默了一下,“我想……阿休恐怕是想去下界为妖……”

梁玉清猛地站起,掩口定在那里。她的神情实在是过于惊慌,使得风魂吓了一跳,口中含着半块糕点怔在那里。

“不可以!”梁玉清的身子止不住地颤着,“他、他怎么能那么想?他、他是在东皇陛下身边做过金童的,就算他不想去天庭,也不会有人难为他,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小女孩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吓了一跳。

“我只是随便乱说的!”浴月赶紧安慰她,“阿休他不可能会去做妖怪的,他只是有点懒,又不是傻瓜……不、我、我是说他又不懒……我是说……”

风魂看着差点急哭了的小女孩,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丫头,既然现在开始着急,那刚才就不会想一想哪些话不该说么?

虽然浴月开始改口说她只是乱猜,但梁玉清却知道那恐怕真的是梁休的想法。一旦下界为妖,就意味着他将放弃仙籍,宁愿接受各种天劫也不肯服从天庭管束,一不小心应劫而死的话,轻则坠入轮回,重则形神俱灭。

浴月已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赶紧告辞,抓着风魂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他们骑着英招,直往大荒境飞去。

雨后的天空透着清新的味道,然而干裂的大地并没有因为这场雨而湿润多少。

坐在浴月身后,风魂比较着玉清夫人与梁休的相貌,很简单地就猜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玉清夫人对梁休的那种关爱与担忧,显然只可能是出自于母爱,但梁休为什么如此不愿与自己的母亲见面?

“浴月。”他向小女孩问道:“阿休和玉清夫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浴月回头看了他一下:“我跟你说,你可不要让阿休知道。”

“好!”看来有八卦可以听了。

小女孩告诉他:“其实,玉清夫人原本是太微天的玉女,可是有一天,她和王母娘娘身边的另一个玉女,与太白星君一同私奔了。王母娘娘非常生气,派五岳之神去捉拿他们,结果,太白星君被抓了回去,另一个玉女逃走了,而玉清夫人当时已经怀了阿休,只好找织女向王母娘娘求情,这才没有被打入轮回。王母娘娘命她守在少仙洞,永远不许离开,而阿休一出生就被带走了。后来,阿休长大,但身边的人一直都在嘲笑他……”

原来如此。风魂明白了过来。

天界的规矩繁多而复杂,像梁休这样的私生子,自然难免到处受人白眼,时长日久之后,他自己也不免以生母为耻,甚至宁愿下界为妖也不肯呆在天庭。

虽然是穿越了,但在这之前,风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接触到的居然是这样一个有仙神有妖怪的古代。而浴月所说的太白星君,在风魂的第一印象里无疑应该是电视《西游记》里那个拿着拂尘被孙悟空甩得团团转的老不死,却想不到那样的老家伙也能勾引到两个良家妇女……不、是良家玉女私奔。

虽然像许多网络小说一样穿越了,但风魂并没有当主角的欲望,他只希望能够好好地活上三百年,找回自己的妹妹后,回到属于他的时代。

在想着心事的时候,浴月却让英招停了下来。

前方,有两个人正朝着他们飞来。其中一个青年身穿黑色轻裘,头上长有鹿一般的黑色双角,见到浴月,咦了一声,落在英招之前。

“常表哥。”浴月怯生生地说道。

黑裘青年略一点头,同时扫了风魂一眼,风魂却没有太注意他,而是惊讶地看着与他同行的另外一人。

那是一个粗壮的大汉,背上背着宣花巨斧,身上刻有古怪花纹,体型异常高大。一些古代小说里常常形容某壮汉身高八尺,风魂对这个时代与他那个时候的丈量单位之间的换算不是很清楚,但单以肉眼来看,这大汉便足有三米之高,浓眉阔目,凶神恶煞。

这汉子若是跑去NBA打篮球,只怕连魔术队的魔兽霍华德跳起来,也够不着他的手臂,他只要接过球往对方球筐里放就可以了,那真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中锋。

“浴月,你怎么会在这里?”黑裘青年看着小女孩。

“今天刚好轮到我前往卫城行雨。”浴月低着脑袋。

青年点点头,他看向风魂,淡淡地问:“在下南海敖常,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浴月抢着说道:“他叫风魂,是……”

风魂微笑地接过话:“我只是大荒境的一个闲人。”

敖常怔了怔。他身为南海龙太子,自然一眼便看出风魂只是一个凡人,但这样一个凡人居然住在大荒境,自然让他不免有些疑惑。只是疑惑归疑惑,他却也没有多问,只是淡淡地聊了几句,这才与那大汉离去。

见敖常飞得远了,浴月这才安下心来,想要让英招继续向前飞去。

谁知那大汉忽然又掉了个头,踏着虚空冷喝一声:“且慢。”

热门小说穿越之太乙仙隐,本站提供穿越之太乙仙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穿越之太乙仙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agengren.cc
上一章:第二章 木老先生 下一章:第四章 北极战神
热门: 神荒龙帝 冰与火之歌11:群鸦的盛宴(中) 地海传奇1:地海巫师 入土不安 亭长小武 霸天龙帝 春风柳上原 万古最强宗 捉鬼实习生3:借命杀人事件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3